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小说《此去经年爱已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2019/03/18 01:45:53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此去经年爱已殇

第1章 雇主是前男友

    “翘高一点,别扭扭捏捏的。网站http://www.1885888.com/都出来卖了,还装什么装?”

    狭小的浴室里,顾萧墨炽热的呼吸喷在我的后背,烫的我一动不敢动。

    未经人事的我,浑身僵硬如死鱼。

    我被迫抬头看着镜子里两具紧紧贴在一起的身子,眼泪无声无息落了下来。

    一丝微凉滑过我的大腿内侧,接着,他的手指穿透我的某处。

    生涩而难受的异样,从心尖升腾出来。

    我清楚的看到他嘴角扬起的那抹讥讽,“呵,被那么多男人干过了,居然还这么紧?”

    换做四年前,我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甩下他就走。

    可今天,我不能。小说《此去经年爱已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因为我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猛地,他将手指抽了出来,猝不及防之际,又用他的硕大刺穿我。

    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你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假,补什么膜?”

    我咬紧牙关,眼泪愈加汹涌。

    我好想对他歇斯底里的吼,“那不是补的!”

    可如今的我卑微到尘埃里,他高高在上如君王。

    许是我的默认,让他愈加愤怒。

    他浑然不顾我的疼痛,抓着我的臀瓣狠狠冲刺起来,每一下,都恨不得将我劈成两半!

    我被他抵在洗手台上,前胸死死压在镜面上。

    狰狞的面孔,让我意识到,过了今天,我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白若瑶了。

    从浴室,到大床,又到沙发,辗转来回,我不知昏死在男人身下多少次。小说《此去经年爱已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可他就像是从深山老林里放出来的野兽,肆意在我残破的身上。

    迷迷糊糊之际,我似乎听到男人俯在我的耳边低吼,“白若瑶!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

    可我的脑海里却只是回荡着医生那句:“你妈妈的手术费,六十万。”

    ……

    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被倒挂着。

    “动什么动?不想要钱了?”

    屈辱的姿势霎时间让我羞红了脸。

    “在孩子安全出世之前,你最好乖乖听话!”

    我浑身像是被拆解了一般,疼到窒息。

    我咬咬牙,冲着他眨了眨眼睛,浓烈的烟雾呛进我的鼻腔,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他不着声色的掐灭了烟头,勾起我的下巴。阅读http://www.1885888.com/

    双眸对视的那一刻,我败了。

    四年前的回忆历历在目,原以为此生不复再相见,可是怎知再次相遇,会是雇主与奴隶的关系。

    “你瞪我?”

    喷在我呼吸道里的味道,一如四年前那样好闻。

    “不,顾总裁,我怎么敢瞪你。”

    此时此刻我卑躬屈膝的模样应该还比不上一条狗。

    他又怒了,一把将我翻转下来,狠狠捏起我的下巴,阴骘的眼神令我不寒而栗。

    “白若瑶,你也有今天?你不就是爱慕钱财么?四年前你特么一声不吭就走了,现在却反过来求着我干你,还要给我生孩子,你说你下贱不下贱?”

    他眯起一双桃色的杏花眼,居高临下将我的眸子牢牢捕捉住。版权1885888.com

    我冷哼一声,是啊,世事无常。

    当年,我之所以一声不吭的离开你顾萧墨,原因你心里没数么?

第2章 白嘉雯怀孕了

    往事又何必念念不忘。

    错过了,就是一辈子不是么?

    他忽的擒住我的唇瓣,一顿撕咬。

    四年前,他的吻何曾这样粗暴过?

    “嗡嗡嗡。”

    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那是我为主治医生设置的特别铃声!

    我不管不顾的推开顾萧墨,“妈妈出事了!”

    他讽刺的轻笑几声,可却并不再纠缠我。

    “白女士,你赶快过来缴费,你妈妈这快不行了!”

    我心中炸响一道惊雷,钱,我需要钱。

    我祈求的将目光投向顾萧墨,那个我曾深爱如命的男人。188新闻网

    “要钱是么?来,伺候好我。”

    他一把将浴袍拔掉,赤条条展现在我眼前。

    这精壮健硕的身材,足矣让万千少女喷鼻血吧。

    四年前的我,亦深深为他着迷。

    他见我迟迟没有动作,不悦的皱了皱眉,“不想救你妈的命了?”

    随即他愤怒的起身,将我狠狠抵在墙角,让我毫无尊严的跪在他面前。

    一股浓重的咸腥味打乱我的呼吸,可是他却死死按住我的头,将他的某物抵进我的喉管。

    ……

    当我拿着手里的黑卡付下那六十万的手术费后,妈妈才顺利被推进那亮起红灯的地方。

    恶心萦绕在嘴里,阵阵反胃让我俯在盥洗室吐的撕心裂肺。

    泪水顺着脸颊汹涌不绝,我无助亦无力。

    苍白无血色的面容,昭示着我人生的失败。

    我回不了头。

    踏出去的步子,泼出去的水。

    “贱人!”

    我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身子就已经被掀翻在地。

    视线有些模糊,我逆着强烈的光线,看清来人。

    是她,我的好妹妹,白嘉雯。

    四年不见,她还是那么嚣张。

    “有何贵干?”

    我永远都忘不了我跟我妈被扫地出门的那种绝望,以及她们母女俩的阴险面容。

    童年的阴影在膨胀。

    我扶着门框,强撑着站起来。

    “你为什么还要勾引萧然?你要不要脸!臭婊子!”

    她如同机关枪的嘴,吐出来的字眼永远那么不堪入耳。

    我轻蔑的笑笑,“勾引你男人?四年前是谁不要脸爬上我男人的床?”

    仿佛被戳中痛点一般,她那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瞬间拧作一团,恶狠狠的瞪向我,“贱人我撕烂你的嘴!你就跟你那个妈一样下贱!”

    可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她得逞!

    说我可以,但我绝不能容忍她侮辱我妈!

    我用力抓住她的手腕,以高出她一头的角度睥睨她,“够了!”

    我没心情跟她在这里胡搅蛮缠!

    “啊……疼疼疼,姐姐你就放过我吧!”

    她突然瘫倒在地,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啪!”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我彻底懵掉。

    一道如风的身影闪过我的视线里,随即将地上的白嘉雯抱在怀里,宠溺的不得了。 

    心,莫名颤了一下。

    我以为我早就不爱了,可是这锥心刺骨的感觉,还是将我伤的淋漓尽致。

    “嘉雯!你没事吧!”

    女人顿时哭的梨花带雨,“萧然姐姐她……呜呜呜,我怕孩子出事啊!”

    她忧心忡忡的抬手摸肚子。

    顾萧墨吓得不轻,赶紧将她一把抱起,撞开我朝外跑去。

    “白若瑶你给我等着!”

    怎么?

    白嘉雯怀孕了?

    那顾萧墨为什么还要找我代孕?

    困惑与迷茫,在我心中画了一个又一个的迷圈。

第3章 折磨

    妈妈被推出手术室了。

    我赶紧上前,紧紧抓住医生的衣襟,“医生,我妈妈怎么样啊?”

    可是这两鬓斑白的专家却摇摇头,“对不起白女士,我们尽力了,你妈妈是脑癌晚期啊,手术虽说是成功的,但依旧有可能醒不过来,需要进行很多后期治疗,你还是赶紧准备钱吧!”

    “轰”一声,我刚刚建立起来的心墙又彻底崩塌。

    木木的守在妈妈床头,我握着她冰凉的手,就这么愣愣的呆了一个多小时。

    “嗡嗡嗡。”

    我一个激灵,立马反应过来是顾萧墨找我了。

    “限你两分钟内出现在301!”

    我哪敢有半点儿懈怠。

    可是当我推开门看到依偎在他怀里的白嘉雯时,步子还是迈不开了。

    “啪!”

    我捂着肿起来老高的半边脸,目光空洞的望向他。

    “你为什么这么狠?知道嘉雯怀孕了很不爽就要害死宝宝是么?”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四年前对我爱之入骨的男人。

    我性格是怎样,他再清楚不过。

    “萧然你别怪姐姐了,她也怪可怜的。”

    她在他看不到的角度,扬着奸计得逞的诡笑。

    我做了什么孽,我原本不过就是想找个有钱男人为他代孕,可怎么偏偏就遇上前男友与小三!

    “顾萧墨!你听好!这代孕我不干了!你有老婆,让你老婆自己生!”

    我扶着门框,想要摔门而出。

    却听到他幽幽冷笑几声,接着一叠厚厚的纸重重摔在我脸上,刮的我生疼。

    “白纸黑字写着!如果你违约,就赔偿我一百万!”

    我瞬间钉在原地。

    “可是写的清清楚楚是代孕!”

    我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还好意思说?三次人工授精你都怀不上,我难道还不能采取其他措施?”

    如果昨天在踏入宾馆前一秒我能知道里头那人是顾萧墨,我宁死也不会同意他这个提议。

    指甲嵌在手心里,渗出了血迹。

    脑子里重播着医生那句“准备钱”,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我答应!记得给钱就好!”

    失魂落魄从病房出来,只觉每呼吸一口都难受到要命。

    我漫无目的的飘荡在大街上,那灯红酒绿的嘈杂充斥着我的耳膜。

    浓浓夜色将我包裹,像是要吞噬掉我残缺的灵魂。

    毫无征兆的,我抬腿进了一家酒吧。

    “小哥,你们这里最醉人的酒叫什么?”

    “离人醉。”

    “给我来三杯!”

    三杯下肚,我飘飘欲仙。

    头一次觉得那反胃的味道竟然如此美味。

    可就在我正欲张嘴向侍应生再点几杯的时候,身子突然被一股大力抱起,我反应过来想要挣扎,可是人已经被丢进了车后座。

    熟悉的薄荷清香飘入鼻腔,酒劲瞬间醒了一大半。

    “嘶”一声,我赤裸在他眼前。

    “贱人!居然敢出来勾引男人!”

    不由分说的压了上来,用他的坚硬将我劈开两半。

    这一次,我疼的全身痉挛。

    可他就像是惩罚我一样,弄了我一整夜。

    再次醒来,嘴里被他的硕大充盈。

    眼泪像是决堤的大坝,视线愈加模糊……

    事后,他捏起我的下巴,沾满酒气的嘴里吐出来一句骇人的话:“知道我为什么找上你么?白若瑶,我就是要折磨你,就像四年前你对我的所作所为!”

第4章 她的陷害

    难怪!难怪他要我代孕!

    可是我反抗的了么,妈妈命悬一线,合约重如泰山,我已经彻底逃不出顾萧墨的魔爪了。

    原来我也有这么逆来顺受的一天。

    此后半个多月的时间,顾萧墨来了七八次,每次都将我折腾到下不了床,但白嘉雯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似乎被顾萧墨包养在了他一处私人公寓,但我的肚子却久久没能传来动静。

    这样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

    四年前,他佯装成一个穷小子的模样跟我谈了一场柏拉图式的爱恋。

    出于我自己的保守观念,也出于他对我的尊重。

    可那个月色迷人的夜晚,当我看到他与我的好妹妹白嘉雯交颈在白桦树下,肢体相贴的那一刻,心,破碎的猝不及防。

    更过分的,白嘉雯还给我发了他们做那事的照片!

    眼里容不了沙的我,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他,结束了这刻骨铭心的四年。

    “砰砰砰!”

    沉重的思绪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我擦擦眼角似有若无的眼泪,起身下楼开门。

    入眼的,是白嘉雯那张妖冶如花的脸。

    心跳漏了一拍,某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下意识想要把门关上,奈何她已经进了屋。

    “贱人!见到正室还敢这么嚣张!”

    她又想扬手打我,还好我躲得快。

    她的脸上完全不见楚楚可怜,取而代之凶神恶煞。

    我真心佩服她怎么能在顾萧墨面前演这么久。

    “呵,你看你穿的这一身,穷酸成什么模样,活脱脱一四五十岁中年大妈!”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冷嘲热讽道。

    我管她怎么说,爱咋咋地。

    今天她突然找上门,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我不敢掉以轻心。

    “直说,有什么事?”

    她翘着二郎腿,悠闲淡定的吃着我早上准备好的果盘。

    “怀了么?”

    她睨了我一眼,涂满红红绿绿指甲油的手指在暖黄色灯光映衬下愈发吸引眼球。

    “还…没。”

    闻言,她轻嗤一声,“你最好早点怀上,我的宝宝还等着你肚子里的东西救命呢。”

    我心里咯噔一声,她什么意思?

    她看到我这幅惊慌失措的模样,阴险的笑声瞬间回荡在客厅里,“怎么,你还不知道?呵!萧然居然还在乎你!”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可是她就是故意给我卖关子,还抓起桌上的瓜子开心果向我抛来,钝钝的疼让我睁不开双眼。

    “白若瑶,你永远都斗不过我的!”

    她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我下意识回头,正好就看到她松开双手那一幕——她居然自己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也就在下一秒,一堆保镖涌了进来,将她抬走。

    经过我的那一刻,她嘴角扬起的弧度格外渗人。

    脑子嗡嗡的响,我缩成一团蹲在角落瑟瑟发抖。

    半饷,我终于明白过来,她这是要陷害我!

    白嘉雯!这一招是不是太狠了点?

    那可是你跟顾萧墨的亲骨肉啊!

    可是后来,当我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真相,才明白过来这女人的“良苦用心”!

第5章 无妄之灾

    那可是你跟顾萧墨的亲骨肉啊!

    可是后来,当我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真相,才明白过来这女人的“良苦用心”!

    接到顾萧墨电话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被他拖上刑场的血腥画面。

    不!我不甘心!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要认这无妄之灾!

    他叫我火速滚到医院,不想死就老实听话。

    我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也要上啊!

    刚刚下车,我的左右手就被两个黑衣人架上,粗鲁的动作让我疼到不敢喘气。

    我望着这幽幽蓝天,阳光明媚的模样似乎可以驱走人们心头郁结的阴霾。

    可是却始终照不进我尘封已久的心。

    一步一步,脚下都像是踩了铆钉一样。

    终于到了这高级病房门口,里头传来医生语重心长的声音,”摔得太严重了,本来还有挽救的余地,可如今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弥补了!”

    也就是他这一句话,让后来的我受了太多非人的折磨。

    可透过玻璃窗,我分明看到那医生跟白嘉雯眼神交触阴险一笑的场景。

    而顾萧墨只是一边心疼的抱着那女人,一边紧紧握着拳头,头上的青筋暴起。

    “老板,人带到了。”

    我被推了进去。

    顾萧墨阴骘狠毒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就地凌迟。

    “呜呜呜……萧然我不想看到姐姐……”

    这演技,世界欠她一个金马奖不是么?

    我轻蔑的扬了扬嘴角,“啪!”

    “贱人你还敢笑!”

    我被他拎着拖出了病房,衣服勒住脖子,呼吸凝滞,腿上也刮出了一道道伤痕。

    可我似乎不痛,因为皮外伤,永远不及心底的伤。

    他像是扔垃圾一样将我扔在厕所一角,并迅速将门反锁。

    我害怕到了极点,因为他周身的温度已经到了可以迅速凝结成冰的程度。

    “贱女人你还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么!你不过就是我虐待的对象,你特么还想小三上位!”

    他扑上来就撕碎了我的衣服,将我背过身去挺身而入。

    “给我叫出声来!臭婊子!”

    他的动作愈发凶狠,可我的干涩就像是不满他的粗暴一样,丝毫没有湿润的意味。

    那种感觉,就好比用一条粗大的铁棒子,在你最柔嫩的肌肤肆意摩擦,直到鲜血淋漓为止。

    我双眼无神的盯着这冰凉的地面,寒意传遍了我的四肢百骸。

    却突然听到驰骋在我上方的男人恶狠狠发话,“你弄伤了嘉雯的孩子,就生一个赔给她!用你孩子的命赔给她!”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这撕心裂肺的疼痛提醒我,不,我没有做梦。

    这个狠心的男人,居然要用我孩子的命作为补偿?

    我像是炸了毛的野猫,拼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顾萧墨!你畜生!”

    可是我的反抗,无疑激发了他的兽性。

    小腹处像是突然有股暗流在涌动。

    疼,锥心刺骨的疼。

    女人灵敏的第六感让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顾……萧然,你快停下……我……”

    然而我话没说完,眼前一黑就彻底昏死过去。

    身后的男人似乎停下了他的动作,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

    当我再次醒来,逆着刺眼的强光将双眼睁开就看到一片白茫茫。

    居然没死。

    身体像是被拆解重组了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而小腹处肿胀的疼,更加难受。

    身旁,似乎趴着一个男人。

    我尽力将头偏了偏,身旁的人立马清醒过来,当我看清那人的面容后,简直羞得无地自容。

第6章 续命

    是苏南风。

    那个比顾萧墨还要早一些爱上我的大男孩。

    憔悴的面容掩盖住他好看的五官,浓重的黑眼圈愈发刺痛我的心。

    只是他的眼神依旧清澈到底,丝毫不见任何世态人的杂念。

    没想到再次相见会是这么尴尬的场面。

    “你不是去国外发展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脸上像是火烧一样,只好别过眸子看向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的窗外。

    他起身为我倒了一杯水,柔声道:“嗯,回来了,国内也有很好的发展。”

    怎么可能!

    当初他就是因为成绩优异被国外一家大企业挑走了,而这一走,就是四年。

    我对不起他,当年伤他太深。

    “瑶瑶,你很缺钱对吗?”

    他将水杯递给我,那明晃晃的液体此刻像是倒映着什么阴暗的影子一样。

    我眨了眨眼,快速蠕动喉咙。

    一口,接一口。

    “对,缺钱。”

    干脆直截了当承认好了,我敢做,还能不敢当么!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垂在两侧的手有丝微颤抖。

    倘若时光可以逆流,扪心自问一句,我当时会选择他么?

    答案沉进了脑海里的无底洞,苦涩的笑容泛起在双颊。

    可就在我出神之际,他突然靠近我,粗粝的指腹按住我本就疼痛的肩膀,腥红的双眸里隐藏着滔天怒意,“跟我走!我养你!给你妈妈治病!”

    他的嘶吼,让我手足无措。

    “砰!”

    门突然被大力撞开。

    我眼角的余光瞥到顾萧墨冷峻高大的身影,森冷的眸底让人不寒而栗。

    “伤成这样还勾引男人?”

    以他的角度,我们两个的姿势确实很暧昧。

    苏南风被激怒,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他拽住顾萧墨的衣领,两个身高不相上下的男人对峙的场面真的太可怕。

    我慌了,不,不要!

    顾萧墨是谁?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惹不起啊!

    我咬着牙根连滚打爬过去抱住顾萧墨的腿,“我求求你,放过他!”

    我跪下去的姿态落在苏南风眼底,那如一汪死水般的瞳孔告诉我,他有多绝望。

    可我只好当做没看到,因为我实在不想再让他为我受一丝伤害!

    “好自为之。”

    他撂下冷冷一句话,走的义无反顾。

    视线变得绵长,却突然被头顶的怒喝惊醒——

    “还在看你的野男人?你肚子里的杂种是不是他的!”

    野种?

    我怀孕了?

    他揪起我的衣领,双脚离地的那一刻我居然有种要解脱的释然感。

    “怎么可能,这是四年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对视几秒,似乎我平静的眸底最终取得了他的信任。

    他将我撂到床上,居然将大手放到我的肚子上。

    “没想到,来的这么巧。呵呵。”

    他冷笑几声,我全身鸡皮疙瘩碎了一地。

    “你什么意思?”

    我下意识往后挪了挪,伸手护住我的孩子。

    “嘉雯的孩子,需要你孩子的骨髓血续命。你必须得服从!”

    我瞬间瞪大了双眸,“顾萧墨你还是人么!”

    或许是出于母亲对自己孩子的保护,我当然不会让我的孩子一生下来,就受到这么非人的折磨!

    “啪!”

    “要不是你推嘉雯滚下楼梯,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贱人你就是自作自受!这叫报应!”

    我翻滚的眸底,燃烧着熊熊火焰。

    我想解释,是她白嘉雯自己从楼梯下滚下来的,可是这么白痴的念头谁会相信!

    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第7章 温柔的陷阱

    心底泛着绝望,他不顾三七二十一将我提到白嘉雯面前,让我跪下磕头请求她的原谅。

    看着她趾高气昂的模样,我比日了狗还要难受。

    “我不跪!我要打胎!”

    不要,我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我吼的歇斯底里,可是顾萧墨却一脚踹在我的小腿肚上,双膝应地那一刻我听到大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你要是不跪,我就立刻拔掉你妈活命的管子!”

    我抬头,对上他翻着腥风血雨的黑眸,那是一双让我沉醉了四年的眼睛啊!

    也就在后来我才知道,在他一次又一次折磨我的过程中,我心底对他残存的爱,已经被彻底磨灭。

    为了妈妈,这个头,我磕!

    我甚至可以闻到她鞋底尘土的味道,以及她愈发得意张扬的气息。

    “妈妈,女儿不孝,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被他拖回公寓的那一路,我的脑际反反复复着这一句话。

    眼泪酸涩得要命,可是我不会再哭了,我发誓这辈子不会再为身侧这男人掉一滴眼泪。

    我被他彻底囚禁了。

    吃饭有人看着,上厕所有人看着,做什么都有人看着。

    自由,离我远去。

    一连三个星期,他没回来过一次。

    这样也好,只要我乖乖生下这个孩子,他就会放我走了吧!妈妈的医药费,也就不愁了!

    可是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对于这个孩子,我似乎,由厌恶,又生发了怜爱的情愫。

    可一想到他一生出来就要沦为药引,那种无能为力的绝望,再次将我包裹。

    ……

    这天,我蜷缩在阳台一角,双眼失神的盯着周围这灰蒙蒙的一切,却突然被一双大手拦腰抱起。

    那熟悉的味道让我浑身一颤。

    “坐在在这里想我?”

    他温柔的语气让我觉得特别不真实。

    手探进我胸口的那一刻,我想反抗,可是我不敢。

    他将我抱到床上,迫切的撕裂我的衣服,我惶惶不安的夹紧双腿,看着头顶的野兽。

    “乖,我会很轻。”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他格外的温柔,只是温柔之外又带着一丝狂野。

    甚至,我都无意识的挺起腰肢去迎合他,也是第一次享受到了男女之事的美好。

    这一夜我不知自己丢了几次,甚至到了最后,他还搂着我的腰肢入眠。

    我居然,鬼使神差的陷入了他温柔的陷阱里。

    对,后来我才知道,真特么是陷阱!

    翌日清晨,我醒之后他居然还没走,搭在我腰上的大手搂的好紧。

    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惊喜的弧度。

    “再陪我睡会儿。”

    他低沉性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我果真乖乖听话,缩在他精壮的胸膛上。

    “乖,好好听话,以前是我错怪你了,事情的真相我都弄清楚了,你安心养胎,再给我点时间,等我处理完一切,就娶你。”

    我听的目瞪口呆!

    他说他要娶我?

    我伸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没有做梦。

    我支起身子在他的上方,目光灼灼的看向他。

    我要确认一遍。

    他的眸子似乎恢复成了四年前那温柔缠绵的感觉,让我一看,就会情不自禁的沦陷。

    事情翻转的速度超出我的脑洞认知,以至于傻傻的我,还真那么天真幼稚的以为,我的萧然又回来了。

    他轻拍我的后背,还跟我讨论孩子是男是女的问题。

    我娇羞的躲进他温暖的怀里,用小脸蹭着他心脏跳动的地方。

    只是我看不到,在我的头顶上方,他眸底稍纵即逝的寒凉。

此去经年爱已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英雄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英雄说)或者(dushu61),关注后回复 【此去经年爱已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