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阴阳无界12章

2019/03/18 01:43:06   来源:网络

书名:阴阳无界

第十一章 下 坑

第二天,爷爷、父亲和表叔停下了自家的活路,全都去帮着洪武叔家打捞苗苗的尸骨,伯父冉洪奎、大叔冉洪文、三叔冉洪齐、小叔冉洪涛全都跟着一起去了。188新闻网

  而奶奶和母亲婶婶们则负责在家弄饭,包括喊木匠制作苗苗的小棺木。

  自然,我和师父也去了,和二叔走在最前面。我身上背着我的书包,里面装着五支电筒。

  柴山堡在我家新房子的斜对面,一个只有几十米高的小山包。山上全是原生石头,没有树,间或有几笼荆棘,看去毫无生气。

  一行人拿着长索、手电等工具,从我家新房子下面的田埂上走过,再穿过一片玉米地,就到了柴山堡下。再沿一条小路爬上半山腰,就见一笼荆棘覆盖之下,隐隐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朝天张着,如死神的眼睛一样。阴阳无界12章

  这就是我们田坝村掩埋小孩尸体的天然山坑,从古至今,这山坑也不知吞噬了多少具小孩的尸体。

  到了坑边,师父孙玉仙先烧了几张黄纸,以示安慰坑下的灵魂。二叔拿起镰刀将坑边的荆棘和野草割干净,那坑口竟比原来扩大了一倍,坑口圆圆的,直径约两米。

  父亲和伯伯叔叔们将十根长索打结连在一起,一端系在二叔的腰上,打了个死结。又将两支手电系于一根麻绳两端拴牢,搭在他的脖子上,腰间另系一根麻绳固定。再将一个帆布挎包斜挎在他的肩上,里面装着一支备用手电、几节电池、一壶水、一盒饼干、一把尖刀,还有一根用于装苗苗尸骨的布口袋。

  准备停当后,二叔就准备下坑了。版权1885888.com师父从一个白色塑料酒壶里倒出一碗酒递给二叔道:“火酒壮胆,胆大滔天!一路顺利,鬼神无阻!滴血认亲,尸骨归土!速去速回,无量天尊!”

  二叔并不答话,接过酒碗,咕噜几口喝下,挥手将碗摔碎在岩石上,以一种赴汤蹈火的气概走向坑口,双手抓着坑边的野草,向下滑落。

  当二叔下行到只有他那个平头还在坑口的时候,他惨然笑了笑,然后便沉没下去了。

  上面的人紧紧拉着长索,并随着二叔的下行速度慢慢下放。二叔的身体壮实,体重估计在一百三十斤左右,上面除开我和师父外,还有六名男子,他们排成一列,站成弓步,以起到最大的拉力作用。

  绳子一截一截放下去,眼看十根长索下去了九根,父亲他们都感到心慌,要知道一根长索都有三十米的长度,这九根长索就是二百七十米!

  正当大家想再找来几根长索接上去的时候,绳子的移动停止了,估计二叔已到了坑底吧。而这时最后一根长索只剩下十来米了。

  “喂——找到了吗?”父亲爬在坑口大声喊道。推荐1885888.com

  坑里似有回声,但却不是二叔的回音。

  父亲巨烈地抖动绳索,然而下面没一点动静。

  父亲慌了,急忙问道:“孙医生,我兄弟不会出事吧?”

  师父没有答话,伏在坑边观察,许是这坑太深了,他的阴阳眼力所不及吧,看了一会儿后就在坑边打坐,闭上眼睛,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忽然,他睁开眼睛道:“坏了,光武受到众多小鬼围攻,快支持不住了!”

  “那怎么办?”父亲问。

  师父道:“看来我得亲自下去了!为了有个照应,二毛和我一起下去!”

  “我?”我惶恐地睁大眼睛:“师父,我、我害怕……”

  父亲也紧张地说道:“孙医生,二毛还是个孩子,这坑里十分凶险,万一……”

  师父凛然说道:“冉支书,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二毛现在跟我学艺,必须增长见识才能学得真工夫,否则就是纸上谈兵,得不到真传!你放心,有我在,没有谁能动得了他!”

  见师父说得决断,父亲也就不再坚持,点了点头:“好,孙医生我相信你,你们下去吧!”

  “快快将洪武拉上来!他可能抗不住了!”师父大声说道。

  父亲和伯伯叔叔们一听,急忙一齐用力向上拉扯。可是竟然丝毫不动!

  师父这下大吃一惊,大嘴张着,胡须抖动:“这、这一定是百鬼缠身才拉不动啊!”

  说罢,转身在我身上贴了一道灵符,又拿出一摞符咒塞进我的上衣荷包:“二毛,你记住,如果有鬼来攻击你就投出一张符咒,必须要快!现在你就爬在我的背上,冉支书,你把他绑牢了!”

  我已经紧张得全身发抖,没有了意识一样,按师父的要求爬在了他的背上。推荐http://www.1885888.com/

  父亲拿来一条拇指粗细的麻绳,将我绑在了师父的背上,师父走向坑边,拉着长索向下滑去。

  师父下滑的速度非常快,犹如自动物体坠落一样,似乎他的手并没有拉在长索之上,那长索只是个引子而已。我紧闭眼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随着下滑速度的加快,我似乎觉得离死亡不远了。

  不到一分钟,师父终于落地,而我心里也稍为踏实了些。但是当我睁开眼睛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十几个小鬼吊着二叔的身子不放,而我的堂兄弟苗苗——昨天还想害我奶奶的十岁的小鬼,此时也被几个小鬼摁倒在地,在那儿痛哭呢!

  原来这深坑底部却也宽敞,足有半个篮球场大,正中堆积了一米多高的尸骨,看样子已有上百具骨骸了。

  见两个生人下来,一股阴气吹过,十几个小鬼嚎叫着向我和师父扑了过来!

  “师父,他们来了!”我急得一声大喊,感觉我已经尿尿了。

  “快撒神符!”师父命令道。188新闻网

  我急忙从上衣荷包里扯出一张符咒掷了出去,这符咒闪着金光,如一柄利剑一样,直向对面的小鬼们飞去。

  这些小鬼其实也是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脸色并不狰狞,倒是和在世时一样的淘气神色,见符咒飞来,也不知为何物,只一味地向前冲。

  “轰嚓!”符咒撞在了最前面的一个小鬼身上,只见得一团白烟之后,这个小鬼定在那儿不动了。

  我心中大喜,接连撒出三道符咒,三道金光一闪,又有三个小鬼定在那儿。其他小鬼见状,惊恐万分,不敢上前。

  “来呀,不要命的来呀!”我十分兴奋地叫着,毕竟这是第一次使用符咒,第一次体会制服鬼怪的成功。

  我又摸出一张符咒,准备撒出去。

  “节约符咒,不要乱扔!”师父制止道。

  我暗自数了数符咒,只有五张了,如果这些小鬼全部上来的话,还真不够使啊。

  我心里滑过一丝心慌,但脸上却显得镇静,手里把玩着一张符咒,眼睛盯着前面的小鬼们。

  果然,小鬼们你看我我看你的,没有一个敢上前。

  “还有你们,难道要等贫道将你们魂飞魄散么!”师父指着吊在二叔身上的小鬼喝道。

  那些小鬼一听,嗡的一声散开,向对面的小鬼群跑去。

  摁着苗苗的几个小鬼见状,也放开了苗苗,向小鬼群退却。

  师父趁这个当儿,赶忙走到二叔身边,试了试二叔的鼻息,道:“他还有气,不过已丢了一魂三魄了。”

  说罢,师父朝手心吐了一泡口水,又抬起手来叫我也吐了两口,然后口念咒语,手画字符,末了,将手掌的唾液朝二叔口中抹去。

  我十分闷纳,为什么师父总是用口水画符,这口水这也是人吃的吗,尤其是这老头口臭。

  正当我为二叔感到难受时,二叔呻吟一声坐了起来。

  “二叔!”我立即叫了一声。

  二叔瞅了我一眼,他手中的手电此时亮了起来,而才为什么没有亮呢,难道是小鬼们将他的手电灭了?

  二叔愣了愣,摸了一下嘴巴上剩下的唾液,全身不停地颤抖:“孙医生,我、我这是怎么了,我刚、刚才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没一丝力气。我、我现在感到很冷!”

  听到二叔说冷,我也打了个冷战。的确,这个深坑阴森森可怖,阴气逼人,幸亏我紧贴着师父的后背,不然也会感到剌骨的。

  这时师父的身上也颤抖起来,我心里一惊,问道:“师父你怎么啦?” 

  师父脸色铁青,牙齿打颤道:“特么的个疤子,这里的阴气确实太重了,洪武,快滴血认亲!”

  二叔一听,走到那一堆白骨旁边,颤抖着从挎包里拿出尖刀,往左手的中指划去。可是还没划上呢,那尖刀就掉落在地上了。

  “有我在你怕什么,再来!”师父大吼。

  二叔弯腰拾起尖刀,无意碰了一下那堆白骨,吓得一声尖叫,差点跌倒在地。

  “洪武,你平时不是很英雄吗,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变成狗熊了?再不抓紧时间我们全都甭想出这深坑了!”

  二叔畏惧地看了师父一眼,又执起了手中的尖刀。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忽然觉得他很可怜。是的,二叔平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连他的父母也就是我的三公三婆都不怕,不让三公三婆与他们同住,还是我父母在院子边上给他们搭了一个茅棚才不至于住在露天坝里。

  不过这也难怪,二叔和二婶生了两个孩子,大的一个叫大憨,到现在都十四岁了还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实实在在的傻子一个。而他的兄弟苗苗,去年因偷偷爬上大伯家的核桃树打核桃,不小心掉下来摔死了,二叔的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与二婶吵架、打架,日子过得不安宁。

  “快割破手指!”师父这时又大声喝道。

阴阳无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无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