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小说相思本是无凭语在线阅读

2019/03/18 01:41:40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相思本是无凭语

受尽伤害也甘之如饴

薛之时永远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程稚华时候的样子。原文1885888.com

那个时候,女孩还在奚宁女子学堂念书。她穿着青白色的斜襟裙子,拎着牛皮包,乖巧地等在校门前。看着自己开着少帅府的车来的时候,还露出了生涩的微笑。再一看现在这个被折磨得只剩苦涩的程稚华,薛之时心里的痛苦并不比她少半分。

“我知道,可是……对不起……”程稚华眼里还含着泪,她却已经慢慢爬起来,坐到了梳妆台边,举起一对蓝宝石的耳环,开始按照程潮的吩咐,梳妆打扮。

“稚华!”薛之时无法忍受曾经鲜活明快的少女变成这样,愤怒的拽过她的手,“你现在就跟我走!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看到你这样被程潮折磨!”

程稚华挣扎着摇头:“薛大哥,一切都是我甘愿的!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的心都在他的身上。只要在他身边,哪怕是死,我也甘之如饴!”

她真诚的话语,像是一把刀,狠狠插进了薛之时的心里。版权http://www.1885888.com/

他愣了片刻,终于缓缓松开了手……

而黑猫歌舞厅空荡荡的大厅里,缪馨儿乖巧地半躺在程潮怀里,由着男人戴着手套的大掌轻轻拍抚着自己的后背,把无限思绪都隐藏在程潮看不见的角落里。

她知道,程潮应该是不高兴的。

甚或者,他的心头,应该满是沉重。

不过缪馨儿很聪明地没有问出声,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确实如同缪馨儿所想,在程潮的心中,他对于缪馨儿,除了责任,更多的还是亏欠,和感激。

想当年,他救了缪馨儿、又听说她是百合子的妹妹后,便想要将她跟程稚华一样,好好地娇养在少帅府,届时再挑个才貌双全的下属配给她。

可缪馨儿却坚决不愿被养着,娇滴滴的女孩子,却偏跑到歌舞厅来谋生活,不靠出卖美色,仅凭着字字珠玑的巧嘴和从善如流的交际,顺利的当上了歌舞厅的女经理,成为一把手。说明http://www.1885888.com/

战乱刚过,浦江城虽然繁华时髦,但歌舞厅还是少数人能够玩乐得起,其中不乏军官高职。而程潮之所以能够掌控黑白两道,在关系繁杂的浦江城里如鱼得水,恣意妄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缪馨儿在歌舞厅里留下的眼睛,探听到的密令或者风声。

想到缪馨儿刚才泪眼盈盈的样子,程潮便觉得有些苦涩。当初,他向百合子提亲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说不会有别人,可现在……一想起几个月之前,他阴差阳错要了缪馨儿的身子,她已清白不再,还不清不楚地跟着自己,也定然会有非议。

娶她,已经成了他程潮的责任。

“程潮哥哥,你的呼吸好烫……”

一只柔白的手忽然伸了过来,轻轻地解开了程潮一直扣到下巴的纽扣……

心如刀绞的婚礼

程潮一惊回神,正看到缪馨儿睁着大大的眼睛,柔媚地看着他:“程潮哥哥,之前你不许馨儿乱来,可今晚咱们便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馨儿理应尽到妻子应尽的义务。”

程潮墨眉压低,想要伸手阻拦,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动作一僵。推荐http://www.1885888.com/

发觉男人没动,缪馨儿翘了下嘴角,脱下他沉重的军装外套后,又勾住他的脖颈献吻。

带着甜香的唇瓣贴近他英俊的面颊,无声的诱惑,令人无法抵抗。

可当唇瓣贴近的一瞬间,男人的大脑却翻滚出了程稚华的模样,她白皙的躯体,腰又细又软,仿佛他再多用点力气,就能掐断似的,眼睛里含着泪,楚楚可怜,却又让人忍不住更一步进犯……

程潮喉头微滚,大梦初醒般将缪馨儿从自己身上推开:“够了,馨儿!”

已经衣衫半褪的女人差点狼狈的滚下去,她险险的扶住桌沿后,失望又哀怜地看着程潮:“程潮哥哥,你还是不能接受馨儿吗?”所以除了初次为他解药,他就再也没有碰过自己。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程潮沉下脸,挺拔的身影背过去,拎起了自己的衣服,错而不答:“婚礼照旧开始,到时会有人来接你。”

转眼,晚上七点,江边的华尔道夫酒店,一片歌舞升平。

自开埠之后,浦江城便一日繁华过一日,更早早学起了西洋人穿着白纱西服举行婚礼,自觉比原本鞭炮齐鸣八抬大轿之类的要体面跟流行的多。而程潮又是当今浦江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请来的宾客自然也跟平常人不能比。网站http://www.1885888.com/

程稚华挤在人群里,第一次瞧见程潮褪下那严谨笔挺的军装,换上西服。

他身姿如松,在众人的鼓掌声中挽着纯白色婚纱的缪馨儿的手,踏着满地玫瑰花瓣,在艳羡的眼光下走向灯光聚集处。

他一举一动都是对缪馨儿的疼爱和怜惜,程稚华看在眼里,心如刀绞。

她的手指掐紧大腿根,眼睁睁的看着程潮亲吻缪馨儿的脸颊,交换了戒指,心里呼啸沸腾着想要变成缪馨儿,哪怕就一瞬间。

可,她不能。

不仅不能,她甚至连丁点不情愿都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强装作风平浪静,甚至送上祝福。

“爸……妈。网站1885888.com”程稚华僵硬的走向被簇拥着的两人,说出的话简直就是挤出来的,“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一边说着,程稚华一边难堪地跟缪馨儿对视,一刹那,两道视线相对,擦出电光火石。

“早就听说少帅大人年少时领养的女儿貌美如花,今日一见,果然漂亮得体!”有人夸赞,“虽然跟令夫人年岁相差无几但却能够如此有礼恭敬,实在是难得啊!”

程潮讥讽的睨着程稚华,“我这个女儿不仅教养的好,亦是才貌双全。”

一想到男人要勒令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跳舞,程稚华握紧了拳头。

“是吗?”

几位宾客纷纷来了兴趣,“不知何时有幸一见?”

迎着程潮意味深长的目光,程稚华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

缠绵悱恻

程潮收回了目光:“实不相瞒,为了程某人的婚礼,小女稚华特意准备了钢琴曲,为大家弹琴助兴。”

听见男人最终还是没有让自己丢人现眼,程稚华心中百味陈杂,竟然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应该悲凉。

她咬了下嘴唇,就算心里再怎么冰冷,但一想到程潮凶狠起来的模样,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大家躬身行了个礼,走向角落的钢琴。她好歹还是没有穿程潮这次给的那件粉紫色旗袍,换了一身鹅黄的洋装,更衬得她肌肤如雪、乖巧天真,当得起“浦江明珠”这个美名。

登时,大厅里掌声雷动。

看着程潮的目光紧随着女子婷婷袅袅的背影,缪馨儿眼神流转,带起意味不明的情绪。

因为从小就被程潮宠爱,程稚华过得比那些千金名媛的日子还要舒适,什么洋人制造的家具、西餐、冰激凌……如果不是程潮见她年纪还小,自己又职务所在,她恨不得能搭着邮轮到海对岸去。更不要说像是钢琴和英文之类的,只要她觉得有意思,程潮便会请最好的先生教。

可当手指再次落在黑白键上,程稚华的心里,只剩下了让人窒息的难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咽下涩然和委屈,程稚华的声音微哑:“父亲新婚,稚华没有好礼相送,只有一首自作曲《桃华》,恭贺父亲新婚之喜。”她环视了一圈周围,故意不去看相伴而立的程潮与缪馨儿,一字一顿地说:“天资笨拙,才疏学浅……献丑了。”

说完,玉葱一样的手指便在冰凉的琴键上,轻快地跳跃了起来,扣人心弦的旋律,也随之缓缓流淌。

这曲子的调子极为轻快,却不失隆重,在程稚华灵巧的指尖,变成了一首昭示着少女怀抱着爱而不得的隐秘心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拥抱他人的心酸无奈之诗。琴曲里既有爱情萌芽时的甜蜜,又有后悔当初动心的难过,像是缠绵又涩然的江南烟雨,敲进每个人的心里。

程潮听着,眉头不自觉地蹙看起来。他的心头像是被什么砸到,沉重斐然。

回忆被勾起,程潮想起去年自己生日之时,在厨房里折腾了大半天说要做蛋糕、结果却弄得灰头土脸的程稚华,最后只能极为不好意思地坐到钢琴边,含羞说她编了一首曲子给自己。

而她当时弹奏的,就是这首。

那个时候的小丫头还梳着学生短发,玉雪可爱的脸颊上,打着旋儿的酒窝像盛满了蜜。她演奏出的曲调还稍显生疏青涩,却比一切都让人心动。

想起那一幕,程潮望着女子天鹅一样修长的背脊,目光连同他周身的气场,都不自觉地柔和了下去。

可是,在这个大厅里,用同样的目光凝望着程稚华的,显然不止他一个……

相思本是无凭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相思本是无凭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