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未知领域完结版免费阅读

2019/03/18 01:38:57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未知领域

第二章

隔天,星期天。未知领域完结版免费阅读

  林品哲一早就背了包包,搭捷运往昨天去的地方。对他而言,在知道真相时就被强制打断,实在让人心有不甘,因此就算明知直捣黄龙很危险,林品哲还是认为只有亲眼见识过,才能找出真正的答案。

  于是历经了一小时左右的迷途,林品哲总算顺利钻入昨天硬挤入的窄道,再度来到那个废墟。

  那块地还是一样阴暗宁静,看不到一点生物。品哲到处观看,附近的房屋根本找不出什么线索,顶多让他了解以前的风俗民情,作为自由作业的素材也许不错。

  照这样看来,就算继续深入那没人的废区也不会有任何进展,品哲思考,猛地想起一件事,有个地方或许可以找出些什么?

  他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总算来到废弃电玩店。

  如品哲所想的,那把他吓跑、妆扮令人害怕的老人还坐在电玩店门口,只是她的四周似乎更加脏乱了。188新闻网

  老人望见他,露出一抹微笑。

  小朋友,你又来了。同样是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品哲当下还有点害怕,慢慢的走近她,但不敢靠得太近。

  不过就在此时,品哲看见了令人震撼的景象。

  蛰伏在阴影之下的老人,细小的手被反绑在背后,筋脉爆出甚至已经发黑发青,只穿蕾丝内裤的下身也污秽不堪,沾满屎尿。

  是谁把妳弄成这样的?妳还好吗?品哲感觉很不舒服,老人发出阴阴的笑声。

  感觉很难受,品哲忍不住伸手想帮老人松绑,被老人吼了一声:别碰!

  这让品哲吓得到退两步,老人瞇起眼,又嘻嘻的笑起来,这不是谁弄的,是我……我自己喜欢这样,嘻嘻……

  妳自己……?品哲困惑起来。版权http://www.1885888.com/

  是啊,我喜欢这样!他们叫我trash can……trash can嬷嬷,就是垃圾桶的意思。对,我是个垃圾桶!哈哈哈……

  她又笑了起来,里头似乎带点哭声,像是鬼在呼啸般回荡整个巷道。这让品哲感觉很悲伤,他想不透有人会把自己搞成这样?

  你是个好孩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trash can嬷嬷对他眨了眨眼,

  她这句话了提醒品哲。

  是因为……这里是未知领域吗?品哲试探性的问,trash can嬷嬷瞇起了眼。

  好孩子,是谁告诉你的?说着,她又嘿嘿笑起来,是谁指引你,把你带到这种邪恶的地方?

  我自己找到的。品哲想,这不算说谎。推荐1885888.com

  哈哈哈哈──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一部分,还有更多、更多,你没见识过的邪恶在等待着你,就算这样你还是要进去吗?trash can嬷嬷大笑起来,声音尖锐刺耳,就算会困在这不为人知的地方,再也无法逃脱?

  不由得倒吸了口气,品哲吞了口口水,微点了点头。

  我后头。trash can嬷嬷用头往后一仰,就在里头,从地下室的楼梯下去,有你想看的东西。进去以后,就不能回头了喔──

  谢谢妳,老嬷嬷。品哲又点点头,向trash can嬷嬷鞠了一躬,然后,轻步走进电玩店内。

  里头都是些被砸烂屏幕的大型机台电玩,门也只有一扇。

  品哲犹豫了一会,拉开门把。188新闻网

  没看到里头的样子,已经有音乐从里头传出,刚刚还很安静的外头,跟里面像是不同的空间。品哲往里头一看,只见一道往下的楼梯,红色、紫色、蓝色的光从下头透过来,五光十色得刺眼。

  关上门,品哲走下楼梯。

  楼梯上全是垃圾,烟蒂、饮料罐、酒瓶、槟榔汁,甚至还有针筒及保险套,以及一些带着泡沫的不明液体,简直是光碰到就会生病……眼前的污秽脏乱虽然让品哲感到退却,不过这证明里头的确有人出没。

  他走到底,终点是一扇大门。手轻轻一推,几乎要冲破耳膜的重金属乐爆出,品哲不禁按住双耳。

  这隔音也太好了吧?品哲自言自语,小步的走进里头。阅读1885888.com

  里头看来类似迪士可,七彩灯、重音乐及跳舞的人,布满了地下全部的空间,都是些奇妆异服的家伙,染着大花头或是全身刺青;穿着破烂衣服或是全身皮衣,简直像是美国的嬉皮聚集在一起。

  看样子自己的普通打扮混在其中反而显眼,品哲自叹不妙,却还是故作镇定走入。

  这些人看起来也不正经,边喝酒边吐,倒立或是躺在地上。有些人干架一旁人还围观叫好,甚至还有人直接半脱衣服做爱,还一次三、四个人。

  ……再怎么自由也太过头了吧?品哲惊讶地看着,在还没理清状况之前,他突然感觉自己从后被提起,然后就被狠摔了下去整个脸撞到地上。

  怎么回事?品哲挣扎着爬起,抬头只见眼前是一个头挑染蓝发、衣服穿全蓝、满脸怒意的男人。

  干!你这小子怎么进来的!男人吼着,抓住品哲的领子,你只是普通的学生吧!小鬼,你滚到这里来干嘛?怎么不去他妈的网咖鬼混!

  真是好问题。品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他还看到旁边的人都在看他,居然还有个年纪大概国小的男孩,望着他吃吃笑着。

  自己这么格格不入吗?而且,这里居然连比自己小的小鬼都能混下去。

  来……来到这有什么问题吗?品哲试着摆出友好的微笑,表示无恶意。

  我只是不爽又多了一个白目。蓝发青年笑了,不过任谁也看的出来,这笑法肯定不是友善的回应。

  喂!别冲动,放下你手中的人。另一个声音传来,品哲又抬头看,是一个侍者打扮的男人。

  蓝发男子瞇起眼,松手,品哲又摔到地上。

  怎么了店小二?干嘛叫住我?蓝发男子冷冷的说道。侍者往品哲的方向看了一眼,说了:我就知道。干弟,我不是说要找我的话就从后门进来,谁叫你从前头啊?

  干弟?品哲脑筋还没转过来,就被侍者拉了起来,既然来了就坐一下吧。抱歉,蓝,给你添麻烦了。

  不──是我太冲动了。蓝──就是那个蓝发男子,瞪了品哲一眼就转头离开。

  品哲则被拉到吧台──原来这里还有吧台。

  侍者──应该是酒保,叫品哲坐下后,走进吧台。

  吧台的灯很柔和,所以品哲也看清楚酒保的样子,血红色半长的头发,还戴着金色隐形眼镜,某方面而言比刚刚那个人还吓人。

  感谢干哥搭救,我以为死定了。品哲马上趴到吧台桌上,摆出膜拜的姿势,

  别跟我套关系,我刚刚是为了要让你脱困。

  酒保用极端恐怖、凶恶的眼神白了品哲一眼,他不禁怀疑,这地方是不是每个人都凶神恶煞?

  我叫店小二。酒保叹了一口气,低头调着酒。

  品哲惊讶的看着酒保。虽然刚刚是那样的凶狠,酒保却亲口报出自己的称号,他细细思索着,这酒保叫作店小二,感觉倒也挺亲切,跟前一句不友善的形象,形成奇怪的矛盾。

  你呢,叫什么?店小二摇了摇调饮杯,倒出了蓝色的饮料。

  醉。品哲毫不犹豫的报上网名。喝醉的醉。

  好虚的名字。店小二皱皱眉,把饮料递过去,请你的。

  谢、谢谢。品哲战战兢兢的接过饮料,喝了几口,发觉意外的合自己的胃口,便吞了大口下去。

  别喝得太快,那是酒精饮料。店小二说着,表情也变得正经起来,好啦……醉,你是怎么来的?

  平铺直叙地问题,让品哲猛地被气泡呛到。

  普通人找不到这个地方,何况看到trash can就会被吓跑吧?

  我查了情报才来的。这里就是『未知领域』吧?品哲不懂为什么店小二要试探他,但他也不打算说谎。

  他说完抬头看店小二的表情,此时店小二的眼神变得冰冷。

  你真的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知道。品哲老实回答,就是不知道才过来问。

  店小二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将调酒器盖在桌上。

  小朋友,要知道好奇是会害死人的,知道吗?店小二的语气带有某种威胁,你现在做的事好像不知道火是烫的,而把手伸过去。

  又轻笑了几声,店小二低头看着喝着饮料的品哲:像你刚刚那样,你之所以被揍只是因为你是新来的。而且说到更严重的话……

  他降低音量,将脸靠近品哲慢慢的说着:你就算被杀也没有人会发现。

  脸色登拾沉了下来,品哲没回话,只是又喝了几口饮料。

  总之,我劝你不要再来了。不过要不要听是你的事。看不出品哲的想法,店小二耸耸肩淡然道。

  好。品哲点点头,但又抬头瞪着店小二,不过,我想先知道什么叫『未知领域』。

  小朋友,你想问我这个是问错人了。小二一脸受不了的样子,将调好的饮料倒给别的客人,然后回过头对品哲摆了摆手,有些东西的定义,要亲身体会才会知道。例如你问我美国是怎样的地方?我只会跟你说,有一堆金头发的阿兜仔走来走去。

  听到他这么说,品哲的表情显示出他更加不能理解。

  先不说这个了,你从哪里知道『未知领域』的事?小二又问,品哲愣了一下,便道:一个朋友跟我说有未知领域这样的地方,也给我相关的网址。

  品哲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讲,也把网址念给店小二听,那家伙想了一会,点点头,好像有点印象,然后你进去看了?

  那个网站有密码,我试着用入侵的。品哲老实的说着。

  入侵……你是黑客!原来现在的黑客也不少嘛。店小二抓了抓头,那么成功进去了?

  品哲轻哼了声,撇撇嘴,不,那时我发现我的计算机被入侵,情急之下关了计算机。

  被反入侵……哈!店小二大笑了两声,是吗?你也挺逊的嘛!

  以那种速率来看,是我一点入网站他就注意到我了……那绝对不是普通人,不管怎么说,我对自己所设的防火墙以及个人的黑客能力,是一直很有自信的。品哲闷闷的说着,用眼角的余光盯着店小二,那绝对不是普通的黑客……而是因为未知领域,才会出现这样的人。

  是、是……现在的小孩子只有嘴皮比较厉害而已。店小二轻哼了两声,品哲忍不住回嘴,我跟一般的小孩不一样。

  看到之前被狼狈的摔在地上的小鬼如此跟自己讲,店小二大笑起来。

  好。看着品哲,店小二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如果你有办法证明你的黑客技巧是顶尖的,就来找我吧。不然的话就乖乖的待在家里。

  盯着店小二看,品哲露出笑容,很有趣。

第三章

品哲乱跑出去的事很快就被发现了。

  由于被人丢在地上,脸上留下一块很大的瘀青。妈妈看到时吓坏了,他只能用从楼梯上摔下来脸直接着地的烂理由混过去。更麻烦的是上学时,品哲好死不死地还被教给拦下来,为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解释了好久,教官才相信他没出去打架或是被欺负、勒索。

  但这些理由在好友面前是行不通的。在俊城与嗣明的表情从惊讶转为怀疑时,品哲就知道自己如果想唬烂过去,只会死得很惨而已。

  他决定坦白一切,只不过听完他的叙述后,俊城整张脸都青了。

  你真的笨成那样吗?居然一个人啥也不清楚就跑过去!

  结果受伤了,该说活该吗?嗣明轻哼,冷冷地横了品哲一眼。

  可是我觉得很值得。面对眼前责备他的朋友,品哲则是说得兴奋,你们不觉得很刺激吗?真的有那种地方耶,充满阴谋及罪恶,好像漫画或小说啊!

  看看现实吧,你看,分尸杀人喔!俊城拿出向来耸动、内容腥煽的番石榴日报,指着头条,『又见分尸杀人案,本月第三起』,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危险,结果你还要去那听起来就让人不安的地方,你有毛病啊?

  那个分尸案的被害人都是女生啦,不会找上我的。品哲哈哈笑了起来。

  这是重点吗?俊城几乎要站起来揍品哲了,只是被嗣明从后抓住,你就不能从事一些比较适合年轻人、健康的活动吗?比方说,交交女朋友啊?

  女、女朋友?品哲被这句话吓了一跳,我这种人交不到啦。

  谁说的?上次联谊活动不知道是谁跟一个女生搭上线喔?真是令人羡慕。俊城嘿嘿笑着,品哲倒觉得他是在报复。

  俊城在三人中对异性的兴趣是最大的,所以常常拉品哲及嗣明去跑联谊。原本都是相貌堂堂的嗣明总是最得人缘,上次不知怎的,品哲也跟其中一个女生相谈甚欢,结果只剩俊城一个人没找到对象。

  但转念一想,他觉得俊城说得也有道理。怎么说有女孩子可以好好相处,却老是做些冒险之类幼稚的事,实在不像一个高中生……品哲开始认真考虑,半晌,突然睁大了眼睛。

  不行,还不能退出。

  俊城与嗣明面面相觑,啊?

  我的黑客能力受到质疑,非讨回不可。品哲认真地说道,另一头的俊城两人则摆出这下惨了的表情。

  放学后,品哲马上绕到之前去的未知领域。

  虽然身穿学生服,但品哲有了心理准备──自己非得跟平常不同不可。他在内心默念『我现在是黑客醉,不是林品哲』,然后,醉走入了暗巷。

  一来到原本的空地,品哲马上感到有些不对劲。

  巷道旁停满了机车,想不透哪边有路可以让这些机车进来,而且地上也开始出现铁铝罐之类的垃圾……这些不是重点。有人在这附近行动,至于是哪些人,品哲当然不清楚。

  只觉得自己最好赶快去电玩店。

  跑了许久来,终于来到店门前,品哲却更疑惑了。

  老嬷嬷?品哲喊了一句,举目四顾却不见Trash can 嬷嬷。

  她被人丢掉了。陡然,小男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品哲回头,看到昨天笑他的男孩站在后头。

  劝你快点逃跑,否则会遭殃。男孩丢下这句,回头就小步跑开。

  品哲搞不清楚状况,然而,背后出现许多声音──喘息声、喃喃自语声,悉悉嗖嗖,从电玩店里传出,正逼进自己。

  品哲倒吸一口气,慢慢的移动脚步,后头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楚,脚步声也清楚传来。品哲走到第三步,奔跑起来。

  要逃跑了!快追!有人吶喊着,其他人的吆喝声也传来。

  品哲听到后头似乎有许多人追着他,然后旁边传来一阵砰硁响声。他从视线的余光瞄到两旁的大楼不断有人破窗而出,全是些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少女,穿着破烂,手中都拿着武器。

  怎么会这样?这些人到底从哪里生出来的?品哲惊慌的想,但情形已经不容许他做冷静思考,因为他光往前冲就觉得心脏快负荷不过来。

  逃吧!尽管逃吧!我们的猎物!背后的少年们不停的咆哮着,在安静的街道内产生诡异的共鸣。

  心知自己一时逃脱不了,品哲下意识想找些东西保护自己,脚步一转,便朝凌乱的机车停放区跃了过去。

  紧跟在他背后的一群人煞车不及,连冲带撞推倒了一整排机车,连行李盖也了弹开,里面东西飞出来。藏身在其中的品哲,非但没得到保护,反而被一起给反压倒在地上。

  随着疯狂的咆啸声,只感到一阵脚踹棒打,品哲一时无法反应,随手便抓起刚刚飞出的机车内必备道具──雨衣,往敌人身上丢去。趁着雨衣发挥作用,挡住不少人的视线,品哲忍痛爬起来要逃跑时,不料另一批人又追打了过来!

  迫不得已,品哲顺手再抓起机车内必备道具二──安全帽,就在这时,一个他根本看不清楚样子的人,一边怪叫着一边挥舞着手上的武器,便往品哲的身上砍去!

  品哲想也不想就用安全帽一挡,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有效地遏止了对方的攻击。紧接着,只要看到其他人围着自己砍过来,品折就用力将手中的安全帽左右挥击,不但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甚至还顺手打掉了一些人的武器。

  逃到入口吧!僵持了片刻,品哲这么想着,顺势在地上滚了几圈逃离人墙,只要见有刀棍打下来的话,他就暂时用安全帽挡一下,然后再连滚带爬的跳起来继续逃跑。

  就这样,品哲一路往自己来时的巷道那边冲。

  他盘算着那边的路很狭窄,就算有人追上也要一个一个分散,然而还未跑到那个巷道,却见已有另一批人站在狭道口,正对着自己奸笑。

  ……好样的,品哲倒吸了一口气,呆愣在路口前,逃跑的意志,瞬间随着身心的疲劳落到了谷底。

  转眼间,背后的追兵也追过来了。

  被逼着转往另一个方向跑的品哲,情急之下甩出手中的安全帽,霎时,追他的人群前头几个被安全帽砸中,后面的人也跟着挤成一团。

  品哲虽然高兴这招发挥作用,但也苦恼把安全帽丢了,要怎么接下其他攻击?

  就在这时,他也听到后头有脚步声追上,只见一个跑得特别快的家伙,挥舞着木棍冲过来,用力的向他砍去。

  品哲闪避不及,侧身退到旁边的店铺去。从那边的小台子跟冰柜看来,大概以前是槟榔摊,但品哲没时间想太多,因为木棍男也跟着他冲进这家店,找不到地方逃的品哲,本能性的躲进槟榔台下面。

  随着那名木棍男也冲过来,此时品哲也听到其他人的脚步声接近了。

  木棍男显然也不是什么聪明的家伙,木棍直直的往槟榔台打下来,还把槟榔台的抽屉打得飞出来。没多少考虑时间,品哲抓了从抽屉飞出的一个东西,,往木棍男身上挥过去。

  哇啊啊啊啊──

  槟榔摊中发出了惨叫声,只见一个人身上着火冲了出来,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对品哲紧追不舍的一伙人仔细一看──是自己的同伴!那个闯进未知领域的混小子,已经趁乱跑的老远。

  手里紧抓着刚刚从地上抓到的槟榔摊名物──打火机(还是上面有裸女那种),品哲没命地狂奔。

  然而他跑了又跑,脚步一转,竟来到原来的地方──那个原本会有trash can嬷嬷在的那间电玩店前,旁边是停满了那群不良少年的机车,乱七八糟的挡住了所有巷道的出口。

  品哲才突然领略到这块未知领域真正神秘之处,然而不容他细思,后面的呼叫声也越来越大声,眼看那群人已经快追上来了。

  品哲情急之下朝其中一个巷道冲去,还以超漂亮的姿势,整个人从机车上方跃过,深知即使隔着这一排机车,要不了多久还是会被对方追上,品哲思考着要怎么阻挡他们?陡然他注意到被自已无意间踢倒的几台机车旁,流出了一些机油,然后他看看手上的打火机。

  深吸了口气,品哲将手中的打火机往外泄的机油上一扔!

  霎时,巨大的声响跟强光瞬间爆了出来,混杂着少年们的咆哮声,转眼间,巷口已经变成了火海,被震到巷子后面的品哲也无暇多想,撒开腿又继续逃跑。

  干!他烧了我的机车!

  等下一定把他抓出来分尸!

  混着爆炸声、玻璃被震碎的声音……疯狂的少年们一边叫着,一边继续奔跑,他们在跳过火巷的时候,顺着巷子一直找寻品哲的踪迹,却没人找到那个私闯领域的少年。

  好吧!下次再看到他就干掉他。最后不知道是谁讲了一句,少年们也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自我享乐去了。

  等这块暗巷安静了下来,天色也暗了。

  品哲已经逃出去了吗?不──事实上,他在离开火场转出巷子的时候,随便拉开一扇门后躲了进去。

  屋子是空的,他躲在屋子的清洁用具柜中,很久没人进来查看,等确定外面没有一点声音才敢慢慢出来。

  轻轻的挪开了门,外面已经要天黑了。品哲不想逗留太久,走出门外后,小心翼翼的查看巷子两边,思考着要从哪边离开?

  就在这时,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品哲倒吸了一口气,战战兢兢的回头,忽然安心了。

  来人是那个帮助过他的酒保──店小二。

  受到教训了吧,嗯?店小二冷笑了两声,表情似乎不太高兴。瞅着品哲灰头土脸的狼狈相,再看看他手上还留着的烧伤,他大概了解发生什么事?

  唔……品哲应了一声,有些尴尬地搔了搔鼻心。说他被吓到是真的,但更适当的说法是他对于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一时无法反应。

  看到品哲一脸呆茫的样子,店小二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先跟我来吧!我请你吃拉面。店小二笑了笑,手往内翻,示意要品哲跟上,品哲愣了一下,旋即尾随其后。

  反正现在天色既晚,肚子也饿了。

  等醉跟着店小二走出巷口外,他惊讶地嘴合不起来。

  巷子内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一点烧焦的痕迹也没有,不但如此,那些被他烧掉的机车也全都不见了。

  你马上就会知道,在未知领域看到什么也不值得你奇怪。见品哲那么惊讶的样子,店小二又笑了,领着品哲走向巷道另一边,其中一个没人用看不出是卖什么的店铺。

  跟着店小二踏入其中一个房间,品哲放眼往去,只见里面是一道很长的走廊,两边有许多门。

  你好好的把这个地方记下来。店小二看了品哲一眼,然后看起来很随便地拉开了长廊右边的其中一扇门,品哲定睛一看,只见里面──不!外面居然就是一家拉面店,而且生意还不错。

  品哲眨了眨眼睛,好半晌终于回过神,开始有点明白店小二所谓不值得奇怪的意思。

  就在品哲讶异之时,店小二很快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并招手要他坐下。

  点你喜欢吃的吧。店小二说道,目光转向其中一名员工,我要味噌拉面。

  见那名员工一直看着自己,品哲半晌才反应过来,酱……酱油拉面。

  员工听到他响应后,就很快的喊了他们两个点的餐点,然后回到岗位上。

  品哲轻吁了口气,搓搓手。

  手很痛吗?店小二突然问道,品哲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把手藏到桌子底下。

  看到他神经质的回应,店小二发出啧啧两声,我先问一下,这次的胡闹不会是你搞出来的吧?

  咦?

  别想跟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店小二瞇眼看着品哲,要不然你干嘛把手藏起来?

  我……品哲正想说话,员工就送了酱油拉面跟味噌拉面上来。

  你是不是被『蚁地狱』缠住了?店小二摇摇头,大口的吃了两口拉面。

  咦……你知道!品哲低呼,神色讶然,你知道我被追杀?蚁地狱是?

  对,那群小鬼在领域内是很低下的一层,无法跟高层的人比,只会嗑药、打架、摇头跳舞之类的为乐,基本上新来的被他们围殴至死是常有的事,你能逃过一劫其实算你幸运。

  品哲猛地一阵咳呛,轻哼了两声,下次别再做这种蠢事。火烧机车是吧?做一次都可能把自己炸死……

  喝了口水来冷却舌头,并吐出舌头降温,品哲想想自己真的很白痴,居然火烧机车!可是……

  我烧机车是为了要躲过那些人的追击,不过我记得烧得很严重,怎么外面好像一点事也没发生的样子?品哲好奇问道。

  咦?喔!店小二微皱了皱眉,略一沉吟方道:是『清道夫』清掉的吧?

  清道夫?品哲一愣,脑中浮现少女的祈祷的音乐声。

  我忘记你是新来的。见品哲满脸困惑的样子,店小二摆了摆手,你想想你闹了那种火灾,要是外界的什么警察、消防队跑进来,对未知领域的存在是有害的。清道夫的工作,是在短时间内把这类会将未知领域暴露在外的事件,整个清除掉。

  咦?品哲放下筷子,可是未知领域不是地图上没有的区域吗?大家不是因为这样才会聚集在这里吗?干嘛那么费心力?

  你这……误会可大了。店小二听了整个脸扭曲起来,好像醉讲了什么蠢话?首先跟你澄清一件事,就是未知领域,,并不是我们去配合政府地图上的漏洞,而是领域的人刻意去制造漏洞出来。

  品哲闻言睁大了眼,刻意!

  是啊。再来就是,未知领域可不只是这么一小块,台北市、台北县、桃园、新竹、台中……所有大城市中,应该都隐藏着这样的地方。虽然我不太清楚,但我听说过国外应该也有类似的组织,日本啊……香港啊……店小二数着手指,闭起双眼,简单的说,就是像影子一样附在这个社会上。

  是吗?面吃完了,品哲夹起叉烧吃着,干嘛要刻意做出『未知领域』啊?

  喂!这种事要问第一个做出来的人才知道啊!店小二整个脸垮下来,看来他非常的困扰,我想是因为方便吧?不受法律、政治等等限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像你火烧机车也不会有人怪你一样。

  指了指品哲的手,店小二缓缓说道:有很多人就是看上这点,拼命想融入『未知领域』,像『蚁地狱』这样的半调子更是多得跟蚂蚁一样。就是因为这样,捏死了几只也不会有人在乎。

  听到这,品哲的心情沉重了起来。无视他的反应,店小二径自端起汤碗把汤一次喝完,然后拿纸巾抹了抹嘴。

  所以清道夫的存在就很重要了。每一块领域都有几个清道夫守护着,他们的工作是维持未知领域的隐密,只要是碍眼的全部都要消除掉。意外、情报、还有人也是。店小二说着往脖子中间一画,有些人说,清道夫们其实是领域中最凶恶、最危险的一群,他们高兴的话还可以再多设计出几个领域出来,或是把整个领域都毁掉……

  顿了一顿,店小二盯着醉手上的伤看,小心啊……刻意闹大事情的,有可能也被他们清掉喔。

  挑着挑眉,品哲指指自己,我?

  店小二轻哼了声:就是你啦!虽然蚁地狱的人放火、杀人是很平常的事,但是把那边烧一大片,还不是什么小事耶!

  品哲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抬头瞪着店小二,干嘛告诉我这些?

  告诉你这些又没差,反正你受到教训了,应该也不会想再来了吧?你不就只是想知道这些才来的吗?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在家里当乖小孩吧!

  店小二语重心长的说道,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在说笑。

  ……干哥真是一个好人啊,品哲心想着,思考了一会,然后抬头看着店小二,你家有计算机吗?

  什么?店小二不解的看着品哲。

  计算机…你家应该有吧?醉再问了一次。

  当然。虽然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店小二简单回答。

  有网络吗?

  废话。店小二忍不住,不禁问着:你问这些干嘛?

  当然是要用你家的计算机啊!品哲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店小二不耐地翻了翻白眼,你自己家是没有计算机喔?要不然也可以用那边的网咖吧!

  我要让你看一些事,不适合在网咖做,也不方便在这里讲品哲的表情转为正经,店小二惊讶,看到他这么认真,店小二习惯性的挑起眉毛,跟我来吧。

  店小二起身,带品哲走向自己平常的坐骑──机车。

  在出发之前,品哲还不忘打电话告诉妈妈,自己晚上在外面吃会晚点回来。店小二看不下去,扔了安全帽给他,并吆喝他上座。

  店小二骑了约十分钟后停下来,停好车带着品哲往一栋公寓走去。

  ……感觉挺普通的?品哲边跟着走进大门边想,当他们跨上沾满口香糖及纸屑的楼梯,来到四楼门房前,品哲更能确定这里普通到了极点。

  看什么?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店小二一边开着门一边骂着。

  我还以为你是住在什么神秘住处之类的。品哲看了屋里头,一切的摆设与布置也是很普通。

  喂!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误解啊?店小二把东西丢到沙发上,一边大笑,未知领域的人又不是整天泡在那里,表面上是干着正常的工作,或有正常的家庭的人多的是,当然也是有离不开领域的人……啊你不是要用?

  店小二指着位在客厅的计算机。

  可以随便我用吗?品哲问道,店小二伸手比了请用的手势。

  品哲按开了计算机后,摸了摸自己的背包,拿出一片光盘。

  喂!你不是要灌什么病毒吧?店小二见状急忙问道。

  这是防火墙跟一些防护软件,品哲挥了挥手中的光盘,不过一般人可能没必要用到这些,反而会让网络不通顺。总之我用完就会帮你杀掉。

  喔……皱着眉头,店小二看着还在开机的个人计算机。

  等计算机完成它的前序工作,品哲放进光盘安装程序,然后启动dos程序,开始专注的打字。

  此时,店小二突然想起品哲原来的身份──他是个黑客。

  眼见自己的计算机屏幕上仿真DOS程序,跳出一堆英文,甚至还有一堆1100杂七杂八的数字,店小二更能确定,眼前这小鬼,居然用他的计算机在进行着黑客行为,这种事可非同小可。

  只要他出了差错就把他打昏吧,店小二盘算着,但一下子,计算机画面跳出一个满是数字跟英文的格式形态,整整齐齐,还标示了一些地名、方位、时间。

  这是什么?看到这么正式的画面,店小二有种不详的预感。

  哈哈……你看清楚啊,品哲笑着敲了敲屏幕,这是台湾的军事布属数据。

  咦?

  简单的说就是飞弹有几个?有哪些种类?描准哪里?不过我想大概都是些二手货吧?真担心基地有天会莫名其妙的爆炸咧……好啦!品哲说着把DOS的程序切掉,大致上就是这样啰!一直开着很快就会被人发现,所以我关起来啰。

  咦?等等!看着品哲这么轻易的把黑客成功的画面关起来,店小二不解地问道:那你刚刚黑客干嘛?这是什么网站?

  什么?就是要给你看啊。品哲瞅着他,一脸大感奇怪的样子,而刚刚那个,是我们中华民国国防部的计算机数据。

  ……这小鬼这么轻易就入侵国防部?店小二讶然睁大眼,旋即神色一动,你用我的计算机骇国防部干嘛?

  听到店小二这样说,品哲惊讶得眼睛都瞠圆了。

  等等!这不是你说的吗?品哲激动的叫着,手拍着键盘,你不是说『你有办法证明自己的黑客是顶尖的,就来找我』吗?要不然我干嘛这样做啊?

  有这回事吗?微瞇着眼眸,店小二陷入了深思,良久,神色一动──他想起来了。

  印象中,好像是自己觉得这个小鬼很笨,所以才故意跟他说实力不够就回家去。记得跟醉这小鬼说完这段话后,他就真的是醉得一踏胡涂,唱歌、跳舞跟自己要电话,害他差点以为他惹到男同志,后来半打发地给他搭出租车回家。

  不过重点在于自己都快忘记这件事了,没想到醉这小鬼居然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还认真地表现给自己看,愚蠢得让自己头痛到极点。

  所以,这就是我的证明。品哲认真的说道。还是你希望我骇其他网站?

  喔?这样啊!店小二两手交叉在胸前,瞇眼看着屏幕,既然都已经黑客进入了国防部,就把国防部炸掉吧!顺便进入财政部弄点钱来花花。

  听到店小二这样说,品哲露出了正经的神情,抱歉,我不犯罪的。

未知领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未知领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