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神泪 大结局

2019/03/18 01:35:12   来源:网络

小说名:神泪

第一章 我是凌逍

时光永不会停下,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驻足,误了轮转的脚步。来自http://www.1885888.com/远古的巨轮从来都没有暂停这一个选项,带着这个世界缓缓的前行,尽管,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走到何时何地,哪里才是他的尽头。

  黑暗,是如此的恐怖,又是如此的漫长,他们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于这茫茫的黑暗之中,一个少年无声的叹息着,源远流长。

  黑夜,渐渐的被染成了霜白,一轮新日正在悄然升起,照亮了一个平凡的国度——天述国。

  是的,这里很平凡。这里的山很青翠,一排排苍劲的古树将大地绘成了同一种颜色,任凭少年将眼睛睁的有多大,也无法明晰在山的那一边,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的世界里只有这巴掌大的天,巴掌大的地。188新闻网

  走出去,一定要走出去。少年紧紧地握着拳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梦想。这是他们这个王国世世代代的梦乡和奢望,只有走出去,他们才有可能获得新生,才可以真正的自由。

  突然,少年只觉得两眼一沉,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昏睡了过去。

  “好累,好累。”在另一片世界里,一个生灵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版权http://www.1885888.com/

  他不是一个完整的生灵,他所看到的世界也不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这是哪?”带着疑惑,他开始打量起这个陌生的世界。这里的天,没有色彩,灰蒙蒙的。这里的地,没有白雪,阴暗暗的。

  “这不是我的家,这是哪里?”远处,有一片湖泊,死的,没有任何波浪。在远处,有一条条河道与湖泊相连,却没有水流,一片干涸。

  “这,这是?”生灵忍不住大呼起来,他认识这个地方,这是在人体之内。神泪 大结局那片湖泊,便是人的丹海。那些河流,正是经脉。

  “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突然,生灵大叫一声。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的身体是虚幻的?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死了吗?我怎么会死?我又是谁?

  我是凌逍。安静下来的生灵缓缓打开了他的记忆。他是寒冰国的少皇子凌逍。

  我是凌逍,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生灵陷入了沉思,他的记忆越来越丰富。神泪 大结局

  那是一个和煦的午后。天空,一片蔚蓝,大地,一片雪白。寒冰国,正如其名,长年覆盖于冰雪之中。

  一股悠长哀怨的笛音在白茫茫的天地间回荡。整片天地都随着悠远的笛音有节奏的律动着。雪花摇曳着身姿,狂风屏住了呼吸,只为这美妙的乐曲。

  “父王,又在吹笛。188新闻网”茫茫雪原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正在倒立,话语正是从他的口中发出。这个少年,正是凌逍。

  “啪。”话音刚落,一道长鞭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少年的身上。打的少年直咧嘴。

  “不许分心,不许说话。”在少年的旁边,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盘坐着,手中握的正是那杆可恨的长鞭。

  “知道了,皇爷爷。”少年满脸的委屈。

  “啪。”又是一记鞭子,抽打在了同一个地方。

  “不许说话。”老者缓缓的开口。

  天地归于了宁静,只有美妙的乐声还在回荡,让少年感觉很是舒适,就连身上的疼痛也变得轻微起来。

  “咕噜咕噜。”奇怪的声音在这个宁静的冰雪世界里显得极为不协调。造成这不协调的罪魁祸首,便是少年的肚子。

  他已经整整的在这里倒立了三天了,这三天,他没有吃过一粒米,喝过一口水,就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还要到什么时候?”少年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各式各样的美味,馋的他口水直流。

  远处,一个略大一些的少女缓缓走了过来。在老者的身旁跪了下来。

  “陛下,时辰已经到了。”少女恭敬的开口。

  老者看都没看少女一眼,只是挥了挥手。少女很乖巧的退到了远处。

  终于可以吃饭睡觉了。少年的心中满是无尽的期待。他的床是那么的柔软,还有着雪莲花的芬芳气息。想到这里,少年险些直接在这冰原之上昏睡过去。

  他太累了,不过这疲累之中却包含着喜悦。他感觉的到自己正在一点点的变强。

  原本,他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皇子。没人约束他,就连眼前这个在众人眼中,无比威严的王者,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慈祥的爷爷,每天陪着他玩耍,给他讲故事,哄他唱歌。

  这样的日子自他出生一直持续到了三个月前。

  爷爷告诉他,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了。他需要担负起他的责任,守护他的子民。

  对于这些,凌逍似懂非懂,不过他还是欢喜的点着头。他要保护好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他要变强。

  凌逍的表现让爷爷很开心,当即拿出了一套华丽的铠甲和银枪,送给了凌逍。

  从那一刻起,凌逍便再也没有脱下过铠甲,放下过长枪。严酷的魔鬼训练也从那一刻宣告了开始。

  “凌逍,起来吧。”老者缓缓张开了双眼,对着那个少年开口。

  “来了,皇爷爷。”只见凌逍双手一动,整个人凌空而起,在空中一个旋转,便直立在了半空之中。一旁的银枪铮铮而鸣,飞进了凌逍的手中。

  “哇。”一旁的少女无声的惊呼起来。那是激动,是喜悦。在她的眼中,这个她照顾长大的少年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了,更像是一个叱咤天地的大英雄。

  “皇爷爷,孙儿的表现如何?”

  “很好,很好。”老者微笑着捋动着胡须,缓缓走到了凌逍的面前。

  “凌逍,你还记得爷爷都教过你什么吗?”

  嗯。凌逍点了点头,开始侃侃道来。他在爷爷这里学到的知识仔细的讲述了一遍。其中,包含了天地的法则,世界的形成,修行的路线,修行者的划分,冰雪族的术法,以及世间的万物。

  “凌逍,那你还记得爷爷和你说过的话吗?”

  “当然记得。”粉嫩的小脸蛋一脸的认真:“凌逍是冰雪族的皇子,担负着守护冰雪族的重任。”

  “还有呢?”

  “还有?”凌逍挠了挠头,而后开口:“这个世界上,任何人的话都不能信,要用自己的头脑去分析,任何事情都不能用眼睛去看,要用心去看。”

  老者静静地聆听着话语,眼眸很是深邃。

  看着老者古井无波的样子,凌逍再次开口说道:“还有,这个世界上,能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不能去依靠任何人。在自己极为强大之前,不能够脱下身上的战甲,放下手中的长枪。”

  “还有,在不知道其他人的意图之前,不可表露自己的身份和想法。更不能将自己的底牌展示于外。”

  “还有,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不能冲动,不能意气用事。要学会忍。”

  “还有,任何人都不可能一直陪在凌逍身边,凌逍要学会享受孤独。”

  凌逍的话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将这些日子王者和他说过的任何话语都阐述了一遍。一字不落。

  老者的双目一直紧闭着,仔细的聆听着。直到凌逍闭了口,老者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见到老者的样子,凌逍又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大脑,没了,确实你没了。这一点他非常自信。

  “没有了吗?”老者缓缓开口。

  “没有了。”凌逍坚定的他,自幼,他便天赋异禀,博闻强记。这些话爷爷告诉他要时刻牢记,他哪敢忘记分毫。

  “那爷爷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呢?”老者再次开口。

  之前?凌逍疑惑,之前的话太多了。爷爷到底问的是哪些?突然,凌逍想到了什么,双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的丹田之处。

  在凌逍的丹田中蕴养着一粒类似于莲子的种子,晶莹剔透。这粒种子在凌逍出生之时便已经存在。

  那不是普通的种子。爷爷曾经过说,这件事情,除了他的父王,任何人不得告知,哪怕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

  “皇爷爷,我的仙根是我年幼时,我的父王为我选择的仙根,他是一粒雪莲子。”凌逍按照爷爷教的话说着。

  “嗯。”直到此刻,面无表情的老者才微微点头:“记住了,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话未绝耳,老者已经消失在了茫茫雪原之中。

  对于老者的离去,凌逍已经见怪不怪了,每一次都是这样。

  远处,少女呼唤雀跃的跑了过来:“凌逍皇孙,饿了吧,我已经做好了美食。”

  少女拉起凌逍的小手便欢快的朝着住处跑去。

  这个少女,叫做莲香。是凌逍的仆人,也是一个孤儿。从凌逍出生以来便是他一直在照顾凌逍。

  对待眼前的少女,凌逍待之如亲姐姐一般。

  凌逍的母亲,凌逍没有见过,也没有任何人敢提起。曾经,有一个皇族少年因为拿凌逍的母亲取乐,遭到了皇上的严厉惩罚,至今还被关在雪牢之中。

  至于,凌逍的父王,那是整个冰雪族最奇葩的存在。他从来不与任何人接触,就连凌逍,他都懒得看一眼。

  整日里都和笛子与雪莲花为伴。一个笛子,一朵花,便是他的世界。

  其他人议论纷纷,但凌逍却从不这样认为,在他父亲的笛声中,他能感应到浓烈的疼爱与关怀。

  没有这些笛音陪伴,凌逍便无法入眠。

  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少女莲香将准备好的食物献宝一样的拿了出来。凌逍则迫不及待的大把大把往嘴里塞。他真的是饿坏了,一连三天,他可是滴水未进,要不是他靠着体内的灵气充饥,只怕他早就已经变成雪原之上的尸骨了。

  酒足饭饱之后,凌逍便直接扑倒在了自己软绵绵的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记忆到了此处,便停止了。

第二章 殃及鱼池

我是凌逍。我是寒冰国的皇子,可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记忆为什么会断掉?莫不是我还躺在床上睡觉?我是在做梦?

  是了,一定是了。想到这里,凌逍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原来这只是虚惊一场。

  醒来!醒过来!凌逍用坚定的意念去刺激着自己的身体。现在的感觉,让他太不舒服了。他要摆脱,他不要在梦里,他要醒过来。

  然而,事实让凌逍失望了。他终究没有醒过来。他感到浑身一阵乏力,便重新陷入了沉睡。

  伴随着凌逍沉睡,另一个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叫欧阳宇轩,今年不满十五岁,发育的却很好。中等偏高的身材,小麦色的皮肤,还有着健硕的肌肉。

  他,欧阳宇轩,是天述国最平凡家庭里面的平凡少年。其实,他也不平凡。相对于别人,他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的家庭里只有他的妈妈和他,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丧命于野兽之口,就连尸体也只剩下了一半。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昏倒了?欧阳宇轩挠了挠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窗外,已经大亮了,太阳已经露出了头。开始了他今日的工作。

  我该出发了。欧阳宇轩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衫,便走了出去。可是,当他刚踏出房间,他便又走了回来。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原来,在欧阳宇轩的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看起来有十二三的样子。很平静的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着。他和欧阳宇轩最大的不同,便是他有着一头雪白的长发。他的身上是一身蔚蓝的甲胄,在他的手中更是握着一柄银色的长枪。

  “你什么时候从才能醒过来。”欧阳宇轩很神情的看着床上之人,最终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口。

  这个人,是欧阳宇轩在三年前无意之间捡到的。

  那是一个午后,欧阳宇轩和往常一样在河边捕鱼。突然从河流上游缓缓飘落下来一个白色的物体,及到近前,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人。没有多想,欧阳宇轩赶忙将其打捞了上来,却发现,原来这个人还有气息,还没有死。

  欧阳宇轩把他带到了家里,本以为等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可是事实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足足三年过来。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这真是闻所未闻,一个人竟然能睡三年,并且,这三年,它并不只是睡着,他的身体竟也在缓慢的成长。眼前的人三年前还只是一个呆萌的孩童,现在却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少年了,不,是少女。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如此奇特之事。为此,欧阳宇轩特意查了一些古籍,从古籍中,欧阳宇轩了解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这,不是凡人。是一个强大的仙人,要么是受了重伤陷入了沉睡,要么就是正在涅槃。

  “无论你到底是什么情况,都赶紧醒过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欧阳宇轩冲着熟睡的少女微微一笑,大踏步离开了自己的茅屋。

  天际,太阳已经完全露出了身躯,为这片大地洒下光和热。

  村庄里,家家户户都没有了往日的忙碌,张灯结彩,享受着天述国一年之中最大的节日——祈福节。

  祈福节,是天述国最重要的节日,这一天,上至国王,下至平民,都需要向先祖祈福,无一例外。同时,在祈福节,还有着最重要的一项,便是测试礼。

  测试礼,是举国关注的事情,所以,他的意义非同小可,就连祈福节的祈福都是为了在测试礼中得到更好的效果。

  测试礼,是针对于天述国的少年而准备的,任何适龄的少年都可以参加。

  而测试,测试的是这些少年的天赋。天赋合格者,便可以获得一块灵石。

  灵石,顾名思义,是蕴含灵气的石头。灵气是修炼的根本,没有灵气便无法修行。在天述国境内,天地之间是没有任何灵气的。

  想要踏入修行,唯一的办法,便是可以通过测试,获得一块灵石。

  而每一个通过测试之人,都是天述国的精英,拥有着强大的天赋和无限的未来。他们也是唯一能够成为修行者的凡人。

  欧阳宇轩这么早便离开了家,便是去参加测试礼。

  举办测试礼的地方是在天述国之下的几个主城之中。欧阳宇轩所属的便是残月城。他的家距离残月城很远,大约要小半日的行程。

  “宇轩哥,这么快就出发啊。”出了门,欧阳宇轩便遇见了一个少女。长得有些娇小,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一看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过,如果你就这样定义这个少女可就大错特错了。

  她娇小的身躯里隐藏着强大的爆发力,如果真动起手来,欧阳宇轩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怜儿,我正要去找你呢,一起走吧。”欧阳宇轩微笑着开口。

  “嗯。”怜儿点头,和欧阳宇轩并排走着。

  很快,两个人便来到了村口。在村口有一块巨石,巨石上有一个少年正在迎着太阳打坐。

  看着这个少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凝望着少年,眼中满是羡慕。

  “宇轩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像询哥哥一样就好了。”怜儿的话语中充满了期待。

  “会的,以怜儿的聪明,一定会通过这次测试礼的,到时候你和欧阳询一起修炼。”欧阳宇轩笑着抚摸着怜儿的头。

  原来,在那块巨石之上,有一个小型的聚灵阵,只有通过测试的人在可以在上面打坐修炼。欧阳询则是他们村子里面唯一一个通过测试的人。

  “嗯,会的”怜儿没心没肺的笑着:“宇轩哥哥也一定会通过。”

  看着怜儿含笑的眼睛,欧阳宇轩点了点头。可是,细心地怜儿还是发现了欧阳宇轩眼角流落出来的伤感和无奈。

  这已经是欧阳宇轩很多次参加测试礼了。他一直都没有通过,每一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可就是这么一点点,便断了欧阳宇轩所有的希望和未来。

  见欧阳宇轩不开心,怜儿也乖巧的闭了嘴。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前进着。直至走出了很远,一群少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为首之人足有二十岁,已经不算是一个少年了。只见此人缓缓开口。

  “欧阳宇轩,还去参加测试礼吗?这已经是你第六次去了吧,难不成你还希望奇迹落在你的身上不成?”

  说着,这男子哈哈大笑起来,男子身后的人也哈哈大笑起来,一同取笑着欧阳宇轩。

  这少年,叫李恒,在十年前他就已经通过测试了,是远近村镇最有名气之人,只是十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修炼出仙根,踏入修行之路。

  欧阳宇轩被一群人说的满脸通红,那一刻,竟产生了退意。是啊,天赋是与生俱来的,他去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效果。

  “哼,好狗不挡道。”怜儿冷哼一声,拉着欧阳宇轩便往前走。

  可是这群人哪里肯放过他们。只听此人细声细语起来:“哎呦喂,小娘子好泼辣啊,本公子好怕怕啊。”一面说着,此人竟还做出了楚楚可怜的姿态。

  “无赖。”怜儿一脸的厌恶,李恒的样子更是让怜儿作呕,早晨的饭都险些吐了出来。

  “无赖,哈哈。”李恒不怒反喜,只见他走到了怜儿的跟前。

  “本少爷就是无赖,不无赖何谈风流。怎么,小娘子是不是被本少爷的风流所迷住了啊。”一面说着,李恒的手一边在怜儿的脸上抚摸着。

  “你。”自出生以来,怜儿何尝收到过这样的侮辱。顿时被气得满脸通红,脚上,更是发起了狂,狠狠的踢在了李恒的裆部。

  顿时,李恒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弯下了腰,直至跪倒在地上。

  李恒身后的少年见李恒痛苦的样子,都不觉夹紧的双腿,脸上流露出同情之色。

  只有怜儿,大为解气,斜着眼睛鄙视着嚎叫的李恒。

  “贱人。”李恒发出了怒吼,不顾疼痛,整个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怜儿扑过去。

  “好,本姑娘就陪你玩玩。”见到李恒暴怒,怜儿竟毫无惧色,更没有退后半步,直接和李恒对打起来。

  别看怜儿年幼,身材瘦小。李恒在她的手中竟讨不到任何便宜,相反,他的腹部和胸口反而又被光顾了两脚。

  一番下来,李恒终于清醒过来。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还真不是他能够解决的。只见李恒大吼一声,身后的少年一同扑了过来。

  “你们敢!”见此情景,欧阳宇轩怎能袖手旁观,一个踏步,拦在了怜儿的身前,和一群少年大打出手。

  欧阳宇轩的肌肉很结实,也经常会练战斗技巧,但是他对面的那群少年也不是白给的,更何况对方人多。很快,欧阳宇轩便落在了下方,最后一不留神,更是被李恒一脚踢在了小腹处。

  只见欧阳宇轩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身子萎靡了下去。

  “宇轩哥。”怜儿在一旁哭喊起来,努力挣扎着,怎奈他早已经被两个少年控制住了,挣脱不得。

  欧阳宇轩整个人直线下滑,跪倒在了地上,李恒的那一脚正踢在了他的丹田处。欧阳宇轩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丹田都被崩碎了。剧烈的疼痛从丹田处扩散到了每一个细胞。

  不仅仅是欧阳宇轩一人,凌逍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的苏醒了过来。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接下来又是一阵阵的锥心的疼痛不停的刺激着凌逍。可怜凌逍,刚刚苏醒,便被欧阳宇轩连累的受此大难。

第三章 测试礼

一阵阵疼痛还在不停的传进凌逍的脑细胞,一次比一次更加严重,到了后来凌逍整个魂魄身躯都已经麻木了。如果他有血肉,他早已经是遍体鳞伤了。也正是这些疼痛,让凌逍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他现在是一缕魂魄,寄养在别人的体内。

  魂魄,凌逍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是在他爷爷的口中。

  这个世界的构成有很多。其中有一项,便是无根的魂魄。他们没有肉体,如烟一般。想要生存,只能依托别的生灵,寄托在生灵的体内。相辅相成,这样的魂魄没有自由,他们的生命被掌控在寄生者的手中,同样的,他们也接纳了所有来自寄生者的触觉。

  魂魄无法摄入能量,他们唯一的食物便是魂魄,一般人的体内绝对不会寄样魂魄,那样会对他们自己的魂魄所侵害,甚至威胁到自己的性命。不过,也有一种人喜欢寄样魂魄,那就是炼药师。

  炼药师是修行界独特的存在,在他们的眼中,魂魄是世间最好的药材。所以说,炼药师是魂魄的天敌。

  无根的魂魄是强大的,他们无惧世间万物,只是害怕光和热。

  魂魄是弱小的,小到他们没有任何力量。同样他们不易诞生,除了人为之外,只有那些生前实力强大和执念太深的生灵在死后才能保持魂魄不散。

  想要保持魂魄永不散去,只得找到一具无主的肉体,重新生长。不过,魂魄与新肉体融合之时,会对魂魄产生巨大的伤害。会忘掉记忆,灵智消散,甚至是死亡。如此种种,无根的魂魄想要重生太难了。

  当然,生存法则也给了魂魄一缕希望。那便是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肉体。

  眼下的事实证明了凌逍正在寄养于他人的体内。这些疼痛感便是来自寄主的肉体。此刻,凌逍真是欲哭无泪,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被如此暴打了一顿。而他,只能被动承受,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会受到如此对待。

  ...

  太阳越升越高,照耀着大地越发炎热。小路旁,欧阳宇轩已经面目全非,浑身血迹。即便这样,李恒依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欧阳宇轩,你不是很能耐吗?现在怎么却赖在地上不起来了?”李恒的一只脚踩在欧阳宇轩的脸上,继续冷嘲热讽。

  “李恒,你不是人。”欧阳宇轩咬牙切齿。

  “哈哈哈,我不是人?当初是谁在野兽口中救下你父亲的半截身体的?你不会忘了吧?欧阳宇轩,当初你可是说过要用二十两银子来报答我的。”一面说着,李恒一面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契约,上面有欧阳宇轩的签字画押。

  李恒没拿出来这个契约,欧阳宇轩还没有那么恼怒,现在看见这个契约,欧阳宇轩更是义愤填膺。

  “李恒,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如果当初不是我父亲拼命救下你,你能活到现在?”

  “欧阳宇轩,说话是要讲证据的,怎么可以信口开河?所有人都知道你当初许诺给我二十两银子,难不成你现在想抵赖?”说着,李恒脚下一用力,欧阳宇轩的整个脸再次变形起来。一滴滴鲜血顺着七窍滴落到地面上。

  “李恒,你个王八蛋,你放开宇轩哥。”怜儿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大声哭喊着。

  “哼。”李恒冷哼一声,看了一眼怜儿,回过头继续对着欧阳宇轩开口:“欧阳宇轩,这么多年你一直拖欠着银子,本少爷可都没有为难你。不过你想赖账是不行的。”

  李恒抬起了脚,站了起来。

  “你今天对待恩人的样子,让本公子很是失望。所以本公子不会再对你仁慈下去了。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把银子乖乖的准备好,否则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说这话的时候,李恒已经朝着怜儿走了过去。

  “怜儿姑娘,这天太热了,你都流汗了。本公子给你擦擦。”说着,李恒伸出了手,开始在怜儿的脸上乱摸起来。

  受到如此屈辱,怜儿怎可善罢甘休。只见怜儿张开嘴,狠狠的要住了李恒的手掌。

  “啊!”李恒再次爆发了响彻天地的吼叫。他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怜儿紧紧的咬着不放。只见鲜血顺着手掌处哗哗往外流。

  “贱人。”此刻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形容李恒了。他没有想到,平日里一向作威作福的他今日竟然会折在两个少年手中。

  李恒全力的一拳轰在了怜儿的脑袋处。怜儿顿时两眼一翻,昏死过去。李恒的手得以解放,可是他的手竟然被撕下了一大块血肉,此刻正咬在怜儿的嘴里。

  啊!李恒的脸已经铁青了,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手掌上更是吓人,血肉模糊间隐现着森森白骨。

  “给我杀了她,杀了她。”李恒几近疯狂,怒吼着。

  但无论李恒如何,一旁的少年都无一人敢上前一步。他们几个人早已经被吓住了。虽然他们平日里作威作福,但在天述国,他们还不敢杀人,那是死罪。现在怜儿已经昏了过去,生死不知,他们可没有那个胆量去挑战权威。

  良久,一个少年硬着头皮开口道:“李哥,她,她好像已经死了。”

  “死了,死了最...”那个好字李恒终究没有收出来。他已经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看着脸色铁青的怜儿。他的威风终于不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较之前越发苍白。

  “她,就这么死了?”李恒的声音颤抖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其他人。

  其他人也一脸惊恐的点头。

  “她是装死,本少年今天就饶过她。”李恒再也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撒腿就跑。其他少年紧随其后。须臾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李恒等人远去了,欧阳宇轩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怜儿靠去。

  好在,怜儿还有呼吸,欧阳宇轩的提着的心安下来了一半。可是,任凭欧阳宇轩怎么呼唤怜儿都没有苏醒。

  怎么办?欧阳宇轩焦急起来,这样下去,怜儿迟早会没命的。没有任何迟疑,欧阳宇轩抱起怜儿便向药师的家中走去。相对于测试礼,怜儿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或许,昏迷的怜儿感应到了欧阳宇轩的心思,艰难的睁开了眼。

  “宇轩哥,拜托。带我去参加测试礼。”

  看到怜儿醒来,欧阳宇轩激动起来。但他还是拒绝了怜儿的话:“怜儿,你现在情况很严重,必须医治。”

  “怜儿没事,不用找药师,宇轩哥,一定要带怜儿去测试礼。”怜儿微弱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坚决。

  “这?”欧阳宇轩迟疑起来,最后,在怜儿的坚持下,欧阳宇轩选择了带着怜儿去参加测试礼。

  一路上,两个人吸引了无数目光。一个未成年男子抱着一个未成年少女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欧阳宇轩被这些目光看的满脸通红,只得将头压得很低。

  同样的感受一同出现在凌逍的身上。他只觉得自己掉进了火坑中,脸上更是滚烫。

  到底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我要被下油锅了?凌逍已经快要抓狂了。他很想问一问他的宿主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那么做。

  好在,凌逍所担心的油锅没有出现,一切都还好好的。

  行了半日的路程,两个人终于来到了举行测试礼的地方,残月城的广场上。

  残月城,是天述国九大城池之一。欧阳宇轩所生活的村子便是在残月城的范围之内。

  到了广场,早已经是人山人海。有参加测试的少年,也有卖食物的商贩,更有一些看热闹的。这些人将广场围的水泄不通。嘈杂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欧阳宇轩找到了排队的地方,很自然的站在了后面。在这里,没有人敢扰乱秩序。因为在这里,有整个残月城最神圣的存在——测试官铁木大师。

  这个测试官平时很少露面,只有在一年一度的测试礼上才会出现。

  每一个残月城的百姓见了他都会表现出十足的恭敬。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是残月城唯一的一个修行者。

  在天述国境内,是没有任何灵气的,没有灵气就无法修仙。通过测试,是唯一的途径,但通过测试并不代表就可以成为一个修行者,就像李恒,十年了,他都没有踏出那一步。很多人和他一样,踏出那一步太过艰难。所以,整个天述国修行者都少得可怜。铁木大师更是残月城唯一的那一位。

  测试礼也非常简单。在天述国的每一座城池之内,都有一个测试水晶球,测试的人只有将手放在其上便可以测试出此人的天赋。

  在古籍中记载,测试水晶球是测试一个人天赋最有效最容易的方法,只要根据水晶球颜色的变化即可。

  白色,是最基本的颜色,意味着不适合修行。除了白色之外,都代表着能够修行,天赋由低到高共分为六种颜色,分别是黄,绿,青,紫,红,黑。黑色代表最强天赋,也是极为稀少的,在外界,无论是任何一个国家或者门派,一旦诞生黑色最强天赋,都将被视为珍宝。只可惜,那种天赋的人少之又少,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相传,只有那些仙人才是黑色天赋。

  其次,便是红色,概率要比黑色天赋要多一些,不过,也是少的惊人。在天述国,只有达到红色,才算是过关,有机会获得一块灵石。很多人都被这个门槛拦在了外面,包括欧阳宇轩,往年,他的天赋都是青色。

  具欧阳宇轩了解,在残月城乃至天述国,最多的都是停留在青色,其次是绿色,紫色。至于黄色和红色则少的可怜。至于,具有黑色和白色的族人,欧阳宇轩还没有见过。

神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