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今日20190318】推荐《空姐奇遇记》在线阅读

2019/03/18 00:58:58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空姐奇遇记

酒吧买醉

七月的北京酷热难耐,哪怕到了晚上,夜风中也透着炎炎的热气,使得人躁动不安。推荐1885888.com我坐在三里屯其中的一家酒吧里,看着穿着暴露的姑娘们像展品般在街上摇曳生姿般的媚态,感觉是她们给炎热的夏日带来了几分凉意。

三里屯是一个灯红酒绿的迷幻世界,来这里的人目的性都很强,他们关注的都是女孩漂亮不漂亮,但至于是真漂亮还是伪漂亮,很少有人会在乎,只要能够满足原始的欲望就可以了。

我看着陈洁走上二楼,她穿着一件浅色的连衣裙,雪白的肌肤与灯光交相辉映。陈洁看了一眼台上搔首弄姿的姑娘们,柳眉不由得一皱,不悦的说道:“你怎么挑了个这么闹腾的地方啊?换一间清净点的吧!我有事和你说!”

我心里一紧,今天晚上是她把我约出来的,地点是我挑的,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就像今天傍晚的天气,阴云密布。

我们两个换了一间名叫“紫调”的静吧,悠扬的旋律从驻场歌手的指尖弹奏而出,整个酒吧里面,只有寥寥几个客人,我们两个在一个女孩的隔壁桌坐下,陈洁点了两杯威士忌。

“今天主动约我出来,是不是要像我承认错误啊?” 我拉着陈洁白嫩的玉手,笑嘻嘻的说道。我和陈洁是大学同学,追了她三年,直到毕业的时候她才同意,毕业以后我们两个进入了同一间汽车4s店实习,自从进入社会以后,我们两个的分歧越来也大,前几天公司酒会,她和客服部经理贴身热舞,因为这事回家以后,我们两个大吵了一架,陈洁一气之下就搬出去住了,经过了几天的冷战之后,今天总算主动先搭理我了。网站1885888.com

陈洁愣了一会儿,把手挣扎了出来,脸色复杂的看着我,说:“卓然,其实我今天把你约出来,是有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啊?”

“咱们两个分手吧……” 陈洁叹了口气,说完以后,把脸扭向了旁边,不再看我。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瞬间从沸点降到了冰点,自从工作以后,我们两个人的价值观就大相径庭,经常聊着聊着就谈崩了,下班回家,有的时候面对面无话可说,都各忙各的,以前陈洁特别迷恋我出色的床shang功夫,但最近却不怎么让我碰她了。

“为什么啊?” 这几个字艰难的从我嘴里蹦了出来,我感觉心在滴血。

陈洁苦笑了一声,“我喜欢上别人了。”

“谁啊?”

“这个和你没关系。”

“是客服部那个江苒吗?你们俩不会跳舞之前就搞到一起了吧?”我冷笑着说道。我就是再傻,到现在也明白了,她们两个之前就已经出现一些端倪了。来自http://www.1885888.com/

陈洁吸了一口气,眼睛微红的看着我 , “是!但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想活的轻松点……”

“他不就有车有房嘛?他比你大七岁呢!还离过婚。”

陈洁拢了拢乌黑的长发,淡淡的说道:“对不起,卓然,我知道你很优秀,但是咱们两个在北京连个窝儿都没有,我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他是岁数比我大,但是会照顾人,离过婚,肯定更能珍惜。”

我彻底傻了,陈洁的这番话,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金钱虽然不能万能的,但是没有的话,确是万万不能的。实习那会儿,我们两个天天挤地铁,她也没说什么,这才一年不到,就全变了。

“卓然,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心里也难受,咱们都是成年人了,我希望你能够成熟一点,不要影响到工作。”

“你放心吧!我不会影响你们的,明天我就去找梅总辞职。”

“不用你辞职,江苒已经和梅总打过招呼了,过几天会把我调到他的部门,给他担任秘书,这样咱们两个不在一个部门,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陈洁自以为她处理的很好。188新闻网

“很好,当秘书?好职位啊!白天秘书干,晚上干秘书……”我万念俱灰的冷笑着。

“卓然,希望你能够尊重我一点,我知道你觉得我虚荣,拜金,但我只想生活的容易些,就当我对不起你吧!”

说完,陈洁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红彤彤的人民币,刚要垫在杯子下面,就被我拒绝了。

“怜悯我是吗?这点钱我还拿的出来。”

陈洁直勾勾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叹了口起,转身下楼了。

陈洁下楼以后,我的眼泪才忍不住像决堤似的涌了出来。

一整晚我都在疯狂的喝酒,一杯接一杯的喝,苦涩的液体流入嘴里,喉咙传来隐隐的灼痛感,胃里也翻江倒海,但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麻木。

这个时候,酒吧里响起了黄大炜苍凉低沉的歌声……

“你把我灌醉 ,你让我流泪……”

被空姐捡回家

往事仿佛就像倒带般的在我眼前不断浮现,我想起来我们在饭堂里一起打饭,她把餐盘里的肥肉挑出来给我,想起来下雨天,我们两个撑一把伞,为了不让她淋湿,我把大部分的伞挡在她的头上,她安然无恙,我半边身子却湿透了……

我撕心裂肺的不停喝酒,真想早点把自己灌醉,可是却越喝越清醒,很多在心里蒙了灰的小事,现在又抖索精神的鲜活起来。188新闻网

“喂!你不能再喝了……” 我刚要伸手去抓桌上的酒杯,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纤纤玉手从我的手里把酒抢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肤光胜雪,美玉莹光般的绝代佳人,我想起来了,她就是刚才坐我旁边桌的那个女孩,刚进来的时候我还偷瞄了她几眼,她眉目如画,娇艳如花,绝对是我在酒吧里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而现在,她盈盈秋水般的明眸,正怒气恒生的瞪着我。

“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不就是失恋吗?长这么大谁没失过恋啊!别寻死觅活的。” 女孩字字珠玑的说道。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如果要是平时我肯定不会和美女说话这么没礼貌,但现在心情欠佳,话横着就出来了。

“你不就想喝酒吗?我陪你,看咱们两个谁先倒下。版权1885888.com”女孩又要了几瓶啤酒,笃定的在我面前坐下。

我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女孩,我虽然有些喝多了,但是美女我还是能看的出来的,她的身材高挑,从侧面看绝对是s型魔鬼身材,一条粉色的齐膝短裙下面,两条白皙纤细的长腿暴露在空气里,赏心悦目。

身材好也就算了,她的脸长的也绝对对得起这副身材。白净明媚的鹅蛋脸娇艳如花,黑色的长发像瀑布倾泻而下,整个人透着端庄优雅的气质。

“你不是要喝酒吗?喝啊!养鱼呢……”说完,女孩倒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我一看她都干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当然不能认怂了,端起酒杯也干了,虽然我不认识这个女孩,但我感觉她对我应该没有什么企图,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总不会闲的没事泡一个三无青年(没钱没车没房)吧?

记不得我们两个喝了多少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头疼欲裂,我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沙发上,我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出神,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不是我的家!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起来,身上的衣服还在,扭头四顾,这是一套小两居,房间干净明亮,布置的也很温馨,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和昨天晚上在酒吧遇到的那个女孩身上的气味很像。

卫生间的门紧闭着,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碎花玻璃上映着一道朦胧的曼妙曲线。我目光游离,忽然被沙发上那套简约,典雅的空姐制服给吸引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奇怪的丫头是空姐,难怪长的这么漂亮。

正当我望着这套制服出神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忽然开了,女孩穿着一件体恤和短裤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毛巾不停的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她的肌肤本来就像新月堆雪,沐浴过后,白皙的肌肤更加的晶莹剔透。

她宛如清水芙蓉般走到我面前,无奈的撇了撇嘴,“你终于醒了,我还怕你睡到中午呢!”

我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无力的说:“我怎么会在你家啊?”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我又不认识你家,所以只好把你带回我家了。” 女孩一脸怨气的说。

我心里忽然有点感动,我们两个素未平生,但她却怕我喝醉了留宿街头,冒着引狼入室的风险把我“捡”回家了,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她的善良。

“谢谢你啊!给你添麻烦了。”

“你也知道给我添麻烦了啊?!还算你有点良心。不和你说了,我先去换衣服,马上就得出发了。”说完,她转身走进了卧室。

换好衣服出来以后,她仔细的叠起了那套空姐制服,往行李箱里放。

“你是空姐?”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是啊!你不是看到制服了嘛!”她撇了撇嘴,继续忙自己的。

“昨天晚上麻烦你了。”

“这话你都说第二遍了,你要怎么谢我?”

“我请你吃饭?”

女孩摇了摇头。

“那你说怎么谢?”

“我这几天要飞泰国,家里的狗没人照顾,我把它交给你了……还有家务帮我收拾干净了……”说着,她将一把钥匙扔给了我,然后拉着行李箱出去了。

空姐的卧室

从空姐家出来时候,我已经快迟到了,于是我赶紧给梅雪嫣打了个电话请假,梅雪嫣是我们这家4s店最大的官,被我们私下成为魔鬼女上司,这不仅是因为她的性格冷若冰霜,甚至不近人情;她的身材同样也很魔鬼。风姿绰约,嘴不点而丹,眉不画而翠,另外八年的舞蹈功底使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玲珑曼妙,胸前的衬衫被她撑的高高的,仿佛随时都有撑裂的可能。她的腰肢极细,盈盈不足一握,这样更加的突出水蜜桃似的屁股了,简直就是一个喷火尤物。

从陈洁的话里,梅雪嫣应该知道了我们两个人的事,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这个以艳名与凶名著称的美女上司打去了电话,希望她能看在我失恋的份上网开一面。庆幸的是她居然批了我的假,她的话语里还是那么冷冰冰的,但是却罕见的没有为难我。

回到和陈洁合租的房子,此时已经人去楼空了,昨天晚上她应该回来过,属于她的东西都不在了,茶几上安静的摆放着一把钥匙,是她留下的。

我忽然有点后悔和梅雪嫣请假了,在单位最起码忙起来还觉得充实一点,现在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感觉有点孤独。我像个活死人似的躺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心里麻木的想着那些曾经的过往云烟,这不是我第一次失恋,但确实最痛彻心扉的一次,如果说金钱是爱情的试金石,那我的结果就是粉身碎骨。

恍惚中我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空调嗡嗡作响,低沉的就像我此刻的心情。我忽然想起来空姐拜托给我的事情,于是我勉强振作精神起床,从冰箱里随便找了点吃的填饱了肚子,就折回她家了。

她家离我住的地方步行只有半小时的距离,和陈洁住在一起的时候,我把她当娘娘是的那么宠着,绝大部分的家务都是我做,所以空姐让我帮她收拾家务,我并没有抗拒。

她走的时候我竟然忘了问她狗粮放在哪了,翻箱倒柜找了半天,这才终于找到,她养了一条柯基,我忽然觉得,像她这样的长腿美女,牵着一条短腿的柯基走在路上,也是一副很有趣的画面。

刚开始这条狗对我这个陌生人多少有点抵触情绪,但当我给他喂食的时候,立刻就和我“化敌为友”了。伺候完了狗,我又开始收拾房间。起初我对空姐闺房的印象应该是整洁,温馨的,但这个空姐的卧室彻底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

别看她客厅收拾的干干净净,她的卧室却乱的像猪窝似的,被褥上扔着五颜六色的内~~~衣,根据我的经验,她的尺寸应该是属于那种一只手无法丈量的那种。除此之外,桌子上散乱的扔着各种零食,还有半瓶没喝完的可乐,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要我帮她收拾家务了。

这个像猪一样的空姐应该很不会照顾自己,除了房间乱以外,冰箱里除了一些速度食品,零食,饮料,根本就没有需要加工才能称为食物的材料。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把里里外外收拾干净,整套房子顿时就焕然一新了。

等我从空姐家离开,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感觉自己又被寂寞所笼罩了,我感觉这个家仿佛就像一座空城,让我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恍恍惚惚间,我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我心情低落的来到公司,却意外的在电梯里碰上了陈结,她没和江苒在一起,我猜测他们应该是为了避人耳目分开走的。她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黑色长裤,配着一双尖尖的高跟鞋,虽然我不认识牌子,但是从面料的考究来看,肯定价格不菲。长发像黑纱似的垂在她的肩上,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除了眼圈也些红肿以外,丝毫看不出任何悲伤的样子。看到她这幅样子,我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

陈洁也没想到会在电梯里遇到我,愣了几秒钟之后,尴尬的冲我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过身视而不见了。

虽然我只有昨天一天没来,但我感觉周围的这些同事看我的眼光都有些异样,看来我和陈洁分手在公司里已经人尽皆知了。这点我早就想到了,我们这家公司,就是一个是非之地,每个人在茶余饭后议论别人的时候,同时也是别人口中的话题。

我刚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还没一分钟,隔壁的王芸告诉我梅雪嫣宣我。我强打起精神走到梅雪嫣的办公室外面,敲门,然后进去。

办公室里除了高贵冷艳的梅雪嫣以外,陈洁居然也在。

无法摆脱

看到陈洁,我的心脏顿时抽绪了一下,但同时也明白了梅雪嫣把我宣进来的原因。

“梅总,您找我……” 我迅速调整好心态,装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走了进去。

“坐吧!”梅雪嫣像俯视众生般的看了我一眼,语气像万年不化的寒冰。

我挨着陈洁坐下,头一回心里觉得和她距离这么近而别扭,陈洁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几乎是下意识的挪动了下身子。

陈洁的这个细节被梅雪嫣看在眼里,她慵懒的靠着椅背,冷若冰霜的说道:“这几天公司里有些关于你们的风言风语,我希望你们不要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工作……”

“放心吧梅总,我明白怎么做!”梅雪嫣的话还没有说完,陈洁就急着抢先表态。虽然陈洁长的也很漂亮,但是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远远不及梅雪嫣,再加上她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陈洁在她面前仿佛就像一株柔弱的小草,楚楚可怜。

梅雪嫣黛眉轻蹙,眼中的不耐显而易见,“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对你们的私生活没兴趣。但你们如果要是敢影响到工作,我不管你后台有谁撑腰,我都不会轻易饶了你的。”

这句话显然是针对陈洁说的,江苒虽然是客服部老大,但梅雪嫣才是我们这家店里最大的官,如果梅雪嫣打算动陈洁的话,哪怕江苒有心要保,但也无能为力,他总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干出断送自己前途的傻事。

“是,我知道了……” 陈洁战战兢兢的说道。

我看着陈洁在梅雪嫣面前那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心里忽然觉得有些解气,但看着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又有点同情她,一时间我的心里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梅雪嫣看着她这幅态度,脸上的颜色缓和了一些,又说:“陈洁本来江经理想把你要过去给他当秘书,但是现在你的调动得等你们把手里的这个单子做完了,客户指名道姓的让你和卓然接手,所以你只能等这个项目结束,再去客服部报道了。”

梅雪嫣口中说的这个项目其实是以前我和陈洁的一个老客户,人家是500强企业的后勤部老大,今年他们公司要采购30辆汽车,这个单子如果拿下来的话,利润是相当可观的,所以梅雪嫣特别重视,及时江苒把陈洁从销售部调走,也得先把手里的这个单子做完。

我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本来觉得她调到别的部门对谁都好,但现在来看,我们两个还得纠缠一段时间。

陈洁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嘴巴张了张,几度想要说话,但最后都忍住了。梅雪嫣该说的都说完了,然后便挥了挥手,放我们出去了。

从梅雪嫣的办公室里出来,我便陷入了疯狂的忙碌之中,这个客户虽然只认我和陈洁,但是我们隐形的对手也不少,其他品牌的4s店,肯定也想分一杯羹,整整一天,我都在整理车辆报告和策划书,这样才不会和对手竞争的时候落入下风。

我拿着策划书去找陈洁,结果去看到她和江苒拿着咖啡杯在休息室里嘻嘻哈哈,我一看到江苒就觉得火大,但这儿毕竟是公司,我又不好当面发泄,于是在门口咳嗽了一声,等到他们两个分开,我才进去。

“陈洁,这是我做的策划书,你看看怎么样?” 我视江苒为空气一般的走过去,根本就没搭理他。

“哦,行,我一会儿就看。”陈洁尴尬的把计划书接过来,以前我们配合的天衣无缝,都是我我做策划书,她帮我润色,但现在我们两个在一起工作,只能用貌合神离来形容,她现在给我的感觉,仿佛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梅雪嫣曾经说过,干我们这行,工作只有两种,一种是加班,另外一种还是加班,除了这个大单以外,我手里还有其他几个零碎的小活儿,等我做完月销售总结的分析,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身边的同事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江苒走的时候,我看到陈洁冲他使了一个眼神,等过了一会儿,她也收拾好东西,关上电脑走了。

陈洁像风一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只能用工作来麻木自己,手头儿的工作做完以后,我又开始看竞争对手车子的报价和参数配置。

此时办公室里除了我以外,只有梅雪嫣办公室的灯还是亮着的,正当我专心致志的分析竞争对手实力的时候,一杯香浓的牛奶,忽然咚的一声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你怎么还没走呢?”我看到一只纤纤玉手从杯子上拿开,抬头一看,梅雪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哦,我在看这个大单可能会成为我们竞争对手的参数报价呢!”

“这么卖命工作,是不是不想回家啊?”梅雪嫣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梅雪嫣一语中的,我确实是这么想的,那钟被孤独感淹没的窒息感让我不愿面对。

“算……是吧……”

梅雪嫣嘴角勾起了一道讽刺的弧度,“我劝你还是忘了陈洁吧!你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路的人,这点我早就看出来了。”

我捧着热腾腾的杯子,心里却一片冰凉,“什么叫我们不是一路上的人啊?对不起我没听懂!”

“你就记住我一句话吧!”

“你说。”

“能陪你喝醉的人,肯定不是那个送你回家的人。好了,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梅雪嫣说完便踩着高跟鞋掷地有声的走了,她刚走出去几步,忽然回过头对我说:“哦,对了,忘了嘱咐你了,别忘了把这杯牛奶喝完,有助睡眠。”

说完,她就径直的走出了办公室,我望着她窈窕的背影微微的有些出神。梅雪嫣给我感觉一直都是百毒不侵,不知人间冷暖,但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对我这么关心,反而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不穿高跟鞋的女人没有未来

我是在把这杯牛奶喝完以后,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下班以后我本来打算回家,可是忽然想起来空姐养的那条狗今天还没喂呢,于是我就改变了行程,去了空姐家。

刚把她家的门打开,我就看到一条黑影朝我扑了过来,等我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她养的这条柯基,我把狗从腿上摘下来,抱着它走进厨房,给它准备的狗粮已经被吃光了。

喂完,遛完以后,我就放任它满屋子乱蹿了,我把刚才遛狗时候顺便买的啤酒打开了,就着花生米自斟自饮。我靠在沙发上,明天是周末,今夜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喝酒,流泪,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不知道怎的,我忽然想起和这个奇怪的空姐,从相遇到她把钥匙交给我,整个过程简直太荒诞了。我就这样闯进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家里,而且对方还是个空姐,从她把生活弄的一团糟和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家里钥匙交给一个陌生人的举动,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位空姐应该是个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女孩,如果不是了解她的人,肯定会被她迷人的外表和典雅的气质给蒙骗了。

整整几天的心力交瘁,再加上最近严重的酗酒,我很快就睡着了,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陈洁和我结婚了,可是当我转过头交换戒指的时候,原本应该是我的新郎,却忽然变成了江苒……

“喂!你醒醒,谁叫你睡在我家里的?”

第二天,我是被这样一个如兰般的声音吵醒的。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穿着空姐制服,优雅端庄的美女,气势汹汹的朝我瞪着眼睛。

我蹭的一下就坐起来了,揉了揉眼睛,“你不是要去好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改行程了不行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睡在我的家里?还把我的家里弄的这么乱?” 她看着满桌子剥落的花生米皮和被变形的啤酒罐,“痛心疾首”的说道。

我心想就是我不弄,你家里也很乱好吗!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来喂狗,没事喝了点啤酒,结果喝多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空姐对我的解释好像根本不信,一双大而有情的眼睛始终死死的盯着我,“你没骗我?这几天你该不会天天住在我家里吧?”

“怎么可能啊?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狡辩?”空姐顺手掐腰,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给你收拾干净了还不行吗?你不觉得你这个家里比你走之前干净多了吗……当然,客厅除外。”

空姐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她的卧室,房间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哀嚎:“谁让你动我的衣服了?居然还敢动我的内衣?你这个流氓……”

她把自己的生活弄的一团乱麻,还怪我乱动她的衣服,顿时让我有些无语,看她的样子应该和我年纪相仿,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只不过是把她乱扔的内衣内裤分类放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她从房间里面出来,怨气冲天的瞪着我。

“我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还不够,还得帮我办件事情。”

我一怔,不知道这个奇怪的空姐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于是好奇的问道:“帮你办什么事啊?”

“你不是在4s店上班吗?今天下午在鸟巢有车展,我朋友给我弄到了两张票,你陪我去看车展物色物色,我适合开什么样的车。”

我愣住了,从认识到现在,我们俩个只不过也就见了两次而已,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工作性质。

“你怎么知道我在4s店上班啊?”

“那天你喝多了,我扶你上出租车,我身上没那么多零钱,就从你钱包里拿钱结的账,你皮夹里有名片,我又不是瞎子。” 空姐刮了刮鼻子,老神的说道。

“你翻我东西?”

“切!我才不稀罕呢!我是无意中看到的,好奇嘛……”

我还沉浸在失去陈洁的悲痛之中,回家也是一个人触景伤情,与其这样还不如陪这个丫头去车展,就权当散心了。不过在答应之前,我有个问题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

“你都翻我钱包了,肯定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萧梦寒,我爸爸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取意今宵别梦寒……”

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是国航的一名空姐,22岁,比我小一岁,成都人,没想到这个动如脱兔的空姐居然是个巴蜀美女。

萧梦寒给她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留了两张票,然后回屋卸下了这身行头,换上了一条简洁的铅笔裙,将她完美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

“你能不能不穿高跟鞋啊?”我盯着她脚上的白色高跟鞋。

“怎么了?”

“你个子本来就高,再穿双高跟鞋,我不就显得更矮了嘛!”

萧梦寒捋了捋额前的长发,莞尔一笑,“那不行!我平时都穿高跟鞋,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嘛!不穿高跟鞋的女人没有未来!”

“…………”

空姐奇遇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阅读】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阅读)或者(xiaoshuyuedu),关注后回复 【空姐奇遇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