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萌宝爹地追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9/03/18 00:53:35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萌宝爹地追妻

第1章双失少女

  奢华的房间里,传来阵阵令人脸红耳赤的嘶吼与低泣。原文1885888.com

  窗外风雨交加,一道璀璨的闪电破开黑沉的天际,片刻的光亮,透过落地窗,洒落床上纠缠的男女身上。

  男人有一张棱角俊美的脸孔,飞扬的剑眉下,一双黑鹰般睿锐的眸子,流露出危险,魅惑的光泽。

  翁芷荞全身被浓郁的酒气包围着,明明没沾一滴酒精却被薰醉过去。

  忽地,一股像要将身体撕碎的剧疼攫住她,她想要挣扎,却推不开身上的重压,只能将能痛楚化作泪水发泄出来。同时,报复般用尖利的指甲,狠狠地刺进男人的后背。

    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

  翁芷荞缓缓睁开眼睛,盯着陌生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搞不清楚自己是在梦中,抑或是现实,直到她本能地想坐起身。188新闻网

      嘶——

  身体很难受,仿佛昨晚被一辆货车反复辗压过般。

  翁芷荞嘴唇翕了翕,才发现喉咙喊得干哑了,发不出一丝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望着陌生的环境,翁芷荞才醒来,大脑还没恢复应有的机能。

  翁芷荞动了动身体,一股撕裂般的痛楚自下身蔓延开来,接着,像感应到什么似的她缓缓转过头,借着从窗外洒爬来的阳光,发现身边赫然躺着另一个人。

  寂静的房间里能听见男人规律的呼吸声,此时,他背对着她,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及一只裸露在外的手臂。

  蓦地,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恨意几乎将翁芷荞淹没。

  这个男人毁了她的清白!

  翁芷荞脸上泛过恨意,牙齿咬得咯呼作响。阅读1885888.com

  报警?这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她否决。

  不!不能将此事闹大,否则,被高希唯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要她了。

  杀了这个男人?但杀人要坐牢,她坐牢了,那谁替母亲洗冤?

  现在最重要的是帮母亲洗清冤情,其他一切都只能靠边站。

  咬紧牙关,将屈辱咽下肚子,翁芷荞连去看一眼这个毁了自己清白的男人也不愿,找到那碎烂的裙子套上,跌跌撞撞离开房间。

  当房门被关上时,床上的男人被吵醒。

  从床上坐起来,贺君天伸手撩拨了下贴在额际的发丝,发现房里只有自己一人,昨晚跟他共度一宵的女孩子已经不在了。

  昨晚,从头到尾,他都没看清楚那女孩子的容貌。【萌宝爹地追妻】小说在线阅读

  忽地,视线不经意落到床上那一抹红色痕迹时,他惊愕了下,随即嘴角满意地弯了弯,果然够干净。

  昨晚,在酒会上不小心喝错东西,他打电话给助理,让他找个干净的女人给自己。

  回房时,就看到床上有个女人在,当时,药性发作,也顾不得做安全措施,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干净的女人给他,助理的办事值得赞赏。

  翁芷荞站在未婚夫高希唯家门口,正想按门铃,却发现大门并没有关紧,便想也没想地推门而入。

  走进屋里,入目是一地的衣服鞋物,接着从卧房传来一阵靡靡之音,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时,她一脸不敢置信。

     房间内。188新闻网

  纪薇薇骑在高希唯身上,双手驾轻就熟在他身上再次点火。

  “你打算怎么处置翁芷荞?翁琪被刑拘,翁氏基本上已经落入爸的手中,爸答应过妈,跟那女人离婚后就接我们回去,以后,我就是纪家大小姐,都是爸太心软,依我的意思,应该将她送进去跟翁琪作伴,免得后患无穷,你说是吧?”

  “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妈现在这样,已经够可怜了,何必再赶尽杀绝呢?”高希唯忍不住劝说。

  纪薇薇艳丽的脸容倏地变得狰狞,尖锐的指甲刺入手掌心,“你居然护着她!”

     难道他对翁芷荞动了真感情?

      他是她的!他心里怎可以有别人!

  “你是不是变心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高希唯心虚般叱责,推开纪薇薇,起身朝浴室走去。

  房间外,翁芷荞脸色苍白如纸,心脏像被一把无形的利刀狠狠刺穿,震惊及愤怒如火山爆发般在心底炸开,她用手捂着嘴巴,才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难道妈会出事,是跟纪薇薇母女有关,甚至高希唯,父亲都参与其中?

  翁芷荞无意识地摇头,她不相信平时那么宠爱自己的父亲,口口声声说爱她的高希唯会那样做。她想冲进去跟里面两人对质,然而理智却制止她这样做。

  不能打草惊蛇!

  不能让他们知道她来过,离开这里去找陈律师......

  一心只顾着尽快离开,翁芷荞转身时不小心踢到沙发,发出一阵细微的声音。原文1885888.com

  房间内,纪薇薇听到外面传来动静,脸色微微一变,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边拿起床边的衣服套在身上,边大步冲出房门口,恰好看到翁芷荞离开的背影。

  她怎么会在这里,自己跟高希唯的话,她是不是全都听见了?

  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

  这念头一闪而过,纪薇薇立即追出去。

  “翁芷荞,站住!”

  听到纪薇薇从身后传来的声音,翁芷荞没有停下,反而逃得更快。

  “刚刚希唯在床上跟我求婚了,他不要你了!”

  翁芷荞双手紧握成拳,心底闪过一丝极致难忍的愤怒,她倏地停下,转头恶狠狠地瞪着纪薇薇。

  “你住嘴!他爱的是我,他说过等大学毕业后就跟我结婚的。”

  纪薇薇走到翁芷荞面前,嘲讽地笑道:

  “你真是翁琪的亲生女儿吗?像她那么精明的女人,怎会有你这么天真愚蠢的女儿。你真以为希唯哥喜欢你吗?是我让他接近你,因为你手里握着翁氏集团的股份,我才是他最爱的女人,他玩你罢了!”

  说着,她猛地伸手扯开翁芷荞的衣领,视线落到她颈间上的吻痕。

  “这是什么?你居然跟别的男人鬼混!希唯哥若知道你跟其他男人上床,他怎会还要你这只破鞋!”

  翁芷荞用力抽回自己的衣领,对上纪薇薇得意的眼神,一些当时没察觉的细节此时倏地串联一起。

  昨晚,她收到高希唯的信息,约她到咖啡厅,才坐下喝了一杯咖啡,就神智不清,再醒过来时,已经在酒店的床上,接着就发生后面的事情。

  “昨晚的一切都是你设的局,对吧!因为害怕高希唯对我假戏真做,你就要毁我清白?”翁芷荞嘶声质问道。

  恶行被拆穿,纪薇薇却毫无愧色。

  “没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你妈仗着有钱,将爸从妈身边抢走,害我变成私生女,不过,现在我们的位置调换了。我倒要瞧瞧,希唯哥知道你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后,还要不要你。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抢回属于原本属于我的幸福,你去死吧!”

  忽地,纪薇薇用力一推,翁芷荞被推了出去。

  下一刻,翁芷荞撞上高速而来的车,整个人被撞飞,身体在半空中翻转了圈,再重重摔倒地上,粗糙的水泥地缓缓染上一层血色......

第2章携子归来

  五年后

  拥挤的机场大厅,一个身穿简单大气收腰款式橘色衬衫,下身穿着格纹短裙,配衬白色球鞋的女子正推着推车在人群中穿梭,吸引了众多惊艳的目光。

  她长着一张令人惊艳的小脸,一头齐腰乌黑长发随意绑在脑后,突显其清新淡雅的气质,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赫然是离国多年的翁芷荞。

  不过,令周围的人移不开眼睛的却是坐在推车上,那两个大箱子上一个身穿格子小衬衫的小男孩子。

  男孩子有一双水晶般清澈闪亮的大眼睛,干净可爱的小脸蛋,在微笑时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萌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虽然男孩子只有四岁,却已经有祸水的潜质了。

  路过的女孩们,一看到小男孩,都眼冒粉色心形图案,赞叹一声,好漂亮,好可爱,好想拐回家。

  此时,几米开外的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正举着手机偷拍男孩子,嘴里念念有词。

  “天啊,好漂亮的小萌宝啊,好想拐回家当弟弟哟!”

  “你要拐谁回家?”

  “爹地。”小女孩抬头一看,才发现父亲打完电话回来,便兴奋地指着坐在推车上的小男孩子。

  “就是那小宝宝呀,爹地,是不是好漂亮,好萌?”

  贺剑胜顺着女儿的视线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明明只是静静地坐在推车上,竟宛如T台上的小模特惹眼。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视线停在小家伙嘴边的小酒窝上,总觉得小家伙似曾相识,一时间却想不出哪里见过。

  未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翁芷荞已经带着儿子走出机场门口。

  时隔多年,她终于回来了。

  一别经年,终于回到这座曾经生活多年的城市。

  坐在车上,望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风景,翁芷荞有些恍惚,当年,她被迫离开,心中充满怨恨绝望,发誓日后回来时,必定让仇人付出代价。

  五年来,她由一个天真烂漫,不识人间险恶的千金大小姐,变成一个凡事只能依靠自己的单身母亲,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体会到。

  当年,她被纪薇薇推出马路被车撞倒,因为头部受到撞击而至昏迷不醒,苏醒过来后,已经是六个月后。

  那时,母亲的案件已经尘埃落定,被判入狱,母亲入狱没多久,父亲就申请跟母亲离婚,随即就将那对母女接回家,一家三口住进翁宅中,成为翁宅,不,现在应该是纪宅的新主人。

  那段时间,她一直昏迷不醒,事后听姨妈说她能再次苏醒过来,极有可能是因为儿子。

  昏迷期间,她被诊断有了身孕,在怀孕六个月时,她隐隐记得自己是在一阵胎动中苏醒过来的。

  刚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她感到愤怒厌恶,一想到这个孩子是怎样来的,她就不想要他。但医院里的医生不肯给她做手术,因为孩子已经成型,打掉孩子对她的伤害也很大。

  大概是母子连心吧,孩子仿佛知道她不想要他,就每天在肚子里折腾,像要提醒他的存在般,日子一久,她的怨气渐渐被磨消了。

  之后,她在姨妈的劝说下,接受孩子的存在,拼尽全力把孩子生下来。

  第一次把儿子抱在怀里时,心里的怨恨突然被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所取替。

  儿子出生前,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是报仇,为母亲翻案;儿子出生后,她的心态有所改变,对于她来说,将儿子抚养成才已经升至第一位。

  出国后,她半工读完成大学课程,以优越的成绩毕业,之后进入一间跨国大公司,成为公司的首席设计师。

  近年来,公司有意扩大国内市场,身为B市人的她被公司派遣回国。

  对于要不要回国一事,她考虑了许久。

  B市是她长大的地方,也是有盛载了她最美好时光,及被伤得遍体鳞伤的地方。

  当初,她狼狈不堪地逃离此地,原以为再回来之日,必定是报仇雪恨之时。此刻,她还没有报仇雪恨的力量,身边还有宝宝要照顾,根本不是回来的好时机。然而,姨妈的一个电话却让她改变主意。

  低头看了眼依偎在她怀中睡着的儿子,翁芷荞的眼神变得温柔,凝视着儿子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蛋,她眼底掠过一道复杂神色。

  见过儿子的人都说,他长得不像她,尤其那对酒窝,她是没有酒窝的,人人都说儿子的长相肯定随了父亲。

  对此翁芷荞心里很是怨念,对于那个毁了她的清白,却送了她一个宛如天使般儿子的男人,她心里不是不怨恨,平日连想也不愿,之于他是谁,长什么样子,她通通没兴趣。

  那是她人生中的一个污点,她压根不愿想起。

  看着儿子这张帅出天际的脸孔,还有那高得离普的智商,她觉得儿子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外,偶尔也好奇那男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拥有如此出色基因的人,理应不会被纪薇薇利用才对。

  晃了晃脑袋,不想让那人影响自己的心情,翁芷荞抬头,发现路边的风景有些眼熟,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她下意识眯了眯眼睛。

  忽地,纪氏集团的金字招牌在眼底掠过,翁芷荞先是一愣,继而睁圆双眼,心头像是被狠狠刺了一刀般。

  五年了,曾经的翁氏大厦,此刻变成纪氏大厦。

  盯着那幢灿烂生辉的办公大楼,想到纪薇薇母女及高希唯,想到母亲一辈子的心血被那些人夺走,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埋藏在心底的怨恨,此刻如潮水般将她袭来。

  “妈咪,你不舒服吗?”一把稚嫩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将翁芷荞从沉思中惊醒。

  低头对上儿子担心的眼神,翁芷荞把思绪拉回来,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

  “宝宝醒了?妈咪没有不舒服,只是太久没回来,一时有些感伤罢了。对了,记得我说过的话,等会见到姨奶要叫人哟。”

      “我知道了,妈咪。”翁子轩露齿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可爱得让人忘却所有不开心的事。

  看着儿子那张漂亮可爱的脸孔,翁芷荞低头,伸手把儿子拥进怀里。

  只要那些人不主动来挑剔她的话,过去的恩怨,她可以暂时抛下,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儿了抚养成人。

   “妈咪,那栋楼好漂亮哇!”翁子轩突然伸手指了指车窗外那栋屹立在市中心,起码有十几层楼高的大楼。

第3章偷我的种,呵

  阳光下,一栋直耸天际,雄伟壮观的大厦屹立在众多办公大楼之间,宛若一只雄狮盘卧于森林间。

  收回目光,翁芷荞感叹地道:“是很漂亮,壮观。”

  “妈咪,你之后要在那里上班吗?”翁子轩记得翁芷荞说过,她将来上班的地方很气派漂亮。

  翁芷荞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笑道:“不是,那可是世界五百强的大集团呢,”

  那是贺氏大厦,那个拥有着通天权势的大家族,她工作的公司虽称得上大公司,但跟贺氏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与此同时,贺氏总裁办公室的门被助理推开,贺剑胜走了进去。

  豪华宽敞的办公室,一张超大墨色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身形高大笔挺,俊美的无可挑惕的脸孔令人一见倾心,一双慑人的眼眸闪烁着睿智精明的光泽,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浑身却自有一股尊贵不凡的气派.

  “等我五分钟。”

  “不急,你先处理好手上的工作。”

  贺剑胜在沙发上坐下,审视的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办公桌后的人,像是要在他脸上瞧出花来般。

  “大哥,你这样盯着我瞧,是嫉妒我的美貌,抑或暗恋上我了?对于不伦之恋,我可没兴趣。”被人用如此露骨的目光盯着,贺君天又不是死人,只得将目光从文件上抬起。

  盯着眼前这张祸国殃民的俊美脸容,贺剑胜若有所思地问:“你是不是有私生子?”

  贺君天像听到什么笑话般嗤笑了声,“大哥,今天不是愚人节。”他一笑,嘴角便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来。

  盯着他脸上的酒窝,贺剑胜像发现了宝藏般闪亮了眼眸,也不废话,拿起手机,调出女儿之前在机场偷拍到的相片。

  “他是你的儿子吧?别想骗我,这小孩子长得跟你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尤其是这对酒窝。”指着相片上小孩子脸上的酒窝。

    盯着相片上的男孩子, 贺君天的眉心拧成一股绳。

  “哪来的小不点?”坦白说,贺君天看着相片时,并不觉得那孩子跟他长得相像,大概是灯下黑吧。不过,看着男孩子,心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他长得真得很像我吗?”

  贺剑胜非常笃定的点头,“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过,既然你在外面生了个儿子,怎么一直不说,爷爷若知道你有儿子了,哪会一直逼你相亲。”

  “我没有私生子。”贺君天否认。

  这些年来,他几乎不近女色,哪来的私生子?

  忽地,他想到什么似的脸色微微一变。

  五年前,他曾经睡过一个女人。

  当时,他误喝了春药,身不由己下才迫不得已睡了一个出来卖的女人。

  像那种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真有了他的孩子,怎会不把孩子当摇钱树,找他要钱?

  贺剑胜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一见他神情有异,转念一想,便想到某种可能性。

  “你也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那我建议你去调查一下,是哪个女人趁着你不注意偷了你的种......”

   “呵,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贺君天讥讽一笑,忽地想到什么似的嘴角的笑容一凝。

  尽管心里觉得不可能,但贺君天还是拔通了助手韦磊的电话。

  “五年前,我被人下药,让你找个干净的女人,对方是什么人?好,你去查清楚,还有等会儿我发一张相片给你,你调查下那孩子的身份背景。”

  吩咐完助手后,贺君天就将此事抛置脑后,继续忙手头上的工作了。

  韦磊在收到相片时,第一个反应是BOSS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儿子了,他跟在BOSS身边这么久,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以贺家的权势,加上贺剑胜提供的情报,想要调查一个人的资料,根本就是小菜一喋。

  不出一天,韦磊就把完整的资料传给贺君天。

  贺君天从浴室出来,健硕的腰身随意系了一条白色浴巾,露出结实分明的胸膛。

  他刚洗了头,头发还是湿的,水珠顺着乌黑柔亮的发丝滑落到喉间,再爬过拥有八块结实的腹肌的胸口,最后流进了浴巾遮住的地方。

  发现手机有一份新邮件,是韦磊发过来的。

  他拿着手机在沙发上坐下,悠闲的翘着腿,点开邮件,慵懒的幽眸漫不经心地扫视邮件的内容。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艳丽的照片,那是当红女星施露嘉,也是五年前陪他一晚的女人。

  盯着相片中的女人,他心里波澜不兴,这女人长得不错,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手指略快往下翻,翁子轩的相片落入他的眼帘,深不可测的黑瞳泛过连本人也没察觉的温柔笑意。

  翁子轩四岁,父亲不祥,母亲叫翁芷荞。

  飞快地翻看了翁芷荞的资料,他邪魅的挑了挑眉。

  他不记得跟这个女人有过任何交集,只是对她却有种莫名的感觉,但让他具体说出是怎样的感觉,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忽地,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看了眼来电显示,他随手按通电话。

  此与同时,翁芷荞帮儿子洗完澡,正哄他睡觉。

  在陌生的环境里,加上时差的原因,翁子轩一时睡不着,躺在床上滚来滚去。

  “别闹了,赶紧睡觉,今天坐了一天飞机不累吗?”翁芷荞将枕头摆放好,让儿子躺好睡觉。

  “我要听睡前故事。”小家伙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提出要求。

  小家伙习惯了每晚睡觉前,都要听翁芷荞讲睡前故事,只是今天忙着安顿下来,故事书也不知道放哪里了,便跟小家伙商量休息一天。

  小家伙明白事理地答应了,狡黠的大眼睛转了转,随后,抓住翁芷荞的手问:“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去找爹地?”

  翁芷荞错愕,“为什么这样问?”

  小家伙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晶亮的眼睛像是天上的星辰。

  “以前,妈咪曾经说过跟爹地失散了,没有他的地址,才找不到他,这次回国我们就是来找爹地,对不对?”

  听着儿子的话,翁芷荞一时无语。

萌宝爹地追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英雄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英雄说)或者(dushu61),关注后回复 【萌宝爹地追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