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卧君怀:盛世美人香完结版免费阅读

2019/03/18 00:41:51   来源:网络

小说:卧君怀:盛世美人香

第二章:风雪墨倾城

“小姐啊,幸亏您没事,否则老奴该如何跟王府交代啊!”那管事的老泪纵横,墨流音只是轻轻看了他一眼,“走吧。卧君怀:盛世美人香完结版免费阅读

她太镇定,就算管事的在门口听到了有人在马车里白日宣淫的描述,也没有怀疑到墨流音的身上。

这一路,他们走的不快,等墨流音到京城的时候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

这日,她从马车上下来,大雪遮天闭目。

漫天的白,她穿了一身宽大的白色毛裳,上面绣着红梅,在这满目白里平添了几分雅致与坚强。

这是当年外祖父带她离开时候裹在她身上的,她知道,这是她母亲出嫁时的衣服,当年那所谓的父亲墨致远有了妾室之后,她的母亲不止一次的抓着这件衣服哭过。

风习习的吹,她裹紧了不合身形的大氅,抬起了嫩红的脸,那眼神扫到了墨府两个字上,这宅子是她的母亲在她一岁的时候让人兴建的,用的是她的嫁妆,为了那一个又一个添进来的妾室与孩子。

今日她就可以亲眼看到那些人了。来自http://www.1885888.com/

这里的一切她都要拿回来。

这里的人她都要让她们承认自己的罪,受尽折辱。

看着紧闭的大门,管事的去敲了门。

门过了很久才开。

管事的说,“大小姐回来了。”

“哪儿来的大小姐?不过一个乡下姑娘而已,你还真当他是大小姐唤着?”嘲笑声很高,这是门房的声音,“刘管家,您可别老糊涂了。”

门房拉着门,愣是不让墨流音与刘管家进去。188新闻网

刘管家在心中叹气,这是家里的夫人,要给这位小姐下马威,他老了,也说不上话,只能为难的与门房拉扯。

墨流音却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马车上,她的眼始终看着牌匾。

一张脸被冻得通红,而远远的来了一顶轿子。

墨流音嘴角露出了一抹清浅的笑容。

轿子在门口停了下来,却是上朝归来的墨致远。

马车堵了门,他本有些不快,掀了轿帘一下就看到了红梅里的墨流音。

那大氅骤然就入了他的眼。卧君怀:盛世美人香完结版免费阅读

当年也是这么一个人儿,扶着红梅,婉转的笑,也是那一眼,他仿若看到了仙子,这之后,他不顾一切代价得到了她。

“大人,您回来了?”门房赶紧拉开了门。

而墨流音仿若这时候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在她的身侧。

“父亲。”她眼中含了泪,眉梢却带了笑,声音轻忽的仿若能在这风雪里消失了去,不合身的大氅让她身形愈加瘦小,嫩粉色的脸裹在大氅的毛领里,怯怯的,温柔的,“他们说我不是这里的小姐,是不是您…改变主意,不要我了?”墨流音咬着唇,瑟瑟发抖中那眼眶里的泪水却怎么都不肯落下来,好似孤傲的小狼崽。

墨致远人至中年,但却尤其怜惜那些花楼的小姑娘。

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模样,他心下骤然一软,“谁说的,这些年你受苦了,如今你可是勤王府的王妃,谁敢质疑你的身份?”

门房吓了一跳,赶紧跪了下来,“是奴才眼拙,恭迎大小姐。推荐1885888.com

她却等着墨致远先行,嘴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真的好像是一个失去亲情很久的孩子。

一路上陪着她的刘管家老迈的眼光里却闪过了疑惑,这位大小姐,当真有她表现出来的这般人畜无害?

他猛然想到,他们明明下午就到了京城,为何偏偏要求在第二天黎明的时候出发,难道是专门为了等下朝的墨致远?

他惊觉自己发现了什么,墨流音却已随着老爷越走越远。

墨流音走在墨致远的身后,墨致远的脸色看上去似乎不太好,早有机灵的奴才,立刻朝着后院而去,将消息禀告给了杜夫人。

“你说我爹亲自领着她进门了?还在门口发了好一通的火?并且承认了她的身份?”说话的是一个少女,年纪不大约莫十三四岁,但一双眼却格外阴冷,她揪住了仆人的衣领,拔高了语调。

“是,是……老爷正朝后院来。”那仆人不敢多言,怕惹了三小姐不愉快,赶紧道。来自http://www.1885888.com/

“行了,下去吧,门房的事儿,你知道怎么处理?”这次开口的是一个妇人,那妇人的脸颇显魅惑,声音婉转如黄莺,更添了几分柔媚,此刻她一开口,三小姐也不敢造次,狠狠甩了那仆人一巴掌,“还不快走。”

仆人刚走,墨致远便带着墨流音走了过来,妇人眼一横,打断了三小姐本要脱口而出的话。

“老爷,您回来了。”杜夫人迎了出来,“妾身正准备去迎接大小姐入府的,老爷可要跟妾身一起去?”

她好像没有看到墨致远身后跟着的墨流音自顾自的道,她言语温柔,墨致远原本生出的怒气就在她魅色的眸光里消弭了去。

墨致远刚想开口,就听杜夫人接着开口,“这位小姐是……”杜夫人似乎很疑惑,这点疑惑落在墨致远的眼里,就让他觉得自家夫人并不知道墨流音归来的消息,门房自己狗眼看人低,倒怪不得自家善良温柔的夫人。

“夫人。”墨流音朝着杜夫人福身。

“是流音?”杜夫人眼中竟有淡淡的欣喜,她语气温柔顺遂,眸光慈祥怜爱,“是个懂礼数的好孩子,老爷,您有福气。”

这就是墨府如今的女主人杜如心,她一番温柔贤淑,连夸带讲,将墨致远的怒气悉数抚平了去。

“这是你的三姐,你还有两个哥哥今日在商行盘账没有归来。”杜如心生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在墨家功不可没,且她娘家去年发迹,有个幼弟做了公主的驸马,一时风光不已。

墨流音眉梢轻轻扬起,修长的眼睫在天光下织成了光影,遮了她眸间寒色,“三姐好。”

她才是墨府的嫡小姐,且是长姐,结果她却要喊杜如心的儿子与女儿为哥哥姐姐。

何其讽刺!

“你这衣服,大冬天的穿白色不好……”三小姐声音也低低的,好似在偷偷打量这个所谓的大小姐,当然说出口的话有些暗示的成分,白色本就不是吉利的颜色,她父亲最不喜欢的。

结果没听到他父亲责备墨流音不懂事,“流音这衣服很好!”他的声音突然扬了起来,墨致远的嗓音本来就厚重,再高起来就像是呵斥,三小姐顿时就委屈了。

“我也觉得很好,只是灵儿这丫头喜欢粉粉嫩嫩的东西,不懂得欣赏,倒不如流音庄重。”杜夫人立刻开口,墨致远这才脸色稍愈。

从早上到晚上,墨流音一直穿着那件不合身的大氅,冷的瑟瑟发抖时,都没有人让她换掉,这就是看上去对她归来格外开心的墨家。

杜如心观察了半晌,心思越加放开了,这孩子怯懦规矩,而且大概是村下养成的习惯,饭菜吃的极少,是个好拿捏得,既然如此,本就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勤王妃子她是坐定了。

第三章:姊妹情深浅

墨致远似乎很忙,这一天除了吃饭,就没有见到他,下午他又离开了。

墨流音没有院子,杜如心做主,“今夜你且和三姐睡一个院子吧,天冷了,我让管家多送床褥子去,明日再将东苑腾出来。”

她依旧低垂着眉眼,轻轻应好。

羞怯怯的,杜如心很满意,“灵儿,带她去吧。”

灵儿眼珠子一转,握住了自家母亲的手,“恩,娘您放心,我会照顾好流音妹妹的。”

刚从外面回来的墨致远恰听到了这一句,眸间含着笑意,“灵儿果然懂事,流音你要记得感恩。”

墨流音低低的笑,“我知道的。”

她眼中却有看不深切的寒芒,记得感恩?你墨致远何曾记得感恩?外祖后来的死,绝对也和这位父亲有关,她会查清楚的。

随着墨灵儿离开,到了灵之院。

“妹妹,姐姐不喜欢与人同睡,我让下人抱了被子放地上可好?”墨灵儿看着墨流音,眼中有些不怀好意,但言辞却颇为诚恳。

她只作不懂,“三姐是打算自己睡地上让妹妹我睡床上?您真是太好了,如父亲所言,我会感谢您的好的。”墨流音的眼风斜斜掠过,似有琉璃闪烁,她笑起来的时候,似乎整张脸也生了光彩,墨灵儿哑了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她堵住了她的话头。

墨流音说话间已经上了墨灵儿的床榻。

暖暖的被子盖在身上,渐渐的,便有了暖气。

“流音,你……”

“三姐,谢谢你对我的体贴,我实在太困了,便先睡下了,明日妹妹给你讲乡下的趣事儿。”墨流音又堵了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竟然传出了不大不小的呼声。

墨灵儿气得跳脚,粗鄙的乡下人,她心想。

仆人送来了’特殊’的被子,却看到了床上的墨流音,一时之间忐忑不安了起来。

“找死啊,送这么薄的被子来,想冻死本小姐啊!”她喊得很高,墨流音却还是没醒。

她一夜难眠,后半夜的时候,她从地上站了起来。

墨流音陷在被子里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这位三小姐,对她敌意倒是不小,却不知是因为什么。

墨灵儿盯着她看了许久,缓缓走了出去,这一次,她走的很小心翼翼,步伐很轻。

不一会儿,漫天的黑夜白里竟耸出了昏黄光影。

“走水了,走水了,三小姐的院子走水了。”

这一个晚上,墨府鸡飞狗跳,不断有拎着桶来扑火的下人。

喧哗,吵醒了主院的墨致远与杜如心。

他们披着外衣匆忙赶来时,墨灵儿惊悚的走了过来,拉住了墨致远的手,“爹爹,她,她……流音,流音放的火……”她哭泣着,低下来的眼睛里看不到丝毫悲戚与恐惧,只有森寒。

但墨致远没有发现,他看到了小女儿狼狈的模样,摸了摸自家小女儿的手,“怎么回事?”

“是流音,流音,她想烧死这一院子人,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这会儿只怕这个府都着火了。”

墨致远毕竟只是个次六品,他的宅子当然不会太大,规矩也不允许,况且当年墨流音的母亲修善的时候,手上也不是那么富足。

因而若是一间院子失火,旁的院子必受株连,这灵之院与他自己的主院可只有一墙之隔。

墨致远大怒,“她跟她母亲一样不省心,人呢?把她给我带过来。”

“姐姐逃了,我让仆人四处找了,都没找……”她话音还没落下,突然面上露出了惊愕。

墨流音是被一个老奴背出来的,此刻昏迷着,瘦削的人没了大氅的遮掩,竟然那么清瘦,墨致远眼光一愣,再落到墨灵儿身上的时候,她觉得浑身充斥着冷意。

她嘱咐了仆人,不允许进去救人的。

墨致远突然一巴掌扇了过去,墨灵儿被打的霎时就是一个踉跄。

“爹爹。”

“你还有脸叫我爹爹,杜如心,你教的好女儿,不仅学会杀人了,还学会栽赃了?”墨致远气急,墨流音可是要嫁去勤王府的,今日下午他已去拜访了勤王府,明日就有人前来接她去见勤王祖母。

若是墨流音当真存了歹心,他自然不会放过她。

但是,生了恶心的是墨灵儿,不仅放了火,还声称是墨流音做的。

“爹爹你听我说,真的是妹妹放的火。”这时候,她必须咬死了不承认。

“会有人把自己置于火场?”墨致远只觉得这个女儿当他是傻子,他又是一巴掌,将墨灵儿甩的差点摔倒。

“老爷,大小姐还昏迷着的。”那个把墨流音背出来的奴仆小心翼翼的道。

“送去给花姨娘照顾,墨灵儿禁足,墨流音才是大小姐,以后你要叫她姐姐。”墨致远这才意识到称呼问题。

他气的甩袖就走,误了勤王府的事儿,他墨家如何担待的起。

杜夫人一直没有说话,墨灵儿哭泣着扑到了她怀里,“娘……”

“这次你做的有点过了。”杜如心拍了拍墨灵儿的后背,却也是轻轻的责备,不过到底是自己女儿,“放心吧,你爹爹只是生气,气消了就好。”

卧君怀:盛世美人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卧君怀】 或 【盛世美人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