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最新章节

2019/03/18 00:20:22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

枫林市某医院。推荐http://www.1885888.com/

  

  一个手腕上有伤痕,脸色苍白的女人被推进了急救室。

  

  疼……手腕疼到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顔似瑾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腕,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她在医院的病房里面,竟然没死,倏然苍白的脸上满是失望。

  

  连死都那么难吗?脑海中似乎出现了某个可怕的画面,她顿时浑身颤抖,眼泪疯狂掉落下来。

  

  突然病房被打开,顔似瑾惊诧地望了过去,只见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走了进来,顺便关上了门。

  

  月光下看不太清楚那张脸,可是她不用看便知道是谁。推荐1885888.com

  

  他沐浴在黑暗中,浑身充满了压迫感,如同嗜血的野兽一般,每逼近一步,便让她心里发怵。

  

  “顔似瑾,你如果想死,为何不死痛快一点,现在是要在我的面前装可怜吗?”男人冷笑一声,苍凉的夜里语气森森。

  

  顔似瑾嘴角紧抿,忽而却低声说道:“抱歉,选择的死法不对,让你失望了。”

  

  顾南森眼眸闪过一丝杀气,低头怒视着顔似瑾,修长的手指紧紧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顷刻间,她便觉得呼吸不畅,整个人像是要窒息了一般,她的身体止不住颤抖,可是却选择闭上眼睛不去反抗。

  

  就这样死了也好,反正她也不想活着……

  

  然而他的手却突然松了,顔似瑾咳红了脸,茫然地睁开眼,却见他冰冷的眸子闪着寒光。

  

  “让你就这样死,岂不是便宜了你,顔似瑾,你处心积虑爬上我的床不就是想和我结婚吗?现在你梦想成真了,我也要让你知道,做我的妻子就如同下地狱一般。原文http://www.1885888.com/”他冷笑着,声音低沉如魔,像是灵魂彼岸勾魂的使者,浑身充满了杀气。

  

  她知道,他恨她。

  

  顔似瑾空洞着双眼,无力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菱萝她……”

  

  这名字触了顾南森的逆鳞,一个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菱萝的名字是你配叫的吗?少在这里装可怜了,她不就是被你逼死的吗?”

  

  顔似瑾的脸火辣辣的疼,胸闷到无法呼吸。

  

  对,算下来,终究是自己逼死的,她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势的压力,顔似瑾就那样被顾南森死死地压在了身下,大手毫不客气地扯开了她的衣服。

  

  “不要……”她抵触而慌乱。

  

  “你爬上我的床逼我娶你,现在装什么纯。”顾南森冷笑,说完牙齿便用力咬在了顔似瑾的脖颈上,疼得她死死地抓紧被子。阅读http://www.1885888.com/

《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

  衣服全被粗暴撕开,她在他的眼皮底下仿似一个赤裸的小丑。

  

  她紧咬着唇,即便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而身上的男人如同野兽,没有一丝怜惜的进入她,疯狂地发泄他的怒火,疼痛让她整个人痉挛起来。

  

  “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模样,跟只母狗差不多,这就是你的代价,顔似瑾,你害死了我心爱的女人,我顾南森发誓,从今天起,要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誓言森寒,如同惊雷劈在了她的身上。

  

  顔似瑾的目光凄楚,如果他折磨自己可以让他好受一些的话,那她就暂时不死吧。

  

  当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浑身仿似散架了一般的疼,她想要爬起来,竟是试了好几次才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然而刚一下床,整个人便跌坐在了地上,显得无措又无力。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最新章节

  

  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医生,帮帮我。”顔似瑾小声地喊道,然而却只听见一声嗤笑。

  

  她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女人看笑话一般地站在那里。

  

  顔似瑾眼眸黯然,却不说话了。

  

  “似瑾,你大哥听说你自杀了,可是担心得不得了,叫我来看看你呢!”女人笑着说道,却丝毫没有去扶顔似瑾的意思。

  

  担心她?顔似瑾冷笑一声,眼神恨恨地望着这个女人:“大嫂,你不要来假惺惺的了,如果不是你教唆我哥一起害我,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最新章节

  

  他们家和顾家也算是有一段渊源的,顾家的老爷子和她爷爷是发小,两个人关系很好,所以她偶尔也会出入顾家。

  

  后来爷爷死了,她的父母也出了意外,只剩下她和哥哥,顾家便对她更加的照顾。

  

  原本她和哥哥的关系很不错,可是自从这个女人嫁给哥哥以后,一切都变了,她一下子成了外人。

  

  这女人教唆哥哥联合起来算计她,她便无意识地和顾南森发生了关系。

  

  他们无耻地找上了顾老爷子,要他给他们一个交代,顾老爷子觉得愧对了自己爷爷,当场要求顾南森娶了她。

  

  顾南森原本是拒绝的,结果顾老爷子以死相挟,他才没有办法同意了。

  

  然而就是因为他们两个要结婚,菱萝自杀了……

  

  菱萝曾是她的好朋友,想到这里,顔似瑾的眼里面便全是泪水,痛苦到心脏都要开裂了一般。

  

  “你说什么呢,我们这哪里算是害你,是为了你好,顾氏集团的少奶奶,想当的女人都排着队呢!你哥哥和我为了让你上位,可是想尽了办法啊!”张雯不屑地说道。

  

  让她上位?顔似瑾冷笑,他们只是想要通过这层关系得到更多的好处罢了,而自己,完全被当作是一个利用的工具。

  

  即便她躺在医院里面,哥哥也没有来看她。

  

  她失望透顶。

  

  “滚,给我滚出去。”顔似瑾突然情绪激动地冲张雯吼道。

  

  张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现在的顔似瑾就像是一只会叫的狗,但是咬不了人啊。

  

  “你对你大嫂我这么没有礼貌,也不怕遭天谴,我来这里是要警告你几句的。”张雯横眉冷眼地说道。

  

  “要遭天谴也是你们!”顔似瑾微眯着眼,恨恨地说道。

  

  “懒得和你扯这些,我就是警告你,在顾家给我安安分分的,我跟着你哥要是享不了福的话,别怪我把他也给卖了,反正你哥傻得很。”张雯威胁道。

  

  顔似瑾身子一顿,怒红了眼望向张雯。

  

  然而张雯却大摇大摆地走了。

  

  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望着窗外的景色,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觉得活着原来是一种折磨。

  

  自从那天晚上顾南森来过一次以后,便再也没有来过了,顔似瑾在医院里面也无人探望,这样也好,她想不出任何一个想要见的人。

  

  如今的她,狼狈如同鼠蚁一般。

  

  到了出院那天,顾家的保姆却是来接她了。

  

  “夫人让你去她那里一趟。”保姆陈妈面带不屑,几乎不用正眼去看顔似瑾。

  

  她看得出来,陈妈很讨厌自己,毕竟是顾家的老人了,又一直照顾顾南森,当然讨厌像自己这样上位的女人。

  

  顔似瑾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一路跟着陈妈到了顾家别墅。

  

  她以前偶尔来探望顾老爷子,对顾南森的父母还是有些印象的,顾南森的父亲顾家国是一个严肃谨慎的人,脸上鲜少有笑容,而他的母亲李玉婉长相极美,气质卓越,可是在顔似瑾看起来却是骄傲的。

  

  至少以前她每次来这里的时候向她打招呼,她也只是点点头不发一语。

  

  “夫人,人已经带来了!”陈妈说道。

  

  “夫人好!”顔似瑾打着招呼,看着她那望向自己冰冷的眼神,心里面苦笑,这怕又是一场暴风雨的前兆吧。

  

  李玉婉嫌恶地冷笑一声,算她识相,没叫自己妈。

  

  她一直想给儿子找一个门当户对,才貌双全的媳妇儿,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人竟用如此不耻的手段。

  

  结婚了还不够,竟然还自杀博同情捞好处,幸好她把这个消息封锁了,这才没有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

  

  李玉婉低沉着嗓音说道:“既然用了这种卑鄙的方法嫁进来,就不要再给我惹是非,否则就算是有老爷子保你,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是。”顔似瑾点头。

  

  “让你们结婚纯属权宜之计,你别以为你这个顾家少奶奶的身份就坐稳了,顔似瑾,别把自己不当外人。”李玉婉警告道,潜台词便是哪天老爷子护不住她了,她随时都会被赶出去。

  

  “好。”她低眉顺眼。

  

  “去见一下老爷子吧,我提醒你,你要是敢乱说话,你在顾家的日子会更惨。”

  

  “嗯。”

  

  该说的话也说了,李玉婉一秒也不想多见顔似瑾,转身便走了。

  

  顔似瑾轻咬着嘴唇,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去后院顾老爷子的房间看他。

  

  然而一走到门口,顔似瑾身子顿时僵住,只见顾南森也在顾老爷子的身边,看到顔似瑾来,望向顔似瑾的眼神如同凶狠的猛兽一般。

  

  顔似瑾咽了咽口水,心生畏缩。

  

  “似瑾,你来啦,快过来,快过来!”顾老爷子笑着冲顔似瑾招手。

  

  顔似瑾点头走到了顾老爷子的身边。

  

  “似瑾,你这是瘦了吧,是不是和南儿出去度蜜月没有休息好啊?”顾老爷子担忧地问道,慈爱的模样让顔似瑾的心里面满满都是温暖。

  

  至少这个世界不是冰冷的,还有这么一个人在关心着自己。

  

  她猜想最近自己住院,他们应该说是自己和顾南森度蜜月去了吧。

  

  “爷爷,我很好,你放心吧。”顔似瑾笑了笑。

  

  顾南森在一旁看着,眼里满满都是讥讽,这个女人真是会装腔作势,在爷爷的面前演技真好。

  

  顔似瑾感觉到了顾南森的鄙视,然而她却并不去在意。

  

  对她而言,爷爷便是自己的亲人。

  

  “似瑾,南儿,我叫你们来是有件事情要和你们说!”爷爷笑着说道,心情似乎很不错。

  

  “爷爷,什么事情?”顾南森笑了笑,语气温和地问道,仿似和刚才一直瞪着顔似瑾的不是同一个人一般。

  

  “你们两个人新婚,以前虽然认识但是好像也没怎么接触,顾家房子太大了,家国和玉碗两个人又太严肃,我怕似瑾会不习惯,你们小两口也培养不了感情,我已经帮你们在外面准备了一套公寓,这样也有利于你们相处。”爷爷笑着说道。

  

  顔似瑾听到这样的话鼻子有些微酸,她何尝不了解爷爷的苦心,自己如此嫁入顾家,顾家上下没有高兴的,他让他们出去住,也是为了让自己生活过得自在一些吧,然而她却不敢贸然答应。

  

  顾南森微眯着眸子,瞪了一眼顔似瑾,自然知道爷爷是在为她考虑,却还是点头答应了。

  

  出去住也好,避免这个女人在家里生事。

  

  “好,谢谢爷爷了!”顾南森点头答应。

  

  顔似瑾瞟了顾南森一眼,默默低下了头。

  

  “你们愿意就好,小两口要多待在一起,早点让我抱上曾孙子!”爷爷笑着说道,接着又语重心长地望向顾南森:“南儿,似瑾可是个好女孩子,你可不许欺负她啊!”

  

  好女孩儿?顾南森挑眉不屑,却仍旧乖巧回道:“嗯,爷爷放心吧。”

  

  “似瑾,既然已经嫁过来了,就好地生活吧。”爷爷望向顔似瑾嘱咐道。

  

  顔似瑾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们动作很快,东西早就搬到了公寓那里。

  

  顾南森没有同路,司机载着顔似瑾到了公寓门口。

  

  这里是枫林市最繁华的城中心公寓,而他们住的在最顶楼。

  

  顔似瑾打开房门,面积差不多两百多平,里面的布置很温馨,看得出来爷爷很用心考虑了。

  

  然而她一想到今后要和顾南森每天在这里面对面,便觉得呼吸不畅。

  

  正想到这里,突然看见电梯门打开了,顾南森阴冷着脸从电梯里面出来,望向顔似瑾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阴鸷的笑容。

  

  顔似瑾顿时胸口一窒,脚似乎都有点站不稳。

  

  “去把衣服换了。”顾南森递给顔似瑾一个盒子说道。

  

  顔似瑾接过盒子,眉头微皱,诧异地望向他。

  

  “带你去享受一下生活。”顾南森语气森森地说道。

  

  

《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

  顔似瑾自然不会认为真的是什么享受。

  

  她在房间拆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红色吊带低胸裙子,她放在身前比划了一下,脸色苍白不堪。

  

  她向来穿着朴素,甚至鲜少化妆,这样的裙子更是不会去尝试。

  

  “快一点,不要磨磨蹭蹭的!”顾南森在外面不耐烦地喊道。

  

  顔似瑾咬了咬牙,还是默默地穿上了这条裙子,一看到镜子,白皙的锁骨还有丰满的事业线全部暴露在了空气中,充满了一种情色的味道,她便尴尬到无所适从。

  

  门又被不耐烦地敲了几下,顔似瑾皱眉赶紧找了一条丝巾披在身上,这才打开门,不敢抬头望向顾南森。

  

  “有必要装纯吗?”顾南森冷笑一声,语气轻蔑而不屑地说道:“跟上。”

  

  顔似瑾紧了紧丝巾,默默地跟在了顾南森的身后。

  

  跟着顾南森上了车,外面已是夜幕,枫林市的夜晚处处都是霓虹,透露出一种繁华而享乐的观感。

  

  而车子里面的气压却很低,顾南森阴冷着一张脸不说话,顔似瑾呆呆地望向窗外,神情哀伤。

  

  车子缓缓停下,眼前是一个高级会所,周围都停放着各种各样的豪车。

  

  顔似瑾以前从这里路过,好奇过里面是怎样的,可是现在,她却非常抗拒,心里隐隐不安。

  

  顾南森下了车,顔似瑾也只好小心地跟上。

  

  一进会所里面,便听到了疯狂的嬉笑声,这里的男男女女大胆而肆意,听着音乐摆动着。

  

  而不少男人左拥右抱的全是身材火辣穿着时尚的女人。

  

  对于顔似瑾而言,这里是格格不入的。

  

  拘束地跟在顾南森的身后,只见顾南森走到两个年轻男子的旁边。

  

  “顾少,你可来了,真的是让人好等啊!”其中一个脸圆的男人笑着说道。

  

  “等顾少多久都是值得的,平时都不赏光,今天终于是答应出来一起快活快活了!”另一个看起来像是整容过,画着浓妆的男人表情欣喜。

  

  顾南森微勾嘴角,坐了下来。

  

  顔似瑾站在那里有些尴尬,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坐过来。”顾南森语气冷淡地指着顔似瑾说道。

  

  “这位是?”圆脸男人好奇地问道。

  

  “刚叫的小姐。”顾南森妖冶一笑,语气幽幽。

  

  顔似瑾顿时脸色煞白,她就知道顾南森不会无缘无故带自己来这里,果然是想要羞辱她。

  

  “顾少真会玩儿,来这里还提前都叫好了!”整容脸一脸了悟地上下扫了顔似瑾一眼。

  

  顔似瑾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浑身发毛,却还是默默地坐到了顾南森旁边的沙发上。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过来,望向顾森寒的眼神就像是狼看到了猎物一般。

  

  “帅哥们,我们要不要一起喝酒啊?”那些女人笑着问道。

  

  “顾少在的地方就是如此招蜂引蝶啊,美女都不用找,自己便会送上门来!”整容脸笑着说道。

  

  那些女人来这种会所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泡上富二代,听他们没有拒绝的意思,便都坐了下来,有两个女生甚至把顔似瑾一下子挤到了边上,坐到了顾南森的身边。

  

  “对了,你们说的是哪个顾少啊?”其中一个女人好奇地问道。

  

  “这枫林市能有几个顾少啊!”圆脸男喝了一口酒挑眉说道,仿似和顾南森坐在一起,连同自己的身价也提高了不少。

  

  这些女人这么一听,顿时愣了一下,然后有人激动地说道:“顾氏集团的总裁?”

  

  顾南森冷笑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当然了!”整容男点头一脸自豪。

  

  “哇……没想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顾少啊,真人居然长得这么帅,可以说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了!”

  

  “顾少,你真厉害,可以赚那么多钱,我可佩服你了,改天你教教我怎么赚钱吧。”

  

  这些女人纷纷在那里拍马屁

  

  连同身体都朝顾南森挨了过去,完全是一副恨不得贴到顾南森身上的模样。

  

  顔似瑾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旁,看着这样的场面觉得挺可怕的。

  

  “顾少,不是听说前几天你结婚了吗?”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女人冷不丁地问道,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

  

  顾南森结婚的消息有传出来,当然,包括这位顾太太的上位史也有人传,而且是各种版本都有,但是每个版本无一列外都是顾南森并不想娶,顾太太死命要嫁。

  

  顔似瑾身子微顿,听到别人提起自己就变得很不自在。

  

  “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女人罢了,你现在提她,是想要提醒我早点回去?”顾南森眸子微眯,一双桃花眼却带着震慑。

  

  被看着的女人有些被吓到,赶紧摆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我就是好奇随口问问!”

  

  “哎呀,出来玩当然是喝好玩好,扯那些没用的话题做什么呢!”整容男赶紧在那里打圆场。

  

  顔似瑾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提到自己就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顾南森却低沉着嗓音说道:“你们坐远一点,我今天可是有带女人来的!”

  

  坐在顾南森身边的女人一听,顿时有些尴尬,可是既然都那么说了,一个个便朝圆脸男和整容男的身边坐了过去,目光同时聚焦在了顔似瑾的身上,想要知道是什么来头。

  

  顔似瑾皱着眉头,她情愿在这里当一个透明人,然而顾南森却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

  

  “你坐过来啊,有没有一个当小姐的自觉。”顾南森皮笑肉不笑地质问道。

  

  “哇……居然是小姐啊,就是出来卖的啊!”有女人笑着说道,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所有人都能听见。

  

  那些女人的眼神变得古怪,纷纷不屑且讥讽。

  

  顔似瑾手指紧攥着丝巾,看着那些嘲讽的眼神,心里虽然难受,却还是默默地坐到了顾南森的旁边,顾南森顺势搂住了顔似瑾的脖子,顔似瑾整个人僵硬在那里。

  

  那些女人原本便想要接近顾南森,却见顾南森和这个女人这么亲密,顿时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嫉妒。

  

  当然,也有对顔似瑾不耻,毕竟他们虽然也是想要泡个富二代包养自己,可是和当小姐的毕竟不是一个档次。

  

  “这位小姐身上披着丝巾,该不会是染上了某种不能说的病吧?”这时候一个女人声音讽刺地说道。

  

  

《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

  那女人一说,周围的人忍不住偷笑了起来,说的病自然是指那种不干净的病。

  顔似瑾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也有可能是飞机场嘛,人家也不好意思露嘛!”另一个女人不屑地说道,还顺便挺了挺胸。

  顔似瑾手指紧紧地抓住丝巾,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一副漠然的样子,好像和自己没有关系似的。

  那几个女人觉得简直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很不爽快。

  “顾少,我倒是有个建议,咱们一直喝酒聊天什么的感觉挺无趣的,不如让这位小姐给跳个脱衣舞活跃一下气氛吧!”冷不丁一个女人说道。

  顔似瑾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呼吸一窒,紧攥丝巾的手指止不住发抖。

  顾南森挑眉看着顔似瑾那害怕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低沉着嗓音说道:“好。”

  听到顾南森都开口了,那些女孩子看着顔似瑾还没有动,干脆去把顔似瑾拉了起来,顔似瑾整个人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这些人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大脑好像缺乏供氧一般,十分晕沉。

  “这位小姐,开始你的表演吧,跳个脱衣舞总不难吧!”

  “婊子都当了,还装什么清纯啊,真的是受不了。”

  “给我脱。”顾南森微眯着眼,看着顔似瑾那一副扭捏的模样就恶心,低吼一声说道。

  顔似瑾一怔,那丝巾便被人一下子扯了去,露出胸前那诱人的一片风光。

  周围是倒抽凉气的声音,连顾南森看到都有些错愕,转即目光更是嫌恶。

  那些女人原本以为她是有什么隐疾,或者是飞机场所以才不敢露,想要羞辱她一番的,却没有想到丝巾下的身材竟然如此劲爆,一时之间让那几个女人露出嫉妒的神色,也就没有去推攘她了。

  然而那个圆脸男和整容男倒是目光都胶着在了顔似瑾的身上。

  顔似瑾用手死死地捂在了胸前,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浑身越发的颤抖,可是她那样颤抖,只会激起那些男人的兽欲而已。

  “真的是蜂腰酥胸,魔鬼身材啊,顾少,你找的小姐真厉害啊,我可以玩玩儿吗?”圆脸男吞咽着口水,自始至终那双眼睛便没有从顔似瑾的脸上移开过。

  “不过是个婊子,随意。”顾南森冷笑一声,声音冰冷地说道。

  顔似瑾眼眸微闪,紧咬嘴角,悲伤而倔强。

  得到了这样的应允,圆脸男高兴得一下子拉过顔似瑾的手,强迫顔似瑾坐到了他的身边。

  “啧啧啧,真的是尤物,尤物啊,我玩儿了那么多女人,这身材应该是最好的了!”圆脸男一副精虫上脑的模样。

  顔似瑾浑身都在发毛,一种恶心的感觉瞬间蔓延了全身,她几次站起来想要逃,却被圆脸男压制住了。

  “看你那色眯眯的样子,你该不会是想要当着我们现场直播吧?”整容男嗤笑一声问道。

  “现场直播也是挺刺激的嘛!”此刻的圆脸男俨如一头禽兽,不安分的手便朝着顔似瑾的胸摸了过去。

《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 》

  眼看他的手伸了过来,顔似瑾紧张地喘着粗气,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

  

  “你找死啊!”圆脸男一下子甩开了顔似瑾,不满地吼道。

  

  顔似瑾刚想要跑,然而又被圆脸男一下子擒住,“我今天还非就把你上了不可,看你往哪里逃。”

  

  顔似瑾心里面慌乱而愤怒,目光落在了凌乱的酒瓶上面,她顺势打碎一个酒瓶,尖利的玻璃瞬间抵在了圆脸男的脖子上面。

  

  “啊……啊……她这是要干什么!”那些女人纷纷害怕得尖叫了起来。

  

  圆脸男顿时脸色吓得苍白,站在那里什么话都不敢说。

  

  “顔似瑾,你干什么!”顾南森脸上带着愠色质问道。

  

  “顾南森,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我欠你的,可是这不代表我欠所有人,更不代表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可以侮辱我。”顔似瑾急促而凌乱的呼吸说,虽然声音在颤抖,然语气却格外强硬。

  

  顾南森的眼眸幽深,全是愤怒和憎恨。

  

  “有话好好说嘛,呵呵呵……”圆脸男害怕地尬笑着,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毕竟女人疯起来什么事情都敢做。

  

  “别对我动手动脚的,否则我弄死你,还有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小姐!”顔似瑾深呼吸让自己稍微镇定下来,凌厉的目光望向圆脸男,几乎是用尽力气在那里吼道。

  

  “是是是,你把酒瓶放下,我不碰你不碰你!”圆脸男使劲点头。

  

  “肯定是装腔作势的,她才不敢真的伤了人,这可是要坐牢的!”一个女人幽幽地在旁边说道,总觉得顔似瑾一个当小姐的现在表现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很可笑,多半是想要给顾少留下深刻印象,她才不要她得逞呢!

  

  顔似瑾听到这样的话,冷笑一声望向那女人,“我连死都不怕,坐牢又算得了什么,还是说你是想要我顺便刮花你的脸?”

  

  那女人瞬间脸色苍白,嘴巴动了两下想要反驳,始终不敢放出狠话了。

  

  顔似瑾这才放开了圆脸男,捡起自己的丝巾转身便走。

  

  顾南森一直瞪着她的背影,眼神恨不得把她吞噬。

  

  身后全是一片骂声,顔似瑾嘴角勾起一抹苍凉的笑意。

  

  她知道,她的人生已经全然变了,她不得不活在顾南森的阴影和折磨之下了。

  

  一阵凉风吹了过来,顔似瑾抱紧双臂,却丝毫没有感觉会温暖一些。

  

  她回了公寓,然却像是回到了囚笼一般,充斥着绝望。

  

  还好今晚上顾南森没有回来,可她却是一夜未眠。

  

  早上的时候,顔似瑾正坐在床上发呆,却看到电话响了起来,而备注是哥哥。

  

  顔似瑾冷笑一声挂断了电话,然而电话却又响了起来。

  

  她皱眉,不满地想要质问他们到底还想要做什么,然而却听见电话里面传来男人的哭声。

  

  顔似瑾顿时一愣,低声问道:“怎么了?”

  

  “似瑾,哥哥对不起你,都是哥哥的错啊!”电话那头的人边哭边喊道。

  

  “我还没死,不用哭丧,你想要做什么?”顔似瑾嗤笑着问道。

  

  “似瑾,我们见一面吧!”颜同飞收起哭声说道。

  

  

虐爱甜妻,顾少追妻路太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虐爱甜妻】 或 【顾少追妻路太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