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弃女重生:摄政王的毒医宠妃 弃女重生:摄政王的毒医宠妃 全文免费

2019/03/18 00:13:25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弃女重生:摄政王的毒医宠妃

第一章 含恨而终

“现在插播一则国际新闻,古医家族继承人果然不负众望,第三十代子孙药灵儿在国际药品识别应用大赛中再获佳绩,也因为这次的比赛,古医家族的家主也正式传到天才少女药灵儿手中·······”

在这则新闻在全世界各地热播的时候,药灵儿正幸福的躺在未婚夫的怀里,一起庆祝这次的胜利。说明1885888.com

“灵儿,来,祝贺你这次又凯旋而归,干一杯!”面容清秀俊雅的男人将怀中的药灵儿轻轻支起,将酒杯端起轻轻地放在了灵儿的嘴边。

“轩,你明明知道人家酒量不好的,喝醉了怎么办?”玲儿娇叱道,眉眼里透露着满满的幸福。

“呵呵,一杯就倒的小灵儿,来,我陪你喝,那么值得庆贺的事情怎么可以少了酒来助兴?再说,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呢,你害怕什么?”

凌晨轩毫不妥协的劝道,满是笑意的脸上似乎带着些许不耐,但转眼间消失不见。

“好,那我要是喝醉了,你就背我回去。”药灵儿抬起头,用眼睛深刻印记着自己未婚夫的模样,看着这张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够的脸,想着下个月的婚礼,心中幸福满溢。

“好好好,今天你怎么高兴就怎么来,谁让你这么优秀呢!”凌晨轩将灵儿扶起,自己稍稍挪开了一些和灵儿的距离,然后将灵儿刚刚喝下一半的酒杯又悄悄满上。

“轩,来,我们一起喝!”微醺的灵儿再次拿起了酒杯,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完了杯中所有的酒。推荐http://www.1885888.com/

“呵呵,轩,再来······”话还未说完,对酒精没有丝毫抗体的灵儿就醉的昏睡在了沙发上。

“灵儿、灵儿······来,我再陪你喝一杯啊?”凌晨轩试探着推了推灵儿的身体,见灵儿没有一丝反应,才悄悄地将灵儿抱上车离开。

凌晨轩将车开到海边的一处破房子里,不一会儿,一个与灵儿有七八分相似的妖艳女人也来到了这里。

“轩,干得不错!”来人走到凌晨轩身边,抬起脚尖便在凌晨轩的脸上留下了一抹嫣红。

“古医家三成股份,别忘了!”凌晨轩酷酷的没有回应她,只是冷冷的说了一下交易的要求。

“好,成交。”妖艳的女子不带丝毫犹豫的应道,“但是,我要她的命!”此时,女子眼中的狠毒丝毫不加掩饰,就这样望着昏睡的灵儿,仿佛要这样在灵儿的身体上射出无数个洞来。188新闻网

“随你!我只要古医家三成股份,你想怎么办都与我无关。”凌晨轩似乎不想惹上这些麻烦,冷冷的对女子说道。

“呵呵,无关?你觉得你还撇的清吗?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把我的宝贝妹妹绑到这儿来,古医家的家主除了你凌总裁,谁还能指使的了她?”

妖媚的女子对于凌晨轩想把事情撇清的态度万分的不屑,都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谁又能拍拍屁股说离开就离开的呢?

此时,两人都没有发现,被放在地上昏睡的药灵儿开始转醒,迷迷糊糊的发出了些许声响。

“轩、轩?”药灵儿似乎还未完全清醒,有些慵懒的带着浓浓的鼻音沙哑的喊着凌晨轩的名字。

一旁的妖艳女子终于发现了药灵儿的动静,对凌晨轩使了个眼色,立马说道:“快点,绑起来!”

凌晨轩没有丝毫犹豫的在地上随便捡起了一段绳子就朝药灵儿走去。

药灵儿朦胧中的看到了凌晨轩,一脸欢快的说道:“轩,这是哪儿?你是不是准备了什么特殊的礼物,呵呵,快点拿出来!”

凌晨轩的眼中再无一丝笑意,利落的将药灵儿捆绑起来。“辰轩,你在干嘛?”被折腾了一番的药灵儿此时一有点清醒,感觉到自己周身的束缚,十分不解的问道。说明http://www.1885888.com/

“灵儿姐姐,被困成粽子的感觉不错吧?”药灵儿转过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妖媚女子。

“敏儿?”

“哈哈哈,我的好姐姐,现在酒醒了吗?”这个妖媚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古医家族的药敏儿,也就是药灵儿同父异母的妹妹。

“辰轩,你们······?”药灵儿万分不解的看向凌晨轩,很希望他能为自己解释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灵儿姐姐,还是小妹我来给你解释着一切吧!让你做个明白鬼,也算是咱们的姐妹情分。

你亲爱的未婚夫先生将你卖了,你知道代价是什么吗?哈哈,告诉你,是古医家三成股份,想不到你自己竟然这么值钱吧!”药敏儿此时丝毫没有平时的温婉和胆怯,浑身散发着恶毒的气焰。

“辰轩?”药灵儿直视着眼前的凌晨轩,此时她多么希望凌晨轩会否认这一切,可是没有,凌晨轩将眼神微微错开了,拒绝再与药灵儿对视,眼中也没有丝毫的愧疚和反悔。

“哈哈哈,姐姐,不要再为难辰轩了嘛!人家被迫的假装爱你那么久也很不容易呢!”

药灵儿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被伤的一塌糊涂心,药敏儿再次冲灵儿讽刺道。版权http://www.1885888.com/

“敏儿,你?我自认古医家没有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药灵儿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视为亲人的妹妹会这样对自己。

“亏待?是,你是没有亏待过我,我还要谢谢你将我的母亲带入古医家,也谢谢你让我成为古医家第二顺位继承人”。

药敏儿虽然这样说着,可是眼里没有一丝感激,“你既然对我这么好,又为什么要处处抢我的风头?

从小到大,你一直是才女、神女,我却只是个陪衬,凭什么?凭什么同样考试拿第一你会得到所有想要的奖励,我却只能被人遗忘?凭什么都对药草感兴趣,所有人就只注重培养你?甚至不许我去碰药草?我不服,今天我就要你死在这里,看那群死老头还是不是要继续夸奖你!”

说到这儿,药敏儿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长期被压抑的情感终于被发泄出来,现在的她身体也是一阵虚脱,泪水也不由的滑落。

药灵儿看着眼前自己的妹妹,心中开始懊悔,都怪自己当初没有发现敏儿在古医家族不受重视,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

“敏儿,对不起,都怪我没有早点发现·······”

“没有早点发现?呵呵,你现在是在可怜我吗?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同情,不管你说什么,今天你都得死!”

药敏儿的情绪再次受到刺激,迅速爆发起来,歇斯底里的冲药灵儿喊道。

药灵儿看着歇斯底里的药敏儿心中泛起阵阵心疼,不管敏儿怎么想,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是将她当亲生妹妹看待的,现在的她如此偏激,是因为以前受过很多的委屈吧。

灵儿还在心疼药敏儿这二十年来收到过的委屈,忽然感觉到胸口处泛起丝丝疼痛,回过神看到眼前敏儿放大的脸庞以及插在自己胸口的刀,灵儿茫然了。推荐http://www.1885888.com/

“药敏儿,快点离开!”此时在一旁许久未说话的凌晨轩率先反应过来,拉起药敏儿就离开了这所房子,迅速开车离去了。

当灵儿听到凌晨轩叫敏儿离开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一种撕裂的疼痛,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倒在地上,再无知觉。

一瞬间以后,灵儿似乎又找回了知觉,但是总感觉自己心脏的位置是空空的,而且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的轻盈,自己看到两人离开竟也能尾随而走,甚至可以跟上他们的车。

灵儿就这样看着凌晨轩将药敏儿待回自己的房子,看着两个人翻乱了自己的东西,心中异常的难过与愤恨,这两个自己真诚相待了二十年的人,为什么会为了利益来伤害自己?

药灵儿觉得自己好恨,恨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恨自己疼惜了十几年的妹妹······

灵儿忽然想要撕破那两个人虚伪的嘴脸,想要上前去质问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灵儿跑向前大声的冲着药敏儿和凌晨轩大喊,可那两个人依旧胡乱的翻着东西,丝毫不理会药灵儿的叫喊。

灵儿心中忽然有一种不想的预感,她开始试着去抓住凌晨轩的身体,可是自己却从他的身体中穿梭而过,药灵儿再也受不了了,飞身跑出了自己的公寓。

“药灵儿,时辰已到,快快跟我俩回地府复命!”药灵儿一出门就碰到了一白一黑两个人,本能的想躲开这两个人走,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两个人后自己反而移动不了身体。

“回地府?哪来的地府?我活得好好的,难不成大白天见鬼了不成?”药灵儿不明白眼前这两个怪人到底在干什么,也不想承认现在的自己早已成为一抹孤魂。

“药灵儿,时辰已到,速速归来!”又是一声叫喊,灵儿便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脚,只是在一黑一白两个人身后飘动,方向目标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药灵儿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寒意。

第二章 穿越

灵儿跟着黑白两人走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有婴孩的哭声,也有老人的咳嗽声,又看到四周冒着大火,心中不禁毛毛的。

“放心,这些火烧不到你的!”灵儿似乎听到了有人再告诉自己,可又不是太确定。感觉到自己现在走在离大火很近的地方确感觉不到一丝热,心中的恐惧更甚。

走了一段路后,灵儿壮起胆回头看了看自己走过的路,不禁又吓了自己一跳,自己身后的路已经完全消失了,没有丝毫痕迹。

灵儿开始思考这一切,慢慢回想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从自己被灌醉到海边,再到见到敏儿,敏儿!对,是敏儿,敏儿捅了自己一刀。

灵儿低下头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胸口,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是,原则上来讲你已经死了。”此时面前的白衣人仿佛看透了自己的想法般解释道。

“你们是,黑白双煞?”灵儿似乎还是不想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疑惑的问到。

“灵儿姑娘,你确实已经死了,要不然我们二位也不会平白出现。”白煞不想这个善良的小姑娘还不能接受到自己已死的事实,遂又肯定道。

“白,你话太多了!”黑煞唯恐白煞话太多再次被阎王惩罚,便出声阻止道。

“呵呵,没事,反正这个小姑娘本就阳寿未尽,只是因为……”

“白,你!”黑煞真的太想将白煞的嘴堵住,屡次的泄露天机,屡次被阎王罚仍旧改不了,他越是让白煞住口,白煞越是说的快,让他真的很难做。

“我阳寿未尽?”一直游离的药灵儿,很多话都没有听到心里去,但这句话倒是挺了个十成十。灵儿再一次发起脾气来:“我阳寿未尽为什么带我来这个鬼地方!快点送我回去,我不要呆在这里!”

黑煞心中想着:看来白煞这次又要逃不掉挨罚的命运了。于是黑煞更加快速的向前走,连带着药灵儿的脚步也不受控制的加快。

几个转身之间,黑白双煞就将药灵儿带到了阎罗殿,灵儿抬头看到了自己曾经见过的庙宇里摆放的神像般的人坐在自己正前方的椅子上。

“你就是药灵儿?”阎王问道。

“是,我就是药灵儿,我知道我的阳寿未尽,你为什么派人将我抓来?”药灵儿猜想到眼前的人就是阎王,便将自己心里的怨都说出来。

“呵呵,倒是个蛮聪明的丫头!”阎王看着眼前不带一丝惧意的药灵儿,心中赞许道。

“你何知你阳寿未尽?”阎王故作不知的问道,并且悄悄瞥了一眼正欲跑掉的白煞,白煞只好灰溜溜的站在原地,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子藏在黑煞后面。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更何况我的死亡不是意外,也不是正常死亡,如果是死在奸人手中,那么我认了。可是现在我不认!”

药灵儿想着自己短暂的一生,虽然自己没有铺路造桥积阴德,但至少也是扶贫救弱积善德,最后竟然死在自己的亲人和爱人手中,实在令自己愤恨。

“药灵儿,你的本体已毁,回不去了,不是本王不肯帮你,是无能为力了,速去投胎吧!愿你广结善缘,早日脱离轮回之苦。”

阎王掐指算出,药灵儿的肉身因海水上涨而冲入海底,被鲸鱼分食,现在阎王爷无能为力了。

“不可能,怎么会?”药灵儿不信自己竟是这般命运,一时陷入了沉思。

“姑娘,走吧!”黑煞对药灵儿说完,药灵儿便感觉到自己的脚又不受控制的跟在了黑煞的后面了。

走着走着,药灵儿忽然感觉有人推了自己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像进了一个圆形隧道,但瞬间又被弹了回来。

黑煞看着眼前的景象,便又将药灵儿带了回去。“阎王,此人执念太深,入不了轮回。”

阎王的眉头深深地簇起,“罢了吧,你先带她去彼岸居,我来好好想想她的去处。”

“阎王,不必了,我知道一个好去处,反正药灵儿的阳寿未尽,就不妨将她来个借尸还魂,让她再去人间呆几年嘛!”白煞又急急跳出来出谋划策了,丝毫没有理会眼睛已经快眨的抽搐的黑煞。

“好好好,白煞,你既然想到了这个主意,那你就再帮药灵儿找个合适的尸体还魂吧!”阎王不知是故意惩罚白煞还是懒得再处理这些事情,交代完就起身离开了阎罗殿。

“好,白煞领命。”白煞很是高兴的接了这个任务,话刚说完还未等阎王走出去,便匆忙拉起药灵儿往外跑。

“快来快来,过了时辰你就找不到这么好的时机了!”白煞边跑边对药灵儿说道。

“来,闭上眼。”白煞说完就念了一大堆咒语,药灵儿便再次失去了知觉。

“白煞,你先告诉灵儿姑娘你要送他去哪……”黑煞看着眼前消失了的药灵儿,知道自己又说晚了,但愿灵儿姑娘可以在那个时代幸福的生活。

“黑,你千万不要告诉阎王这件事哈,我下次一定什么都想清楚再做事。”白煞可怜兮兮的冲着黑煞祈求道。黑煞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冷冷的走开了……

阎王静静的在彼岸居的幻境看着药灵儿和白煞的一举一动,在药灵儿离开的那一刹那,阎王右手一挥,一道光闪过追随着药灵儿消失了。

“我必须消除你在这里的记忆,至于人间的事就要看你自己的了……”阎王呢喃着随手收起了幻境。

药灵儿只感觉自己到昏昏沉沉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像快要散架了一样,她拼命地想睁开眼睛,却没有一丝力气,心中一急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小姐,小姐,你快点醒来啊…你不可以就这样抛下静儿的,小姐……”

此时药灵儿正梦见自己走进了礼堂,等待着未婚夫过来牵自己的手,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新郎的身影,也就在此时自己的耳边传来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朦胧中,药灵儿使劲挥了挥手,口中呢喃道:“好吵……吵死了……安静一点。”

“小姐,小姐,你醒了对不对?你不要吓静儿啊!”自称静儿的小丫头看见药灵儿挥动了的双手,心情一阵激动,立刻起身抱起药灵儿。

“小姐、小姐!”静儿将食指轻轻放在了灵儿的鼻间,觉察到轻微的呼吸声心中更是激动,便更加大声的呼唤着:“小姐、小姐……”边喊还边晃动起药灵儿的身体。

药灵儿实在是被静儿吵得不耐烦了,不得不放弃再次入梦的念头。

刚刚回过神来的药灵儿忽然感觉自己的头疼得要死,嗓子也干涩的要命,而且耳边还有恼人的哭泣声。灵儿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睁开了双眼。

“你是?”药灵儿看了看正在自己身边鬼哭狼嚎的丫头,不解的问道。

“小姐,我是静儿啊,你不认识我了?呜呜呜……小姐,你怎么可以不认识静儿?”话还未说完,静儿又开始大哭了。

药灵儿看着眼前万分聒噪的丫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她没有半分厌烦,反而觉得非常亲切,而且看到她心中很是温暖。

“静儿,你先别哭,我只是睡太久了,一时有点恍惚,有些事记不太清了,你别着急,慢慢把事情讲给我听好吗?”药灵儿的声音里带着安抚,看着静而哭的肿起的双眼,心中有说不出的心疼。

“小姐,你真的没事了吗?刚刚静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刚说了不到两句话,静儿就有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还有静儿啊!你怎么可以这么伤害你自己,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你不可以再做傻事了!”

“做傻事?”药灵儿听到这句话后不禁皱起了眉头,自己怎么可能会做傻事,才刚刚能拿到国际药品识别大赛的金奖,自己高兴还来不及呢!哎,不对,这是……

药灵儿看了看静儿古装的穿着,又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古色古香的家具,心中不禁一惊。

药灵儿使劲的去想自己过去的一切,忽然感觉自己头痛欲裂,渐渐地自己被灌醉、被捆绑、被杀的记忆全部都在自己眼前又过了一遍,这种感觉异常的痛苦,灵儿难过的闭起了眼睛。

静儿看到自己主子一样的表情,以为主子想起了自己自杀的原因,便非常无奈的将灵儿抱在了怀中。

灵儿正感觉一股寒意从心中蔓延,此时静儿的拥抱泛着些许的暖意,渐渐将灵儿体内的寒意驱逐,不一会儿,药灵儿便又在静儿的怀里睡着了。

漫长的一夜过后,药灵儿再次醒来,这一次醒来,她不仅记起了自己在现代的记忆,还在梦中拾起了这具身体的主人的部分记忆。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药灵儿,今年十五岁,这倒是比自己二十三岁的年龄小上许多。这里的药灵儿是药家的嫡女,从小精通各种药理,识得各种药草,自小就被人称为天阳第一才女。

只可惜这么聪慧狡黠的女子在药家并不受宠,反而被药家的家主嫌弃,一直过的是比药家的丫鬟还不如的生活。

第三章 挑衅

要说药灵儿不受宠的原因,还得追溯上一辈老掉牙的爱情故事,药灵儿的老爹年轻时便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可惜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不得不娶另一个豪门女子做正室,再娶完正室的第二天便迎娶了自己所爱的人。正室不堪受辱便郁郁而终了,留下了个小孤女任人宰割……

药灵儿想着这一切,不禁有些出神了,直到静儿慌慌张张的跑进屋来才收回自己的思绪。

“小姐,小姐,二小姐朝我们这边来了,你快去床上躺着,我就告诉她你不舒服让她离开,要不然她又得欺负你了。”静儿不等药灵儿有所表示便使劲将自家小姐往床上拉。

“二小姐?”药灵儿想了想,脑海中却浮现出了一张和药敏儿一模一样的脸,甚至觉得她的名字就是药敏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静儿,二小姐是不是名叫药敏儿?”药灵儿对正在万分着急的静儿问道。

“是啊,小姐,二小姐就是药敏儿啊。”静儿已经得知了自家的主子记忆的模糊状况,对她的问题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我之前自杀是不是和她有关?”不知道为什么药灵儿真的对这个药敏儿没有丝毫的好感,反而还有一种浓浓的厌恶。

“小姐,既然想不起来了,你就不要再想了嘛!现在快快乐乐的生活有什么不好。”静儿躲躲藏藏的拒绝了回答,她是真的不愿意小姐在记起以前那种种的伤心,也很害怕小姐想起来之后再一次想不开。

药灵儿看着急于隐瞒的静儿,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自己这具身体自杀肯定与这个药敏儿有关,还真是巧,前世今生的债都在同一人身上。

“静儿,不忙,以前和她针锋相对惯了,今天我们来演一演柔顺!”药灵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在药灵儿猜到自己现在这具身体主人的死与药敏儿有关的时候,这具身体就像感应到了似的,脑海中关于药敏儿的记忆便立刻多了起来。

要说这个古代药灵儿也不是个认命的主,自己母亲的死本来就令她不满,更何况她又何其的聪慧,即使药敏儿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她也从未服过软,一直与药敏儿明争暗斗。

但是这个药灵儿却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当朝三王爷南宫沐。

药灵儿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爱慕着南宫沐,两人也在药灵儿的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定了亲,只是因为药灵儿一直不受宠,南宫沐便一直不屑于和药灵儿接触。甚至在药灵儿与他成亲的当日撇下大红嫁衣的灵儿,跟着药敏儿离开。

更可气的是,药灵儿的父亲大人竟然在成亲当日允许了南宫沐和灵儿解除婚约,和药敏儿定亲的决定,药灵儿不堪受辱,一气之下服了毒,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药灵儿想到这里不禁开始难过,这个药灵儿和自己的遭遇何其相似,甚至连仇人的样子名字都完全一样,这到底是怎样的缘分才让两人产生如此多的巧合呢?

药灵儿想着过去和现在的种种,心中莫名的感伤,而且还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传来了丝丝恨意,这个药灵儿恐怕也是不甘心吧,你将记忆留给我是不是想让我为你洗尽这一切?

如果是,那你就放心的离开吧,我一定不会让不该幸福的人幸福的。

“药灵儿!药灵儿!你快点给我出来!”药敏儿还未进入灵儿的院落,便开始颐指气使的大叫,丝毫不见在外人面前的善良和温婉。

“不知妹妹叫我何事?”灵儿给了静儿一个不许出去的眼神,便信步走出门,迎向药敏儿,这倒是让药敏儿很是吃惊,但听到药灵儿的那声妹妹让她非常的不爽。

“呵,妹妹?”要敏儿万分不屑的道:“不知道你的妹妹在何处啊?据我所知,药家对外只承认有我这一个女儿,你算什么东西?”

灵儿看着眼前嚣张跋扈的药敏儿,心中自是万分的讨厌,尤其是那张脸,让自己又何其愤恨。

“敏儿小姐说的是,是灵儿唐突了,还望小姐原谅。”灵儿悄悄地在心中对自己说,要忍,为了以后的大计,一定要忍。此时,药灵儿隐忍的将手紧紧的握成了拳,撰在手中的手指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肉里。

“呵呵,今天你倒是蛮听话的吗!怎么样,沐哥哥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了,你是不是心里很难受啊?我听说你还服了毒,你怎么不一死百了呢?干嘛活过来惹人嫌!”药敏儿将自己的泼辣与狠毒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反而让药灵儿没那么难受了,他南宫沐再优秀也不是自己所爱,谁愿意要谁去要,这跟她药灵儿没有半点关系,药敏儿在这儿做的这些反而让自己觉得可笑。这一世,她药敏儿还没有决定要爱上哪个男人。

“敏儿小姐说哪里的话,你与三王爷那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在一起是早已注定的事,灵儿自知无法插足,自当羞愧。”药敏儿现在无外乎就是炫耀自己的成功罢了,顺着她也就自然免了不少麻烦。

“哈哈,没想到,你倒是想通了,也罢,也免得本小姐还要亲自调教你!”药敏儿的毛被灵儿捋的异常柔顺,说话也没那么尖锐了,只是刁蛮无理还是如常罢了。

“药灵儿,告诉你,以后别再惦记着沐哥哥,沐哥哥是我的!还有,我过完七月七就要跟沐哥哥成亲了,你这天阳第一才女的女工那么优秀不要被浪费了,从今天起就要开始给我准备嫁衣!”

说到最后,药敏儿在乎的也不外是一个男人和一个成功者的虚荣罢了,可是又添加了她的恶毒在里面,还真像一个装模做样的小丑。

自己要跟自己姐姐心爱的男人结婚了,却让自己的姐姐做嫁衣,药敏儿还真不是一般的残忍。好在此时的药灵儿已经不是原来的药灵儿了,伤心也断不会为了那个男人。

药敏儿说完这话就悻悻然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种感觉药灵儿乖乖的,和以前的药灵儿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与其这样顺从她的药灵儿,还不如那个和她一争到底的药灵儿让她安心。

只是这样的药灵儿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她什么都不争不抢,自己也可以在她那儿少放点心思,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坐稳三王妃的位置。

药灵儿看着药敏儿走出了自己的院子,便转身朝屋里走去,被灵儿下了禁足令的静儿一看小姐进来了,就立马走向前来。

“小姐,你没事吧!”

“静儿,我没事,真的,别担心哈!现在不管是药敏儿还是南宫沐都伤害不了我了,我已经死过一回,活下来是为了快乐而不是伤心的,该难过的不是我们。”

药灵儿满脸笑意的对静儿说道,看着这个曾经为了替自己自杀的主子求药而被罚在院子里站了一天一夜的丫头,心中满是感动。

要说不管是现代的药灵儿还是古代的药灵儿都应该不知道静儿求药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药灵儿的脑海里就是有那样一个片段,一个小丫头跪在院子里一整夜也未能感动到铁石心肠的药家家主。

“小姐,你在想什么?”静儿看着明显又在神游的自家主子不解的问道。

“我在想某个小丫头一大早就不见人影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药灵儿对静儿打趣道。

“啊!小姐,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早上我在街上看到了摄政王微服出巡的消息哎。”静儿神秘兮兮的对药灵儿说道。

“摄政王?”药灵儿仔细搜寻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没有丝毫的印象。

“就是咱们南阳国的摄政王啊,当今七皇子,先皇最宠爱的皇子,多次和天都国的战争都是摄政王亲自上阵打赢的呢!”静儿一脸崇拜的说道。

“哦,咱们的摄政王原来这么优秀啊,看把这小丫头迷得,还找不找的到北啊?”要灵儿看着静儿崇拜的表情,还真的有点好奇这摄政王到底是一个怎样优秀的人物。

“小姐,你讨厌,就会欺负静儿!”静儿嘟起嘴,作势要再也不理自家主子了。

“好好好,静儿乖,是我错了,快点给我笑一个!”药灵儿开始逗弄起静儿来。

“小姐!”静儿更加不依了。

“好好好,静儿,咱们不闹了,我们谈点正事。”灵儿觉得在药府继续呆下去不是一个好主意,她必须要计划快点脱离药府才行。

药灵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静儿,原本也没指望静儿能帮上忙,可是没想到静儿便立刻有了主意。

“好啊,小姐,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这里,我们离开好了,至于钱吗,你不用愁,夫人在生前给你留了好多嫁妆,说是你成亲后就能用的。”说到这儿静儿便立刻捂上了自己的嘴,像受惊的麻雀一样瞪大双眼惊恐的看着药灵儿。

第四章 要回嫁妆

“静儿,你说的是真的?”药灵儿自动忽略了静儿的反应,冲着她激动的问道。

“真的啊,小姐都不记得了吗?那原本就是夫人的嫁妆,夫人只有你一个女儿,当然是全部都留给你了,只是在你和三王爷成亲的前一天嫁妆便已经都送去了三王府了。”静儿的脸上带着意思可惜,那么多东西,可惜都在三王府。

“呵呵,没事,静儿,我们再去要回来就是了。”药灵儿可是非常的喜欢这个消息,在这个世界女子独立生活,钱这个东西可是少不得。

药灵儿开始好好计划着出府的计划,在府里做些报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不方便。

再说这个三王爷南宫沐,自己也是时候好好会会他了,她倒要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第二天一到早,药灵儿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去三王府会一会南宫沐。

“静儿,来,帮我梳妆,我今天要去见见我的钱未婚夫,你可要好好帮我打扮一下!”药灵儿嬉笑的坐到铜镜前。

来到这儿这么久,药灵儿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一下自己在天玄大陆的模样,也不知道会跟原来的自己差多少。

药灵儿看着镜中唇红齿白明媚皓齿的小姑娘,心中顿感高兴,年轻就是好,十五岁的孩子,皮肤和精神面貌都要比二十三岁的自己好得多,自己还真是赚到了。

“好的,小姐,静儿一定好好给你打扮一下。”说话间,静儿利落的拿起两只金步摇、一只玉簪、两个金环朝药灵儿的头上插去。

“等等,静儿!”药灵儿看着眼前的静儿还在找来找去,想要将更多的东西插到自己的发间,不仅深感头痛。

“怎么了,小姐?”静儿很不解小姐为什么忽然叫住自己。

“静儿,能不能商量一下,这些东西事都要放在头上的吗?”

“当然了,天阳的风俗凡是大家族女子只要出门,玉钗金步摇是必不可少的啊!”静儿实在不明白小姐怎么了,怎么连风俗都忘了呢?

“那,静儿,可不可以只带一个?”药灵儿使劲晃了晃头,金步摇随之晃动,异常的漂亮。

“可是,小姐,这是富贵的象征,只带一个会不会太寒惨了?”静儿不是太满意。

药灵儿照着镜子伸手三下五除二的将头上的所有东西都拔了出来,重新扔回首饰盒里,又从中拿起一支玉钗插入发间,说不出的古朴与高贵,药灵儿看着镜子,很是满意的拍了拍手。

静儿看着自家小姐的打扮,虽然不甚满意,但看着犹如脱胎换骨般的小姐,退尽了艳丽,尽是高贵,便也不再强求了。

主仆二人收拾完便匆忙往外赶了,据静儿打听,三王爷南宫沐每天上午吃过早饭,一定会出门去自家的商号巡视,而静儿就是去门口堵他。

主仆二人冲忙来到三王府,等了一个时辰都没有看到南宫沐的身影,最后,静儿不得不决定登门拜访。

两人费了好半天功夫才进入到府中,期间气的静儿都想要直接骂人了,好在药灵儿都及时拉住了她。

在偏厅等了许久,三王爷的婢女才姗姗来迟的赶到:“吆,我当是谁家的大小姐呢?原来是药家的千金啊,怎么,被人抛弃在了喜堂上,还有脸纠缠呢!”

一字一句的苛刻着,静儿几乎被气哭,药灵儿无声地抓着静儿的手,默默的安慰着。

“这是谁家的狗仗谁的势呢?”药灵儿反击的豪不手软,有时候对付这种狗仗人势的主,就只能比他更强才能压下她的气势。

“你骂谁是狗?”这丫鬟此时真的是火了,从小就被安排在南宫沐身边伺候的她,虽说只是一个丫鬟,但哪里受过这样的辱骂。

“你有仗谁的势吗?据我所知,三王爷像来注重这等级尊卑,在高贵的丫头也没资格在主子和客人面前大放厥词吧!”

南宫沐既然计较自己的不受宠,那肯定也会在意这无聊的尊卑观念,在皇室长大的人,有几人能放下这高高在上的姿态。

此时在门边看了一会儿戏的南宫沐对旁边的管家使了使眼色,管家便推门而入了。

“景云,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伺候少爷!”管家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支开这趾高气扬的丫头,进而对药灵儿说:“药小姐请见谅,老奴管教不当,让小姐受惊了。”

“管家多礼了,只是你家主子可有空一见呢?我可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行是对你家主子有事相求。”药灵儿不卑不亢,进退得体倒是挺让老管家吃惊的。

老管家向外看了一眼,随后说道:“姑娘有请,王爷已在客厅等候。”

药灵儿将静而留在了偏厅,怕她在跟着自己会被气哭,看来王府里的人对以前的药灵儿还真没什么好印象。

要说以前的药灵儿也是聪慧佳人,可是却和药敏儿一样有着令人厌恶的刁蛮和任性,只是药敏儿懂得隐藏,而药灵儿懒得隐藏而已,再加上她对南宫沐的纠缠,在王爷府还真很难有人能喜欢她。

老管家将药灵儿带到客厅时,客厅里已经来了几个蓝眼睛的人,叽里呱啦的说着一些和法语有些相象的语言,药灵儿多少能听得懂他们在讲些什么。

大体就是一些关于医药的话题,这可真对了药灵儿的专长,幸亏当初研究的是古医,要不然西医拿到这里还真没什么用处。

药灵儿就在此时进入了客厅,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药姑娘,本王这里还有客人在,还请你有话快说,本王没那么多时间。”南宫沐率先走向前开口道,他好像还真被药灵儿缠的有点怕了呢。

“凝神草,有凝神、平气的功效,但不可多食过量,否则会出现头晕、呕吐的症状;一点红,又名叶下红,可以活血散瘀、凉血解毒,但不可与千里红一块服用,否则会变成剧毒,见血封喉;药青莲,可以解毒止血,是战场良药,但不易保存……”

药灵儿没有理会南宫沐的话,只是毫无理由的说了这么一段话,弄得南宫沐有点摸不着头脑。

此时,一位蓝眼睛的老者,走向前,对南宫沐嘀咕了一阵,便走向药灵儿用不太利落的天阳话对灵儿说道:“姑娘对药草很有研究,不知能不能帮再下一个忙。”

药灵儿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将目光转向了南宫沐,“那要看王爷的意思了。”

“药灵儿,你想都别想,本王是不会再娶你的!”南宫沐此时看向药灵儿的目光中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王爷息怒,小女子自知愚钝,配不上王爷的俊雅潇洒,此次前来,绝不是为了再强逼王爷,只是为了小女的嫁妆,小女子自知王爷绝不愿意再见到灵儿,但是灵儿的嫁妆乃是家母精心准备,对灵儿意义重大,还望王爷谅解。”

不卑不亢,有理有据,进退得宜,南宫沐审视着眼前的药灵儿,忽然发现今天的她除了说话与平时不一样外,竟然连打扮都不一样了,没有了以前的嚣张艳丽,多了些古朴典雅,看着倒是顺眼多了。

“好,你若能帮上这位先生的忙,本王便允了你的要求。”南宫沐倒是想看看药灵儿到底有多少本事。

“小女子谢过王爷!”药灵儿退步拘礼,始终跟南宫沐保持着一种距离。

“药青莲的保存很简单,不要保存药,要保存莲心,每次打仗前提前三个小时炼制即可;一点红与千里红的区别在于磨成汁后,一点红有一种香气,而千里红没有……”

所有问题逐渐解答完毕,南宫沐也依言将药灵儿的嫁妆还给了她。

南宫沐看着药灵儿走出王府,视线久久不能收回,他在思索着,药灵儿究竟有在玩什么把戏,难道又是为了吸引他?不可能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该将自己的嫁妆要回啊。

南宫沐百思不得其解,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有兴趣研究药灵儿了,而且好像今天一天他都在思考着药灵儿的不同。

药灵儿拿到嫁妆后十分的高兴,就像静儿所说的,真的是好大一笔财产,现在她得要好好想想这笔钱的用处了。

药灵儿想,这毕竟是药灵儿母亲留下的东西,银两什么的她可以用来花,至于首饰什么的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动用的,这也算是自己对占用了她的身体的报答吧。

其实隐隐约约中,药灵儿还是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喜怒哀乐的,就像现在,自己拿回了她母亲的嫁妆,自己的身体就有明显的激动,从心跳到手发抖,无一不显示着,自己仿佛是和她合二为一了。

这么想着,药灵儿也有些高兴了,不管之前身体的主人是怎样的一个人,自己都希望她会有一个好的归宿,不管是继续留在自己的身体里还是已入轮回,都希望她可以幸福。

弃女重生:摄政王的毒医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弃女重生】 或 【摄政王的毒医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