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青梅请煮酒 最新章节

2019/03/18 00:11:59   来源:网络

书名:青梅请煮酒

第二章病秧子

这次在投胎之前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幽魂就在地府多晃荡了一会儿,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下辈子不要再遇见这个男人,因为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命里的一个大劫。推荐1885888.com

  但是很快她就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了因为最近投胎的人好像就越来越多了,这个还真的是有点不可思议。明明记得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她看着人越来越多,没有办法,只好去排队了,只是在丫头头一回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熟人!

  他便是那个阻拦她去和亲的太子,也是前世的前世胡乱毁坏她大婚的小皇帝!

  丫头看见他的时候大呼:“你怎么也来了!”

  “什么我也来了?”对方在看到丫头的时候似乎已经完全不认识她了,同时还给了丫头一个白眼。

  他们两个人之间隔了好远的距离,虽然隔得这么远但是他还是进行基本的交流的。

  “!!!”丫头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心里是喜忧参半。

  这次再次来到冥界的时候,她就非常的烦恼,这是她最后一次投胎的机会了。

  “要是这次再投胎失败,怎么再度过我的大劫,天啊,我是早的什么孽啊!”这丫头在地府里哀嚎。她还用余光看着她身后的那个男人,虽然中间隔了很多的人,但是还是能看见他,印象太深刻了!

  最后丫头直接转头索性就不去看他,有句话说的好,眼不见为净。推荐http://www.1885888.com/

  地府有一个孟婆,她站在奈何桥上,给每一个路过的人喝孟婆汤,了却凡尘琐事三千恨,从此无事一身轻。

  孟婆又看见这个姑娘的时候微微抬眼看了下她说:“姑娘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其实在孟婆的眼中,这个日子过的慢,但是看见这丫头的周期着实有点短了,也就在前段时间才见到过这个丫头,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又一次的出现了。是不是她做了什么错事?有人故意刁难?

  姑娘在看见孟婆的时候也在吐槽:“我也不想啊!天要亡我!”这个丫头自己都在那里感慨了。“我差一点就要成亲了!”说到这里,这个丫头回头把隔了她十七的那一缕幽魂给拽了出来,然后对孟婆说道:“就是他,就是他坏了我的美事!不然我就成婚了!”真的是只差一点了。

  那幽魂深深的看了眼丫头,最后吐了口气,似乎是在叹息。很快他收拾好情绪以后就用很公式化的说道:“姑娘,我们认识吗?”

  孟婆就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个小伙子孟婆也认识,但是现在闭嘴也许是最适合她现在这个职业素养的,她手里还端着一碗孟婆汤。似乎两个人吵架也不能阻止孟婆要两个人来喝孟婆汤的事实。188新闻网天大地大,喝汤最大!

  “你当然不认识我了!我是要被送过去和亲!你坏了我美事的那个混蛋!”那丫头说道。她用力的点了点这个男人,是的,现在他不是少年皇帝,也不是好战的太子,对方和她一样,都是平等的。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之后轻声慢语的对丫头说道:“我是征战战死来的,我有几个侍妾,倒是真的没有见过你。如果我活着的话,倒是可以考虑收了你。”说完他轻轻吹了几下那个丫头,然后那个丫头就被吹的老远。幽魂的悲哀……轻啊~

  丫头一脸憋屈,其实她有很多的话是想要说的,但是看见了这个小贱人如此说话,就恨不得能掐扁他的脖子:“……”欺鬼太甚!

  “我赶着投胎。”然后那个小伙子就接过了孟婆手中的孟婆汤仰头一饮而尽。188新闻网

  丫头:“我去你md,插队啊你!”但是人家孟婆汤一喝,头都不回直接去投胎了。

  丫头要追上去被孟婆给一把抓了回来,“丫头,要追人,干了这碗孟婆汤!”孟婆是绝对不回放过任何一个漏网之鱼一碗孟婆汤也已经准备好了,这个孟婆还真的是很敬业,真的要颁奖了。

  丫头:“……”浑水摸鱼是不可能的了。丫头接过孟婆汤,然后仰头喝了个干净,无奈的表情,她在走向转世镜的时候还有些踌躇,过了很久才做好心理准备,往里面一跃!

  在投胎之前,丫头说了一句:“下辈子别让我看见你。”

  两个人就全都去投胎了,奈何桥上还有人在排队来喝孟婆汤。

  孟婆也是稍稍愣了下神之后便微微叹气:“喝汤了!”又打好一碗汤。

  只有孟婆一个人摇了摇头:“唉!前世作孽啊。版权1885888.com”其实孟婆也能猜出那么一个大概,但是她只是一个公务员,还范不着为了别人家的家务事去插手。

  第三世转世……

  这次投胎她是一个商家小姐,这个商家小姐还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小姐,而且还是一个年纪很大的大商人老年得到的女儿,还是这位大人的小妾生的,只是这小妾原本是一个不错的姑娘,后来不知怎么的,信佛了。最后孩子基本也就交给主母来带孩子了。

  那个时候主母也有快五十出头了,可以说,这个孩子在主母那里就像是自己的小孙女一样,偏偏这个孩子还很懂事只是,又时候太过于淘气,此女若为男,必定会被她父亲好好的去培养在商行。

  梁秋容在五岁的时候就非常的活泼,并且淘气,似乎非常不喜欢吃亏,也没有什么事情她会吃亏的。

  直到主母带着梁秋容去乔将军家去夫人外交以后,她认识了乔将军小儿子,只比她大一个月,这个还真的是让两个孩子拉近了不少的距离,加上两家的关系还不错。所以两家的孩子有时候无聊的时候就会放在一块儿玩。版权1885888.com

  “我家宝宝他的身体不好,老是会生病,可真的是愁死我了!”乔夫人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在她的话语里还是非常的担心自己家的孩子的,虽然说乔夫人嫁给乔将军的时候是二八年华,可是那个时候乔将军的年纪也到了而立之年,可以说就是这样的时代,还是会有很多的待字闺中的女子会嫁给那个男人。

  后来乔夫人生了大儿子,在十三岁那年的时候被乔将军带入军中去历练去了,逢年过节也是难得回来一趟。那个时候的乔夫人也是一个三十有二的妇人了,看到自己的大儿子也是越来越有男子气概,只是她久居长安总是一个人会觉得孤独,一个人的日子有时候总是会觉得难熬,一次乔夫人是终于又怀了一个孩子,谁承想这个孩子生下来身体总是不是太好,满月的时候就一直发高烧,把长安里最好的药医师找来给孩子诊治,就是会担心这个孩子长不到成年,所以孩子常年的药不离身。

  “我家囡囡,小时候就喜欢蹦跶,到处的跑,淘气的不行!”梁夫人看着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女娃有些心安,看看乔夫人怀里的孩子,就觉得自己的孩子淘气是淘气点,但是起码健健康康的可以少操心。

  再说梁夫人的大儿子还在将军的手下做事,所以两家总是少不了要多多走动的,这次是把孩子也带上了,也算是一种将下一代的关系也培养培养,“将军又是和我家三郎交情甚好,我总是不知我家那小子在将军手底下如何,家里的事情我会担着,现在有了这个小丫头我的日子总是不会太寂寞。”说着,梁夫人看着梁秋容。“囡囡,看到那个哥哥没有?”

  梁秋容顺着梁夫人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点了点头:“恩!”

  “去和哥哥打个招呼好不好?”梁夫人笑眯眯的对孩子说道。

  梁秋容慢慢从梁夫人的怀里下来了,走近乔夫人看着她怀里的孩子“哥哥好!”可以说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小丫头仰着头看着在乔夫人怀里的孩子,看起来,还真的是太乖巧了。

  那个孩子看起来要比梁秋容瘦弱,皮肤苍白,眼睛也没有光泽,好像也是少了几分灵气,孩子的眼睛总是垂着的,没有什么精神,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心里是在想什么。

  “宝宝妹妹叫你呢!”乔夫人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说道。

  宝宝慢慢的抬眼然后看着梁秋容:“妹妹好。”这个宝宝还真的是很从善如流。

  小丫头在看见这个孩子以后,眼珠子就咕噜咕噜的直转,她很少在家里看见和自己同龄大的孩子,其实在看见这个孩子的时候,梁秋容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好想蹂躏这个孩子一通啊!“夫人,我可以和哥哥玩吗?你都要把哥哥给抱困了。”

  乔夫人听了,就摇了摇头说:“不行啊,你哥哥身子不好。不能受风寒的。”

  梁秋容眼里带着光,看着夫人说道:“我就在夫人旁边和哥哥玩,我不跑远!”梁秋容似乎很想和那个和玉瓷般的孩子玩耍,只是,那个孩子似乎被看得很紧。

  乔夫人被这孩子的话一下就给逗乐了:“你这孩子倒是执着的紧呢!非要和哥哥玩,到时候你长大嫁给哥哥好了!”完全就是对这个孩子在逗趣。

  哪里晓得梁秋容听了这话,然后双手捧着自己的腮帮子问乔夫人:“我好看吗?”一点都没有女儿家的娇羞,反而就是一种天真的直爽。

  “哎呦,这孩子!”说着,乔夫人就抬头看着梁夫人,这个时候看着这个丫头还真的是有趣的紧。

  “囡囡,你快回来,哥哥的身体还有点不舒服,等到你哥哥的身体好些的话,你就可以长大了可以和哥哥玩了。”梁夫人伸手唤自己的孩子,让孩子回来。

  “哥哥你要早点身体好啊!”梁秋容认真的看着乔夫人怀里的那个病秧子……然后回到梁夫人的怀里问了一句:“我长大了,要是哥哥还病着可怎么娶我。”

  乔永思:“……”他一赌气,似乎觉得这样没有面子似得。“我长大病一定会好,然后娶你的!”似乎有些斗气的成分在里头。

  丫头的眼神里也是带有挑衅的意思……好像有不得了的事情开始拉开序幕了。

  一屋子里的人被这沉默寡言的孩子一出声都给逗乐了。“好,哈哈哈,好,等宝宝长大了,病好了就娶囡囡。”

  “哈哈哈……”

  大人只是把这个当成一个玩笑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第三章九连环

梁秋容回头看着梁夫人小声的问:“母亲,我还能不能明天再来看看这个哥哥,他好虚弱啊,这么大了还要母亲抱。”

  乔永思虽然是一个孩子,但是这个话还是听懂了,这个不就是说他的身体太虚弱了吗?况且说明了这个孩子还是真的是太过于虚弱了,除了这个还能说明什么呢?也许是孩子自己的好胜心在那里作祟,但是这个孩子就是有点好胜了,他挣脱开乔夫人的手,然后头一次看着乔夫人赌气一般的说道:“娘,我会在地上走。”

  梁秋容歪着脑袋看着这个执意要从乔夫人的怀里要下来的孩子。

  “宝宝,你身体还没有好,还是在娘怀里坐着。”乔夫人说道。

  这个时候梁秋容也学着乔夫人的声调说道:“宝宝好好休息,囡囡也要母亲抱抱。”说着,梁秋容一蹦一跳的回到了梁夫人的怀里。

  梁夫人并没有立刻来讲梁秋容给抱起来,而是点了下梁秋容的脑袋说道:“你这小丫头总是动起歪脑筋总是没有完,我看你就是觉得头疼的不得了!”乔夫人也是觉得这个丫头有些鬼机灵。

  “娘,我要下去和妹妹玩一会儿。”乔永思在乔夫人的怀里微微的挣扎之后他抬起头看着乔夫人。“罢了,你下去和妹妹玩会吧。”说着,乔夫人想着两个孩子在她的眼前怎么说也不会起什么大的乱子,所以就手一放,这两个孩子就这样的把东西就这样的手一放,也不知道是还是不是,但是可以确定的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处境。“外头风雪大,你和妹妹就在这屋子里玩耍,千万不可出去知道吗?”

  乔永思点了点头:“知道了。”奶声奶气的说道。

  梁秋容就一直在她母亲的怀里,似乎看见乔永思从他的母亲怀里出来了,但是她还是在这个时候还是那么的固执,好像就像一个女王一样等着有人来请他一样。

  结果,乔永思是从他母亲怀里出来了,只是乔永思并没有立刻的去找梁秋容,而是去旁边的一个小盒子里打开里面有许多小孩子玩的小玩意,一会儿是拨浪鼓,一会儿是铃铛,一会儿又是一个用稻草扎起来的。所以在现在的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把梁秋容的目光给吸引过去,现在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的不可置信,所以还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还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东西是在吸引着梁秋容。

  梁秋容就趴在梁夫人的肩膀上然后看着乔永思一个人在那里玩,那个小孩也没有出言邀请梁秋容过来玩,还把玩具拿出来,然后一个人就在那里玩的非常的开心,尤其是在拿出了九连环的时候,梁秋容的那双小眼睛就好像在那里放着光,好像也是在那个时候有着无尽的光芒。也不知道是有还是没有,梁秋容总是觉得那个小孩子总是故意的。

  两个夫人看着两个孩子,之后两位夫人看着两个小孩,之后就笑道:“这两个孩子,都贼着呢!”

  梁秋容鼓着嘴巴在那里委屈着。然后眨巴眨巴眼睛,“娘,我要出去堆雪人!”

  外面的雪刚好停了所以这个时候梁夫人才会来乔夫人这边玩。

  “不行,外头风大。”梁夫人有些担心,虽然说外头在今天这样的好天气,可是外头的温度还是非常的低的,就是怕孩子年纪实在是太小到时候会招惹什么风寒才是最最重要的。

  “娘,囡囡想要出去玩,囡囡不会想哥哥一样生病的!”孩子还是在朝着乔永思的方向看过去,就是知道这孩子也是在嘚瑟。

  然后乔永思就转头看着他自己的娘亲。乔夫人当然是一眼就看透自己的儿子心里所想的东西,乔夫人非常果断的摇了摇头:“宝宝身子不好,自然是在家里待着。”

  乔永思这样的一听,手里的九连环也不玩了,然后就看着梁家的小丫头出去玩去了,其实这个孩子心里还是在生气呢!乔永思抱着九连环然后小步跑到乔夫人的身边说道:“娘,我就看着,我保证不去乱跑。”

  “不行!”

  “我就看看。”

  “不行。”

  “妹妹都出去玩,宝宝也想要出去。”乔永思仰着头就这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孩子的那个样子真的是好委屈。乔夫人便点头说了一句:“好吧,便依你,到时候万万不可去碰那冰寒之物你可切记?”乔夫人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就生怕到时候出了点意外,那可就不好了,况且这个孩子还是她年迈大了以后生的孩子,那可真的是心头肉一点都不假。

  事实是男人的话,不论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哪怕这堪堪五六岁的弱童,说自己不会去碰那冰寒之物,最后还是时不时的去触碰。

  在梁秋容和梁夫人母子俩在院子里堆雪人,可是可以确定的就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还是会有很多的东西是在这个时候还会有多少的东西。雪人的体型并没有多大,刚好和梁秋容的体型差不多大,也就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感觉那个雪白的人看起来,真的是好美丽。乔永思看着那个在院子里小小的白娃娃觉得好有意思。

  “宝宝,你不要跑到雪地里!”乔夫人看自己的孩子虽然出来的,但是还是要往外跑出去,还真的是有那么一些意思。外面很美,母子之间的互动,让乔夫人心里也是像挠了一样的在这里,也不知道是还是不是可以确定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就是还是有那么一些可以感觉的,要是孩子的身体好些,必定也会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耍,嬉闹就是怕孩子的身子顶不住。

  乔永思很安静的跟在梁秋容的身后说道:“带我玩吧?”那个孩子还真的是好委屈,但是还是感觉这样的孩子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微笑的含义在这个里面,也许是孩子平日里一个人久了,孤傲惯了,就像方才他在屋子里玩九连环,就是当着梁秋容的面玩耍,明明是有那么一点的意思是在那么里面,可是可以知道的就是,想要气气那个女娃娃。

  乔永思没有想到那个女娃娃也没有委屈的来找他,反而是出去玩去了。

  “你教我我玩九连环,我带你玩。”小丫头刚才看乔永思玩九连环眼睛馋着呢,就是一直表现的比较含蓄而已。好吧,小丫头心里也是贼着呢,一点都不傻。

  “恩。”

  之后,梁秋容就说让乔永思拿着那两个枯树枝,枯树枝还是梁秋容找到给的乔永思,梁秋容从地上捡起几朵梅花的梅花瓣,然后小心翼翼的给这雪人安上这个眼睛鼻子嘴,全都是地上的花瓣,最后终于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乔永思就一直的跟着梁秋容跑来跑去,那孩子的笑脸红扑扑的。看上去胖嘟嘟的,就像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

  “你来把这个雪人插上手把!”梁秋容好像大功告成一样,就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就差乔永思来做最后的一个步骤。

  乔永思这个时候也已经是觉得自己好像也是需要做好很多的东西,那都是不知道是有还是没有,也许就是不知道是有还是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放下的,也许就是不知道是有多少感慨。

  “一个丫头还这样的淘。”乔夫人看着那个孩子,觉得这个孩子要是在这院里来陪着小儿也是不错的,可惜的是这个孩子是庶出,倘若是嫡出的孩子,她大概会开玩笑搬的说给两个孩子定下娃娃亲。

  “是啊,小时候就这样的淘气,倒是让世子受惊了。”梁夫人倒是客气了起来。

  “希望常来,宝宝平日一个人无聊的紧,到时候,我去串门。还不知道到时候夫人会不会嫌弃?”乔夫人说道。似乎也觉得两家走动走动也不是不可以,况且两家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梁夫人的儿子也是在军队里当官,梁夫人的丈夫又是从商,可是现在的这个时候两家的关系还是蜜月期。

  要说让两家定娃娃亲,可能性比较低,因为看乔永思的身子骨,要是能长大还好,乔家看梁秋容的出生估计也是嫌弃,毕竟也是个庶出的孩子,只是她的母亲信佛以后,基本上就一直都交给了梁夫人来养着。

  当然了,这个两个人谁都没有提起来,毕竟都要好好的坐下来说说话,又不是来翻脸吵架什么的。

  “乔夫人你还年轻担心个什么?”梁夫人倒是有些笑,觉得她实在是有些过于紧张了。

  “我自然是紧张了,你看,我丈夫常年在塞外,很少回来,我自然是要仔细的照顾孩子,其他的我能不仔细的照看?孩子况且我的大儿子也是在塞外,我总是担心。我担心到时候他也和他哥哥一样也被逮到军中。”这大概就是将门之后总是会在大部分的时光会在军中磨炼,现在军中的那个大儿子,算算时间也是入了军中有三年有余,也不知道孩子现在有没有长高,大概和他的父亲一样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吧。在学识上听他写的家书上也看到他说将军看功课看的很紧。

  “真的是苦了你了!”梁夫人其实在这个时候还是会有些同情的。“我家大郎前些个月还说要回京,到时候令郎必定也是会回来,你到时候就能好好的看看大公子了。”

  “恩,自然的。”两个夫人就在一来一去的说话,都把孩子给忘记到了一边去。

  看看院子里,除了那个孤零零的雪人,哪里还看得见那两个稚童。

  原来,他们在堆完雪人早已经回屋子里了。

  “娘说,外头冷回来就热了,你教我玩九连环吧!”梁秋容说道,这个时候梁秋容就安安静静的坐在火炉边上。

  乔永思也是去到盒子里把九连环拿出来,然后两个孩子就坐在火炉边上玩起来。

  “这样,这样……”乔永思就好像一个小老师一般的教梁秋容。

  梁秋容看了半天,艰涩的说了一句:“看不懂……”

  乔永思很有耐心,继续示范了一遍。

  “慢点。”

  “唉?怎么出来的?”

  “再来一次呗?”

  乔永思:“……”安静的继续示范一遍……

第四章牡丹花

如果说两家的关系在现在看来不错,在乔永思十岁的时候,乔家给乔少爷做了一次整生日,十岁也算是她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其实在现在的这个时候乔永思还和梁秋容还是不错的朋友,只是他的身体还不是很好,乔将军在看见自己的儿子的时候,面容苍白,嘴唇虽然是有血色,只是他实在是太瘦弱了,好在,乔永思的读书不用太过于操心,在仕途上说不定也能有发展。

  至于梁秋容女儿家家的,虽然是已经十岁了,但是还是没有太多的男女大防,常常会跑到乔家,乔家就在隔壁,两家也算是邻居了,两个孩子也是从小玩到大,但是不得不说的就是,在乔永思小时候总是被梁秋容欺负。因为小孩子,加上比乔永思健壮,常常会被退推到,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乔永思身体不好,不能去太远的路,一次踏青,因为带着乔永思出去玩,会来以后,就在家里高烧不止,所以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在外踏青的时候染上了风寒,最后在家里发烧了三天,好不容易最后才有些好转。

  最后等到乔永思憔悴的醒过来的时候刚好是梁秋容蹦蹦跳跳的来,手上还带上了梁秋容平日里最最喜欢吃的芙蓉糕,她和梁夫人都来了。

  梁秋容来的时候乔永思也是恢复了一些,能坐在床边喝药了,饭馆梁秋容身子骨健壮的不得了。

  “这是我看你得了病,所以我就带了些过来给你,毕竟你身子虚。”说着梁秋容就把盒子打开给乔永思看。乔永思那会儿正看着这些的糕点,他的娘亲手里还端着药碗。“宝宝,来喝了这碗药。身体好了才能去下地。”乔永思听了点了点头。然后乔永思很乖的把药碗接过去,染回对乔夫人说:“娘,我自己喝。”说着小家伙一仰头,就把一大碗药一口气,全喝了个底朝天。

  刚刚喝完,乔永思的眉头还皱着,真的是太苦了。“给。”乔永思把药丸递给乔夫人。趁着这个功夫,梁秋容极快的将手里的一枚芙蓉糕塞到了乔永思的嘴里。

  乔永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梁秋容,梁秋容这个时候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的呆萌的气息在这周身泛滥开来。“看我做什么?尝尝好吃吗?”梁秋容说道。

  听梁秋容这样说,乔永思这才回过神,后知后觉的嚼了起来。“可好吃?”

  “恩。”乔永思点了点头,其他的话他也不知道如何说,明明在先生那里做辩证的时候话那样的多。

  “哎呦,佩佩,你来就来,还带什么吃的。”乔夫人看在梁秋容的身后梁夫人姗姗来迟的样子,这才客气起来,起身来迎接。

  刚才的时候,梁秋容下马车,那可是提着果篮子那都是步步生风的往乔府里冲,那个劲头实在是太猛了,简直就是追不上,可以看得出来梁秋容可是非常急切的想要看到乔永思。“囡囡说宝宝生病了,非说要给宝宝买好吃的,要宝宝快快把身体养好,刚才小丫头跑的我都追不上了。”梁夫人笑着和乔夫人解释。

  其实乔夫人的年纪还比梁夫人年轻七八岁,但是因为两家孩子的年纪差不多大,加上两人是邻居,还是两个比较好静的人,平日里,要是闲着的时候,两个夫人就会常常坐在一起聊聊天,有时候后院还会有什么其他夫人的邀请会参加什么团体的宴会,当然了,他们好静很少出去走动。

  “囡囡,你这样关心宝宝,以后让你嫁给宝宝喽,娘就不要你了。”梁夫人半开玩笑的和自己的女儿说道,一旁的乔夫人就在旁边面带微笑,也不接话,只是看着梁秋容,看看梁秋容看看她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毕竟童言无忌。

  梁秋容嘟着小嘴似乎在想很重要的事情一样,之后梁秋容就想了想说道 :“不要,我想待在娘的身边。宝宝要好好锻炼身体啊!”

  乔夫人看着那个样子还在那里说:“我家宝宝以后一定会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乔夫人摸着乔永思的脑袋安慰说道,好像也已经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来。

  “恩,那个时候我也能保护囡囡了!”乔永思看着梁秋容很是认真的说道。

  只是那都是年少的时,吃了别人一个芙蓉糕,之后大概就是因为嘴里的药味清淡很多,所以说话特别的中听。

  “还有我娘,你也要好好的保护,你知道吗?”说着,梁秋容就把盒子的芙蓉糕全数递到了乔永思的面前。

  乔永思:“……”他默默的吧东西给手下了好像还是非常的喜欢这个东西,也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但是可以确定的就是在那个时候,看着芙蓉糕是真的喜欢吃的。

  “你这个小子,给你点吃的,这小嘴就这样的甜。”乔夫人看着儿子说的这话听着就觉得自己的孩子真的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

  “娘,你尝尝,我也会保护好娘的!”乔永思说道。果然是吃了甜的东西,这个孩子在这个时候说的话都是这样的甜,心里还真的是甜蜜蜜的。

  乔夫人拒绝说道:“你自己吃吧,娘又没有喝药。”

  “那娘以后可以不要给我吃药的话,娘亲就更好了。”乔永思笑眯眯的说道,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倘若,你日后不再生病,娘就不给你去吃药。”乔夫人说道。

  “恩恩。”乔永思点了点头。

  “好了,看见你的身体也没有大碍,我就走啦!”说着,乔永思便摆了摆手走了。

  乔永思看梁秋容就这样的走了,心里似乎有点空落落的。还是有很多的额东西是不知道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你这么快就走了?”

  梁秋容在听到乔永思这样说猛然回头:“当然不是!我和你说,我娘叫我天天在家里画画,你知道画画多无聊!就对着白纸,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画画,我真的好想出来玩,没有办法,我画完了以后,想到你生病,想着,我这几天刚好在学画牡丹花,我就又花了一个,然后拿给你看下,你看我画的这个你觉得到底是好不好?”说着,梁秋容就从袖子里拿出了她画的画,也可以在这个角度看来,就是一团红的。

  然后梁秋容把这个画纸换了一个方向。之后,终于是看见了这个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的东西是在这个里面的,也许就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看起来好像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像,像一朵红色花。

  “像不像牡丹花?”梁秋容脸上带着雀跃的光芒说道。

  乔永思非常诚实的摇了摇头说道:“不像,但是很想一朵小红花。还有花心。”

  “真的吗?”梁秋容将脑袋探过来看,也表示赞同:“我也觉得,我画的不像牡丹花,先生说我把颜色都混在一起了,所以才会画成这样的模样。”

  梁秋容的脑袋还垂着,但是她还是继续的给自己说话。“就这幅画,我也花了很久,娘说,那些宣纸,每日给我学画画,也只会给我三张,说多了,给我也是糟蹋了……”越说到后面,梁秋容的声音也是越小。

  乔永思也是觉得好像梁夫人对自己的孩子实在是太过于苛刻了。便对梁秋容说道:“要不,日后,你到我家来陪着我一起学习吧,只是我的先生每日对我要求可比你的先生对你要求高多了,你可愿意?”乔永思便一直盯着梁秋容的回答。

  “可是,我还有每日的女红琴艺要学习,我难道就每日来你府上为了那几张纸不成……”这丫头又在这里纠结了……

  乔永思:“囡囡,你想的也太多了吧?”

  “我想的多吗?”梁秋容看着乔永思,之后被这乔夫人眨了两下眼睛。

  乔永思就这样看着梁秋容,但是很快就会意。

  两位夫人还在相互的聊天,哪里会注意这两个孩子之间的那点小九九。

  乔永思突然就出声对他的母亲喊了一声:“娘。”

  听见儿子的呼唤声,便回头看着倚靠在床头的儿子问:“宝宝怎么了?”看来,从夫人脸上很奇怪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来,刚才乔夫人其实一直都在和梁夫人交谈,完全就是没有注意到孩子这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永思在心里也开始想了想,之后抬起那双有些灵动的眼睛,这双眼睛可是比他小时候有光泽多了,也不知道是长大了,人长开了,还是因为什么其他什么原因。“我想让囡囡也来我们府上学习,她画的实在是太差了,我记得我们府上的那个老师很厉害我想要和她比赛,看看同样的师父,她是不是还是这样的没有天赋。”会说话的孩子,说什么都是让人听了很舒服。

  “可是,那是你的师父,再说,囡囡也是有先生的。”乔夫人笑着给自己孩子解释说道。

  这个时候梁秋容却辩解说道:“没有啊, 我娘亲没有找画师,只是我自己随便的涂画罢了。我带着画来,只是想要听听宝宝来指点一二的。”

  乔夫人:“……”之后,毕竟是一个大人脑子转的毕竟也是比较的快,之后转头看着梁夫人说道:“你怎么也不给孩子请一个画师呢?”

  这个时候乔永思也不等梁夫人来回答,而是接过话说道:“我想让囡囡也来和我一起学习。”

  “那怎么行?”乔夫人也不太同意。

  “我还想要让郡王家的世子也来陪我,我和囡囡都说好了,上次我爹都说世子可以来我们府上陪我一起学习了。”乔永思突然就抛出了这样的一句。乔夫人也在这个时候沉默了。似乎在想着什么。

  可以感觉,这个孩子长大了,脸也越发的开了,看起来,也是俊朗了不少,眼睛像他的父亲,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嘴巴就随他的母亲。只是现在还是血色偏淡色。看来还是要恢复元气。

  “可是男女总是要防着些。”梁夫人也是有些不太赞同。虽然两家常常有来往。

  “我一直当囡囡是我妹妹啊。再说到时候认识世子难道不好吗?”乔永思说道。

  两位夫人都陷入沉默,要是能让儿子和世子走近也是好的,当然了要是能让囡囡和世子走近以后,说不定也能成了一桩美事。

  乔夫人便答应下来:“好吧,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就前几日父亲回来的时候和我说的。娘你可以去爹。”

  看来,这个事情也就差不多定下来了。“好吧,你好好好歇着吧,等你爹回来我问问。”

第五章拜堂成亲

听说在母族的一个表哥要成亲了,还有那么一点的不适应,因为,他需要御(古代汉族婚礼的伴郎),听说他要娶的是当朝三品大员中书令的宝贝女儿,日子定下来了,之后他想着在家族里,乔永思的年纪和表哥也就相差六岁,加上,平日里虽然是远,可是毕竟都是亲戚,到时候,沾沾喜气。

  “娘,我当真是要去做这个御?”

  乔夫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的了,你看,你表哥成亲,你也学着点,到时候你成亲的时候可也是这般的摸一样,以后要是成亲的话,你可也就是半个大人了。”

  乔永思听了便有些疑惑的抬头问了一句:“为什么我只能算半个大人?”

  因为你只算的上成家的人还没有立业,等你立业了,那么就是自立门户了,那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独立的人了。

  乔夫人很认真的和自己的孩子说道。其实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还是会有很多的道理是要给孩子在这里来讲讲道理。

  “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了吗?”乔永思问道。其实他对长大还是有那么一点的疑惑,还有更多的就是期待,期待的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的期待,不管是对还是不对,起码,只有等到他经历了才是对的。

  在乔永思表哥新婚那天,乔永思就一直跟在表哥的身后,看看表哥这一天都在做什么,除了拜堂的时候能看见表哥和新娘子有互动,就没有看到表哥的新娘子。之后表哥就一直都在和宾客在相互的敬酒,杯筹交错间,乔永思也看见了表哥的眼里所散发出来的醉意。之后,乔永思就在一旁扶住他,以免他到时候一个脚步不稳,就一脚踩空,这个时候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的压力的,可是不管怎样的,乔永思就是感觉这个新郎做的还真的是很累,还不知道在下一刻还会有什么上来就敬酒。这个时候还是会有很多的东西是在这里,只是乔永思感觉好累啊。

  在走到下一桌酒席的时候,乔永思问了表哥一句:“表哥,你喝了这么多酒,你走了这么多路,都没有歇歇,你不累吗?”

  表哥听了以后,爽朗一笑,在这个同时还拍拍自己表弟的肩膀说道:“这个我有什么好抱怨的,况且,我自己都觉得在这里的喝着酒,佳人美酒就在自己的身边,真的是实在是太美好了,我何必要觉得累?”这个时候的表哥还真的是非常的开心,可以从在这里感觉的就是不知道是有还是没有,但,天气觉得他虽然穿上了这一身的喜袍,可是乔永思感觉他也开始担负起了一个责任。

  在接下来,就是看着新郎官入洞房了。乔永思是一路的扶着新郎官在走进洞房。才十岁的乔永思自然是没有表哥高,他一直对于洞房的事情都是很懵懂,在大家看着表哥在众人的眼下掀开红盖头以后,闹洞房的序幕就拉开了序幕……

  其实在这个时候,乔永思就退的偏远,一些和表哥年纪差不多大的兄弟就在一旁起哄,将新娘子逗的,人们都是非常的欢乐,乔永思看来却是新奇还有更多的不理解。

  他想着,成亲都这样的闹洞房吗?

  这个时候,乔永思突然不想呀成亲了,自己的新娘子就这样的被调戏实在是有些……

  大概在大家闹腾了一些时光以后,大家都说要出去,让小两口好好的谈谈感情,这个时候,众人带着一脸坏笑的出去了,还有好事者说了些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在乔永思看来,平日都正人君子的兄长,姑姑婶婶瞬间也是在语言上调戏,当然了红烛过半,大家也都退了出去,之后是彻底的留给了小夫妻,好像对于这个时候还是会有后续发展,乔永思就是非常不理解的就是那群大小伙子居然在那里贴着门在听别人的房里话的。

  乔永思的内心:“……”说好的君子,平日里都能凯凯而谈,现在,简直就不能同往日而语。

  之后乔永思就回头去找他的母亲,至于乔将军,男人之间自然是有男人之间的话题,他还是个还,自然是去找他的母亲。

  在隔了一段时间,乔永思是在家里待着,还有和他同岁的郡王家的小世子,世子看乔永思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就敲了敲乔永思的模样说道:“你这今天是怎么了?”

  “我能怎么了,我昨天表哥成亲,我去做御了。”乔永思解释说道。

  世子一听就来劲了,就用肩膀对了对乔永思的肩膀,一脸坏笑的说道:“我说我昨天怎么没有看见你,原来你小子去做御了。”

  接着他继续问道:“小子,那你看见新娘子了吗?”

  乔永思点了点头:“看见了,很好看。”

  “你这样是思春了?”

  “我日后定然不许那样多的人来调戏我的新娘子,我的妻!怎么能让他们胡来!”说道这里的时候,乔永思还若有似无的看了眼世子说道:“表哥的那些兄弟是最会调戏新娘子的了!”

  被乔永思这样的一盯,世子连连摆手:“我这也不过是说说,放心,你的新娘子我是不会去调戏的,到时候,我自然好好保护新娘子的!”

  说道这里,李飞鸣话锋一转说道:“我好久都没有看见囡囡那丫头了,说好一起学功课的呢,是不是被你欺负的,那丫头就不敢来了?”

  话正这样说着这,梁秋容这这时候就来了,而且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样子,正好梁秋容就听见了最后那一句,便微微抬头,并且送了一个白眼过来,可以感觉这丫头的白眼是从上到下的白眼,所以在现在的这个时候还是会有一定的杀伤力,不管这个杀伤力到底怎么样。

  “我怎么不敢来了?”这个丫头的手里还带着绣花的布面。

  李飞鸣一听这话题是不能顺着下去了,看见这个绣花的布料,便转移了话题,李飞鸣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的看着绣品,还便凑近仔细的看了看说道:“你这是来读书的,你带个绣花的玩意来这书房做什么?”是的这里也算的上是半个读书堂。

  “又不是我愿意的,我那侄女出嫁,我作为姑姑昨天去了,也送不出什么,她就看上了我做功课的作品,我说给了我那侄女,我娘亲,还不相信,现在就在补功课呐!”这个才是梁秋容最最头疼的,要是其他的,那也就无所谓了,偏偏就是在现在的她母亲对于这个绣花方面的要求是最最有要求的。

  “你侄女?出嫁?”李飞鸣听见这几个字眼,还真的是有点不相信了,还上下打量了一番梁秋容。

  “我在我家族里,辈分算大的了,和我同辈的孩子都和我差不多大!”梁秋容这个时候再解释一下,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的委屈呐,走到哪里都是半个小大人。

  乔永思看了她一眼说道:“就你那平针绣,你娘也让你过?”

  “你不要看不起人啊,我告诉你,我现在会的可多了,缎纹绣,独立链式绣,卷线结粒绣,回针绣,毛边绣,我会的可多了,你不要把人扁了!”说道这里,梁秋容的小脸瞬间就垮了下来,似乎有好多的委屈,顺手就把自己的绣品往桌上一放。“到时候我下学了,我就在你家先绣着,到时候以免我母亲再来教训我。”

  乔永思听了也不说话,点了点头,然后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还有多少?”

  “还有两块,我现在这个荷花修好了,只要在这个布上绣上鸳鸯我就算是大功告成了。”说道这里的时候梁秋容咬着唇看了看乔永思。

  乔永思瞪了一眼梁秋容。

  只有李飞鸣还是非常懵逼的,他完全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这个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这个时候先生他就拿着书进来了梁秋容就把那些该绣花的东西全都收起来,之后,很安静的在拿出课本,可以说的就是,在这个时候还会有很多的意义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也是有那么一点的能力的。

  在郎朗的读书声以后,这天的功课就开始了。

  乔永思永远都是记得,在年幼的时候,他不懂事,一次去梁秋容的家里去玩,之后,一次,他拿起绣花针,他绣花绣的比梁秋容还要好,之后,梁秋容就常常有绣花的功课,必定要拉上乔永思,可是乔永思总是不愿意的,他一个男子汉,怎么能学这个呢?

  只是那个时候的梁秋容力气大,时不时的就把乔永思给抱走了,抱在房里哪里都不让乔永思去,就一定要乔永思和她一起绣花……

  很遗憾的就是乔永思每次都是在绣娘旁边默默的看着,然后看着梁秋容绣花,最后乔永思的绣工也比梁秋容好上七分……

  之后,梁秋容就就不要乔永思来学绣花的,一个男人绣花学的比她一个闺秀还要好,她都不想出门见人了。

  看来这次,梁秋容带着绣品是打算过来请求支援了。

  李飞鸣自然是不知道,他只知道,乔永思的骑术还不错。还不知道下学以后能不能陪他去马场骑马。

第六章被打

当然了这次李飞鸣要找乔永思去马场骑马的时候,发生了另外的一件事情,这个事情就是被乔永思直接的就拒绝了,因为乔永思说今天他不想去,李飞鸣问了为什么,乔永思就抬头看了眼李飞鸣。

  李飞鸣从这个眼神里,就默默的咽了口口水。在临走之前:“我就从来都不觉得你是什么好欺负的人。”

  “你玩的开心点。”乔永思面带浅浅的微笑看着自己的这个朋友。

  好像对于这里的东西也是有自己的方向的规划,好像对于这一切的一切那都掌握在手里了。

  当然了,在下学以后,梁秋容就在乔永思的家里绣花,一个人绣花自然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乔永思也会绣,乔永思会绣的针法可比梁秋容多多了,而且还飞常的工整。两个人一起绣那自然是速度非常的快。

  这天,梁秋容还是非常难得的在乔永思家里吃饭。吃饭的时候,梁秋容还是非常的拘谨,一点都没有在私下的那般嚣张。

  梁夫人看着饭桌上的两个孩子,可以说,她是看着这两个孩子长大的,一眨眼就十岁了,还真的是岁月不饶人呐。

  “囡囡,多吃点。”乔夫人看着孩子,心里总是会觉得这丫头最近好像又胖了。看看她的儿子,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吃饭,丝毫都没有走神,有时候又像一个小大人一般,很严肃的和梁秋容说:“快点吃。”

  梁秋容最多便是多夹一块肉,然后继续的刨饭了,当然了,那是第二碗了,难怪这个丫头会这样的胖……

  乔永思都一斤吃的差不多了。他吃完了有就先离开了桌子说道:“我先去书房,你等会儿来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慢慢吃。”这个时候梁秋容还在喝汤……

  梁秋容很安静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个时候她很撑,但是还是要吃,要拖延一点时间,她的绣花大业还没有完成,毕竟梁秋容拜托乔永思帮她绣的是鸳鸯……

  每晚,乔夫人都会按照惯例的来查孩子的功课,只是今日,梁秋容在,乔夫人便等着这个孩子,还有一点的其他的心里的想法,所以就看着梁秋容。

  梁秋容心里打着小九九,继续的让自己吃。她吃的不快。但也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在这里面。也算是细嚼慢咽。

  “囡囡,你觉得哥哥怎么样?”乔夫人冷不丁的问了这一句。

  梁秋容听了这一句看了眼手里的汤一眼,想了想说道:“很好啊,是一个好哥哥。”

  乔夫人想了想很正经的模样逗了逗梁秋容说道:“倘若,我让,你嫁给哥哥,你可愿意?”

  梁秋容听了这话,将手的汤仰头喝了干净以后,然后慢慢的咽下去,其实这个时候梁秋容的脑子里是在转来转去,因为她不知道怎样回答好,她可是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身份。她的母亲是妾,养她的是主母,虽有一身的宠爱,可她终究是庶出,所以她还是非常清楚她的身份的,这点在她七岁那次家法以后梁家主母就明确的告诉过梁秋容了。

  梁秋容喝完了碗里汤,之后就抬眼看着乔夫人,乔夫人的一直都看着梁秋容,似乎就在等着自己的回答。

  “怎么会,我一直都当他是我哥哥啊,况且,哥哥说以后要亲自帮我找郎君呐!伯母,到时候哥哥听见了必定是会生气哒!”孩子说话还带着奶音,软蠕蠕的,还有撒娇的感觉。

  大概是听到了这句话,乔夫人也是松了一口气。“是的,你哥哥,必定是会给你找一个好人家,好好的帮你把关的。”梁夫人笑着说道。

  梁秋容这个时候觉得自己要是继续的吃,恐怕到时候那个夫人还有问题要来问自己,所以,梁秋容就突然说道:“那个,伯母,我饱了,我去书房去拿东西要回家了。”

  乔夫人看孩子是终于要吃完了,所以就点了点头:“恩,你去吧!”

  梁秋容像是如获大赦一般飞快的跑了。她可是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书房这里,乔永思在书房里安静的看着书,她的绣品也已经被收好了,这个时候乔永思就很认真的看着书,在梁秋容来了以后,乔永思说了一句:“慢走。”

  梁秋容临走之前,微微的朝乔永思微微鞠躬,“谢谢。”

  晚上回到家,梁秋容也是交掉了自己的功课,可是梁秋容自己也是想到了自己年幼的那个时候。乔永思好像变了,变得好像更加会装了……

  其实在梁秋容的印象里,她就一直都要欺负乔永思的,因为她就是下意识的想要欺负乔永思,看着乔永思吃亏,她的心里就会非常的爽。

  就好比,乔永思在七岁那年身体还不是很健朗,常常会在家里不怎么会出来,她就天天跑到他面前去舞鞭子,嘚瑟她的体力有多好,然后再来教乔永思练习鞭子的技术,之后乔永思把自己的身体抽的好多伤,梁秋容就在一边咯咯直笑。

  当然了,乔永思可是开始力度难以控制,常常把他自己抽的全是伤,梁秋容总是说他很笨,练了鞭子这么久还会把自己抽的全是伤。

  渐渐的梁秋容发现他也能常常出来走了,有时他还来感谢梁秋容说他抽自己抽多了,身体倒是越来越健壮了。

  直到一天乔永思说想要出去玩,那时候他们都还是七岁的孩子。乔永思的身体只是比以往好了些而已。

  “我们去郊外吧!”乔永思一天突然就提议。

  当时的梁秋容:“……”担心万一病秧子倒下了呢?

  后来直接被老爷抓住了,乔永思和梁秋容都被带到了梁府,但是,梁老爷没有责罚乔永思就是狠狠的责罚了梁秋容,家法打手心过后,就在祖庙跪拜一个时辰,乔永思被要求全程监视不许徇私舞弊。梁秋容把所有的错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乔永思也在往自己的身上揽错,偏偏梁老爷就责罚梁秋容一个人。

  那天梁秋容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乔永思反而哭的稀里哗啦,说不要再打梁秋容。于是一个被打的没哭,没被打的哭的稀里哗啦。

  梁秋容一点都不怕,一边被打还和她爹犟嘴,最后的结果就是,梁秋容被打完跪在祖庙一个时辰还要去抄《女戒》。

  乔永思就在一旁全程围观了梁秋容他们家的家法,当时乔永思不知道是怎么了,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了,就是一直都在哭。哭的非常的伤心。

  等到太阳快要下山了,乔家的人终于是来接孩子了,乔将军来的时候还是和颜悦色的,还客气的和梁老爷说说男人之间的事情,只是在看见了乔永思脸上带着泪珠,眼眶红红的。

  梁秋容小眼睛里还带着怒气,还有那么点不服。

  乔永思那表情委实委屈的不得了,就是不知道会以为是梁秋容打了乔永思。因为梁秋容欺负乔永思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乔永思会哭那也是家常便饭了……

  跌跤会哭,有时候自己把自己打了会哭,梁秋容说说他笨,他也会哭,所以,梁秋容有时候想欺负乔永思那实在是太容易了,乔永思就好像一个瓷娃娃一样,动不动就哭了。

  乔将军在看见宝贝儿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时候心里其实非常的心疼,便蹲下身子,然后看在乔永思身边的那个丫头,梁秋容就一滴眼泪都没有脸颊上还有一道红色的印子,手里还有一个本子。她的眼里隐隐带着倔强。

  乔将军也是知道原委,虽然说是两个孩子出城了,但是这个场景,为什么他自己的孩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而丫头却一滴眼泪都没有?

  梁老爷在看见自己的女儿来了以后,这个丫头的脾气实在是太倔了,和她娘一样,她娘说入佛门以后就入佛门了!“你难道还认为你没有错!”

  “我就是想要出城玩,爹爹不愿,我自然自己出去,我何错之有?”小丫头的脑袋一昂,似乎也是有理由一样的,只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要不是家里有客人,估计这个时候梁老爷又要一巴掌下来了。

  “逆子!”梁老爷这就是在抑制自己内心的洪荒之力只是骂了这一句。

  乔永思这个时候就:“哇!”的一声哭出来了,他就站在梁秋容的身边哭出来。因为他全程围观了梁秋容的受罚过程,他感觉好可怕的同时,没有打他,估计是他感觉没有团队归属感……

  乔将军:“……”他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没有骨气的儿子。一点都没有将门之后的风度。

  乔永思一边哭,一边抹眼泪说道:“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提议说要去城外玩了,伯伯,你也打我吧,我真的不要让囡囡一个人背着这个锅,伯伯,我知错了,你也打我吧!你不打我我难受啊!”说着乔永思也跪了下来。

  梁秋容的性子倔,被带回来,就把所有的事情一个人全都揽了下来。乔永思说了很多次,只是没有人相信,就让乔永思在一边看着不许插手。所以,乔永思这次看见他爹来了,刚刚才止住的哭,又留下来了。

  “我也抄《女戒》好不好?”乔永思跪在地上本来垂着的脑袋抬起头看着梁秋容。梁秋容本来一直都没有哭的,但是这个时候这个丫头的眼眶的眼泪也在打转:“你抄什么女戒,我犯了了错,就该打!我不该带你出去玩,你身体不好,我把你带出去,要是你在外头生病了错的还是我了!”说着,梁秋容背过身去,去把她手里的《女戒》交了上去,三遍抄好了。

  乔将军本来还觉得自己的孩子窝囊,现在看来其实并不是,只是他还找不到一个正确的表达方式而已。

  之后,乔将军说要是想要去郊外玩,和家奴说一下,让乔夫人带着他们出去玩就可以了,本来就是小事情,梁秋容瞬间觉得自己的爹好凶,看看人家乔将军……

  在送走了乔将军以后,梁老爷敲了下自己的闺女的脑袋说道:“那是将军的小儿子,倘若真的没了或者病了,都不好交代,我罚你是要你记住,他是不能出一点闪失, 你这丫头玩心重,我不罚你,怕你不带记性啊!”

  梁秋容点了点头:“孩儿知错了。”梁秋容是明白了,她的错是在这里。不是她的倔,贪玩,是那顿打是给将军看的,是要通过乔永思的口来转达自己狠狠的责罚孩子了,因为这两个孩子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梁老爷是有把握的。

  当然了那是梁秋容童年里责罚的最重的一次,其他的时候梁老爷一直都是慈父。

青梅请煮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青梅请煮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