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十八线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9/03/18 00:09:26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十八线翻身的正确姿势

第一章 规则

“妈,我说过多少遍了,这种东西都是迷信。《十八线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夏津南将自己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关掉,无奈的冲着坐在她面前摸眼泪的保养得宜的女人说道。

  女人四五十岁的模样,穿着一身干练的女式米白西装,脸上画着精致的淡妆此时被泪水冲的有些晕染,她又抽了几张纸巾,抽噎道:“南南,妈也不想这样……你爷爷那个驴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现下长房只有你这一脉,妈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得你。”

  夏津南低头看了一眼快要炸掉的微信,说道:“妈,我这还有工作,马上就要开拍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薛静抹了把眼泪,说道:“成天就知道工作工作,你这算哪门子的工作?还不如听妈妈的,正正经经回去继承你爸的产业……”

  眼见着他妈又要唠叨起来,夏津南连忙站起来朝门口边走边说:“我知道了,您快回去吧。”说着他一把拉开门,门外一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小男生被他一吓,一个趔趄差点扑到他身上,见到他终于出来,一副谢天谢地的模样:“哥你终于出来了!副导演跟催命一样催了我半天了,还有五分钟就开拍,你跟伯母谈好了没?”

  跟在后面出来的薛静目光不善的看着面前咋咋呼呼的助理,忍不住教训道:“儿子,不是妈说你,你整天就跟这种人混在一起,能有什么起色?”

  尹天脸上的笑一滞,眉眼马上就耷拉下去,夏津南连忙说道:“哎行了妈,您就别管这么多了,外面快下雨了,路上小心点。”

  薛静白了他一眼,临走前嘱咐道:“那我说的那事儿你别不放在心上,这周回本宅一趟,听见了没?”

  “知道了知道了。”夏津南随口答应着。《十八线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送走他妈之后便匆匆赶往片场。

  尹天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手里被划的密密麻麻的剧本,忍不住吐槽道:“哥,你就两句台词,费这么大劲儿干什么?”

  夏津南抬手敲了敲他的额头,说:“这叫揣摩剧本,懂么?”

  尹天似懂非懂的连连点头。

  十月份正是转冷的时候,一场接着一场的秋雨下来天气冷了不少,恍然间竟有一种冬天到来的错觉。今天也不例外,外面的天色阴沉沉的飘着细密的雨丝,因为尹天他爸住院了,夏津南好说话的很,二话不说的就放尹天先回去了。收工之后的夏津南披上件灰黑的风衣准备开着自己那辆小奥拓颠吧颠的回自己的小窝。电梯门刚要合上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男人的声音。

  夏津南摁了开门的按钮,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匆匆赶过来。原文http://www.1885888.com/

  男人进了电梯,冲他笑了笑。夏津南回之一个微笑,来着是这部剧的副导演,平时凶得要命,今天下午还把尹天吼的一愣一愣的,怎么现在对他这么友好?

  正想着,制片人问他:“自己回去?平时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助理呢?”

  夏津南怔了一下,回道:“家里有事儿,就让他先回去了。”

  制片人又笑了笑,手搭上他的肩膀,说:“你脾气倒是好。”

  “都不容易,”夏津南身体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电梯‘叮’的一声缓缓打开,夏津南率先走了出来,朝制片人说,“先走一步了。”

  制片人点了点头,却跟他同一个方向走了过来。

  夏津南只好把他当空气,自顾自的走到那辆掉漆的宝蓝色小奥拓面前。身后一直跟着的男人忽然出声问:“你的车?”

  夏津南点头,制片人走近了,又问:“没想着换辆车开开?”

  “买不起。188新闻网”饶是夏津南脾气好,此刻也开始有些不耐烦,“麻烦您让让,我开个车门。”

  制片人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房卡,说:“我注意你很久了,你这个人长得不错,肯吃苦、爱用功,现在一直这么不温不火的是缺少人提点。这样,今晚我有个饭局,你跟着我一起去,晚上咱们好好讨论讨论。”

  夏津南是个聪明人,话已至此,他自然明白这个制片人是什么意思。出道这两年他遇到过不少这样或明示或暗示的潜规则。

  制片人见他不说话,还以为自己的条件不够诱人,连忙补充说:“我认识不少导演,今天晚上都在,可以给你介绍介绍……你看你那辆车也该换了吧,二十万以下随便你挑,怎么样?”

  夏津南冷笑一声,筋骨分明的细长手指接过他那张房卡轻飘飘的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制片人见他接过房卡,一时间喜不自胜,刚要说话就见夏津南将房卡狠狠的摔在他的脸上,驾着自己的小奥拓扬长而去。

  隔日清早,下了一夜的雨堪堪的停住,在玻璃上留下一层朦胧的水雾。说明http://www.1885888.com/

  夏津南被身边嗡嗡不停的电话铃声吵醒,刚一接,电话那头就传来尹天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哥——!”

  夏津南默默的把手机挪开,开上免提放在桌上,慢悠悠的下床煮了一小锅热牛奶。

  等尹天叫完再淡淡的问:“怎么了?”

  尹天看了看在办公室里怒气腾腾正骂人的刘强,压低了声音说:“哥,你这两天最好别来公司了,刘扒皮又在骂人了……你怎么把星乐的制片人给得罪了?他现在正找人撒气呢。”

  夏津南往里放了一块方糖,又从冰箱里那出一袋前几天买的切片面包,说:“别提了,想潜我。这两天我得回家一趟,也没空去公司。”

  尹天了然,夏津南今年二十二岁,出道四五年一直不温不火的原因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夏津南这个人身高腿长,长得红唇齿白清秀的很,眉宇间淡然的像是一幅水墨画。出身高,心气也高,家中是当地有名的财团,可这位少爷偏偏不乐意靠着家里,离家偷偷摸摸的报了电影学院表演系,因为长的好从大二就开始接戏,在当时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小鲜肉,原本以为能顺风顺水的大红起来,没想到挑大梁的第一部戏就扑街了,就此便开始沉寂下去,慢慢的由男一男二沦落到男三男四,再由男三男四沦落到十八线的小配角。网站1885888.com

  说是他家中有意打压也好,自己演技差也好,总之就这么一直在十八线晃荡着,饿不着,红不了。

  尹天叹了口气,随即语气又兴奋的说道:“对了哥,刘扒皮最近接了一部新剧,男主还没定,听说他争取到一个女配和男三的名额,你要不要去试一试啊?”

  “我就不去了。”夏津南有自知之明,刘强手地上带的五个艺人一个小团体之中,属他最没流量,别说男三了,就算男七男八也轮不到他,何况最近刚刚得罪了某个制片人,刘强恨不得要扒了他的皮,现在还往上凑着要角色,傻子才会给他。

  尹天也挺无奈的,他一个小小的生活助理人微言轻,话带到了就行,他说:“那行吧,那哥你最近注意着点啊。”

 

第二章 夏家

夏宅建在半山腰,周边尽是繁密葳蕤的参天树木,夏宅隐在其中,颇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鹅卵石铺就的小路通向宅邸,最近天凉了的缘故,四层复式别墅外墙爬满了有绿有黄的藤类植物。

  进了大厅,里面的一如既往的压抑。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亮如明镜,四周贴着浅金色的墙纸,四颗柱子上雕刻着繁复的浮雕花纹,铺着红毯的旋转楼梯旁边挂着几副十八九世纪的古老油画,璀璨而华丽的巨型水晶吊灯映照着大厅,周边分散着几个颤动的流苏灯,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都照的通透异常。

  正值饭点,一家人正聚在一起准备吃饭。精神矍铄的夏老爷子正襟危坐在长桌主位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乌黑的扶手上敲着,明明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却没有老人家常带的那种慈祥,面容冷峻严肃,如同鹰隼般锐利的眼神在夏津南一进门的时候就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

  夏津南被他的目光盯着有些不自在,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爷爷。”

  夏老爷子淡淡的‘嗯’了一声。说:“过来吃饭吧。”

  他左下坐着一个跟夏津南长相七分相似的少年,从鼻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薛静跟听不见似的,笑着站起来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过来跟着妈妈一起坐。”

  再往那边一个是一个俏丽模样的十五六岁小姑娘,见了夏津南倒是热情的很,挥挥手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津南哥!”

  夏津南冲她笑了笑,然后依言坐下,一言不发的扒着面前的米饭。饭桌上沉闷的气氛不知延续了多久,随着夏老爷子放下筷子的声响,饭桌上的几人不约而同的跟着放下碗筷。

  夏老爷子用方帕擦了擦嘴角,问道:“你要玩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回来继承华源?”

  夏津南回答说:“请您尊重我的职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爷爷,您知道的,我对金融方面并不感兴趣。”

  薛静在一旁听着儿子的回答干着急,在桌子下面狠狠的拧了一下夏津南的大腿。

  夏津南不为所动,面色一派从容一色。老爷子有些怒意,教训道:“戏子这种下九流的东西也能称作事业?!”

  眼见着老爷子要发怒,薛静连忙打圆场说道:“爸,津南他还小不懂事,您多担待着,你看他这不是惦记着您,回来了么。”

  夏老爷子哼了一声,拿着拐杖敲了敲地板,说:“津南,吃完了之后到书房来。”

  没等夏津南说话,那个长相与夏津南七分像的少年哼了一声,酸溜溜的说道:“爷爷,这儿又没外人,有什么您就直说呗,我也是您的孙子您还瞒着我呐?”

  坐在边角上一直没出声的夏洛婷反问他:“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津南哥这不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爷爷有话交代他怎么了?”

  “嘿!”夏洛凡一撩筷子,“你还是不是我亲妹子了,怎么向着外人说话?”

  夏洛婷毫不示弱的说:“本来就是啊!再说了,津南哥又不是什么外人……”

  夏洛凡抱臂大声嚷道:“你一口一个津南哥的,人家理都不理你!胳膊肘往外拐人家都不领情!”

  “你——!”

  “够了!”夏洛婷还想再说什么,被夏老爷子中气十足的一声给打断,“吵吵闹闹的成什么样子?洛凡,你心里有什么可别扭的?我对你们都是一视同仁,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将来有你施展的时候!”

  夏洛凡恨恨的瞪了一眼夏津南,低眉顺气的说:“爷爷,我知道了。”

  夏家是氏族,夏老爷子属于这个庞大家族中的家主,说话做事雷厉风行,年轻的时候也受过不少教育,在当时来说也算得上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为人严肃刻板墨守成规,从压抑的建筑风格就能看出他的个性——不小的书房内三面墙壁都是书架,书架前摆了一张漆黑的书桌和同色的椅子,笔墨纸砚应有尽有,门边的墙壁上挂着几副名家的山水画,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夏津南从小就讨厌这里,他每次进来都会有一种压迫感。

  因为他是嫡长孙的缘故,自小夏老爷子就对他异常的苛刻,不论大错小错,只要是有什么地方不如他的意,就会把夏津南带到书房来或是打手心或是关他个一天不给饭吃,总之,他的童年记忆就是停留在这压抑的书房里,抽的他生疼的竹棍、又冷又硬的地板、还有随风翻动书页的声响,一切的一切都令他厌恶至极。

  大好的前途事业在等着他,可他偏偏厌恶无尽的金融与繁复的数字,厌恶那些带着面具虚情假意夸赞他的人。每次出席家席或是宴会,他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关在金笼子里的观赏品,任凭他人评价。

  所以在十七岁那年,他第一次做了一个忤逆夏庆余的决定——不顾一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考进了电影学院。

  纵使被家中阻断经济来源,纵使他们的谩骂阻挠,夏津南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选的这一条路。

  做自己而已,有什么错呢?

 

第三章 交易

夏津南进去的时候夏老爷子正带着老花镜在翻阅一份报纸,听到他进门的声音,头也不抬的朝他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这两天把你的事儿都往后推,好好准备准备,明晚举行仪式。”夏老爷子率先开口说。

  夏津南皱眉道:“什么仪式?”

  “你妈没跟你说?”夏老爷子手指敲了敲桌面,“现在知道也不迟,后天是献嫁吉时,今天早点睡,明天有专门的人来制衣安排。”

  夏津南果断拒绝说:“我不嫁。”一个堂堂男子汉,嫁给个所谓的‘神明’算怎么回事?

  夏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依照长辈的说法,他们家中之所以百年兴旺的原因是因为供奉着神明,每一代嫡长女都要在二十二岁那年嫁与‘神明’,以保此世的平安富贵。轮到夏津南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一代献嫁了。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夏家这一代的子孙,并没有嫡长女。

  夏津南的父亲和姐姐在四年前的车祸中双双身亡,夏家思虑前后,认为该由夏津妙的同胞弟弟夏津南来代替她献给‘神明’。

  “爷爷,我是男人。”夏津南皱眉道。

  夏老爷子说道:“男女无所谓,重要是血统纯正。古代人注重嫡庶,只要是嫡出便可,你又是长子,有何不妥?”

  夏津南觉得眼前的老头固执的有些不可理喻,“爷爷,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那些老一套的东西不过是封建迷信!您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怎么就这么……”

  “胡说八道!”老爷子大声的打断他,一副气急的模样,“你懂什么?咱们夏家的百年兴盛都仰仗着他,你姑姑早些年这么不听管教的一个人也不是得乖乖嫁过去吗?你是个大男人,今后又不影响你娶妻生子,不过是走个仪式罢了,有什么不乐意的?”

  夏津南懒得在与他争辩,站起来转身欲走,“爷爷,我还有事,先走了。”

  随即身后传来老爷子满是怒气的声音:“站住!”

  夏津南脚步没停,走出去关上房门,将声音隔绝在后。薛静站在走廊外面,见他出来一脸焦急的神色,不知道在这听了多久,一出来就赶紧走过去问:“老爷子跟你说什么了?你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

  夏津南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边走边说:“妈,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

  “嗨,你这孩子!”薛静赶紧拉住他的胳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甩什么脸子?要是你爸爸在……”

  “够了,妈!”夏津南打断她,想起早年去世的父亲声音不由得提高,“要是爸还在,肯定和我的想法一样。”

  看着薛静微红的眼眶,夏津南叹了口气,说:“我走了。”

  “津南!”薛静在后面叫住他,夏津南脚步一顿,只听薛静在后面说,“只要这次你同意,妈妈答应就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干涉你的事情……行么?”

  她盘起的发髻中隐着丝丝缕缕的白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夏津南在一瞬间竟觉得她老了许多。

  薛静继续说:“你爷爷那边我会去说,让他别再干涉你的路,以后你想演什么就演什么。”

 

第四章 鬼嫁

  农历八月廿二,庚戍月王申日。

  晚霞残存的最后一缕暖光散去,黑暗宛如潮水般的涌上天幕。

  屋内是古色古香的陈设,红烛高燃,灯火昏暗,不知名的熏香在小银炉上方冒着袅袅的烟气,红纱帐内掩着一张雕花大床。

  夏津南坐在喜床上,穿着一件量身定制的古代红色长袍,料子像是丝绸的,在烛火的映衬一下泛着浅淡的流光。

  薛静之前的话还在耳边徘徊:“只是进去睡一晚,这一晚过后,我再也不干涉你。”

  夏津南环视了一周屋内的环境,心底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周围的环境阴测测的,他觉得自己不像是嫁给‘神’,倒像是要嫁给‘鬼’似的。

  夏津南干坐着到了后半夜,四周一直没什么异动,他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认为这些不过是封建迷信罢了,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深夜,万籁俱寂。

  高燃的烛火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熄灭了,屋内彻底陷入一片黑暗。在夜色的包裹下,一团寒雾似的影子缓缓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夏津南做了一个梦。

  好像是在梦境中,又好像是现实。

  一柄红缨长枪出现在他的面前,安安静静的矗在墙角。他伸手过去轻抚上缨枪,那冰凉的触感简直真实的可怕。

  画面一转,他像是站在极远的地方。

  远处那人单膝跪在雪地上,低垂着头颅,青丝尽是凝结的血块。他的身上落满了霜雪,宛如一尊玉雕般的一动不动静止在一片白茫之中。

  通透的天际突然涌上黑云,景色在急剧的后退着,连带着世间的颜色好像也褪去了,斑斓的景物很快变成一片沉寂的黑。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传来:“阿玉,我找到你了。”

  那声音像是带着穿过千年的悲怆与苍凉:“终于找到你了。”

  夏津南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今晚的月光异常明亮,照了小半间屋子,即使是在夜也里能清楚的看到屋内的陈设。

  “怎么在这睡着了……”夏津南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揉了揉硌的酸麻的胳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躺在这里睡着了,还将衣服也脱了……

  夏津南忽然一个激灵,转头看向枕头一旁被叠的整整齐齐的喜袍。

  他记得自己是迷迷糊糊睡过去的,什么时候还将衣服叠起来了?

  还是说有人进来过了?

  夏津南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哪有什么鬼神都是自己吓自己的罢了,没准刚刚是薛静来过,看他这么睡着怕他着凉给他盖上的被子吧。

  正这么想着,后脊处忽然传来一阵冰凉,一团冷空气忽然贴到他背上,那股寒意将他团团包裹住,就像是……被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似的。

  夏津南甩了甩脑袋钻回被子里,那股挥之不去的寒意如影随形的跟着他。明明是秋日的天气,却给他一种凛冬的错觉。夏津南昏昏沉沉的打了一个喷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津南觉得自己身旁的凉气似乎一颤,随即慢慢的褪去了,身体渐渐回暖过来。在一阵甜腻的香气之中沉沉的睡过去了。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某间别墅。

  躺在深灰色大床上的男人忽然睁开双眸,那是在黑暗之中也异常明亮的一双眼睛。

  “找到你了。”他说。

 

第五章 剧本

夏津南打开关了两天的手机,大致的翻了一下有一堆的未接来电和短信,除了偶尔几个是熟悉的没有存联系人的号码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尹天发来的。夏津南给尹天回拨过去,刚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尹天那鬼哭狼嚎的声音立马从话筒里传来:“哥!!!总算是找着你了,你这几天到哪去了啊!”

  “家里有些事,”夏津南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打开车门,“最近有什么事么?”

  “当然有啊!”尹天窸窸窣窣的一阵响不知道在翻什么,“刘哥昨天就在找你了,我说你接了个广告去试镜了,我听说好像是有个角色想给你……”

  夏津南皱了皱眉,刘强不是什么大牌的经纪人,手里的资源不多,仅有的资源都给了几个新生鲜肉和小花,“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尹天虽然也纳闷,但语气里还是掩不住的高兴:“我也不知道啊!我这把剧本拿过来了,哥你下午有空不,我给你送过去你先看看吧。”

  夏津南坐进车里,玻璃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裂纹,歪歪扭扭的扒在车窗上。薛静远远的站在门口朝他这边看。“成,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之后,夏津南开着他那辆小奥拓到他妈面前告别,薛静实在是受不了他这辆旧的边走边掉零件的破车,凑到玻璃跟前说:“南南啊,妈给你添钱换个车吧,你这小车开了几年了?”

  夏津南换挡,说:“快到报废期了,打算换了,您别操心了。”

  薛静说:“对了,妈还问你呢,昨天晚上有异常没有?”

  夏津南想起自己做的奇怪的梦和醒来叠整齐的衣服,问:“昨天晚上你去看过我了?”

  “没有啊,”薛静说,“本来想去看看你的,昨天老爷子身子不舒服,我在他房里守到天亮……怎么了?”

  夏津南皱了皱眉,摇摇头说:“没事……妈,我走了。”

  薛静说:“行,路上小心,老爷子年纪大了,脾气倔,想你又拉不下脸提,以后有事没事的回家吃个饭。”

  “我知道了。”

  ……

  夏津南到的时候尹天站在门口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之前夏津南为了方便,给了尹天一份备用钥匙,他一边拿出钥匙开门一边问他:“来了多久了?怎么不进去等着。”

  尹天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钥匙不知道让我扔哪儿了……哥,要不我出钱给你换个锁吧?”

  夏津南无语的撇了他一眼,从玄关处拿了双拖鞋递给他,“剧本带来了么?”

  “带了带了,”尹天转眼就把‘换锁’这事儿抛到脑后面去了,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个蓝色的书夹,封面写着《将军令》三个古体大字,“我大概看了一遍,觉得还行,你要是没意见的话后头就有个试镜。”

  夏津南接过剧本笑了笑,“我能有什么意见。”

  尹天轻车熟路的去厨房热牛奶,等他出来的时候,夏津南正坐在沙发上翻看剧本。

  晨光勾勒出一个淡金色的轮廓,他眼睫低垂着,一副极认真的模样,挺鼻薄唇,眉眼俊秀,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与生俱来的淡然与清贵。

  一瞬看的尹天竟愣住了。

  可沉浸在剧情中夏津南并不自知,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翻过一页剧本,津津有味的看下去。

 

第六章 戏子

《将军令》讲述的是一代开国功将尹昊尧的传奇的一生。他一生忠军奉国,战功累累,拥有卓越的军事才能,与好兄弟的皇三子许鸿一起打下江山。却不料功高于世,最终落得个宗族皆亡的下场。将军的妻子虞姌为夫报仇,最后与登上皇位的许鸿同归于尽。一代人的恩怨落幕,他们的后世子孙又卷入了一场关于皇位的争斗之中。

  而夏津南在里面扮演的是一位默默喜欢着尹昊尧的戏子阙笙,算是个男五号,因为攻救了在后台被人调戏的受,从此之后受对其情根深种,在攻死后帮助虞姌逃出皇城,最后自尽于将军墓前。阙笙对于尹昊尧的情感一直压抑在心底,因此呈现出的仅仅是一种类似于朦胧的同性之情,在男女主的爱恨离愁的光芒之下显得微弱无比,可能是当下流行卖腐的缘故,总要在言情剧里给男主配上一个痴情的小跟班一类的人物。

  虽然拢共加起来有一两页的台词,但是这是他自从毕业之后,出镜次数最多的一次了。

  是一个好本子,整体恢弘,场面制作包括演员和导演方面个个都是大牌名家,即使是男五号,肯定也有好多人削尖了脑袋想挤进去,试镜对夏津南来说也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尹天把牛奶放到他跟前,自己嘬了一口,说道:“哥你知道导演是谁不?新锐导演方律!就那个必出精品的怪才,最后有定下来的演员名单,个个都是大牌!哥,你可得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呀。”

  随着他叽叽喳喳的声音,夏津南将剧本翻到最后一页,男主是他的同门师兄,现下红透半边天的影帝白清朗。

  尹天喋喋不休的说:“清朗哥人真是超好,说起来刘扒皮能把这次试镜的机会给你还是他从中协调的呢……”

  夏津南皱眉皱眉,目光停在女主角的名字上。

  一线小花旦岳茹,以黑马之姿拦下两大奖项成为电影史上最年轻的双奖影后。

  尹天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的异样,噎了一下,劝说道:“哥,这事儿都过去这么久了……做人总得向前看吧,而且我看过了,你跟她也就一两场的对手戏。”

  “嗯。”夏津南低低的应了一声,垂着眼睛不辨喜怒。

  尹天看他冷着脸,连忙转移话题的问道:“对了哥,你这两天干嘛去了?回家是因为这部戏吗?你家里……还是不让接?”

  一提起家里,夏津南忽然有一种压抑了许久的石头突然被拿开的轻盈感,薛静说的那一番话是他从小到大都梦寐以求的。不用再活在别人的束缚之下,终于可以自己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夏津南说:“不是因为这件事,是因为其他的事。对了小天,我家里跟我说,他们以后再也不会干涉我了。”

  尹天跟了他三四年的时间,对他复杂庞大的家族多少知道一些,之前夏津南一直受打压也是有夏家暗箱操作的缘故,所以对此尹天很不可置信的问:“不干涉是什么意思?”

  夏津南笑笑说:“就是以后接戏什么的他们都不管了。”

  “真的!?”尹天从沙发上跳起来,喜不自胜的说,“太好了!哥,凭咱这颜值和努力,以后肯定能爆红!”

 

十八线翻身的正确姿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十八线翻身的正确姿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