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宁负时光不负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9/03/18 00:04:18   来源:网络

小说:宁负时光不负卿

第十一章 入院

睡到夜半的时候苏茗迷迷糊糊地发起了烧,她恍恍惚惚的,像是被人丢进了沙漠,热得口干舌燥,一会儿又像是穿梭到了南极,冻得她直打牙花。宁负时光不负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在冷热交织的折磨下,苏茗慢慢清醒了过来,她感觉胸前硬邦邦地,像是压着两块石头。

  莫非是发烧了?

  她抬起手探了探额头,半天也摸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起身想凭印象找出温度计测一下体温。

  谁知道她才刚一起身,就感觉两眼一花,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挣扎着随手抓住了什么东西想要爬起来,忽然听见“哐”的一声巨响,床头边的一盏台灯碎在了她边上。

  她实在没有力气了,只得趴卧在地上像一条濒死的鱼,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过来了,房门被人大力地拍扣了两下,紧接着张阿姨的惊呼几乎和灯亮同时响了起来。

  S市某家医院的特级病房内,一个中年妇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影不住地叹气。

  “先生,医生说是乳腺炎引起的高烧,已经打了退烧针,热度也下去了。宁负时光不负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嗯,知道了,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

  张阿姨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苏茗,又看了眼神情淡漠的萧亦宸,最后摇摇头,推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萧亦宸拉开了椅子在苏茗的病床边坐了下来,她一头墨发铺陈在洁白的枕头上,巴掌大小的脸苍白到近乎透明。

  即使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她也依旧是美丽的,从前他就觉得她像一株铃兰,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全身是毒。

  “如果不是因为她和萧潇吵架故意点燃了她的被子,萧潇也不会死在火场里。”

  这句话像是一句魔咒,瞬间就打消了他心中陡然升起的一丝怜悯。

  他伸出手轻轻地拨了拨她的输液管,眼神里充满了嫌恶。阅读1885888.com

  “苏茗,你也别这么容易就死了,当然,我也不会让你活的太容易。”

  由于这次乳腺炎发得又急又凶,在萧亦宸的授意下医生给苏茗用药断了奶。

  见苏茗倚在床头神色淡淡的,张阿姨一边在给她削苹果,一边絮絮叨叨地跟她说起昨晚的经过。

  说起她看到苏茗倒在地上的时候,她激动地差点把水果刀飞出去。

  “你都不知道,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赶忙打电话给先生,先生也吓了一跳呢!”

  “你说萧...萧先生他也吓到了?”

  一直在走神的苏茗听到这里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张阿姨把削好的苹果塞到她手里,然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你不知道,先生回来看见你的样子吓的当时脸色就变了,一路抱着你连司机都没叫,亲自送你到医院才放心呢。我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不开,明明心里这么在意,当时就不应该离婚的嘛。来自1885888.com

  苏茗举起苹果机械地咬了一口,连味道是甜是酸都没有尝出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简直可以算是扑朔迷离,萧亦宸处心积虑对她做出的一切,绝不会是因爱生恨那么简单,反而...更像是一种惩罚或者说是报复。

  如果想要弄清他到底在盘算什么,那么...她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张阿姨,一会儿你还要回去吗?”

  “不回去了,先生让我照顾你,晚上周管家会安排人送饭过来,你就安心养病吧,别想那么多了。”

  “嗯,我累了,先睡一会儿。”

  苏茗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她侧过身背对着张阿姨,睁开眼,眼里一片清明。

第十二章 猫和老鼠的游戏

苏茗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看了眼房间里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188新闻网

  张阿姨睡在隔壁的家属床上,已经响起了细微的鼾声。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屏息看了一眼,发现她睡得正熟,一颗悬在空中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半。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苏茗裹着张阿姨的羽绒服缩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此前她推测萧亦宸会让张阿姨贴身照顾她,就肯定没有再叫人守门,果然,她猜对了。

  老板娘家就在饭店后面的小区,苏茗下了车,一路小跑着敲响了她家的门。

  “谁啊?”

  半晌过后里面才传来老板娘的声音,苏茗心中一喜,急忙回答:

  “老板娘,是我,我是苏茗。”

  等了一会儿门总算是开了,老板娘睡眼朦胧地站在门口,看见苏茗显然有些意外。

  “老板娘,宝宝呢?”

  “宝宝?”老板娘不解地看着苏茗。推荐http://www.1885888.com/

  “宝宝不是白天被你老公接走了?”

  “你是说?宝宝被我老公接走了?”

  苏茗的声音有些发飘,老板娘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急忙向她解释。

  “是啊,今天白天有个男人找到了我,说是来接宝宝,我一开始哪敢相信啊,他就给我看了他钱包里的婚纱照,还说你生病了在住院,想看宝宝。后来看我还是不放心,又把手机里你吊水的照片给我看了。”

  “那个男人…是不是个子很高?开的是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啥牌子我不知道啊,不过车子确实是黑色的,我打不通你的电话,看宝宝确实也跟他长得很像,就…把孩子给他了。”

  是萧亦宸带走了孩子。

  骤然涌起的绝望和无力席卷了苏茗的四肢百骸,她全身发软,几乎就要站不住了。

  老板娘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扶住了她。

  “苏茗,你没事吧?你可别吓刘姐!是不是我把孩子给弄丢了?”

  “没事,他确实是孩子的爸爸。”

  “那…”

  老板娘欲言又止,苏茗摇摇头,从她怀里站了起来。

  “没事的,老板娘,可能是他没跟我说清楚。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说完,她转过身正准备离开,老板娘却叫住了她。

  “这个号码是上次来店里找你那个小伙子留给我的,他说这两天都联系不到你,让我看见你了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

  “知道了,谢谢。”

  苏茗心不在焉地接过纸条塞进了口袋里,满脑子想的都是宝宝的样子。

  难怪萧亦宸只让张阿姨看住她,因为他根本就清楚,就算她逃走了也还是会乖乖回来的。

  他之所以没有告诉自己他带走了孩子,十有八九也是他刻意为之。他想让她知道,她的那些小聪明在他眼里不过是小儿科。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老鼠,自以为躲过了猫的抓捕,其实那只猫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她自动掉进去。

  而且那张网,她不得不投。

  凌晨三点,萧亦宸的别墅依旧亮着灯,苏茗站在蒙蒙细雨中静静地看着这栋建筑。

  夜色中别墅的轮廓像极了一只蹲伏的巨兽,而那盏亮起的灯就像是巨兽的眼睛,冰冷而讽刺地凝视着她。

  苏茗深吸了口气,义无反顾地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第十三章 这是你欠我的

毫无意外的在卧室看见了萧亦宸,他穿着一件纯黑的浴袍,发梢还带着湿气,看样子才刚洗完澡。

  苏茗走进来他眼皮都没抬,自顾拿毛巾擦了一把头发。

  “你回来了。”

  “宝宝呢?”

  “怎么全身都湿了?先去洗洗。”

  萧亦宸放下毛巾朝她走过来,伸手就想摸她的脸,苏茗把头一偏躲开了他的手。

  “宝宝呢?”

  她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

  “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萧亦宸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颌,迫使她抬起头面朝着自己。苏茗神色平静,琉璃似的瞳孔里流露出一股厌弃。

  仿佛是烈火燎原,澎湃的怒意以摧拉枯朽之势燃起,萧亦宸松开手一把将她扛在了肩上。

  “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任苏茗怎么踢打扑腾萧亦宸也无动于衷,他扛着她走进了浴室,苏茗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就被扔进了圆形的浴缸里。

  “啊!!”

  头顶的花洒喷出大朵的水花,苏茗措不及防被淋了一头的水,她挣扎着想从浴缸里爬出来,萧亦宸却死死地按住了她。

  “我让你去洗洗,你是不是没听见?”

  大病初愈的身体很快就耗光了力气,苏茗喘着粗气,心中既慌且惧,眼看着浴缸里的水涨了起来,慢慢沒过了她的腰线。

  “把衣服脱了。”

  萧亦宸关掉了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苏茗一言不发地抓紧了衣服,她止不住地颤抖着,像是悬在风中的铃铛。

  “你女儿挺可爱的,就是有点认人不太好。”

  “萧亦宸,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苏茗几欲崩溃,她嘶吼着,狼狈不堪地跪坐在一池冷水中泣不成声。

  “我对她做什么,取决于你现在的态度。”

  萧亦宸俯下身拍了拍她的脸,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隔着朦胧泪眼,苏茗仿佛看见恶魔在他身后张开了双翼。

  “现在,把衣服脱了。”

  他贴近她,轻声在她耳边循循诱导着,这样亲昵的接触让苏茗下意识地想逃,却又生生忍住了。

  她颤抖着抬起手,一颗颗解开了纽扣。

  先是肩头,然后是锁骨、手臂...

  她慢慢地脱下衣服,就像是一点一点在剥落她一文不值的自尊。

  “继续。”

  萧亦宸的双眸愈发变得深暗,不得不说,即使已经生过孩子,她的身材也不输给他的任何一个女人。

  苏茗的动作一滞,她抬起头无助地看向萧亦宸,似乎在无声地祈求着,然而萧亦宸冷漠的神情让她知道,他对自己并没有半分恻隐之心。

  她踟蹰着低下头,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地将身上湿透的衣服褪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萧亦宸,你放...唔....”

  苏茗眼前一暗,人就被按压在浴缸边沿上,萧亦宸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迫使她仰起头承受他的吻。

  她太美太甜,萧亦宸沉浸在这个吻里,已经分不清对她是惩罚还是沉沦。

  “苏茗。”

  他喘着粗气看着她。

  “这是你欠我的。”

  苏茗还没来得及感到害怕,人就被他从浴缸里抱了起来。

  价值不菲的席梦思减缓了苏茗的落势,萧亦宸双目赤红地站在床前,浑身散发出的慑人气场不禁令苏茗头皮发麻。

  她惊恐万状,像是走投无路的小兽,眼见萧亦宸不断地迫近,苏茗挣扎着往后退去。

第十四章 有没有羞耻心

就在这时萧亦宸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将她拉回原位,欺身压了上去。

  急雨似的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苏茗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她浑身颤抖着,犹如狂风暴雨里的一叶扁舟,层层浪涛翻涌奔腾,带着她往不可预知的方向飘去。

  “不要,放开我!萧亦宸,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向你道歉可以吗?我求求你...”

  苏茗语不成调,双手胡乱推攘着萧亦宸的胸膛,试图阻止他的侵犯。

  “你是不是在床上对别的男人也喜欢用着一招?欲拒还迎,所以那些男人都对你趋之若鹜,还敢把绿帽子戴到我萧亦宸头上来?”

  “我没有!”苏茗含泪摇头。

  “宝宝真的是你的孩子,那天晚上你喝多了...”

  “够了!谎话连篇!”

  他忽然松开手翻身站了起来,苏茗见状急忙从一旁拉过被子遮住了身体。

  “我真的很好奇。”萧亦宸系好了浴袍的带子,转过身冷冷地看向苏茗所在的位置。

  “你说你这样的女人,到底还有没有哪怕一点的羞耻心?”

  苏茗紧紧环抱住身体,布帛的束缚让她勉强找回了一丝安全感。

  面对萧亦宸的质问她始终保持这个动作未发一言,直到摔门的声音传来她才默默地伸手揩去了腮边的眼泪。

  这是苏茗住进别墅的第五天,然而这五天对她来说比五年还要煎熬。

  最近半夜里她总会无端惊醒,身边空出来的那一块地方像是心上的一块缺口,每当她以为已经可以习以为常时总要血淋淋地狠狠痛上一阵。

  眼见苏茗的情绪逐渐消沉了下去,张阿姨别无办法,只得变着法儿地做些可口的小菜哄她吃饭。

  “苏小姐,你多少吃一点吧,你看你这病才刚好,万一又饿出毛病了怎么办?”

  “张阿姨,我真的吃不下。”

  苏茗披着一件驼色的羊绒毯子抱膝坐在阳台上,外面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煦暖的夕阳洒在身上,像极了母亲温柔的触摸。

  “这…哎,张姨多嘴说一句,你就是再和先生怄气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啊,张姨年纪大了,不知道你们年轻人的恩恩怨怨,不过你昏倒的那晚上,先生的紧张不像是假的。”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

  苏茗双目盯着一处光斑,直看得两眼发酸。张阿姨见她这幅模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饭菜正准备离开。

  “先生,你回来了?”

  从屋内大步朝阳台走来的,正是多日未见的萧亦宸,自从那晚他摔门而去之后这也是苏茗第一次见到他。

  “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把孩子还给我?”

  张阿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一个人影飞快地从眼前跑了过去。只见她用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萧亦宸的前襟,甚至用力到骨节发白。

  “怎么瘦了那么多?”

  萧亦宸没有推开她,却皱眉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先生,苏小姐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眼瞧着就瘦下来了。”

  “为什么不吃饭?”

  听完张阿姨的“控诉”,他垂眸看向那个日益清减的女人。

  印象中的她脸虽然小,但始终带着一点婴儿肥,一双眼睛大而灵动,吃到喜欢的东西会不自觉眯成一弯月牙。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憔悴得像一豆灯,风一吹就能熄灭。

  “如果这个孩子是你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下来的,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不吃饭了。”

第十五章 让小东西也饿着

“张阿姨,把饭端过来。”

  “哎,好。”

  张阿姨端起饭菜忐忑不安地走了过去,虽然先生看着神情淡淡的,但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

  “把碗给她。”

  “苏小姐,你就吃一点吧,先生叫你吃饭也没有恶意。”

  苏茗松开手默默地往后退了两步,她转过头看着那碗饭菜,半晌没有动静。

  眼看着气氛就这么僵持着,萧亦宸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周管家,你跟那边说一下,今天一天都不准给小东西吃饭。什么时候我同意了什么时候再喂。哭?一天而已,哭不坏的。”

  “萧亦宸,你这个混蛋!”

  他才刚放下电话,苏茗就尖叫着扑了上去,她一边捶打着他一边声嘶力竭地嘶吼着。而那个始作俑者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把饭吃了,你什么时候吃饭,你的女儿也什么时候有饭吃。”

  短短的一句话犹如撒旦的诅咒,苏茗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眼中隐隐有泪光在闪烁。

  那样陌生而哀切的眼神突然让萧亦宸心生异样,他强压下心底的一丝涩意,转眼看向了别处。

  苏茗安静地接过了张阿姨手里的饭碗,低头默默吃了起来,起先还是小口小口地咀嚼,到后来变成直接大口地往嘴里塞,一直塞到腮帮子都鼓鼓还在不停地往嘴里送。

  眼泪顺着脸颊一颗颗滴进饭菜里,她似乎没有感觉,只是机械地往嘴里塞饭。

  这副情景叫张阿姨也不自觉落下泪来。

  “丫头,你慢点吃,阿姨看着心疼。”

  苏茗的嘴里塞满了饭菜,她艰难地咀嚼吞咽,双目却死死地盯着萧亦宸的侧脸,而那人似乎好像对这个状况无知无觉。

  萧亦宸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含在嘴里,打火机的火苗在凝滞的空气中左右摇晃,半天没有点燃,他拿掉香烟捏在手里,转身走了出去。

  “我不希望下次来的时候还是看见你这个鬼样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心里清楚。”

  说完这句他便拂袖而去,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简直败坏了他一整天的兴致。

  萧亦宸紧紧捏着方向盘,一脚油门到底,汽车轰鸣着,往城市的另一个方向驶去。

  “亦宸哥哥,你都多久没来看过我了。”

  陆芊芊嘟着嘴,扯着萧亦宸的衣袖不肯放开,萧亦宸无奈地笑了笑,顺着她的拉扯的力道坐了下来。

  “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忙,所以一直没空来看你。”

  “哼!骗人,亦宸哥哥一定是喜欢的人了,所以嫌我碍事了是不是?”

  她说着,语气里就带着哭腔,不一会儿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滚落了下来。

  “好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说哭就哭了。我不是答应过你吗?要是真的给你找嫂嫂一定会让你把关的。”

  “真的?那你要再跟我拉一次勾。”

  陆依依一把抹掉了眼泪,朝萧亦宸伸出了小拇指。

  “你明知道我拿你没办法。”

  萧亦宸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却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他伸出手勾住了她的,换来了陆依依一个明媚的笑脸。

  “亦宸哥哥,今晚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看到萧亦宸的身体明显一僵她又急忙解释说:

  “我最近老是梦见萧潇,她跟我说她好疼,她被困住了跑不出来,所以她很害怕。”

  一听她提起萧潇,萧亦宸心中的某处便如同塌陷了一般沉了下去,这个幼年早逝的妹妹是他心中永远的伤,也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的痛。

  “芊芊,当时真的是你说的那个女生把萧潇的被子点燃了吗?”

第十六章 萧阎王

“亦宸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问?这件事情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我妈妈是那所孤儿院的院长,她也亲口告诉你了不是吗?还有那些护工阿姨,还有…”

  “好了,我就是随口问问,你也别想太多。”

  萧亦宸疲倦地捏了捏额角,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了苏茗那双浸满了哀愁的眼睛。

  “芊芊,我一会儿还有点事情,今天就不留下来了,你要是害怕就叫赵阿姨过来陪你。”

  “嗯。”

  陆依依轻轻点了点头,眸光瞬间暗了下去,她亦步亦趋地跟在萧亦宸后边,目送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好啦,别这么不开心。”

  萧亦宸宠溺地扯了扯她的脸,见她露出笑脸才松了口气。

  “乖,等我空了就带你出去玩,你上次不是说想去马尔代夫吹海风吗?”

  “亦宸哥哥你要说话算话。”

  “放心吧,我不是跟你拉过勾了吗?”

  他伸出小拇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引得陆芊芊会心一笑。

  直到萧亦宸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口,陆芊芊脸上的天真无邪也逐渐被凝重而取代。

  她走到房间拿出手机,不假思索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我要你们帮我查一下,萧亦宸的别墅里最近住进去了什么人,最好把照片拍给我。价格什么的都好说,”

  放下电话她从暗格里摸出一支香烟,熟稔地点燃后起身走到窗前。

  外面的高楼亮霓虹闪烁,不远处的商场游人如织,男女老少嬉笑着穿梭在其间。

  总有一天,这些高楼,这些大厦,这些商城,这些财富,都会是我的。

  袅袅烟雾腾起,将她的脸隐藏在其中,似真似幻…

  如梦饭店还是一如往昔,小小的门头被烟尘浸出了岁月的痕迹。

  “老板娘,是我,我又来了。”

  “哎呀,是徐来啊,快进来坐。”

  外面的大厅里人坐满了,老板娘把徐来叫到一处无人的包厢,掩上门问他。

  “找到苏茗的前夫了吗?”

  “有点眉目,但是还没查出来他的住处。”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美国,他完全有把握能在最短的时间把人找到,可是这是在中国,他一个外国籍,想要打通关系帮他找人简直难如登天。

  “哎,都怪我,当时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把孩子给他了。”

  一想到她们娘俩此时可能在某处遭难,老板娘就自责难当。

  “要不报警试试?警察应该会管。”

  她忽然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看向徐来,谁知他却摇了摇头,一脸严肃地跟她解释:

  “报警肯定是没用的,据我所知那个人在S市很有权势,警察未必会为这点事得罪他。”

  “那怎么办?难道有权有势就能为所欲为吗?苏茗真是可怜,怎么会遇上这样的瘟神。”

  徐来皱眉想起了昨晚他拿着钱去拜托某家跟他有过合作的中国商人。

  那人看着一箱子钱有心想要,却迟迟不敢伸手去接,最后他一咬牙扔出一句。

  “我劝你还是别去查萧亦宸这个人了,S城谁不知道他萧阎王的手段?得罪了他就别想混了!而且他家住哪里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萧阎王吗?

  徐来冷冷地想,就算你真的是阎王我也要做那篡改生死簿的孙猴子,将苏茗和孩子毫发无伤地从你手里抢回来。

第十七章 他喝醉了

从那天过后苏茗明显配合了很多,她按时吃饭,按时作息,温顺地像一只绵羊,只是…没有半点活人气息。

  她不再和任何人说一句话,就像要把自己和整个世界隔绝起来一样。

  张阿姨为此偷偷落了几回泪,也苦口婆心地劝了她几回。萧亦宸已经一周没有回来过,张阿姨总担心苏茗这个状况持续下去会出事。

  这天是S市酒业大亨举办的一场品酒会,萧亦宸带着喊了好久无聊的陆芊芊过来凑热闹。

  “哎呀,萧总,今天怎么得空过来了?”

  “吴总这是什么话,我可是你们家红酒的忠实拥趸。”

  吴总闻言哈哈大笑,更是亲自带着萧亦宸走进了会场。

  “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好的兄弟,S市金融界第一把交椅——萧亦宸。”

  无数的眼光投了过来,萧亦宸怡然自得地站在原处接受众人的审视,而陆芊芊忽然往他身后躲了躲。

  “怎么了?不习惯这样的场合?”

  “不是…”陆芊芊盯着脚尖轻声说。

  “我就是觉得亦宸哥哥你好厉害。”

  孩子气的一句话使得萧亦宸笑的开怀,陆芊芊痴痴地看着他的脸,心中某种压抑已久的情绪在迅速发酵蔓延…

  “萧总,请问您现在有空吗?我有事想跟你说。”

  正在和人侃侃而谈的萧亦宸忽然听见有人在一旁叫他,他看了那人一眼,发现是个眼生的中年男人。

  “你好,有什么事?”

  见萧亦宸回答了自己,男人连忙凑了上来。

  “我是良才贸易的梁康,不知道萧总还记得我吗?”

  “良才贸易?”

  萧亦宸皱眉想了一会儿,看样子对这家小公司并无印象,梁康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硬着头皮继续说。

  “是这样的,前两天有个叫徐来的美国男人找到我,说想跟我打听你的住所,所以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萧亦宸打断,并在他的示意下跟萧亦宸走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

  “继续说。”

  “哦,那个叫徐来的带来一箱子钱说想买你的信息,你说我哪能告诉他对吧?给再多钱也没用。”

  眼见萧亦宸不耐烦地皱起了眉,他紧张地舔了舔唇,继续说:

  “我告诉他我也不知道萧总您的住所,他就回去了。我看这人心术不正,今天这不正好碰到您了嘛,就说给您提个醒。”

  “我知道了。”

  萧亦宸淡淡地回了一句就迈步走开了,留下那人一脸欲言又止地站在原地。

  今晚萧亦宸喝了很多酒,来敬他酒的人他一个都没有拒绝,全是一饮而尽。

  陆芊芊扯了他好几次衣服示意他别再喝了,却统统被他无视了。

  “亦宸哥哥,你是不是喝醉啦?”

  回去的车上萧亦宸随意地半倚在后座上,举止倒还正常,只是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

  “芊芊?”

  看见陆芊芊他似乎很是意外,完全忘了人是他自己带来的这件事了。

  “司机,送我们去紫阳御府。”

  “陆小姐,紫阳御府不是你家吗?先生喝醉了,需要人照顾还是送回别墅比较…”

  “闭嘴。你知道他喝醉了要人照顾,我不是人吗?我就不能照顾他吗?”

  陆芊芊柳眉倒竖,司机见她一副无理取闹的模样,登时就不敢再多说话了,方向盘一打就往她指定的地方开去。

第十八章 我会负责

萧亦宸是真的喝醉了,在他印象里自己鲜少有喝得这么醉的时候。

  他感觉天和地都在旋转,眼前的人影旋转成一片模糊的重影,他听见有人在叫他,他开口想回答,却只能发出几声含糊的呻吟。

  陆芊芊看着躺在她床上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萧亦宸,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但最终她还是伸出手,缓缓地解开了萧亦宸脖子上的领带…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在宿醉的早晨显得格外刺耳,萧亦宸闭着眼睛,凭习惯伸手在床上摸索着。

  温热的皮肤带着柔软的触感,通过掌心传达到他的脑海,萧亦宸蓦地一惊,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坐起身,发现身边睡着一个黑发女人,因为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楚模样,只是看房间的摆设,似乎是…

  “亦宸哥哥,你醒啦?早啊。”

  陆芊芊转过身,朝他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并在他的注视下,偷偷地往被子里躲进去了几分。

  “哎呀,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啦。”

  “芊芊,我们…”

  萧亦宸一颗心像是被丢进了冰桶里浸了又浸,宿醉的头疼加上眼前状况的打击,使他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你不记得了吗?”

  陆芊芊转过头,话语里带着哭音。

  “昨天晚上你喝多了,我担心你醉酒了不舒服,就让司机把你送到我这里来,想说照顾你的,结果你却…”

  “我…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我有对你做什么混账事吗?”

  “没事的…亦宸哥哥,都是我自愿的。”

  萧亦宸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下一秒他揭开被子站了起来,身上果然毫无意外地一丝也没挂。

  “亦宸哥哥,你..你要走了吗?”

  见他默默地穿起了衣服,陆芊芊开始有些着急了,如果连这一招都不能拴住萧亦宸的话,那她接下来真的可以说是黔驴技穷了。

  “芊芊,今天公司有个重要的会要开,我必须走了,但是你放心,这件事,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进门处传来大门阖闭的声响,陆芊芊优哉游哉地看着自己的指甲,脸上露出了一抹诡笑。

  今天早上整个董事会的人都看出来自家董事长的心不在焉,因此这个公司的会议在萧亦宸的频频走神中草草地结束了。

  等会议室的人都走完后萧亦宸以手支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早上发生的一切无疑是一场地震,震得他心烦意乱,坐立难安。

  他怎么可以禽兽到把自己妹妹最好的朋友给睡了,还是在这么糟糕的情况下。

  早年间他父母离婚的时候,他和妹妹一人跟着爸爸,一人跟着妈妈,于是就这么失散了。

  母亲暴毙,妹妹流落到孤儿院,如果不是陆芊芊的院长妈妈一直关照着,说不定还要吃更多的苦。

  在寻找妹妹的途中他偶然遇上妹妹生前的好友,于是他便把对妹妹的亏欠尽数转移到了陆芊芊身上。

  可是现在…

  这样想着,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苏茗的模样。萧亦宸心头一跳,觉得自己大概要魔怔了。

  会议室门口传来了轻轻的叩击声,萧亦宸抬起头看见王秘书拿着他的手机走了过来。

  “萧总,您的手机一直有同一个人打电话来,我猜可能有重要的事,就帮你拿过来了。”

  萧亦宸接过手机,看见张阿姨来了十几个未接电话,他还没来得及回拨,那边就又打过来了。

  “喂,张阿姨。”

  “先生,不好啦,苏小姐出事儿了。”

宁负时光不负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宁负时光不负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