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农家多闲事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53:36   来源:网络

书名:农家多闲事

008 傲娇的资本

“天下红雨啊!这是咋啦,咱家还能有那么好的伙食?!”

桌上,黄瓜切成了细丝,要有一罐子的卤汁,一罐子的豆腐脑,一盘豆腐渣炒韭菜,还有煎的金黄色的一个个薄薄的小饼叠叠高。188新闻网当然,在沈家少不了一晚咸豆腐。

“这是一大早要来客人了吗?”沈长致左右张望,也没发现其他人。沈忠已经在上首坐了下来。

沈团团已经给沈忠舀了一碗的豆腐脑,整整齐齐地码上酸菜丝,排上嫩绿的黄瓜丝,撒了几朵葱花,浇上了一大勺的卤汁,顿时香飘四溢。

沈长致等不住了,也不管是否有客人,招呼着沈团团赶紧给他来一碗。“豆腐脑少一点儿,我要那黄瓜和卤汁多一点儿!”吃了这么多年的豆腐,沈长致对于豆类的东西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就算是嫩滑爽口的豆腐脑,沈长致也不放在心上。要不是看着这卤汁实在是诱人,沈长致也不会要求主动来一碗。农家多闲事最新章节目录

“唔——我还从来不知道豆腐脑儿咸味儿的也挺好吃。”沈家做的豆腐脑只有甜味儿的,只是糖贵,所以农家鲜少有人愿意买豆腐脑解馋。

“这个是啥?”沈忠夹了一筷子的豆腐渣炒韭菜,吃在嘴里有股都豆香,又有韭菜的香,真的很对味儿。

“爹,你就吃吧,你是不会想知道,我到底放了啥东西的。”

架不住沈忠追问,沈团团才指了指豆腐渣炒韭菜,又指了指豆渣玉米饼,干咳一声,“这俩菜,都是用豆——腐——渣做的!”说完,就自顾自地舀着豆腐脑吃。

沈长致不爱吃豆类,但是也从来没有觉得吃豆腐渣有啥不好的,舀了一口豆腐玉米饼,含糊不清地道:“也挺好吃的。咱家这是天天豆腐宴啊。原文1885888.com

沈团团吃完豆腐脑,也不等沈家父子反应过来,就从屋子里端了一大盆的脏衣服出来,“我先去洗衣服了,你们慢慢吃。”

因为今天的早饭格外的丰盛,沈团团费了不少的时间,等到去了河边的时候,有大石头的地方都被占了去了。沈团团索性就往下游走,倒也能图个清净。

等沈团团走近,正好看到了沈三丫刚洗完了衣服,站了起来。一看到沈团团,就冲着她招手,“团团,你咋才来了?我都已经洗好了!”

“我家里头有事情耽搁了,三丫,你洗完了正好,我就用你占的地儿了。”沈三丫是沈团团在村里唯一交好的小娘子。

“我来帮你一道儿洗吧。原文http://www.1885888.com/”沈三丫也不见外。

“夏天的衣服,不咋脏,我自己洗就成了,你陪我说说话就好。”沈团团熟练地已经舀了水,将衣服泡上。

“团团你没事儿吧,我听说昨天你家出事了,我娘拘着干活,不让我出来。”三丫有些担心,有些歉意。

“没事儿,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沈团团给了三丫一个放心的笑容,手里的动作不停。

俩人说了一会儿旁的闲事,三丫猛拍一下脑袋,“团团,明天柳叶村的柳府上梁,听说要抛馒头的,我明天来寻你一道儿抢馒头去。农家多闲事最新章节目录

沈团团一听有这好事儿,赶忙应了。“成,你可记得了,柳府不是两年前才抛过馒头吗,怎地又要抛了?”因为两年钱,沈团团在孝中,倒是错过柳府的抛馒头。

“我听说柳府的二少爷要成亲了,这不又在边上起了一个小院落。上回你没去倒是可惜了,这回可别错过了。”上梁,上的是房子的中梁。附近村子里向来都有上梁抛馒头的习俗,普通的庄户人家倒不至于这样大动静,也就是给交好的几乎人家送点儿馒头,人家再回赠一些蔬菜鸡蛋,有来有往,倒也不会亏。但是大户人家,可不一样,这主人家等上了中梁后,站在中梁上往下抛馒头,任由村民哄抢,越热闹代表着越吉利。原文http://www.1885888.com/

“三丫——三丫,你个死丫头,你是掉进了河里了吗?洗个衣服人都洗没了,就想着偷懒!”

沈三丫猫着腰,“团团,我先走了,我娘又在嚎了,记得明天早点起来,我来叫你啊!”

“嗯嗯,你赶紧往小路走吧,可别被你娘堵上了。”沈团团冲着三丫挥挥手,听着三丫她娘的骂声越来越近。

等三丫她娘骂骂咧咧绕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三丫后,才往家走。

沈团团为三丫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洗起了衣服。

这是啥声音?

沈团团竖着耳朵,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事儿,搓着衣服的手也渐渐地慢了。

说话声慢慢地走近……

“你怎么才来洗衣服了,我等你很久了喔——”沈团团听着忍不住打了一个颤,这么大热的天儿,都能让人打颤,还真是本事。

“要不我来帮你洗吧,我手脚很麻利的,我在家都是做惯了活的。”

“你去树荫底下等我一会儿我来洗。”

沈团团正僵硬着身子,想着怎么没有听到男声了,就听到了瓮声瓮气地男声,夹着变声期的怪腔。“不用!”

“沈团团你怎么在这里!”沈团团这才被人发现。

被点名的沈团团这才转头,看向身后的俩人。郝然发现,一直说话的小娘子竟然是牛屠夫家的牛红梅。至于这男人,则是宁南星。宁家是桃花庄里唯一的大夫,宁家只有爷爷和宁南星俩个人。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而是宁家就住在沈家的隔壁。铁铁的隔壁邻居!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牛红梅与沈团团一直不对付,所以,沈团团也没好气地道。

牛红梅看着身边的宁南星,温文儒雅,还有好闻的药香味儿,牛红梅决定忍了沈团团这一回。好声好气地跟沈团团建议道:“团团啊——你看你能不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和南星哥!”

牛红梅虽然是与沈团团打着商量,但是语气偏偏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要知道,这牛家也算是桃花庄上排得上号的人家,因为牛家世代都是屠夫,偏又儿子多,手艺好,这附近村子里的杀猪的活儿都是交给牛家的。牛家在城里,还有一个不小的摊位。

所以,牛红梅有傲娇的资本……

009 红得热化了

而作为牛家唯一的小娘子,牛红梅在牛家自然也是格外的受宠。咳,虽然牛红梅长得很像牛家人,一样地魁梧。但是也并不妨碍牛红梅受宠。这桃花庄里,除了牛家宠闺女,沈家也是出了名的疼闺女。牛红梅小时候,就有一大票的小娘子跟着她,唯独沈团团例外,总待在他娘的身边腻歪。在粗壮的牛红梅眼里就成了装相!这不,从小牛红梅就看沈团团不顺眼!

对于牛红梅的提议,沈团团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凭啥,我先来的,要让也是你们让!”

牛红梅没劝走沈团团,就看到宁南星蹲了下来,开始洗衣服。

牛红梅愤恨地一跺脚,早知道她就不偷懒了,也将家里的衣服拿来洗了!这会儿就只能站着,看着沈团团和宁南星排排蹲洗衣服!

“南星哥,你累不累?”

“南星哥,要不要休息一下?”

“南星哥,还是我帮你洗吧?”

沈团团皱着眉头,扫了一眼认认真真洗衣服的宁南星,深呼气,“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人家宁南星都没啥反应,她在这边激动个啥劲儿!”沈团团不停地做着心里建设,实在是受不了聒噪的牛红梅,还嗲声嗲气地喊着“南星哥”。

喊得次数多了,沈团团在脑海里就能脑补出一系列的动作,牛红梅眼冒小星星,嗲嗲地冲着宁南星撒娇……

她觉得今晚,她要做噩梦了。

为了自己晚上的睡眠质量,沈团团匆匆地在水里抖开衣裳。

没想到,一抖开,沈长致的腰带飘远了。沈团团赶紧用手去抓,但是没想到水流挺急,一下子扑了空。不由地惊叫道:“我的衣服!”

宁南星看着已经有些飘了远的腰带,二话不说踩进水里,去抓腰带!

“南星哥——”牛红梅惊讶地叫起。

沈团团也惊得张大了嘴。

沈团团发现腰带飘走的时候,已经自个儿试着抓回来,抓了几次都抓了空,这才惊呼出声。

等宁南星看到河上飘着的腰带的时候,腰带已经离了河岸旁了。也幸亏这河并不深,也只是一条分支,所以,宁南星几个大跨步就将腰带捞了回来。

但是宁南星的下摆全湿了……

等到宁南星捞了腰带的回来的时候,沈团团仍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接过腰带,半晌才道了一些,“谢谢哈——”

宁南星眼都不抬,自己洗着衣裳。

原本有些飙火的牛红梅,一看宁南星不搭理沈团团,顿时乐了。好歹宁南星还愿意给自己回个话儿,她说上个十句八句的,宁南星也会回应个几个字,看看沈团团,哼,不是仗着自己美又能识几个字嘛,照样不是被她的南星哥给冷落了!果然,南星哥待她是不一样的!牛红梅瞬间,充满了斗志!

“沈团团,你为了跟我的南星哥搭上话,故意让腰带飘走,果然是有心计啊!识字的人就是不一样,这心计耍的可溜了!可惜啊,可惜啊——”牛红梅拖着尾音,原本是想等着沈团团来问“可惜啥”,哪晓得,沈团团将注意力一直盯在宁南星的身上。

牛红梅顿时恼了,“可惜我的南星哥,压根不愿意搭理你!我劝你,还是收回你的小手段吧!”

“懒得理你!”沈团团道了谢,宁南星没反应就不是她的事儿了,匆匆地拧干了衣裳,就想起身。

沈团团站了起来端着木盆,就往回走,也不顾在身后跺脚的牛红梅。

走了一小段,沈团团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宁南星,“顺路,一起走吧。”宁南星目不斜视,一直看着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沈团团……

沈团团撇撇嘴,要不是看在宁南星刚刚帮她的份上,她一定会拒绝的。沈团团有话没话地找话说,“牛红梅了,

“你喜欢牛红梅?”

“啥?”沈团团吓得忘了走路了,拔高声音道:“我会喜欢牛红梅?你瞎了吧?你哪儿看出来我喜欢她的!村里人都知道我跟牛红梅不对付,你是天外飞仙,刚刚回村的吧?”

宁南星脸色如常,就像刚刚开口的那个人不是他!“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恩人的?”

沈团团气势弱了些,“就是捡了腰带,不算那劳子的恩人——”

“你把腰带扔回河里,我就不算那劳子的恩人。”宁南星居高临下瞥了一眼沈团团。手里抱着的木盆,半点儿没有影响宁南星的翩翩风度.

沈团团看得生气,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做啥!就会招蜂引蝶,还不如她哥哥,她哥哥人帅顾家又低调内敛!

“那可是我哥最喜欢的腰带了,捡回来的东西咋可能再扔回河里去。大傻子!”沈团团捂着木盆里的衣物,抬腿就踩了一脚宁南星,一溜烟儿地跑回家。留下宁南星一个人……

宁南星低头看着自己黑布鞋上的脚印,呲,这一脚可真用力,这脚该不会是踩坏了吧?

宁南星抖了抖腿,才慢慢悠悠地往自家的院子走去,在自家门口,看到矮矮的篱笆院内,沈团团正抖着衣裳,将衣裳挂在竹竿上……

“小娘子,在晒衣裳了——”

沈团团撩开晒着的衣裳,看到院子外一个胖妇人,头戴一朵红色大娟花,红艳艳的衣裳穿在臃肿的身上,手里甩着一条粉色的帕子,正在院外叫嚷着,“小娘子,快开门!”

这么热的天儿,还穿着一身红艳如火,看着就热。

“大娘,你找人?”沈团团将最后的一件衣裳晒在了竹竿上,在去开门。

“这是沈忠家?我是王家湾的王婆,你爹不在家?”王婆一进门就开始打量着院子,柴火整整齐齐地码在院角,还养了几只鸡,院子里倒是干净。王婆满意地在心里点点头。

“我爹不在,大娘,您有啥事儿?”沈团团不知道王婆的来意,将人领到了堂屋,又倒了一杯凉水给王婆。

“小娘子可真是讲究人,我王婆走街串巷地,这水一喝就知道是煮开了晾凉的。”王婆说完,就一口气将水给干了。

沈团团不知王婆的来意,只得陪着笑说着,“我娘在的时候,就时常教导我,女子不可喝生水,这不,时间久了,就养成了习惯。大娘别见怪。”

王婆浑不在意地挥了挥帕子,那帕子上的香粉扑腾腾地差点儿没熏着沈团团的鼻子。沈团团扬着笑,偷偷地吐出一口浊气。

王婆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将沈忠给等回来,就有些坐不住了。“劳烦小娘子跟你爹说一声,明日这个时辰我再过来。”

沈团团送走了王婆,也没想到这王婆到底是何许人也。沈团团向来心大,想不明白,索性也不去想了。

日头西斜,沈团团煮了一大锅的骨头汤,醒了面,等着沈忠父子归来……

010 真的一脚踩瘸了?

等到沈忠回来的时候,沈团团也没有问记挂了一天的欠条。

沈忠不时地拿眼睛偷瞄沈团团,沈团团纯当没有看到。将醒着的面条切成一个个面剂子,拉成长条的面条放进翻滚的骨头汤里。等面条煮熟后,沈团团再捞了出来,面条上摆上酸菜和黄瓜丝,再盛上满满的一碗骨头汤。

沈长致买回来的肉,也被沈团团做成了卤肉,切成一片片的摆上了桌。

“这面可真香,咱团团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沈忠大声地夸赞道,生怕沈团团听不到。

沈长致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洗了一手的笔墨,就看到沈忠扬着头朝着灶房里喊话。沈长致瞧着好笑不已,他爹也就是心宽。

沈长致帮着将面碗端了出去,“这碗酸菜多,给哥的。”沈家人喜食酸,更何况这大热的天儿,吃点儿酸酸的有胃口。

将韭菜切得细细的,倒上酱油绊着,香气扑鼻。

沈家吃面条就酷爱这一口,舀上一勺子韭菜酱油,在面里拌一拌,香得能将舌头都吞下去。

沈忠舀了俩勺子的酱料,绊着面,呼噜噜地就是一大口!“出了一身汗,能吃上这么一碗面条,就是爽快!”

沈忠抹了一把汗,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呼啦啦地倒出了十二个铜板。“今天码头上刚好有货船到,我帮着卸货,赚了十二个铜板。团团,你收着吧。希望明天也有货船到。”

夏口码头是江夏城附近的唯一的一个码头,货船来来往往,倒是让附近的村民找到了一个生计。

过了好一会儿,沈忠才道:“我做工回来的时候,经过赵阿土家,他们家门锁着,听说是陪着媳妇儿走亲戚去了。”

沈忠不傻,当然知道赵阿土一家这是避了出去。

沈团团对于这个结果早就心里有数,只是想让沈忠认清……

“爹,你认识一个叫王婆的吗?”沈团团将铜板都倒进了自己的荷包里。

沈忠皱眉想着,也没啥头绪,“她说啥事儿了吗?”

“不曾,就是说明日让爹在家等着她来。”

“王婆?难道是王家湾的王婆?”沈忠脑子里过了一圈。

沈团团吃着面条,点点头。

“你们慢慢吃,我去隔壁的宁伯家打听打听。”沈忠咕噜咕噜地将面汤喝净,抬腿就往隔壁的宁家去。

一进宁家的小院儿,就能闻到满院子的药香。

宁家祖孙俩都是大夫,宁老头儿虽说医术精湛,但是却是因为诊金高,等闲没个病人。这几年,随着宁老头儿的孙子宁南星年纪渐长,且是越长越中看,隔个十天半个月的,倒是有一俩个病人。当然,这牛红梅是宁家的病人的头一号人物!

沈忠一进门,就看到宁老头儿耷拉着脑袋坐在院子里。

“宁伯,这么早就吃完饭,纳凉了啊。”

宁老头儿没好气地瞪着沈忠,“谁说我吃了饭了?我这还饿着!你家有闺女给你做饭,天天一回来就有热饭吃。我家这个臭小子给不给我饭吃,还得看他心情!”宁老头儿就坐在院子里,闻着隔壁院子的饭菜飘香,饿的头晕眼花,眼冒金星,只得以水充饥。

“祖父,你再等一会儿就能吃了。我去菜园里割点儿菜。”宁南星从灶房里探出头来,看到沈忠,打了一声招呼,一瘸一拐地往菜园去。

“南星这脚咋啦,摔着了?”沈忠赶紧扶着宁南星,将他摁在了凳子上,“都伤着了,别忙活了,我让我家团团来做。”

“谁晓得了,问他咋回事,这臭小子愣是不肯说。”宁老头儿无奈地摇头。

沈忠隔着院子,唤着沈团团赶紧过来帮忙。

沈团团连身上的围裙都还没有接下来,小跑着过来,脸上热得红扑扑的。“团团,你帮宁爷爷家做点儿吃的,老人家经不得饿。”

沈团团狐疑地扫了一眼低头坐着的宁南星,沈忠自然明白闺女的意思,“南星腿脚不变,受伤了,问他也不肯说。”

噔!

该不会是她踩的那么一脚吧?

心里刚冒上这种想法,沈团团自己就给否定了。越想越不可能,她就是这么随意地踩上一脚,还能将人给踩瘸了?她又不是天生神力,她只是一个娇柔的小娘子,怎么可能一脚把人给踩瘸了!

越是这样宽慰自己,沈团团的腰杆子挺直了不少。她不心虚,没啥可心虚的!

挺直了腰杆子的沈团团,露出了自认为很得体的笑容,“宁爷爷,你想吃啥,我给你做。”

宁老头儿高度赞扬了沈团团,“还是团团好,臭小子啥的都是靠不住的。宁爷爷吃啥都可以,爷爷不挑食,只要是团团丛的,宁爷爷都爱吃!”

“你刚刚还说要吃面条的——”

“除了面条,啥也不吃——”

轻飘飘的,从宁南星的嘴里飘出俩句话。

场面一时间有些冷了。

宁老头儿自诩一代“大侠”,岂能被宁南星的俩句话给噎住了。“你能跟团团比吗?你做的那些都是啥玩意儿,团团就是给我一杯茶,我都能吃饱了!”

“自己在外不知道惹了哪家的小娘子,被人给弄瘸了,问你还不肯说,咋说的,也要讨些汤药钱回来,尽做一些赔本的买卖!问你还不肯说,你就护着护着呗!若是让我晓得了是哪家的小娘子,哼,要是汤药钱不给,就让媒婆上门提亲去,说不定还能换个孙媳妇回来!”

宁老头儿骂骂咧咧地在院子里数落里,宁南星偷偷地抬头看了一眼沈团团……

这一个眼神,被宁老头儿和沈忠看了个正着……

四人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沈团团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宁南星那个眼神是啥意思!看着她做啥,这不让人误会吗!

沈团团都快要哭了,“你看我做啥?跟我可没啥关系啊——”

宁南星直勾勾地盯着沈团团,这眼神,令人遐想。

“我去给宁爷爷做饭——”沈团团落荒而逃。

宁老头儿起身朝着宁南星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要是再让我看到你瞪团团,看我不揍你!”

宁南星疼得呲牙咧嘴,他是这老头儿的亲孙子吧?这下手的力道是要把他打傻了吧?

“祖父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瞪她了,我这是在友好的交流!”

“我俩只眼睛都看到了,咋地!”

沈忠劝着已经吵起来的爷俩,“你们爷俩一人少说一句吧——”贴心地给沈忠顺顺气儿,使眼色让宁南星赶紧走。

农家多闲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农家多闲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