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2019/01/15 03:46:17   来源:网络

小说: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楔子 收起你们龌龊的想法

月无颜,你回头看看,月国公府的大火是不是烧的特别好看,尤其是在这雪夜里?

月无颜,你是不是还想着明日和本公子的大婚呢?月家已经势力微弱,偏偏不肯顺从,早已是眼中钉肉中刺,你那般鬼魅容颜,如何对得起本公子享誉京城的冠玉公子的名号?

月无颜,肩膀上的箭伤是不是很痛?放心,淬了毒,很快就不痛了,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原文http://www.1885888.com/

月无颜,可惜本公子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月无颜,死之前,不如让他们享用一下,你知道,不看你的脸的时候,还是有个极美的身形的。何况还是月国公的嫡孙女,绝对的金枝玉叶!

那个人如玉的面容狰狞恐怖,月无颜撑着残破的身体步步后退,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明日就会和她成婚的男子,她满心的期待成为了苦涩的怨恨,如玉容颜,和风细雨的语言后面竟然狠毒至此。

不从?那么本公子送你一程!那人手中的长剑狠狠一掷,直直的插入根本没有力气躲闪的月无颜的腹部。

月无颜的身体承受不住的直直倒向身后的断崖,泪光从眼角滑落,划过脸上殷红的硕大胎记。

啊~~~~

漆黑的山洞里,响起凄惨的绝望的尖叫。坠落的感觉是那么明显,疼痛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简陌以为自己只是做梦而已,只是做了一个和月无颜有关的梦,可是尖叫声之后,她发现不是。

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肚子上真的插了一把长剑,肩膀还有断箭留在那里,眼里还有喷涌而出的泪水。《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静默的黑暗里只听见淙淙的水声,她终于确定,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她招谁惹谁了,不过和自己的亲亲男友亲个嘴,就华丽丽的眼前一黑穿了,她还想哭好吗?

而疼痛,深入到骨髓,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奶奶的,还有这重伤。

她艰难的侧着身子爬着,绝对不可以这样死去,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

借着微弱的水光和灵敏的鼻子,她找到了几株草药,然后先把自己腹部的长剑拔了出来,能听见鲜血在汩汩流淌。嘴里嚼着的苦涩的草药艰难的按上去,然后撕裂衣服包扎。

咬紧牙关但是有条不紊,然后是肩膀的断箭,还有中了的毒。

她根本就没有发现,这里的黑暗里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微微笑了。像是要黑暗中要伺机而动的狼。版权http://www.1885888.com/

“既然自己的伤处理好了,就来帮帮本公子吧!”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简陌一惊,差点没有吓死,黑做一团的洞里竟然还有人在!

似乎响应了简陌的想法,啪嗒的火石作响,一个火把骤然亮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山洞。也让简陌看清楚了那个人,是个男子,只是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楚什么样子,他侧躺着,长发披散,唯一能看到的伤口是他胸口的位置,一支箭插在那里,并没有拔出来。

卧槽!这就是简陌的第一反应,那个男子就这样听着她尖叫,看着她拼死挣扎,竟然没有半点伸手的意思,此时竟然让重伤的她去救他,还是这么个居高临下的语气。。

不知道得罪谁都别得罪医生吗?本来就郁闷的简陌,此时更是一肚子的火。“快点!否则本公子手里的剑一定会让你永远睡在这里!”这话已经带着威胁的意味,尽管说的漫不经心。188新闻网

简陌估量了一下自己逃跑的可能性,感觉是基本没有可能。。

于是闷不吭声的朝着外面爬去。。

唰!下一秒,闪着寒光的剑就插在她手指前一厘米的地方,她的脸甚至能感觉到那道迫人的寒光!

“我去找草药,草药!!”你妈的,怎么就遇到这个货色!简陌怒了!

“本公子的剑十米之内都是没有问题的,十米之外是河流,外面可能有在搜捕的人,不老实就试试!”男子手里把玩着另外一把小巧的匕首,轻飘飘的说。

这个可恶的冷兵器时代!简陌诅咒着,爬到杂草丛生的地方,拔了一些荠菜,还有一些鱼腥草,好在山洞气温还好,否则这些估计也没有。

简陌洗干净了爬回去,感觉自己的伤口撕裂的更加疼痛!心里的怨愤更深!

“最好不要动什么手脚!”男子冷哼着闭上眼睛。版权http://www.1885888.com/

“没有麻沸散,你撑得住?”简陌怀疑,万一受不住伤了她怎么办?

“哼!”男子瞥了她一眼,带着浓重的不屑,似乎简陌一个小女子都撑得住,没道理他撑不住!

简陌眉眼闪了闪,发丝凌乱的覆盖在脸上,看上去格外的吓人,男子似乎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你抬一下身体,我看看伤口!”简陌半坐着低声说,手里在刚刚找草药的时候已经握了一块圆润的鹅卵石回来!

男子闭着眼睛微微欠着身子。

简陌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背,确定箭没有穿透,然后诡异的一笑,举着手里的石头就砸了下去。。

那男子只来得及看简陌一眼,那一眼之中透着莫名的冰寒,然后噗通倒了下去。

晕了好,晕了就没有人威胁她了,做医生的那么些年,她的手腕一向强悍,还没有谁敢威胁她的!

嘶啦!简陌果断的撕裂他的衣服,看着那只长箭皱了皱眉,就是不知道箭上此时的倒钩有没有刮到什么,扎的有多深,这么想着她爬回去拿过自己的断箭,比较了一下,心里有了谱,然后在男子的几个穴位上按压了几下,把草药大把的塞进嘴里嚼。。188新闻网

简陌握着那只箭用力的拔了出来,鲜血瞬间就喷了她一脸,她再次按压几个穴道,看到血不是那么多了,就把男子的匕首在火上烧了一下,然后把周边一些沾染了东西的肉挖掉,看着血有些黑,想来是中毒,简陌想了想,没有别的办法,草药太少,只能吸一些出来了。。

她俯下身子,嘴巴刚凑到伤口上,骤然感觉一寒,抬眸一看,那男子已经醒了,眸子里蕴含着滔天的怒火,似乎下一秒就能跳起来撕碎了她。

简陌想也不想,一拳挥过去,看着那男子华丽丽的疼醒之后再次被揍晕过去。她揉了揉手,奶奶的,救个人还要被当仇人看,她容易吗,她愿意吸啊,她也很不情愿好吗?

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没办法不救!她劝诫自己。

吸完了,让血多流了一会,看着颜色已经红了,她才把草药按上,然后把从男子上身扒下的所有衣服里拿出白色的内袍,撕裂包扎伤口。

至于男子的外袍和披风,就当是诊金好了!

……

“公子!”日光正好,一群人总算找到这里,一进来就是浓重的血腥气。让众人心里大骇!

“鬼叫什么,本公子还活着!”火大的声音响起!那个该死的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只给他剩下一条亵裤,全身上下只有那一条亵裤,连靴子都被扒走了!

“公子!”四五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个光溜溜也就算了,公子的脖子上那枚嫣红的印记是什么?谁亲出来的?就这样还能战?

“收起你们龌龊的想法!!”公子再次黑了脸,看着手下的表情也知道他此时的状态有多糟,何况他脑海的画面还停留在那个女子惨白的嘴唇凑上来的画面。

他要逮到那个家伙,一定剥了她的皮一定!!

第一章 调戏冠玉公子

风峦三十六年,京城碧影,冬末春初。

“公子,你回来是不是直接去宫里!”赶着马车的侍从低声问。

“本公子不喜欢找死!”里面的人冷哼一声,似乎侍从的话问的非常多余,一边说着一边皱着眉头不耐烦的问,“怎么这么吵?”

“工部尚书的公子左之舟今日大婚!”侍从墨言笑着回应。

一阵风吹过,马车厚重的帘子已经被甩开,一个人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墨发如漆,头顶松松的白玉绾着,其余的发丝随着微风飘动,面如玉雕,没有半点瑕疵,一双桃花眸顾盼生情,一身红袍,手里一把玉骨折扇,当真是神仙般的玉人儿。

“红妆十里,郎才女貌,不错!”红衣男子说道,只是桃花眸微微眯着,这一句话听出了一点不屑的味道。

“女方是白国丈的嫡次孙女白念君。”墨言小心的看了一眼红衣男子的脸,果然看着又沉了几分。

“果然是好姻缘!”红衣男子轻笑,哒哒的马蹄声敲在铺了红绸的青石板路上,路两边站着京城的民众,可是红衣男子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似乎这红绸铺就的道路就是给他用的,他天生就该接受万民景仰。

“大胆,说你呢,快点让开!”一对侍卫跑过来,对着红衣男子指手画脚。

红衣男子眸子一冷,墨言手里的马鞭已经抽了出去,那个侍卫伸着的手瞬间就鲜血淋漓。

“你,你竟然敢,不知道这是谁家的事吗?”那个男子惨叫一声,捧着自己的手脸色惨白的说。

“哦?谁家的?说来听听,本公子倒是孤陋寡闻!”红衣男子慵懒的靠在那里,阳光下是恍如神祗的俊美!

“工部尚书和白国公府的联姻,你是有多大的胆子!”另一名侍卫仗着胆子怒喝,“我家公子是翰林院大学士左之舟!”说到这里,眉眼间已经全是高傲。。

“哦,真是很不错!”红衣男子眸子一挑,微微一笑。。

那侍卫突然就感觉遍体生寒。谁也没有发现,人群里的青衫公子突然就顿住了急匆匆的脚步。。

“我倒是感觉你的胆子很大,胆敢拦我家公子!”墨言笑了。

红衣男子没有说话,轻巧的跳下车,步步逼近侍卫,侍卫在他的笑容下步步后退,进退之间,左之舟已经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不远处,白皙如玉的容颜在阳光下透着别样的神采,大红的喜袍格外的炫目。

大概这就叫春风得意!顿住脚步的青衫公子就站在人群之后冷冷的看着,一双凤眸透着莫名的冷意。

红衣男子当然也看见了,一瞬间眸子就直了,一把推开侍卫,安静的看着左之舟靠近。

“这位公子,你这是?”左之舟当然是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日子也有人胆敢找不快,还是同时面对左白两家的时候。

“公子这般俊美,当真是让人喜爱!”红衣男子桃花眸微微挑起,满脸都是笑意,一边说着一边白玉般的手就拉扯住了左之舟的喜袍,“公子~”

一个大男人娇滴滴的叫公子,左之舟的脸瞬间青了,但是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断然容不得闪失,何况他冠玉公子的名号在外,只能生生忍了,“兄台还是松手吧,这般行为看着不妥!”

“有何不妥,你情我愿的事情,何况我是真的对着公子一见倾心!”红衣男子说道这里,甚至有些娇羞的垂眸。手里径直扯着左之舟的袖子摇啊摇的。。

周围一阵抽气声,竟然是断袖之癖,竟然公然调戏冠玉公子!!好戏!!!

左之舟一阵恶寒,只感觉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眼色丢过去。一个中年管家奔过来,一把扯住红衣男子狠狠的一推:“公子还请自重,我家公子可不是这样的人!”一边说着跟上去又推了一把。

“那是还不知道这样的销魂……”红衣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一路踉踉跄跄的向后面倒去,周围的人呼啦啦的退开了,断袖哎,男子避开,女子更是避开!

红衣男子一路踉跄的无比欢畅,半点障碍都没有。

直到,直直的撞进一个怔愣的人的怀抱。

清冽的药香?不错,他喜欢!红衣男子眉眼含笑,似乎没有被刚刚的推拒有任何的怨言。想到这里,他的头向后一扬,去仰视着身后人的模样。映入眼帘的就是白玉雕成的下巴。

那人恰恰低头,清冷的凤眸带着些微的惊诧看着怀里的红衣男子。一双凤眸黝黑如夜晚的寒星,清冷异常,但是却没有半点的嫌恶,只有微微的诧异。

青衫的如玉公子,红衣的绝色男子,那副画面非常美,美的异常的诡异。。

红衣男子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青衫男子似乎一时也忘了反应。一个站着,挺直如竹,一个靠在后面人的怀里,带着慵懒满足的笑。

街道上一时尽是诡异的沉默。

第二章 独一无二的小十三

红袍的左之舟下了马,笑眯眯的走过来,一路收获了无数的芳心。

“兄台,你没事吧?”左之舟站在两个人的跟前,一揖到底,言语温和有礼,“如果有什么得罪,请兄台见谅,只是今日是我大婚,能不能请让让?”

“公子~”红衣男子靠着青衫公子,桃花眸盈满了娇羞的笑意,似乎无限惋惜的样子,“公子不喜欢我就罢了,这般如玉的容颜倒是可惜了!可惜一朵鲜花就要沦落沟渠,哎!”一边感叹一边挥挥手,墨言就把马车感到了一边。

周围人满脸黑线,白念君也是京城的第一美人,怎么就成了沟渠了?

左之舟尴尬的直起身子,看了淡然的青衫公子一眼,略略有些熟悉的眉眼让他怔愣了一下:“兄台……”

话未说完,只见青衫公子身子一退,眉眼一敛转身就走。

红衣男子一时没有站稳,噗通一声坐在地上:“美人怎么可以这么粗鲁?”他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冲着青衣背影哀怨的说。

青衫公子根本就没有理会,甚至脚步也没有半点的停滞,似乎是要逃离什么一般。

左之舟话说到一半,别人这样不给面子,一张如玉的脸庞华丽丽的红了。盯着青衫公子的目光闪了闪,转身拂袖而走。

红衣男子不依不饶的起身,飞速的跟上去,一个飞扑,一双手臂从青衫公子的后面拦住脖子,双腿在青衫男子的腰间一盘,整个人就挂在了青衫公子的身上。

青衫公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眉眼间都是冷冽气息,咬牙切齿的说:“下去!”

“美人,本公子看上你了,这双清冷犀利的眼眸,这如凝脂一般的容颜,这如竹挺立的身段,哪哪都是本公子最爱哦!”红衣男子的下巴搁在青衫公子的肩膀上,闻着那清冽的香气,整个人都是眉眼含笑,阳光下如一株红莲开放,光华流转,让人移不开眼睛。

本来围观左之舟婚礼的人,这时候里三层外三层的聚集在二人的身边,围成了一个大圆圈,看的那叫一个兴致盎然。

更过分的是,红衣男子的手指摩挲着青衫公子的凝脂一般的下巴,眉眼间都是垂涎三尺的光芒。

青衫公子挺直的站在那里,眉眼如冰,薄唇微抿,显然在隐忍着怒火。但是一双手却慢慢的抬起,抓住了自己脖子上的那一双手臂。

“所以,看在本公子这么喜欢你的份上,要不要当本公子的第十三房爱宠?”红衣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发觉青衫公子的怒火,感觉到那沁凉如玉的触感,眉眼含笑径自一脸憧憬的说下去,“放心,虽然将来可能有小十四,小十五,你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小十三,是本公子的心头肉……啊”

那个肉字还没有说完,只听见一声惨叫。众人的眼前一阵红影飘过,然后噗通一声,一个人像是破布袋一样,狠狠的被摔在地上。

那个死死黏在青衫公子身上的人,就这样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青石板的街道竟然被扑起了灰尘。

“咳咳,小十三好粗鲁,本公子就喜欢这般泼辣的!”红衣男子满面灰尘的一面咳嗽着,一边含情脉脉的看着青衫公子。

青衫公子本来已经抬步要走,听了这话转过身来,在众人惊诧的视线里,他身子往前一走,膝盖一跪,恰好跪在已经抬起上身的红衣男子的肩膀上,于是那个红衣男子呲牙咧嘴的再次躺在地上。

青衫公子凤眸微扬,嘴角一扯,带着一点邪魅的不屑,如玉一般沁凉的手指点上红衣男子抬起的头,滑过他的眉宇,挺直的鼻梁,最后来到薄而嫣红的双唇。

仅仅是这样的接触,红衣男子竟然感觉自己心里竟然起了颤栗,一双桃花眸渐渐的深邃起来,甚至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青衫公子却是笑了,清冷的眉眼间瞬间光华四射,一瞬间竟然让人感觉眼前的纤瘦男子竟然也是风华绝代。

“就这点能耐,也敢在街上随便招惹别人?”青衫公子一开口,就让周围的人心里一凉,那个清冷如清泉的声音,让人感觉瞬间就涤荡掉了所有的尘埃。。

“你~”红衣男子突然感觉自己丢失了说话的能力。一双桃花眸直愣愣的盯着青衫公子的面容,再也移不开视线。。

“我很好奇,十二房,你是攻呢还是受呢,就你这小身板,受不受得住?”这话一出,周围一片抽气声,难道这青衫公子也是这个爱好?这年头,如玉人一般的公子都是怎么了?

青衫公子的嘴角微扬,压根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神色。

“那美人和我试试就知道了!绝对的销魂蚀骨!”红衣公子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伸出双手就要去搂抱单膝跪在他肩膀上的人儿!

青衫公子的手一动,红衣男子瞬间又躺了回去,这次是四肢无力,再也动弹不得了。。

“你!”红衣男子的桃花眸里一片震惊,看着青衫公子透着一些羞赧,“难不成美人想要在这里,你不怕羞,本公子自然配合!”

青衫公子扫了不远处安然坐在马车上的侍从一眼,心下有了估量,他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把小巧的剪刀,挥舞之间,那红衣男子感觉自己越来越清凉,不会真的想在街上供人观瞻吧?

红衣男子这样想着的时候,桃花眸里多了一丝恐慌。。

须臾之间,红衣男子只剩下了一条亵裤,整个人就这样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美人,不要惹我,本公子的脾气也不太好!”青衫公子的冰凉的剪刀拍了拍红衣男子的脸蛋,然后轻巧的站了起来,“下次见到本公子,最好绕道走,因为本公子也不确定,会不会一时兴起,剪了你的命根子,你知道,做大夫的有时候手会痒,尤其对那些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本公子尊重你的取向,但是本公子不苟同!”

说完,一个转身,青衫微扬,步履轻快的朝前走去。

第三章 左公子落马了

“公子!”一直坐在马车上的冷面侍从走到红衣男子身边,处变不惊的叫着,周围的窃窃私语似乎丝毫入不了他的耳,反正他的公子从来不在乎名声的问题。只是这么被整大概是公子生平第一次。。

“墨言,本公子是被嫌弃了吗?”这番话已经说的泫然欲泣,而他的一双桃花眸也真的微微的红了,似乎下一秒就会有盈盈的泪珠滚落下来。整个人躺在那里异常的狼狈。但是却有不可言说的风华,依旧美的勾魂摄魄。

墨言无言,眼观鼻鼻观心,安静的等待自家公子说完,一边手脚飞快的用厚重的披风包着自家的公子抱起来。

“墨言,本公子是被调戏了吗?”美男接着哀怨的问。

继而,一双桃花眸一亮,似乎是阳光突然照耀在春花上,璀璨异常,“快去查查是哪家的公子,本公子要定他了!!”

“哎!!”周围的人摇摇头,相继离去,公子是美,可是……

“各位知不知道,那个就是从云央国回来的那位。”有人悄悄的说。

“真的?”

“一双桃花眸,一把折扇,一身红衣倾天下,而且好男色,除了他还有谁?”

“快去看看,左公子落马了!!”这边的好戏还没有结束,只听见不远处一阵惊呼,人群立马如潮水一般涌了过去。

“去看看!”红衣男子被安置在了马车里,可是好奇心丝毫不减。。

“公子,小的想,你该回去了,且不说你现在的状况有碍观瞻,你不是还要去白国丈那里露个面?至于新郎官怎么样了,你在白国丈府里一定看得到。。”墨言丝毫不理会他的要求,鞭子一挥,马车就缓缓的前行了。

马车里的红衣男子趴着窗口,眼睁睁的看着距离人群越来越远,而那个青衫公子早已没有了踪影,不过他看着左之舟的眼神倒是有趣,更重要的是,那真是一个有趣的美人不是吗?

“墨言,你说他做本公子的小十三可好?”他慵懒的躺着眉眼间都是笑意。

赶车的墨言突然就打了一个冷战,一脸的无奈。

站在一间商铺面前的青衫公子也是生生的打了个冷战,那是被猛兽盯上的感觉,毛骨悚然。他抬头看看了面前的香粉铺子,回头看向拥挤喧闹的人群。

想来,今日左之舟的大婚倒是热闹,状况百出啊!

“那里,那里……”有人一眼看到了青衫公子,立马蜂拥而来。

青衫公子一时傻了眼,这是什么情况,自问自己是没有这样的吸引力的,路人见了他,顶多赞叹一句,好俊的公子!

“那就是城南的第一神医,简陌简大夫,他一定行的!”人群里有人高声呼喊。

被称呼为简陌的青衫公子直觉的往后退,豪门大户他从来没有想去招惹,何况他现在没有人,没有权,蝼蚁一般的存在,他不想冒险。

可是哪里容得简陌多想,几个人簇拥上来,推着简陌往前走:“简大夫快去看看,咱们的冠玉公子今日的新郎官是怎么了?”

似乎是一阵风卷过来,然后又一阵风卷回去,简陌甚至有脚不沾地的感觉。

可是眼前的一幕,还是让他惊讶了一下。

刚刚玉树临风春风得意的左之舟,此时正蜷缩在地上,张着嘴剧烈的喘息着咳嗽着,同时发出尖锐的鸣声,嘴唇甚至已经青紫。

这是哮喘?简陌皱眉,抬头看了一眼,地上散落了一地的折枝梅花。边上还站着一个抖抖索索的女孩,衣服虽然整洁,但是带着许多补丁,显然是卖花的。

“公子,公子你可别吓小的啊!”中年的管家一边抱着左之舟急切的喊,抬头看见简陌被人推了出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夫救救我家公子!!”

府医被老爷派出去了,请御医的人也要过一会才能到,可是他家公子等不起,吉时等不起。。

简陌的眉眼闪了闪,袖子里的手攥紧了又攥紧,然后抬起头凤眸一冷,什么也没说的拿出一个布包,打开来尽是闪着寒光的银针。。

中年管家的心头一跳,感觉简陌的眼眸冷的有点诡异,但是此时又没有别的法子。额头瞬间就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简陌也不理会他,按住左之舟,在他脖子的一处扎了一针,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左之舟就平缓了很多。

管家悄悄擦去额头的汗水,心放下了一半,眼见简陌起了针,收拾了包裹,转身就要离开。管家瞬间扑了上去。。

开玩笑,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谁像简陌这样快速的见效,这就说明他懂造成公子这样的原因,那就绝不能放走了!

“管家,人在下已经救了!”简陌凤眸微挑,透着不耐烦,大庭广众之下他不能不救,但是不代表可以被人随便对待。。

“神医,请您今日和小的一起走一趟,小的怕公子再次发病。。”这样的日子出不得半点差池,管家说的言辞恳切。。

简陌本来不想管,但是看着边上瑟瑟发抖的卖花女孩,他微微安抚的一笑,“放了那孩子,和她没有关系!”看着在管家的示意下,那侍卫松开了女孩。女孩抬头感激的看了简陌一眼,闪身进入人群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走吧!”简陌脊背挺直,凤眸微冷,左之舟的大婚吗,他倒是想要见识一下,眼角看了一眼已经被扶起来的左之舟,瞥过他脖子上的几个细小的红点,然后对上虚弱的左之舟感激的眼神,简陌笑了,一时如千花盛放,风华绝代。

左之舟瞬间就怔愣了。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神医】 或 【腹黑大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