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十里湖光敛心意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37:56   来源:网络

书名:十里湖光敛心意

第4章 家有萌宝初长成

出口处,一对气场强大的母女,引的路人每每侧目。十里湖光敛心意最新章节目录

陆熙柔一袭轻薄的米色连衣裙,提着巴宝瑞新款浅灰色包包,脚踩八厘米的细跟凉鞋,整个人气质斐然,亮丽无比。

而她身边的小女孩,长发披着,别着浅色的蝴蝶花,齐刘海,扑闪扑闪着的大眼睛会说话一般。一件浅粉色的小裙子,更是衬的皮肤美白。小女孩手中抱着一个洋娃娃,另一只手拖着自己小小的行李箱,很是独立。

“妈咪,你看,电视上有爹地诶。”陆鹿好奇的大眼睛,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指着飞机场内的大屏幕。

陆熙柔一听,慵懒的伸出两根手指,将鼻梁上架着的大墨镜往下拉了拉,露出那双迷人妩媚的眼眸来。来自1885888.com

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昨日C市珠宝展览的情况。

作为珠宝街的大拿,顾明远出席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他挽着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啊哦,妈咪,大事不妙哦。”陆鹿轻笑着,抬眼看了一下自家妈咪:“爹地要跟别的女人跑了啊。”

陆熙柔挑眉,抬手摸了摸陆鹿的小脑袋,桃花眼弯弯的,满是狡猾的笑意:“六年前妈咪能把你爹地的清白给毁了,六年后照样能够把他抢回来。”

陆鹿也笑,一副小狐狸的模样,亲昵的在陆熙柔的身上蹭了蹭:“是啦,妈咪肯定可以的!更何况,还有陆鹿在呢!”

“真不愧是我的小宝贝。”陆熙柔心里一软,在宝贝女儿的脸上亲了一下:“”好了,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咱们也得回去了。推荐1885888.com等会你可得在你外公外婆面前好好表现表现,争取让他们二老原谅我……”

“安啦安啦。”陆鹿比了个OK的手势,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冲着陆熙柔眨了眨眼睛。

真是人小鬼大……陆熙柔笑了笑,牵着女儿离开机场……

顾明远,我陆熙柔又回来了。

陆家别墅。

红色的taxi在门口缓缓停下,陆熙柔拉开门,看着那熟悉的大门,心里蓦地升起一股怯怯的感觉来。

这大概就是“近乡情怯”吧。

自六年前不告而别,她就再也没回来过。十里湖光敛心意最新章节目录 跟父母的联系,也是少之又少……最主要是六年前做的那事太冲动了,实在是给父母拂了面子。

不过如果有重新来一次的机会,陆熙柔还是会那样做。

毕竟人不疯狂枉少年嘛。

收回思绪,她眉眼之间早已不是那时的青涩,六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很多。

“妈咪,咱们不进去么?”陆鹿伸着小手扯了扯陆熙柔的衣角,大眼睛里满是疑问。

“肯定要进去啊,咱们回家了。”陆熙柔勾唇,摸了摸她的头:“等会嘴巴放乖一点。版权http://www.1885888.com/

“没问题!”

大手拉着小手,母女俩朝着别墅缓缓走去。

当管家看到陆熙柔的时候,眼睛都红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小姐……真的是小姐回来了!”

“李叔,好久没见。”淡淡的微笑:“我爸妈他们在么?”

“夫人在茶室呢……陆总这会还在公司……”李管家慈爱的看了两眼陆熙柔和陆鹿:“这是?”

“我的女儿,陆鹿。”

“李爷爷好。”陆鹿很是乖巧,甜甜的打着招呼。

“好,真好。”李管家虽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毕恭毕敬的望着陆熙柔:“小姐,要不要我上去跟夫人通报一声?”

“不用了,我回我自己的家,还用得着通报么。来自1885888.com”陆熙柔摆了摆手,便直接拖着陆鹿一起走了进去。

六年了,别墅里的装修倒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墙上的画变了两幅,插花的瓶子也换了一个。

驾轻就熟的走到二楼茶室,站在门口,陆熙柔有些犹豫。

抬手,终究是推开了那格子门。

看着那个浅灰色的背影,她的眼眸一下子就湿润了。

陆熙柔并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但……人,不管年纪多大,在母亲面前永远都是个脆弱的孩子。

听到推门声,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陆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盯着面前燃烧的袅袅熏香,淡淡的说:“李管家,有什么事么?”

陆熙柔的嗓子一阵沙哑:“妈,是我,是我回来了。”

只见陆母的背影明显一僵,随即肩膀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她一直没有回过头,但可以看到,她抬手擦着眼泪。

陆鹿不懂面前这幅场景,嘟着小嘴,直接松开了陆熙柔的手,跑向了陆母。

还没等陆母反应过来面前出现的小孩是谁,就听见陆鹿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姥姥,我好想你啊。”

随即,又是一个亲昵的拥抱。

看着钻进自己怀中柔软温暖的小身子,像是毛绒绒的娃娃一般,陆母先是一愣,随即望向陆熙柔:“这……这是怎么回事?”

“妈,这是我的女儿。”陆熙柔走到陆母面前,盘腿跪坐在榻榻米上。

三十平米的清幽茶室里,小小的方木桌子上正摆着两杯清茶。

陆熙柔和陆母相对而坐,陆鹿便捧着酸奶在一旁吃的不亦乐乎。

“陆熙柔,你还舍得回来,在我心里都当白养你这女儿了。”陆母平复了一开始激动的情绪,端庄的脸庞上又恢复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

“妈,我知道这些年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对……我这不是回来,将功补过了么。”

“那陆鹿是怎么回事?她……是你跟谁生的?”陆母瞥了一眼正看动画片入迷的陆鹿,压低了声音问。

陆熙柔的黑眸之中闪过一抹暗色:“我跟谁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陆鹿是我的女儿。”

陆母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自己女儿的性格她这个做妈的当然是了如指掌……陆熙柔打小性格就倔强的很,如果不想说的事情,就是打死她也不会说。更何况,陆鹿今年快要六岁……算算时间,也知道是谁的孩子了。

哎,孽缘呐,真是孽缘呐。

陆母摇头叹息了一声,抬手扶额,很是无奈。

陆熙柔瞧见陆母鬓角的白发时,心里不禁一阵刺痛,像是有一排小银针轻轻地扎着似的。

第5章 最难辜负父母恩

“算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陆母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些年对女儿也是思念的很。

“就知道妈你对我最好。”陆熙柔笑着说,那笑容是纯粹的,释然的。

“我这关你倒是好过,不过你爸那里……六年前,你和那顾明远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这商场上面,各种难听的话不计其数。你爸气的心脏病都要犯了,险些送到医院去……好一段时间都不去公司上班,说是丢不起那个人……”陆母皱着眉头:“这些年,他的身子越来越不好。医生说他忧思过度,心力交瘁,需要好好静养。可公司里的事情……这行业之间的竞争是越来越惨烈,弱肉强食,你爸一个人太辛苦了啊。”

听到陆母的这些话,陆熙柔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说六年前,她还是只知道吃喝玩乐,整天花痴的小女生。六年之后,她已经真正的成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这六年,一个人带着陆鹿,在国外努力生活着。

这里面的艰辛和心酸,她从来不为外人所道。

身为父母之后,才能理解为人父母的艰辛。更何况,从小到大,爸妈就一直把她视为心尖尖上的宝贝。

陆熙柔抽了抽鼻子,强压住心里那无边的自责,认真的说:“妈,我这次回来,就是帮父亲打理公司的。他一个人为我们抗风挡雨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在国外虽然不跟父母联系,她却一直让好基友林七注意家中的事情。

当听说父亲在一次会议上差点晕过去的消息时,她就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买了机票带着陆鹿回来。

“真的?你真的愿意接管公司?”陆母的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之前每一次提到让陆熙柔接管陆氏,她总是一副不愿意被束缚,想要追求自己人生的不羁态度。

“嗯。”陆熙柔郑重的点头:“以前的我太自私了,只为自己考虑。对了,妈,我爸不是前两天晕倒了一会,怎么你不拦着他在家好好休息,还让他去公司?”

“哎,你爸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父女俩都一样,牛脾气,不撞南墙不回头。这阵子,有一个大的案子,你爸正加班加点,想要争取呢。”

陆熙柔一时间无话,只是想着,看来要尽快的接手陆氏,让父亲可以早点休息养病。

不知不觉之间,夜幕降临。

陆母吩咐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还特地开了一瓶珍藏的法国葡萄酒。

到底是血脉相连,一个下午的功夫,陆母和陆鹿两人就亲密无间,好的不得了。陆母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叫着,陆鹿也一口一个好姥姥的唤着,倒是让陆熙柔瞧着有些小小嫉妒了。

餐桌上,陆鹿摸着瘪瘪的肚子,可怜巴巴的望着陆母:“姥姥,什么时候可以吃东西啊……陆鹿肚肚好饿。”

“陆鹿,姥爷都还没回来,喊什么饿,我是怎么教你的?”陆熙柔故作严肃的看了一眼孩子。

一旁的陆母赶忙说道:“孩子还小嘛,肚子饿了自然喊饿。倒是你爸也是的,我都给他打了电话,嘱咐他早点回来的……现在还没回来!”

这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阵车子的声音。

陆母一喜:“这还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门口,不一会儿,只见陆源正缓步的走进来,一头白发格外的显眼。

陆熙柔的心里一沉,鼻子一酸,差点就落下眼泪来。她强忍着心里的情绪,拍了拍陆鹿的小脑袋,哽咽着声音:“快去,快去叫姥爷。”

陆鹿麻利的从椅子上蹭下来,就像是小火车一样,直接朝着陆源冲了过去。张开了肉呼呼的小胳膊,嘴里嚷嚷着:“姥爷,姥爷,抱抱!”

这陆源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孩子紧紧地抱住了大腿。

他哭笑不得的抬头,刚想问陆母这是怎么回事,目光落在一旁的陆熙柔身上时,立刻就僵住了。

那张沧桑的脸庞上情绪复杂,惊喜,释怀,思念,生气,责怪……一时间纷纷的涌上心头。

拖着小陆鹿,一起走到餐桌,陆源板着一张脸。

“爸……”陆熙柔喊了一声。

可陆源就当她是不存在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脸色依旧阴沉。

陆熙柔自知理亏,像是个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心里也有点委屈。

陆鹿睁着大眼睛,瞧着这莫名其妙的情况时,有些生气,撅着小嘴巴对陆源说:“姥爷坏,姥爷不理妈咪……那陆鹿也不喜欢姥爷了……”说着,就蹭着小屁股,从陆源的腿上跳了下来。

“看你,还闹什么别扭。女儿回来是好事,别板着脸,要是把我女儿和乖孙女给吓走了,我肯定不饶你这老头子。”陆母赶紧在一旁打着圆场,又冲陆鹿招手:“来,乖宝贝,到姥姥这里来。”

“姥姥好,最喜欢姥姥了。”陆鹿嘴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美滋滋的凑到陆母怀中。

陆源这边被老婆嫌弃,又被孙女儿嫌弃,心里也有些郁闷。

又看了一眼一旁低着头的陆熙柔,那点点的怒火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知道回来了?”陆源沉声道,说不出的威严。

“爸,我知道错了。”陆熙柔很真诚的道歉。

“知道错了就好,好了,吃饭吧,菜都要凉了。”陆源轻点了一下头,便拿起筷子,夹起菜来。

中间是一道小鸡炖蘑菇汤,他夹了一个鸡腿,放在了陆鹿的碗中。顿了顿,又夹了另外一个鸡腿,放在了陆熙柔的碗中。

只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足以说明一切。

陆熙柔的眼角有些轻微湿润,那再普通不过的鸡腿,吃在嘴里,却胜过任何珍馐美味。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行千万里的路,最终还是家里最温暖,无法比拟。

吃过晚饭之后,陆鹿嚷嚷着一定要跟姥姥睡觉,陆熙柔也就随她去了。

第5章 最难辜负父母恩

“算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陆母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些年对女儿也是思念的很。

“就知道妈你对我最好。”陆熙柔笑着说,那笑容是纯粹的,释然的。

“我这关你倒是好过,不过你爸那里……六年前,你和那顾明远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这商场上面,各种难听的话不计其数。你爸气的心脏病都要犯了,险些送到医院去……好一段时间都不去公司上班,说是丢不起那个人……”陆母皱着眉头:“这些年,他的身子越来越不好。医生说他忧思过度,心力交瘁,需要好好静养。可公司里的事情……这行业之间的竞争是越来越惨烈,弱肉强食,你爸一个人太辛苦了啊。”

听到陆母的这些话,陆熙柔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说六年前,她还是只知道吃喝玩乐,整天花痴的小女生。六年之后,她已经真正的成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这六年,一个人带着陆鹿,在国外努力生活着。

这里面的艰辛和心酸,她从来不为外人所道。

身为父母之后,才能理解为人父母的艰辛。更何况,从小到大,爸妈就一直把她视为心尖尖上的宝贝。

陆熙柔抽了抽鼻子,强压住心里那无边的自责,认真的说:“妈,我这次回来,就是帮父亲打理公司的。他一个人为我们抗风挡雨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在国外虽然不跟父母联系,她却一直让好基友林七注意家中的事情。

当听说父亲在一次会议上差点晕过去的消息时,她就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买了机票带着陆鹿回来。

“真的?你真的愿意接管公司?”陆母的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之前每一次提到让陆熙柔接管陆氏,她总是一副不愿意被束缚,想要追求自己人生的不羁态度。

“嗯。”陆熙柔郑重的点头:“以前的我太自私了,只为自己考虑。对了,妈,我爸不是前两天晕倒了一会,怎么你不拦着他在家好好休息,还让他去公司?”

“哎,你爸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父女俩都一样,牛脾气,不撞南墙不回头。这阵子,有一个大的案子,你爸正加班加点,想要争取呢。”

陆熙柔一时间无话,只是想着,看来要尽快的接手陆氏,让父亲可以早点休息养病。

不知不觉之间,夜幕降临。

陆母吩咐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还特地开了一瓶珍藏的法国葡萄酒。

到底是血脉相连,一个下午的功夫,陆母和陆鹿两人就亲密无间,好的不得了。陆母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叫着,陆鹿也一口一个好姥姥的唤着,倒是让陆熙柔瞧着有些小小嫉妒了。

餐桌上,陆鹿摸着瘪瘪的肚子,可怜巴巴的望着陆母:“姥姥,什么时候可以吃东西啊……陆鹿肚肚好饿。”

“陆鹿,姥爷都还没回来,喊什么饿,我是怎么教你的?”陆熙柔故作严肃的看了一眼孩子。

一旁的陆母赶忙说道:“孩子还小嘛,肚子饿了自然喊饿。倒是你爸也是的,我都给他打了电话,嘱咐他早点回来的……现在还没回来!”

这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阵车子的声音。

陆母一喜:“这还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门口,不一会儿,只见陆源正缓步的走进来,一头白发格外的显眼。

陆熙柔的心里一沉,鼻子一酸,差点就落下眼泪来。她强忍着心里的情绪,拍了拍陆鹿的小脑袋,哽咽着声音:“快去,快去叫姥爷。”

陆鹿麻利的从椅子上蹭下来,就像是小火车一样,直接朝着陆源冲了过去。张开了肉呼呼的小胳膊,嘴里嚷嚷着:“姥爷,姥爷,抱抱!”

这陆源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孩子紧紧地抱住了大腿。

他哭笑不得的抬头,刚想问陆母这是怎么回事,目光落在一旁的陆熙柔身上时,立刻就僵住了。

那张沧桑的脸庞上情绪复杂,惊喜,释怀,思念,生气,责怪……一时间纷纷的涌上心头。

拖着小陆鹿,一起走到餐桌,陆源板着一张脸。

“爸……”陆熙柔喊了一声。

可陆源就当她是不存在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脸色依旧阴沉。

陆熙柔自知理亏,像是个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心里也有点委屈。

陆鹿睁着大眼睛,瞧着这莫名其妙的情况时,有些生气,撅着小嘴巴对陆源说:“姥爷坏,姥爷不理妈咪……那陆鹿也不喜欢姥爷了……”说着,就蹭着小屁股,从陆源的腿上跳了下来。

“看你,还闹什么别扭。女儿回来是好事,别板着脸,要是把我女儿和乖孙女给吓走了,我肯定不饶你这老头子。”陆母赶紧在一旁打着圆场,又冲陆鹿招手:“来,乖宝贝,到姥姥这里来。”

“姥姥好,最喜欢姥姥了。”陆鹿嘴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美滋滋的凑到陆母怀中。

陆源这边被老婆嫌弃,又被孙女儿嫌弃,心里也有些郁闷。

又看了一眼一旁低着头的陆熙柔,那点点的怒火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知道回来了?”陆源沉声道,说不出的威严。

“爸,我知道错了。”陆熙柔很真诚的道歉。

“知道错了就好,好了,吃饭吧,菜都要凉了。”陆源轻点了一下头,便拿起筷子,夹起菜来。

中间是一道小鸡炖蘑菇汤,他夹了一个鸡腿,放在了陆鹿的碗中。顿了顿,又夹了另外一个鸡腿,放在了陆熙柔的碗中。

只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足以说明一切。

陆熙柔的眼角有些轻微湿润,那再普通不过的鸡腿,吃在嘴里,却胜过任何珍馐美味。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行千万里的路,最终还是家里最温暖,无法比拟。

吃过晚饭之后,陆鹿嚷嚷着一定要跟姥姥睡觉,陆熙柔也就随她去了。

十里湖光敛心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十里湖光敛心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