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逃宠娇妻太撩人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36:36   来源:网络
小说:逃宠娇妻太撩人
第一章:真面目

今晚,是季已萱最为兴奋胆怯的日子。逃宠娇妻太撩人小说免费试读

今天,她终于和白哲结束了三年的恋爱长跑步入了婚姻,而她也将在今晚彻底的属于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想到这,季已萱的面色鹜的羞红,在刻意调暗的灯光下显得娇媚,清秀可人的脸蛋更加明艳。

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白哲下班回来……

就在这时,隐隐传来一阵敲门声,让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便随手披上了一件外套快步的过去开门。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来人一把推了进来,只听“咚”的一声门再一次被关上了,便见一副委屈可怜的年轻女人红着眼看着自己,而一旁的中年妇人则是眉头紧锁的看着自己。

季已萱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对面的两人,顿了顿开口问道:“妈,梦馨这是怎么了?”

季梦馨吸了吸鼻子,上前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急切的开口:“已萱,你把白哲让给我好不好?没有他,我根本活不下去!”

这话一出,季已萱脑袋里一片混乱,诧异的看着季梦馨,仿佛自己听错了一般,扯出了一抹讪笑,开口道:“梦馨,你在胡说什么?阿哲是我的老公啊!你是不是……”

话音未落,季梦馨便使劲的捏住了季已萱的胳膊,脸色十分难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没有胡说什么!就算现在你们已经领证结婚了,可我不在乎!大不了我们二女侍一夫!”

季已萱错愕的看着面容扭曲的季梦馨,想要挣开她的手,可季梦馨却更加用力,这瞬间也让她明白过来,季梦馨是认真和她说话。

“梦馨,我不知道你怎么对阿哲会有这种想法!但是他现在是你的姐夫啊!今天的话我就当没有听到过,你也别任性了,啊?”

从小到大,她这个妹妹就娇蛮任性,只要是她想要的就要得到,她自小也不会和她计较,可现在是关系她的丈夫,她是不会退步的!

什么二女侍一夫,她真的怀疑自己这个妹妹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哼!我跟你说,阿哲是我的!”

季梦馨咬牙切齿的开口,猛地甩开了季已萱,面色阴狠。

“已萱啊,我看你就答应了梦馨吧!反正你们都是姐妹,这古代不也有二女侍一夫吗?你说你要不答应梦馨,她这脾气上来你也是知道的啊!”

站在一旁的陈秀苦口婆心的开口劝道。

只是这话让季已萱更加不可置信,心里压抑着的怒火直升,不怒反笑:“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梦馨这脾气不就是你从小惯大的吗?阿哲是我的丈夫,我怎么会把他让出去?!”

说着她眼里泛起了泪花,轻笑了一声,“你疼爱梦馨没错!可是她要是想跟我分享丈夫,没门!”

“啪!”

一记脆响,一股腥味涌了出来,打得季已萱的心更是狠狠抽痛!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梦馨是我的女儿,我不疼惜她疼谁?要不是你,白哲娶的就是梦馨!今天你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陈秀收起了之前的嘴脸冷声道,还没等季已萱反应过来便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边吩咐季梦馨道:“梦馨,你去找绳子过来!”

季已萱一愣,立马反应过来便要挣扎,无奈陈秀的力气太大,直接把她拽进了卧室,在季已萱的帮助下把她捆得严严实实的推进了柜子里。推荐http://www.1885888.com/

“妈,你到底要干什么?!”

季已萱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陈秀和季梦馨,眼里露出了惊恐。

“你就好好得给我待在这里!休想坏了梦馨的好事!”陈秀冷哼了一声,直接拿了一根帕子堵住了季已萱的嘴,再把衣柜门关上。

季已萱噬着眼泪摇了摇头,心里的不安更加明显,隐隐听到外面的陈秀对季梦馨吩咐道:“梦馨,你去洗澡吧。待会白哲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得抓紧机会!妈就先走了。”

“嗯!妈,我一定会抓住这次的机会的!”

这话听得季已萱浑身一僵,想要挣开身上的束缚却于事无补,眼泪缓缓的落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门被人打开了,季已萱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努力的撞着柜子,只要等白哲发现自己在这儿,一切都有转机。

“阿哲。网站http://www.1885888.com/”季梦馨面带娇羞的看着一身西装的白哲,刻意把胸前的光景拉得更低。

“是你?”白哲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回过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柜子的方向,轻笑了一声一把揽住了季梦馨的腰身,“看来你是想要勾引我。”

季已萱透过细缝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深吸着气,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你喜欢吗?”

季梦馨的手直接移到了白哲的下体,另一只勾住了他的脖子,轻声道:“今晚我就是你的,任你摆布。”

白哲低笑了一声,呼吸凝重起来,一把抱起了季梦馨把她摔在了床上,欺身上去。

而季已萱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心里仿佛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听着仅是一门之隔让人脸红的声音,心如死灰。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疼自己的男人,现在却和自己的妹妹睡在了一起!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突然有些看不明白这个男人了,是那么的陌生。来自http://www.1885888.com/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季已萱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静静的靠在角落,眼里带着痛苦和绝望。

只听“吱”的一声,柜子门被打开了,她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白哲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都看到了?”

白哲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已萱,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一把把她拽了出来,三两下便把她身上的睡衣给扯烂了。

季已萱下意识的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无奈手脚都被绑着,心颤抖着看着白哲,忙蹲了下来声音嘶哑的问道:“阿哲,你,你要干嘛?”

白哲冷笑了一声,眸子清冷,直接掏出手机对着季已萱拍了几张,又从柜子里扔了一套衣服在地上,冷声道:“穿上,跟我走。”

季已萱浑身一颤,咬紧了牙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现在的白哲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个儒雅的绅士荡然无存。

“为什么?”她死死的抓住了地上的衣服,绝望的开口。

“乖一点,否则我叫你生不如死。逃宠娇妻太撩人小说免费试读

白哲直接绕开了她走了出去,语气冰冷。

季已萱深吸了一口气,苦涩的一笑,这就是她所期盼已久的婚姻生活?只是第一天,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妹妹和老公睡了,自己还被老公威胁拍了裸照……谁来告诉她到底是为什么!

白哲一言不发的把季已萱带进了一个娱乐场所,她看着里面男女亲昵暧昧的贴在一起,忙垂下了头,使劲的拽着自己的齐臀短裙,又拉了拉低胸上衣跟在白哲身后。

“老公,这位小哥哥可长得真俊,今晚我要了。”

只听一道妩媚的声音响起,惊得季已萱抬起了头,看着已经紧紧贴着白哲身上的女人,衣着暴露,胸前的浑圆尽显,让她心猛地一紧。

白哲轻笑了一声,一手扶住了那女人的臀部,另一只手直接握住了她胸前,低沉的嗓音开口:“那今晚我们好好玩儿……”

“阿哲……”

季已萱惊呼一声,可白哲根本不听她的话,直接架起了那女人便开始动作,尺度大得让她面颊通红,与此同时更痛的是心。

“呵,你老公都跟我老婆开始了。那我们也开始吧?”

忽然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胸前,吓得季已萱回过神来,便见刚才跟在那女人身边的男人一脸淫色的看着自己。说明http://www.1885888.com/

“你,你干嘛?”

季已萱退后了一步双手挡在了胸前,怒红着双眼看着这男人,想要呼救,却见白哲已经带着那女人到了角落开始限制级动作。

“第一次跟老公来吧?没关系,今天哥就好好的调教调教你!保证让你终生难忘!”

那男人嘿嘿一笑,上前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拉至怀里,低头便开始胡乱的亲在她的脸上。

因为他的话早就吓住了季已萱,老公?老婆?那这里是……

她的瞳孔睁大,不可置信,忽然意识过来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人,厉声呵斥:“我不参与你们的节目!你要找女人找别人去!”

“妈的!你老公都上了我老婆!这换妻俱乐部的要求你不知道吗?今天老子就非要办了你!”

说罢那男人啐了一口口水在地,恶狠狠的瞪着季已萱,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大手别握住了她的胸前。

“你发开我!”

季已萱浑身颤抖,使劲的要推开身上的人,可那人早有防备力气更大的箍住她。

这换妻俱乐部里的人只当这是情趣,自然没有人理会季已萱的反应,都干着令自己快活的事情。

季已萱只感觉胸前一凉,浑身溢不住的颤抖,看向和那女人以极限姿势纠缠在一起的白哲,眼里闪过一丝绝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啊!”

只听一声惊叫,身上的禁锢便松开了,她睁开了眼便见之前抱着自己的男人正躺在地上哀嚎,而四周围着一群黑色西装的男人,她的对面则站在一个男人,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谢,谢谢……”

她苦涩的一笑,扯回了自己掉下去的衣服,垂下了眼帘。

那男人轻哼了一声,大步的走到了季已萱的跟前,一把把她扛在了肩头往出走。

这惊得季已萱便要挣扎下来,眼里带着焦急之色。

“如果你还想要留下来,你大可以再继续挣扎。”

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让她放弃了挣扎,心里却多了一丝忐忑。

留在这里等于送羊入虎口,白哲自然不会管她,可她跟着这个男人走,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个男人刚才眼里带着怒色和惊讶,虽然只是片刻,她也捕捉到了。

只是,她不敢再猜测什么。

第一章:真面目

今晚,是季已萱最为兴奋胆怯的日子。

今天,她终于和白哲结束了三年的恋爱长跑步入了婚姻,而她也将在今晚彻底的属于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想到这,季已萱的面色鹜的羞红,在刻意调暗的灯光下显得娇媚,清秀可人的脸蛋更加明艳。

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白哲下班回来……

就在这时,隐隐传来一阵敲门声,让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便随手披上了一件外套快步的过去开门。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来人一把推了进来,只听“咚”的一声门再一次被关上了,便见一副委屈可怜的年轻女人红着眼看着自己,而一旁的中年妇人则是眉头紧锁的看着自己。

季已萱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对面的两人,顿了顿开口问道:“妈,梦馨这是怎么了?”

季梦馨吸了吸鼻子,上前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急切的开口:“已萱,你把白哲让给我好不好?没有他,我根本活不下去!”

这话一出,季已萱脑袋里一片混乱,诧异的看着季梦馨,仿佛自己听错了一般,扯出了一抹讪笑,开口道:“梦馨,你在胡说什么?阿哲是我的老公啊!你是不是……”

话音未落,季梦馨便使劲的捏住了季已萱的胳膊,脸色十分难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没有胡说什么!就算现在你们已经领证结婚了,可我不在乎!大不了我们二女侍一夫!”

季已萱错愕的看着面容扭曲的季梦馨,想要挣开她的手,可季梦馨却更加用力,这瞬间也让她明白过来,季梦馨是认真和她说话。

“梦馨,我不知道你怎么对阿哲会有这种想法!但是他现在是你的姐夫啊!今天的话我就当没有听到过,你也别任性了,啊?”

从小到大,她这个妹妹就娇蛮任性,只要是她想要的就要得到,她自小也不会和她计较,可现在是关系她的丈夫,她是不会退步的!

什么二女侍一夫,她真的怀疑自己这个妹妹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哼!我跟你说,阿哲是我的!”

季梦馨咬牙切齿的开口,猛地甩开了季已萱,面色阴狠。

“已萱啊,我看你就答应了梦馨吧!反正你们都是姐妹,这古代不也有二女侍一夫吗?你说你要不答应梦馨,她这脾气上来你也是知道的啊!”

站在一旁的陈秀苦口婆心的开口劝道。

只是这话让季已萱更加不可置信,心里压抑着的怒火直升,不怒反笑:“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梦馨这脾气不就是你从小惯大的吗?阿哲是我的丈夫,我怎么会把他让出去?!”

说着她眼里泛起了泪花,轻笑了一声,“你疼爱梦馨没错!可是她要是想跟我分享丈夫,没门!”

“啪!”

一记脆响,一股腥味涌了出来,打得季已萱的心更是狠狠抽痛!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梦馨是我的女儿,我不疼惜她疼谁?要不是你,白哲娶的就是梦馨!今天你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陈秀收起了之前的嘴脸冷声道,还没等季已萱反应过来便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边吩咐季梦馨道:“梦馨,你去找绳子过来!”

季已萱一愣,立马反应过来便要挣扎,无奈陈秀的力气太大,直接把她拽进了卧室,在季已萱的帮助下把她捆得严严实实的推进了柜子里。

“妈,你到底要干什么?!”

季已萱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陈秀和季梦馨,眼里露出了惊恐。

“你就好好得给我待在这里!休想坏了梦馨的好事!”陈秀冷哼了一声,直接拿了一根帕子堵住了季已萱的嘴,再把衣柜门关上。

季已萱噬着眼泪摇了摇头,心里的不安更加明显,隐隐听到外面的陈秀对季梦馨吩咐道:“梦馨,你去洗澡吧。待会白哲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得抓紧机会!妈就先走了。”

“嗯!妈,我一定会抓住这次的机会的!”

这话听得季已萱浑身一僵,想要挣开身上的束缚却于事无补,眼泪缓缓的落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门被人打开了,季已萱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努力的撞着柜子,只要等白哲发现自己在这儿,一切都有转机。

“阿哲。”季梦馨面带娇羞的看着一身西装的白哲,刻意把胸前的光景拉得更低。

“是你?”白哲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回过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柜子的方向,轻笑了一声一把揽住了季梦馨的腰身,“看来你是想要勾引我。”

季已萱透过细缝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深吸着气,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你喜欢吗?”

季梦馨的手直接移到了白哲的下体,另一只勾住了他的脖子,轻声道:“今晚我就是你的,任你摆布。”

白哲低笑了一声,呼吸凝重起来,一把抱起了季梦馨把她摔在了床上,欺身上去。

而季已萱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心里仿佛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听着仅是一门之隔让人脸红的声音,心如死灰。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疼自己的男人,现在却和自己的妹妹睡在了一起!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突然有些看不明白这个男人了,是那么的陌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季已萱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静静的靠在角落,眼里带着痛苦和绝望。

只听“吱”的一声,柜子门被打开了,她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白哲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都看到了?”

白哲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已萱,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一把把她拽了出来,三两下便把她身上的睡衣给扯烂了。

季已萱下意识的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无奈手脚都被绑着,心颤抖着看着白哲,忙蹲了下来声音嘶哑的问道:“阿哲,你,你要干嘛?”

白哲冷笑了一声,眸子清冷,直接掏出手机对着季已萱拍了几张,又从柜子里扔了一套衣服在地上,冷声道:“穿上,跟我走。”

季已萱浑身一颤,咬紧了牙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现在的白哲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个儒雅的绅士荡然无存。

“为什么?”她死死的抓住了地上的衣服,绝望的开口。

“乖一点,否则我叫你生不如死。”

白哲直接绕开了她走了出去,语气冰冷。

季已萱深吸了一口气,苦涩的一笑,这就是她所期盼已久的婚姻生活?只是第一天,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妹妹和老公睡了,自己还被老公威胁拍了裸照……谁来告诉她到底是为什么!

白哲一言不发的把季已萱带进了一个娱乐场所,她看着里面男女亲昵暧昧的贴在一起,忙垂下了头,使劲的拽着自己的齐臀短裙,又拉了拉低胸上衣跟在白哲身后。

“老公,这位小哥哥可长得真俊,今晚我要了。”

只听一道妩媚的声音响起,惊得季已萱抬起了头,看着已经紧紧贴着白哲身上的女人,衣着暴露,胸前的浑圆尽显,让她心猛地一紧。

白哲轻笑了一声,一手扶住了那女人的臀部,另一只手直接握住了她胸前,低沉的嗓音开口:“那今晚我们好好玩儿……”

“阿哲……”

季已萱惊呼一声,可白哲根本不听她的话,直接架起了那女人便开始动作,尺度大得让她面颊通红,与此同时更痛的是心。

“呵,你老公都跟我老婆开始了。那我们也开始吧?”

忽然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胸前,吓得季已萱回过神来,便见刚才跟在那女人身边的男人一脸淫色的看着自己。

“你,你干嘛?”

季已萱退后了一步双手挡在了胸前,怒红着双眼看着这男人,想要呼救,却见白哲已经带着那女人到了角落开始限制级动作。

“第一次跟老公来吧?没关系,今天哥就好好的调教调教你!保证让你终生难忘!”

那男人嘿嘿一笑,上前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拉至怀里,低头便开始胡乱的亲在她的脸上。

因为他的话早就吓住了季已萱,老公?老婆?那这里是……

她的瞳孔睁大,不可置信,忽然意识过来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人,厉声呵斥:“我不参与你们的节目!你要找女人找别人去!”

“妈的!你老公都上了我老婆!这换妻俱乐部的要求你不知道吗?今天老子就非要办了你!”

说罢那男人啐了一口口水在地,恶狠狠的瞪着季已萱,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大手别握住了她的胸前。

“你发开我!”

季已萱浑身颤抖,使劲的要推开身上的人,可那人早有防备力气更大的箍住她。

这换妻俱乐部里的人只当这是情趣,自然没有人理会季已萱的反应,都干着令自己快活的事情。

季已萱只感觉胸前一凉,浑身溢不住的颤抖,看向和那女人以极限姿势纠缠在一起的白哲,眼里闪过一丝绝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啊!”

只听一声惊叫,身上的禁锢便松开了,她睁开了眼便见之前抱着自己的男人正躺在地上哀嚎,而四周围着一群黑色西装的男人,她的对面则站在一个男人,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谢,谢谢……”

她苦涩的一笑,扯回了自己掉下去的衣服,垂下了眼帘。

那男人轻哼了一声,大步的走到了季已萱的跟前,一把把她扛在了肩头往出走。

这惊得季已萱便要挣扎下来,眼里带着焦急之色。

“如果你还想要留下来,你大可以再继续挣扎。”

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让她放弃了挣扎,心里却多了一丝忐忑。

留在这里等于送羊入虎口,白哲自然不会管她,可她跟着这个男人走,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个男人刚才眼里带着怒色和惊讶,虽然只是片刻,她也捕捉到了。

只是,她不敢再猜测什么。

第二章:折磨

车直接驶进了一栋别墅,看着眼前豪华奢侈的布置,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不知所措的扯着衣角,缓缓的下了车跟在了男人的身后。

“少爷,您回来了。”

女佣张姐恭敬的站在门口迎接,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西装看向季已萱,眼里露出了惊恐之色。

季已萱讪讪一笑,跟着那男人走了进去,虽然她不太明白那女佣看到她这么惊讶,难道这男人只带过她一个人回来?

但出现在换妻俱乐部的男人,又有钱,能这么守身如玉?

忽然,男人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张幽深的黑眸闪过一丝冷意,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便拖进了一个房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摔在了地上。

季已萱轻哼了一声,忍着痛意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对他不屑一顾的男人,犹豫了片刻问道:“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见男人冷笑了一声,大步的走了一旁打开了柜子拿出了一套衣服扔在了她的跟前,冷声道:“穿上它,去骑角落的木马。”

季已萱看着地上只有几块布料的衣服摇了摇头,贝齿紧咬着下唇,怒红着眼直接拒绝道:“我感激你救了我,但是我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女人。”

“呵……”

宋思淮冷笑了一声,讥讽道,“你就是金字塔最底端,而我站在顶端。你当我救你,是在做慈善?笑话!我给你个选择,是把你送回去,还是穿上这衣服?”

这话让季已萱脸鹜的煞白,眼眶的泪水在打转,紧咬着牙齿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得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特别是那双黑眸特别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只是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的邪魅气息却让人畏惧。

“怎么?看来你想回去……”

宋思淮带着深意的开口,嘴角微微的上扬,眸子微眯打量着她。

“不!我不回去!”

季已萱急切的开口,手死死的抓住了地上的情趣内衣,绝望的闭上了眼苦涩的一笑,快速的转身走进了一旁的洗手间进去换。

回去,意味着什么她知道。而留下,至少她可以保全自己的清白……

很快,她便换好了衣服,僵持了片刻才走了出去。

只见她身上的黑色情趣内衣是镂空的,隐隐而现重点部位,羞得她面颊通红,刻意的把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自己,只是她不知道这样更给人一种神秘而魅惑的感觉。

宋思淮的眼底升起一丝灼热,喉头微紧,眼里却带着厌恶。

在他的注视下,季已萱爬上了木马,随着木马的旋转,隐隐有什么在她的私处摩擦,惊得她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手死死的抓住了木马,面颊涨红。

果然,能在那种地方出现的男人心里都是变态的!

而宋思淮看着面色通红的女人,眼睛微眯着,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

恰在这时,门被人给推开了,便见一群衣着暴露的女人扭着腰欢声细语的走了进来,直接黏上了宋思淮,用着身体的部位蹭着他。

“宋少,你怎么就先让别人玩上了呢!也不等等我们!”

其中一个女人剜了一眼骑在木马上的季已萱,又嘟了嘟小嘴看着宋思淮娇声道。

这话听在季已萱耳里格外的讽刺,贝齿紧咬着下唇,忍受着木马给她的折磨。

“呵,不过是人妻俱乐部的女人,我哪儿看得上?”宋思淮低笑了一声,上前一把拽下了季已萱扔在地上,看着十分狼狈的她冷声道,“滚吧!恶心的女人!”

“对呀!滚吧!人妻俱乐部的女人都是些荡妇,哪里配得上宋少!哼!”

那些女人也十分不屑的看着她,好像在看一颗毒瘤一般。

季已萱捏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拖着狼狈的身子捡起了刚才脱下的衣服套上,仓促的离开了。

今晚,就是她的耻辱。恐怕发生的一切得让她终生难忘!

撑着一口气,离开别墅的季已萱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泪水滚滚而出,耸动着肩膀。

她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仿佛在做梦一般,可一切都真实得不像话,整个人靠着墙扯出苦涩的一笑,紧紧握着拳头。

天公也不作美,雨一滴一滴的打在了她的身上,冷得她浑身寒颤,已经深秋,寂静的夜开始下着大雨,不留一点情面。

因为身上没有钱,季已萱是走回去的,等她走到家门口时,天已经快亮了。

她整个人十分狼狈,浑身湿透,鞋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走丢了,她光着脚丫站在门口,看着门并没有关上,犹豫了片刻闭上眼推门而入。

如果一切只是梦,那么睁开眼是不是就回到了现实。

“啊!阿哲,快一点!”

熟悉的嗓音传入她的耳里,让她睁开了眼,下意识的开了灯,便见客厅的沙发上,有两道身影正纠缠在一起。

“啊!”

两人似乎被惊了一跳,双双坐了起来,见季已萱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白哲冷哼了一声,再一次继续之前的动作,而且动作越渐猛烈了。

“啊!”季梦馨喘着粗气,余光看着季已萱,嘴角勾起得意的笑,缠着白哲的腰更紧了几分,似乎在宣示着什么。

“已萱啊,你要,要是没事,就去帮我买盒避孕药吧!呃……”季梦馨若有所思的开口,手搂着白哲的胳膊,“你,你也不想,啊……不想我就这样怀上,阿哲的孩子吧!啊!”

断断续续的声音犹如把利剑插进了季已萱的胸口,她紧抿着唇看着这一切,久久才应了下来。

外面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自助专柜,很快季已萱便买了药回去,眼底也多了一丝决绝。

等她回到家里,见两人已经结束了,白哲光着上身抽着烟坐在沙发上,而季梦馨不见了身影。

她苦涩一笑,大步的走了进去,把药扔在了茶几上,凄冷的声音开口:“她的药。”

“你吃。”

白哲把烟摁灭,抬眼看向季已萱,嘴角勾起了一丝讽刺的笑意。

“我吃?”季已萱诧异的开口,“我为什么要吃?我……”

恍然之间,季已萱明白了什么,直接抠出了那颗药吞下。

她捏紧了拳头含着泪水看着白哲,指着他问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不堪的女人吗?是我眼瞎,以前没有看清你,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白哲轻笑了一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伸手挑起了她的衣服,“情趣内衣?看来那个男人是真的玩了你,对吗?”

“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男人带走自己的妻子,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季已萱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伸手一把握住了白哲的手,干涩道,“阿哲,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以前的白哲仿佛不复存在,只有眼前这个变态的男人,让她害怕。

白哲冷哼了一声,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问道,“我问你,和那个男人做没有?”

“没有。”她的心猛地抽痛,不再有任何的希望,“在你心里,我真的是那种女人吗?”

“嘴硬?”白哲眸子一沉,眼底带着几分精光,“那我就好好检查检查!”

季已萱眼里闪过不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白哲便一把扣住了她的双手在后,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惊得她开始反抗。

“啪!”

白哲甩了一耳光在她脸上,手上的动作更加粗鲁,直接扯掉了她的底裤,一只手探进了他的私处。

“啊!”

下体的不适让她惊呼出声,疼的她整张脸扭曲在一起,挣扎的力道也大了一些。

此刻,白哲的脸色更加阴沉,抽出了自己的手猛地一把甩开了季已萱,一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骂道:“妈的!没用的女人!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你就这么一点事都没办好!”

说罢又猛地一脚踢了过去。

季已萱整个人蜷缩在一团,手捂着自己的肚子,额角似乎撞到了茶几上,隐隐有热流涌了出来,眼泪哗哗直下。

“妈的!这三年里劳资供你吃供你穿,你勾引个男人也不会!”

白哲越想越气,直接抓起了地上的季已萱,又狠狠的把她摔在了沙发上,啐了一口口水。

“为什么?不过一天你就变了?”季已萱撑着一口气苦涩的开口,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渍,回想起过去三年的点点滴滴,再看向现在龇牙咧嘴的男人,她真的认识过他吗?

“白哲,你放过我吧。我们好聚好散,离婚吧。”

不过一天,这个曾经梦想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她整颗心都在疼,疼的她撕心裂肺。

“离婚?”

白哲似乎听到了一个好笑的词语,上前一把揪住了季已萱的头发往下一拽,让她整个人都跌坐在了地上,又是一脚踩在了她的肚子上。

“你想离婚?可以!这三年里我在你身上花费的一切都还给我!否则,你有什么资格想我放过你?”

白哲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脚下的力道更大了几分,“季已萱,你还真是天真!没有我的支助,你以为你能成功的念完大学?你忘了,你整个家都是我养着的!”

说罢他一脚把她踹开,像是在踢皮球一般,冷笑了一声便转身进了卧室。

而季已萱浑身颤抖,眼里带着痛楚,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再一次响起了新一轮的声音,夹杂着季梦馨的求饶声和呻吟,以及白哲粗暴的声音。

她苦涩的一笑,趴在地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三年前,白哲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追她,那时候他已经是医大院系有名的才子,为人低调又温柔,那时的她想不出理由拒绝。

三年的温情一夜之间坍塌,就像是有预谋的接近,也像是有预谋的毁掉她的梦,就连季梦馨什么时候喜欢上白哲她也没有察觉,就像她从来没有看清身边的人的嘴脸。

她,终究是陷入了万劫不复。

逃宠娇妻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逃宠娇妻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