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2019/01/15 03:22:19   来源:网络

书名: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

药人

迷糊混沌中,蓝夙月感到被一只有力的手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扔到一个柔软的垫子上,肃杀冷凝的气息包裹着她,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188新闻网

紧接着,她的衣服被拔下肩头,寒凉的手抚到了肌肤上……

被这样冒犯,蓝夙月一个激灵,霍然睁开眼,目光泛冷。

此时此刻,两世记忆彻底融合!

同名古代女子蓝夙月,世阳公府庶女,自小脑袋蠢笨不灵光,本来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六岁母亲离世后更是无依无靠,由于体质特殊,被大夫人当成药人培养,为的就是嫁给患不足之症的王爷凤祭时。

这一日是蓝夙月出阁的日子,可培养成药人还有最后一道程序,用药之多是原来的十倍,本体承受不住药力被送到婚房时就咽了最后一口气,而她是现代知名的中西医世家传人,本来拿着针筒去吸药水来着,却起了瞌睡,头一点不小心将针筒扎入静脉,再一点挤压一管空气进去,她就这样挂了。

既然死得这样不甘心,老天又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就代替那个身份好好活下去吧。

视线聚焦到俯视下来的那张脸上,只见颜若玉俦,无一处不如精雕细琢,俊美得让人心头窒息,一身大红的婚衣更是让男子多了两分妖冶。

想必这就是擎国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王爷凤祭时了,他带着一丝危险的探究意味盯着她,手还按在她的肩头上,宛若一匹抓捕到猎物的虎狼。

两人目光相对,任外头再喧闹,房间里却寂静得可怕。原文1885888.com

蓝夙月没有错过凤祭时微妙的反应,她知道她在传闻中蠢笨痴傻,如果变化太大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小心翼翼先开了口,“王爷能不能先放开我,疼……”

再这样下去,她的琵琶骨就要废了。

凤祭时凝眉凑近她,黑眸冷寒逼人,“别忘了,世阳公府把你嫁过来是为了什么,你每天晚上要做的事情就是服侍好本王。

蓝夙月当然知道世阳公府图的是什么,把她培养成药人,通过男女行房来治疗凤祭时,借此讨好凤祭时,可是他们根本不熟,他再帅她也做不到和他ooxx啊。

凤祭时把她松开,好整以暇地坐在榻边,“既然醒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从来只有女人巴不得往他的床上爬,方才要不是她晕过去了,他根本不屑于碰她的一个指头。

蓝夙月茫然摇头,“我不会这个……”在凤祭时眼眸冷下来之际,接着说,“不过我或许能够治好王爷的隐疾呢。网站http://www.1885888.com/

“大胆!”

话音才落,一个人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柄出鞘的剑架在蓝夙月脖子上,“再对王爷不敬,我立刻让你人头落地。”

冰凉的质感让蓝夙月抖了一下,看来男人都很在乎自己那方面的功能呢,还有这位大哥长得还是有几分看头,举止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吓人?

她鼓起勇气抬眼,对上凤祭时的目光,带着一丝恳求,“王爷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凤祭时弧度极完美的薄唇轻抿着,透着嘲讽。

“放开她!”

你以为,本王真的不行?

银魅将剑入鞘,一溜烟又不见了。

蓝夙月慢慢走过去,抬起凤祭时的手腕,这是一只杀伐无情的手,触感冷寒至极,她不由得担心他会不会突然出手掐死她,感受着他的脉搏,果然气血浮虚,体有不足,“我可以治好王爷,不过希望王爷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眼神天真无垢,带着两分天然呆,她曾跑过影视龙套,对演技还是有些心得的。

凤祭时捏住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怕是不知道,本王的这个病,服用了数千个方子,依然没有起色,不然拿你这个药人来做什么?”

蓝夙月将心一横,在凤祭时的几个穴位上迅速点了一下,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揭开瓶盖,挥发出来的气体都进入凤祭时的鼻子,她歪着头打量着,“王爷感觉怎么样了?”

她的手腕上戴着一个铂金镯子,镯子上有一个可以进入随身空间的扣环,她这一穿越,幸运的是所有的医疗器械和药物用品都随她而来了。188新闻网

凤祭时顿时感到中气足了不少,素来寒凉的体内也有了些许的暖意,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浮起一丝不可思议。

可是,却没有问太多,“什么条件?”

“我为王爷医治,王爷就用不着我这个药人了,我们可不可以不在一张床上睡觉呢?”

凤祭时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那是一种被羞辱的气恼。

她居然敢嫌弃他?

“你以为本王会稀罕你这等货色,嗯?还是你以为,本王真的不行?”

蓝夙月垂下眼皮,“是我不敢亵渎了王爷。”

凤祭时诡谲难测,盯了她一瞬,抬手慢慢解下婚衣。

“如果治不好,本王会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所幸,凤祭时并没有为难她,这个传闻中厌恶女人接近,来一个杀一个的恶魔,要不是出于治病的需要,早就把她赶出房间了。

一夜相安无事,蓝夙月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她白天装作一副勤勉看医书的样子,凤祭时也懒得搭理她,只是暗处总有一双瘆人的眼睛盯着她,让她随时提醒自己演技演技。说明1885888.com

两天后,就是回门,这是大擎国的风俗,出嫁的女子需要携夫君到娘家报平安。

踏入轿子,蓝夙月自觉地远离冷气弥漫的男人,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凤祭时端坐着,偶尔抿一口茶水,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情绪,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势还是隐隐透出来。

这便是让天子和太子忌惮不已的“刹王”!

蓝夙月心中不由得哀叹,冷冰冰又无趣,一动不动就要杀人,以后她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轿子被抬了起来,想到在世阳公府一次次被扔到药澡里痛得撕心裂肺的经历,想到沈氏等人表面善意却暗藏狠辣的作派,蓝夙月的嘴角微微勾起。

本王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脸上,蓝夙月的笑僵住,双目发怔,仿佛陷入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幻想中。

可是那只冰冷的手,还是掐上了她的脖子。

蓝夙月缩起身子,惊惶无措地看着凤祭时,“王爷,我做错什么了吗?”

“在想什么?”凤祭时眉头凝起,他没有错过她刚才的异样。阅读1885888.com

蓝夙月垂下眼皮,“没有想什么。”

“记住,本王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太聪明,在本王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凤祭时俯到她的耳边,温凉的气息扑到她的耳朵上,撩起一阵酥痒,那张俊美的脸近在咫尺,蓝夙月呆呆地盯着,感到心口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口水流了下来——

凤祭时顿时一噎,他见过无数花痴,可没有见过这样一点形象都不顾的,蓝夙月的这副呆萌样,仿佛一只笨头笨脑的小鸟,他竟没有多少厌恶,眼里掠过一丝揶揄之色。

蓝夙月忙点头,“月儿不聪明,他们都说我笨呢。”

凤祭时盯了她一瞬,再看不出其他,这才坐直了身体,气定神闲地品茶,举止行云流水,雍容华贵,雅致极了。

因为蓝夙月嫁的人非同小可,世阳公府的人都等在大门口。

“禀王爷,王妃,到了。”

下人来掀帘子,蓝夙月手一凉,被凤祭时牵住,她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瞥到凤祭时嘲讽的目光,不敢再动。

他在做样子,不然才不稀罕碰她一根手指头。

而蓝夙月也明白了凤祭时的意思,再说这个样子做了对她只有好处,她为什么不做?

任由他握着,手指又扣回来,反握住了他的,一同下了轿子。

他的手没有一点温度,质感却极好,仿佛最上等的冷玉,让人有一种摩挲的欲望,可蓝夙月忍住了,她才不敢把玩这个男人啊。

目光淡淡扫视,将大门前候着的人一一辨别了出来,美貌逼人,身形纤纤的是她的二妹蓝婉依,姿容艳丽,贵妇气质十足的中年美妇是沈氏,蓄了一撮山羊须,一脸威仪的是她的父亲蓝长耀……

看到两人握着手,沈氏和蓝婉依的脸色不由得一变。

在刹王的眼里,蓝夙月不是工具吗?为什么会对她亲近?

她们本来是打算等蓝夙月治好了刹王后,再想办法把蓝夙月解决,然后蓝婉依作为世阳公府的补偿嫁给刹王,产下子嗣,一举两得,也就是说,蓝夙月只是蓝婉依的垫脚石,扔出去探路的。

看眼前的情形,蓝婉依知道对她极其不利!

看来,她得采取一些行动了,最好让刹王永远憎恶蓝夙月,和沈氏对了眼神,脸上浮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行礼之后,凤祭时和蓝长耀入大厅饮茶,蓝婉依一脸笑着家里长家里短,把蓝夙月带向另一个院子。

“大姐,你和王爷圆房了吗?王爷待你如何?”

蓝婉依看似关切地问,心头却鄙夷,蓝夙月虽然貌美,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凤祭时会下得了口?

蓝夙月心满意足地点头,“圆了,王爷待我很好,说喜欢我喜欢得要死呢。”

蓝婉依不敢相信地盯着蓝夙月,却见她眼里荡漾着回味无穷,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捉奸

以凤祭时冷冰冰的性子,说出这样肉麻的话,她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看上蓝夙月了。

重新挤出一抹笑容,“真是好事一桩呢,王爷的身子一向不太好,如今可有了起色吗?”

蓝夙月雀跃地说,“王爷说了,一年以后我们就可以抱孩子啦。”

蓝婉依眼珠子转了一转,这么说蓝夙月药人的作用发挥得不错,在一年之内她就可以顺利成为刹王的正妃,所以她决不能让蓝夙月掳获了凤祭时的心。

凤祭时在蓝丞相的陪同下游园子,正好听到另一个院子传来的对话。

蓝长耀尴尬地咳嗽两声,他的这个女儿痴笨不经,没想到会说出这样没羞没臊的话。

凤祭时微挑眉,意味深长地开口,“王妃当真是有趣得很哪。”

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满口胡言,不知是她脑袋无可救药,还是他小瞧她了?

蓝长耀忙道,“小女没遮没拦,是臣没有教养好,这就向王爷赔个罪。”

凤祭时幽幽道,“本王倒是觉得,有些意思。”

蓝长耀不明白凤祭时话中的含义,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忙将凤祭时引向其他的院子。

“二妹要带我到哪里?”蓝夙月见越走越远,好奇地问道。

蓝婉依莞尔一笑,进入一个偏院,指着指面前的破屋子,“到了,太子就在里面等大姐呢,大姐偷偷地进去,我在外头给大姐把风,保证谁也不知道。”

太子……

蓝夙月稍微搜索记忆,眸子一冷,脸上却高兴得忘乎所以,“真的呀,那就太好了,不过里头有点黑,我怕,二妹可不可以和我一起进去呢?”

“当然可以。”蓝婉依向身边的婢女流云使了一个眼色,流云便跑开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废院那边出事儿了。”

流云边跑边喊,气喘吁吁地来到蓝长耀的面前,“禀王爷,老爷,大小姐,不,是王妃她,她……”

“王妃如何了?”蓝长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妃做的事情……奴婢不好说,老爷去看看就知道了。”

蓝长耀心中祈祷着这个傻女儿千万不要给他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加快脚步就往那一头赶。

凤祭时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同到了废院那一头。

蓝夙月站在破屋子的门口,一脸顺从乖巧。

流云一下子怔住了。

“你在这儿做什么?”

虽然蓝夙月顶着王妃的身份,可在蓝长耀眼中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工具,完全说不上敬重。

蓝夙月眨了眨眼睛,“在给二妹放风呢,二妹说会给我好多好吃的。”

流云的脸陡然一白,还没有来得及阻拦,蓝长耀就推开门,只见破败的草席子上,两个衣衫不整的人搂抱在一起,神色迷乱,举止下流不堪,口中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女的正是蓝婉依,男的是蓝婉依院中一个打杂的奴役。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傻妃撩人】 或 【邪王求放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