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强婚厚爱:契约总裁狂宠妻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21:01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强婚厚爱:契约总裁狂宠妻

第一章 卖给他?

  “唔……”

  痛,好痛。原文1885888.com

  苏莯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米白色的天花板,天花板上还吊着一盏精致的水晶灯,耳畔是浴室传来的水流声。

  苏莯有一瞬间的呆滞,片刻过后,她猛地从床上挺起,却因动作太大,牵扯到下身的不适之处,疼得她低喊一声。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她的下身那么痛?

  感觉到身体凉凉的,苏莯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赤、裸的!

  “啊!”一声尖叫,苏莯七手八脚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慌里慌张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往自己身上套,但因激动,老是将衣服穿错。

  昨天晚上的记忆她大约记起来了一些,只知道自己是被爸爸带出去吃饭,而后不知道怎的她就开始浑身发烫,再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然后她就……

  不堪的画面彷如电影一般在脑子里播放,苏莯只觉得老脸阵阵发烫。

  害羞的同时还有些唾弃,苏莯急切地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在那个男人发现之前消失在这个房间里。

  然而理想总归是美好的,正当苏莯才刚刚将上衣穿好,准备穿裤子时,浴室里的水声忽然戛然而止了。

  苏莯身子一僵,艰难地转过头看向浴室的门口,吞了口口水。网站1885888.com

  没过多久,那紧闭着的浴室大门便在她见了鬼一般的目光注视下缓缓打开,一个下身只裹着一条浴巾的男人出现在门后。

  他正用毛巾擦着头发,水滴滴下,顺着男人俊朗的棱角分明的脸庞滑下,又从性感的喉结滑过精致的锁骨,再滑倒他结实的无一丝赘肉的身躯上……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啊!”

  一声几乎响彻天际的尖叫从房间里传来,酒店走廊里路过的服务员都忍不住捂住耳朵。

  “你你你。转过去!”

  苏莯提着裤子,整个人紧张得有些哆嗦,见男人眯着眼,打量的目光落在身上,脸一红,羞意恼意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当下便没有忍住直接吼了出来。

  男人满是不屑的撇了撇嘴,用着不大不小的音量吐槽着:“有什么好紧张的,浑身上下肉都没几两,就你那平板电脑似得身材,你当小爷喜欢看?再说,昨天晚上也不仅看了,可还摸了。”

  虽是吐槽着,却也还是依言背过身没有去偷看。网站http://www.1885888.com/

  苏莯听着,脸一阵红一阵白,握紧拳头苏极力抑制想要上前一拳敲晕这个臭男人的冲动,她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男人的背影,随即迅速穿好裤子。

  几分钟后,直到身后传来女人的轻唤,欧明阳这才转过身子。

  苏莯不自然的扯着衣角,眼神飘忽:“那个,昨天晚上的事情,希望你别介意,也别想着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恩?你在说什么?”欧明阳掏了掏耳朵,凑近身子听着,却什么也没能听清。

  这倒也是不怪他,实在是苏莯的声音音量太小了。

  不过虽然没听到,但他也从苏莯的口型中大概明白她要说什么,如此问话,自然也多了丝调侃的意味。

  “你!”苏莯气结,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痞气的男人,她忽然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令人讨厌的人。强婚厚爱:契约总裁狂宠妻小说免费试读

  闭了闭眼,缓和一下内心那股想要骂娘的冲动,她张嘴,大声吼道:“我说,昨晚的事情是一场意外,反正你也没什么损失,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吧!”

  苏莯说着,不禁觉得有些心酸,她的第一次,原本是想留给那个人的,谁知他却跟她的姐姐在一起了,而如今自己也稀里糊涂的就失身了。

  楚楚可怜的模样落入欧明阳的眼里却不知怎的竟成了故意装出来的。

  唇角勾了勾,露出个嘲讽的笑,他双手抱胸,一脸鄙夷地看着她:“怎么?现在后悔爬上我的床了?既然后悔,当初就别求着要上啊,还非要上赶着卖给我,呵。”

  “你什么意思?”苏莯怔然。

  卖?

  什么卖?

  她怎么没记得有这回事?

  正当苏莯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房门被人剧烈的敲着,砰砰砰的,似是一定要里面的人打开。

  欧明阳看了一眼苏莯,抬起腿走了过去,一下子就将门给打开了。

  围堵在门外的人们一下子便涌了进来,闪光灯,相机拍照的声音以及记者不断提问的声音充斥在这小小的房间里,苏莯一下子就懵了。强婚厚爱:契约总裁狂宠妻小说免费试读

  这这这、这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多记者?

  “欧先生,请问您之所以甩了容清,是因为您身边的这位小姐吗?”

  “欧先生,有人说您和这位小姐在进行某种不可描述的交易,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这位小姐,请问您是想利用这一次的交易达成什么样目的呢?”

  一连串的问题朝着欧明阳和苏莯扑面而来。

  苏莯红着眼,一脸的无措,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记者?

  欧明阳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瞥了一眼苏莯,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这就是你们苏家的诚意吗?将你卖给了我,转身却又找这么多的记者在这里,呵……你们苏家还真是好心计啊!”

  听罢,苏莯茫然的看着正在竭力将记者赶出去的欧明阳,脑子里却是一直回旋着他方才的话。

  什么叫苏家的诚意?

  将自己卖给他是什么意思?

  苏莯正茫然间,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呀,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第二章 他不相信

  现场随着这一句话的响起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包括苏莯和欧明阳都转过头去看向那说话之人。

  这一看,苏莯原本还算红润的脸色一下子就没了血色,身子忍不住往后倒退。

  臣深哥,他怎么会在这里?

  苏莯微张着嘴巴,视线落在走廊上那一男一女的身上,准确来说,是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那个她所喜欢的男人身上。

  他们是她的姐姐苏虞和未来姐夫臣深。

  “你昨天去哪了,怎么一个晚上都不回家,爸妈他们很担心你知道吗?”说着,苏虞还看了眼欧明阳,而后又看向苏莯,用着无奈的语气说道,“我知道,对于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你很不开心,但你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啊!这个男人你认识吗?你们熟悉吗?你怎么能够这么糊涂,将自己随便交给一个男人?”

  苏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强婚厚爱:契约总裁狂宠妻小说免费试读

  一听到苏虞的这话,记者们又疯狂了。难道说,这位小姐只是为了报复自己的姐姐,所以随便找了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欧氏集团的老总,欧明阳。

  那欧明阳和容清小姐分手,这其中是否有这位小姐的参与呢?

  面对记者步步紧逼的追问和臣深那失望的眼神,苏莯只觉得心里的有一个东西忽然崩了,泪水自眼眶滑落,疯狂涌出。

  她没有,她没有姐姐说的那么不自爱。

  虽然她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真的没有。

  虽然臣深哥和姐姐在一起她很伤心,但她真的没有想要这样啊!

  委屈堵在心里,千言万语都无法诉尽,苏莯崩溃了,她受不了他那失望的眼神。

  苏莯低吼一声,用力拨开人群,快步往前跑去,只想尽可能逃离这个地方,这个有他失望的眼神的地方。

  “哎?莯莯?”见苏莯忽然跑出去,苏虞呼喊一声,担忧的神情是那么的明显。

  脚下的步伐正想迈出去,却被一旁的男人拦住。

  “我去追她吧。”臣深微笑着说道。

  不等她回应,臣深就迈开步子跑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苏虞阴沉着脸,脸上的担忧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得意以及阴鹜。

  哼,苏莯,经过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有脸惦记我的臣深。

  记者的围绕中,欧明阳看到苏虞的这一变化竟是毫不意外,唇角勾了勾,露出一抹讥讽的笑。

  外面阳光明媚,微风吹拂过街上行人的脸颊,这样的天气分明很容易让人的心情好起来,可对于苏莯来说,今天实在是糟糕得不能在糟糕的一天了。

  莫名其妙和别人发生了一夜情,早上醒来却突然闯来一批记者,最糟糕的是,这件事情居然还让臣深哥看见了!

  苏莯简直想跳进黄河里死了算了,太丢人,也太伤心了。

  从酒店跑出来以后,苏莯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道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能去哪儿。

  今天的事要是让爸爸知道了,恐怕他会将自己扫地出门吧,毕竟从小他就不喜欢自己。

  还有臣深哥,他会不会也以为自己是一个不检点的女生,从而看不起她,不会再用那么温柔的姿态和自己说话?

  心里越想越难过,苏莯走到了一个公园里,随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着,双手抱腿,脑袋埋进臂弯里,低低的啜泣声渐渐传了出来。

  她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的,她也不想的,可是……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需要纸巾吗?”

  忽然,一道温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苏莯一怔,僵着身子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一如往常的挂着温柔笑容的脸庞,他的脸颊处有两个甜甜的酒窝,一双桃花眼里映着她哭花了的脸。

  她张了张嘴,过了好半晌才低低的唤道:“臣深哥。”

  臣深应了一声,弯下身子,用着手中的纸巾轻轻地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苏莯呆呆地看着,千言万语涌到嘴边,却并不知道该如何去诉说。

  要说什么呢?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他会相信吗?

  苏莯看着他,心情有些忐忑,舔了舔干涩的唇,她张了张嘴:“我……”

  “好了,别哭了,我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想的,可是呢,莯莯,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你不能够这样处理。”

  抬手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臣深抿了抿唇,语重心长道:“我相信莯莯是个好女孩,可是呢,莯莯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不都不可以这样作践自己,因为这是对你自己的一种不负责,知道么?”

  苏莯听罢,双目圆瞪,虽是对于他的这种想法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亲耳听他说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好疼。

  泪意涌现,她摇着头,还是忍不住想要为自己辩解:“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好好好,没有没有。”虽是如此说着,可男人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不信,分明就是敷衍她罢了,“我现在已经和你姐姐在一起了,莯莯,你是我最喜欢的朋友,我也一直将你当妹妹来看,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祝福的。”

  说着,他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便站了起来:“快要到中午了,你姐姐还在等我,我得回去找她带她去吃饭了,你也别在外面待太久了,早点回去。”

  苏莯仰着头,眼中早已经蓄满了晶莹的泪水,她一声声的说着自己没有,可男人最终还是无情的抽回自己的衣角,头也不回大步流星而去。

  看着那修长的背影,苏莯只似乎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碎了。

  他不相信她,原来,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个不自爱的女孩,只会作践自己。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是这样的。

  苏莯忽然觉着很讽刺,她哭着,哭着哭着却成了笑,那笑声里却充满了悲伤。

  从小,她就没了妈妈,后妈和姐姐只会排挤她,可是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她和他相识。

  他对她是那么的好,把她放在了手心宠着,他说,等长大了,他就娶她。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人变成了姐姐,为什么那个总是会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她的人现在却不信她呢?

第三章 被亲爹卖了

  似是感受到她的悲伤,原本还很明媚的天气一下子就阴沉下来,冷风呼呼吹着,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欧明阳站在一个转角处,从这里刚好可以看见哭泣中的苏莯,但对方却看不到他。

  雨才刚下起来,他的头顶上就多了把伞,以及那一声恭敬的“总裁”。

  欧明阳没有回头,他的双眼还在看着那人儿。

  “让你调查的事情,查到了吗?”薄唇轻启,他淡淡地问。

  林助理点点头,将手中查到的资料交到他的手上:“早上的那批记者是苏小姐的姐姐找来,只是为了让苏小姐难堪罢了。”

  “我知道了。”

  淡淡的应了一声,欧明阳便低下头翻看着手中的资料,这是一份有关苏莯的资料。

  早在前些天苏莯的爸爸苏胜天来找他的时候,他便开始让人查苏莯了,不过这一查,倒是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些家庭背景资料和她的学习资料。

  苏胜天是找他做交易,但是欧明阳并不想和他做交易,可谁知道那个老东西居然敢算计他!

  这一点,让欧明阳很是火大。

  不过,他胆敢算计自己,那他也就别怪自己无情了。

  想罢,欧明阳嘴角一勾,将资料塞回林助理的怀里,夺过雨伞,漫步朝着雨中人儿而去。

  头顶上的雨水忽然间没有了,苏莯疑惑地抬起头,却看到一张并不想见到的脸庞。

  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苏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冷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也许是因为哭了太久的缘故,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还不时抽噎一下。

  欧明阳轻轻一笑,缓缓蹲下身子,眸子打量着她,因雨水打湿了衣衫紧紧贴在身上,露出她姣好的身材。

  苏莯往后缩了缩身子,不解地看着他。

  “我来,自然是来找我的仆人的,一个名字叫苏莯的仆人。”他看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着。

  音量不大,却足以让苏莯听得清楚,她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不悦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请不要胡说八道。”

  仆人?

  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仆人?

  这个男人可真的是够不要脸的,不就是上了他一次嘛,怎么就成了他的仆人了?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是你的父亲,苏胜天先生找到我,想要将你卖给我,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还亲自给你下药,送到我的房间来了。”

  欧明阳看着她的表情一点点地由不屑转为惊愕,原本阴郁的心情忽然明朗起来。

  苏胜天,你敢算计我,那你就等着你女儿带来的报复吧。

  据资料显示,苏胜天和苏莯两人的关系并不好。

  “你撒谎!”苏莯颤抖着身子,小脸苍白如纸,一双美眸狠狠地瞪着欧明阳,她是绝对不会相信他的!

  “撒谎?”

  欧明阳一声轻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台手机,修长的手指随意在键盘上点了几下,一个电话便拨了出去。

  苏莯看着他的举动,有些不解,但戒备的神情从没有过松懈。

  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欧明阳按下免提,好让苏莯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喂,欧总。”

  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苏莯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这、这是爸爸的声音!

  她小嘴微张,心咯噔了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欧总,怎样,欧总还满意我家小女么?为了将她带过去,我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苏胜天在电话那头说着,讨好之意不言而喻。

  轰——

  苏胜天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自头顶而下,狠狠劈在苏莯的身上。

  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刚刚和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不,不会的,他可是他的亲女儿啊!他怎么可能会将她卖了呢?

  欧明阳看着眼前的小妮儿,那伤心欲绝的神情令他不禁暗暗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遇到,他也不会相信有人居然为了一点利益将自己的亲生女儿给卖了。

  “恩,还不错。”他淡淡地回了一句,心情却是又开始沉重了。

  苏胜天似乎很开心听到他的这个回答:“那,我们之间的合作,那块地……”

  “给你们公司承包了。”

  说完这句话,欧明阳没有等苏胜天回答便直接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因为,他在想,如果再不挂电话的话,只怕这小妮子想死的心都会有了。

  “这是你们骗我的对不对?我爸没有将我卖给你,这是你们合起伙来骗我的对不对?”苏莯双手紧紧揪着欧明阳的衣角,一声又一声地问着,只求能够从他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同情。

  是的,欧明阳同情自己。

  苏莯忽然又笑了,她闭上双眼,仰起头,脑海里浮现出昨天晚上的场景。

  昨天晚上,她的爸爸忽然说要带她们全家去吃饭,他还说,以前是他的不对,从今以后,他会好好待自己,将这些年来缺少的父爱补回来。

  原来,这就是他疼爱自己的方式。

  将她,他的亲生女儿卖给别的男人,只是因为他想要得到他想要的土地。

  呵,这就是父爱。

  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父爱!

  大雨倾盆而下,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可是雨声中,她凄切绝望的哭声却是那么的明显,那么的让人心疼。

  苏莯哭晕了过去,是欧明阳将她抱起带回了他的别墅中,还让人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苏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外面的雨还在下,只是比之白天时要小一些。

  看着这陌生的环境,眼中闪过一抹茫然,起身下楼,楼下只有几个佣人在忙活着。

  看见她,佣人们打了个招呼。

  “……”苏莯双眼呆滞,一步一步地朝着门口走去,对于身旁的声音却是全然没有听见。

  她走出了门,雨水打在她的身上,衣衫渐渐湿透,很凉,风一吹,很冷。

  她抱着双臂,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萧瑟落寞的身影在这雨中格外的显眼。

强婚厚爱:契约总裁狂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强婚厚爱】 或 【契约总裁狂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