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2019/01/15 03:13:58   来源:网络

小说名:待君回首渡南国

001 他不是新郎

红烛摇曳,映的屋子里大红的喜字璀璨生光。版权1885888.com

陆锦棠从昏迷中睁开眼,只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正伏在她身上,一双大手探入嫁衣,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游走。

“嗯……”男人灼热的手,触碰到她微凉的身体,不由舒服的轻叹。

今日是陆锦棠和世子大婚的日子,可是正伏在她身上,脸红气喘的男人却不是新郎。

“放开我!”

陆锦棠提膝就往那男人胯下撞去。可她竟浑身绵软没有一丝力气,提膝撞击的动作没能撼动那男人分毫。

男人低头靠近她,他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陆锦棠大惊,她侧脸避开,男人灼热的吻落在她耳垂上。网站1885888.com痒痒的,恍如一道电流击过她全身。

“不要……”她伸手去推男人,却被男人捉住了手腕。

男人却像是尝到了腥味的猫,呼吸越发急促,动作也更直接了,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撩起衣袍,扯着她的里裤就要更进一步。

大红的床帐,大红的烛台,屋子里到处都是红彤彤的,透着喜庆之气。这个陌生的男人,却要在新房里破了陆锦棠的身?

“滚开!”陆锦棠愤怒的声音,听起来却绵软无力。

男人根本不看她一眼,温热的手掌笼罩在她的胸前,让她止不住浑身颤抖。

门外的回廊远远有脚步声传来。188新闻网

有人来了!

“你若再不离开,我们就会被人捉奸在床!”陆锦棠说。

男人低头吻着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侧脸耳畔。

“被捉奸,是要被浸猪笼的!你不怕死?”陆锦棠说完,那男人终于抬起头来。

他一双眼眸如千尺寒潭,幽暗深邃,黑沉沉的眸底翻滚着浓浓情欲。

“没人敢动本王。”

本王?他是谁?

陆锦棠略微皱眉,“你中了春药?”

男人不悦,猛地低头咬在她的嘴唇上。

陆锦棠晃了一下手腕,猛地拔出头上金簪。版权1885888.com这里没有针灸所用金针,且她似被人下了迷药浑身无力,手上能够着的尖锐之物,也只有这发簪了。

还没等她摸到男人身上穴位,那男人一把钳住她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紧紧按在枕上。

他的嘴唇带着灼热的温度,强势的吻落在她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陆锦棠一阵恼怒,她刚刚穿越而来,所占据的这具身体太弱,且被人下了迷药,不然凭她的身手怎么可能这般被动?

男人的手笼罩在她胸前,粗砺的掌心碾磨着她敏感之处,她浑身颤栗。

脚步声越来越近,若是被人发现她的房间里有个男人——她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且还背着肮脏骂名!

不能坐以待毙,她猛然抬头,含住男人的唇。

就在男人以为她在回应他的撩拨时,她一口咬了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手劲儿略松。

陆锦棠立时抽出握着簪子那只手,狠心咬牙,噗——簪子尖深深没入她光洁白皙的皮肤,她完美无瑕的大腿上,瞬间涌出鲜红刺目的血来。原文1885888.com

雪白的皮肤,红的扎眼的血。

男人一惊,暗沉的眼眸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疼痛让她神志清明,力气也回来了几分,她奋力把男人推开。

外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她中了迷香躺在这里,身上压着被下了春药的男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死局!

“二小姐在里面吗?”外头传来仆妇询问的声音,“大小姐让老奴来送些点心。”

陆锦棠没应声。

“我帮你解了春药,别出声!”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她熟稔的用簪子刺入他风池、风府等穴位。

三五针下去,他身上的春药已解,黑沉沉的眼底一片清明,可他却仍旧压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并未离开。说明http://www.1885888.com/

“你快走!”陆锦棠猛咬住舌尖,口中溢出腥甜之气。

男人眯眼看着她嘴角血迹,知她也被人下了药,却在用疼痛强撑。

他从不知道京城竟有如此刚烈的女人。

“你宁愿伤了自己,也不愿做本王的女人?”他的语气莫名让人感觉到危险。

001 他不是新郎

红烛摇曳,映的屋子里大红的喜字璀璨生光。

陆锦棠从昏迷中睁开眼,只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正伏在她身上,一双大手探入嫁衣,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游走。

“嗯……”男人灼热的手,触碰到她微凉的身体,不由舒服的轻叹。

今日是陆锦棠和世子大婚的日子,可是正伏在她身上,脸红气喘的男人却不是新郎。

“放开我!”

陆锦棠提膝就往那男人胯下撞去。可她竟浑身绵软没有一丝力气,提膝撞击的动作没能撼动那男人分毫。

男人低头靠近她,他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陆锦棠大惊,她侧脸避开,男人灼热的吻落在她耳垂上。痒痒的,恍如一道电流击过她全身。

“不要……”她伸手去推男人,却被男人捉住了手腕。

男人却像是尝到了腥味的猫,呼吸越发急促,动作也更直接了,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撩起衣袍,扯着她的里裤就要更进一步。

大红的床帐,大红的烛台,屋子里到处都是红彤彤的,透着喜庆之气。这个陌生的男人,却要在新房里破了陆锦棠的身?

“滚开!”陆锦棠愤怒的声音,听起来却绵软无力。

男人根本不看她一眼,温热的手掌笼罩在她的胸前,让她止不住浑身颤抖。

门外的回廊远远有脚步声传来。

有人来了!

“你若再不离开,我们就会被人捉奸在床!”陆锦棠说。

男人低头吻着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侧脸耳畔。

“被捉奸,是要被浸猪笼的!你不怕死?”陆锦棠说完,那男人终于抬起头来。

他一双眼眸如千尺寒潭,幽暗深邃,黑沉沉的眸底翻滚着浓浓情欲。

“没人敢动本王。”

本王?他是谁?

陆锦棠略微皱眉,“你中了春药?”

男人不悦,猛地低头咬在她的嘴唇上。

陆锦棠晃了一下手腕,猛地拔出头上金簪。这里没有针灸所用金针,且她似被人下了迷药浑身无力,手上能够着的尖锐之物,也只有这发簪了。

还没等她摸到男人身上穴位,那男人一把钳住她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紧紧按在枕上。

他的嘴唇带着灼热的温度,强势的吻落在她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陆锦棠一阵恼怒,她刚刚穿越而来,所占据的这具身体太弱,且被人下了迷药,不然凭她的身手怎么可能这般被动?

男人的手笼罩在她胸前,粗砺的掌心碾磨着她敏感之处,她浑身颤栗。

脚步声越来越近,若是被人发现她的房间里有个男人——她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且还背着肮脏骂名!

不能坐以待毙,她猛然抬头,含住男人的唇。

就在男人以为她在回应他的撩拨时,她一口咬了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手劲儿略松。

陆锦棠立时抽出握着簪子那只手,狠心咬牙,噗——簪子尖深深没入她光洁白皙的皮肤,她完美无瑕的大腿上,瞬间涌出鲜红刺目的血来。

雪白的皮肤,红的扎眼的血。

男人一惊,暗沉的眼眸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疼痛让她神志清明,力气也回来了几分,她奋力把男人推开。

外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她中了迷香躺在这里,身上压着被下了春药的男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死局!

“二小姐在里面吗?”外头传来仆妇询问的声音,“大小姐让老奴来送些点心。”

陆锦棠没应声。

“我帮你解了春药,别出声!”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她熟稔的用簪子刺入他风池、风府等穴位。

三五针下去,他身上的春药已解,黑沉沉的眼底一片清明,可他却仍旧压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并未离开。

“你快走!”陆锦棠猛咬住舌尖,口中溢出腥甜之气。

男人眯眼看着她嘴角血迹,知她也被人下了药,却在用疼痛强撑。

他从不知道京城竟有如此刚烈的女人。

“你宁愿伤了自己,也不愿做本王的女人?”他的语气莫名让人感觉到危险。

002 嫁祸

外间传来叩门的声音。

陆锦棠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是有病吗?我要嫁的人又不是你!”

“说的不错,”那男人阴沉沉一笑,“本王有病,京城怎么会有嫡出的小姐,真正愿意嫁我。”

吱呀一声门响。

陆锦棠头皮发麻,她握着簪子,猛然又往自己大腿上扎了一针,疼痛和恼怒激发了她的潜能——身量纤细瘦弱的她,竟把那个比她高出一头不止的男人,给丢出了窗子。

在外间的脚步声就要转过屏风之时,她抚平了衣裙,遮掩住腿上血迹,端坐在床边。

“陆二小姐!”耳边传来仆妇惊叫的声音。

陆锦棠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上头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刚才那王爷下嘴可真狠,居然给她咬破了!

她只好自己咬住嘴唇,脸面沉沉。

“您怎么自己就把盖头掀开了?世子爷还没来呢……”仆妇一面问,一面左右看去,“老奴适才瞧见一个男人闯入了院子,看看可是躲在二小姐的房里?”

“放肆!岂有人敢闯进世子嫡妻的房里?”陆锦棠冷呵一声。

进屋的仆妇丫鬟,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眼中,兀自在屋里翻找起来,她的妆奁被打翻,胭脂首饰狼狈的撒了满地。

陆锦棠暗暗捏紧拳头。

仆妇冷嘲道,“二小姐还真当自己是世子嫡妻呢?谁不知道世子爷真正喜欢的是陆家大小姐?世子这会儿正在大小姐房中喝交杯酒呢!别是二小姐不甘寂寞,所以招了男人进屋吧?”

陆锦棠冷笑连连,幸而那个真正的陆家二小姐太过孱弱,被一碗剂量过大的迷药给夺了命,让她继承原主的记忆,重新活了过来。

原主就算不死,这会儿也会被这仆妇的话给气死了吧?

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人乃是原主,陆家嫡出的二小姐。可填房生的陆家大小姐,和她娘一样不要脸,暗中勾引了岐王世子。做出这么姐妹同嫁的戏码来!

世子爷还在新婚夜,将她这嫡妻丢在一旁,去和陪嫁的陆大小姐喝交杯酒,让她成为岐王府的笑柄,日后哪个下人还会把她这世子妃放在眼里?

“给我仔细的找!”仆妇厉声喝道。

如今就有仆妇欺负到她头上来,日后还有法儿活么?

这仆妇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来下药,想让她背着臭名而死的人,就是她那温婉贤淑的好姐姐了!

“你不过是个下人,也敢在我的房中横行霸道?”陆锦棠冷笑起身道,“我倒要去问问姐姐,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狗胆!”

“老奴劝二小姐还是别去,世子爷和大小姐情到浓时,被您打断,世子爷还不知会怎么厌恶您呢!”仆妇嘲笑。

丫鬟搜遍了屋里能藏人的每个角落,摊手冲仆妇摇头。

“没找到?怎么可能……”仆妇皱眉嘀咕。

“新婚夜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往我头上泼脏水?几个仆婢,反了天了!”陆锦棠说着,向外走去。

她要去为枉死的原主出口恶气,更重要的是,她得为穿越而来的任务铺路。

仆妇挥手,“拦住她!别叫她打扰了大小姐的好事。”

陆锦棠可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陆家二小姐,她抬脚踹开两个丫鬟,冷冷看那仆妇一眼,“我看谁还敢拦?”

她冷若寒霜,满带杀意的眼神,吓得那仆妇一抖,木呆呆看着她提步出门。

都说二小姐怯懦无能,她怎么会有那么骇人的眼神?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仆妇慌神的片刻,陆锦棠已经出了院子。

“快,快跟上,别让她坏了大小姐的好事!”仆妇冲丫鬟招手,不甘心的又往屋里看了一眼,“当真没找到吗?分明把人引到这院子里来了呀?”

002 嫁祸

外间传来叩门的声音。

陆锦棠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是有病吗?我要嫁的人又不是你!”

“说的不错,”那男人阴沉沉一笑,“本王有病,京城怎么会有嫡出的小姐,真正愿意嫁我。”

吱呀一声门响。

陆锦棠头皮发麻,她握着簪子,猛然又往自己大腿上扎了一针,疼痛和恼怒激发了她的潜能——身量纤细瘦弱的她,竟把那个比她高出一头不止的男人,给丢出了窗子。

在外间的脚步声就要转过屏风之时,她抚平了衣裙,遮掩住腿上血迹,端坐在床边。

“陆二小姐!”耳边传来仆妇惊叫的声音。

陆锦棠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上头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刚才那王爷下嘴可真狠,居然给她咬破了!

她只好自己咬住嘴唇,脸面沉沉。

“您怎么自己就把盖头掀开了?世子爷还没来呢……”仆妇一面问,一面左右看去,“老奴适才瞧见一个男人闯入了院子,看看可是躲在二小姐的房里?”

“放肆!岂有人敢闯进世子嫡妻的房里?”陆锦棠冷呵一声。

进屋的仆妇丫鬟,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眼中,兀自在屋里翻找起来,她的妆奁被打翻,胭脂首饰狼狈的撒了满地。

陆锦棠暗暗捏紧拳头。

仆妇冷嘲道,“二小姐还真当自己是世子嫡妻呢?谁不知道世子爷真正喜欢的是陆家大小姐?世子这会儿正在大小姐房中喝交杯酒呢!别是二小姐不甘寂寞,所以招了男人进屋吧?”

陆锦棠冷笑连连,幸而那个真正的陆家二小姐太过孱弱,被一碗剂量过大的迷药给夺了命,让她继承原主的记忆,重新活了过来。

原主就算不死,这会儿也会被这仆妇的话给气死了吧?

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人乃是原主,陆家嫡出的二小姐。可填房生的陆家大小姐,和她娘一样不要脸,暗中勾引了岐王世子。做出这么姐妹同嫁的戏码来!

世子爷还在新婚夜,将她这嫡妻丢在一旁,去和陪嫁的陆大小姐喝交杯酒,让她成为岐王府的笑柄,日后哪个下人还会把她这世子妃放在眼里?

“给我仔细的找!”仆妇厉声喝道。

如今就有仆妇欺负到她头上来,日后还有法儿活么?

这仆妇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来下药,想让她背着臭名而死的人,就是她那温婉贤淑的好姐姐了!

“你不过是个下人,也敢在我的房中横行霸道?”陆锦棠冷笑起身道,“我倒要去问问姐姐,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狗胆!”

“老奴劝二小姐还是别去,世子爷和大小姐情到浓时,被您打断,世子爷还不知会怎么厌恶您呢!”仆妇嘲笑。

丫鬟搜遍了屋里能藏人的每个角落,摊手冲仆妇摇头。

“没找到?怎么可能……”仆妇皱眉嘀咕。

“新婚夜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往我头上泼脏水?几个仆婢,反了天了!”陆锦棠说着,向外走去。

她要去为枉死的原主出口恶气,更重要的是,她得为穿越而来的任务铺路。

仆妇挥手,“拦住她!别叫她打扰了大小姐的好事。”

陆锦棠可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陆家二小姐,她抬脚踹开两个丫鬟,冷冷看那仆妇一眼,“我看谁还敢拦?”

她冷若寒霜,满带杀意的眼神,吓得那仆妇一抖,木呆呆看着她提步出门。

都说二小姐怯懦无能,她怎么会有那么骇人的眼神?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仆妇慌神的片刻,陆锦棠已经出了院子。

“快,快跟上,别让她坏了大小姐的好事!”仆妇冲丫鬟招手,不甘心的又往屋里看了一眼,“当真没找到吗?分明把人引到这院子里来了呀?”

待君回首渡南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待君回首渡南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