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花开人不知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09:13   来源:网络

小说:花开人不知

第7章  放开我

“二殿下,您不能带走裴小姐,大殿下回来会生气的!”暗尘连忙阻拦。版权http://www.1885888.com/

约翰森一巴掌推开暗尘,“你找死是不是?我不过是带裴小姐回趟家,让大家都认识认识她……”

坐在约翰森的身边,裴诗雅既紧张又兴奋。

望着身后的白色古堡越来越远,她终于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你能不能在前面街区放我下来……”

裴诗雅小声商量着。

约翰森侧过脸看了她一眼,露出神经质的笑容,“放下?还没有到家,为什么要放下?”

裴诗雅略略有些不安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约翰森吹了一下口哨,“既然亚瑟这么在乎你,哪么我们现在就来玩个游戏!”

“不要玩游戏!你不是说出来喝茶吗?你放下我,我不要玩什么游戏……”

裴诗雅开始恐慌了,似乎刚刚摆脱一个陷阱,又进入了另一个陷阱之中。

“唔,不要吵不要吵,否则我会忘记了你是谁,然后又不小心杀了你,那就麻烦了……”约翰森脸上是神经质的笑容。

此时,沉睡古堡内。

暗尘拔通了亚瑟的手机,“殿下,有急事……”

亚瑟只是淡淡说了一声,“我很忙,你先处理……”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188新闻网

这是冷氏家族的一次家庭会议。

坐在首席的便是这个家族的最高领导人,年过五旬的冷老爷子,面色严峻清冷。

亚瑟坐在下首,目光放荡不羁,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他讲话,一边望着窗外。

“亚瑟,你能不能专心一点……”

冷老爷子终于是忍不住了,低声怒斥道。

十几家族成员在场,现场讨论的是爵位继承人的选定,他居然不为所动。

“老爷子,我只需要管理冷世集团就ok了,其他的我都不想要……”

什么狗屁爵位,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他冷傲天不需要这样的虚荣。

十几年前,因为卑贱的出身,血统的低贱,他被像狗一样赶出冷家公馆。网站1885888.com

这些多年来风里来雨里去,他用鲜血打拼出了一片江山,以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而重新挤身于了冷世集团之中来。

再次回到这个家族,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他了。

冷老爷子匆匆解散了会议,目光威严地盯着亚瑟。

“你最近越来越过份了,聚集着上流社会那些公子哥,在沉睡古堡做一些下三流的勾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亚瑟扬了扬指间的雪茄,目光似讥讽,“老爷子,你生什么气呢!老爷子不是也曾经年轻过吗?年少风流嘛!再说,这也是继承了你的血统而已……”

的确,冷老爷子这一生风流成性,有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你……”冷老爷子气得脸色铁青。

“好,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没有办法治你,你这个逆子。如果你不能继承爵位,沉睡古堡很快就归别人所有了……”

亚瑟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芒,别的他可以不要,但是沉睡古堡是不容许任何人染指的。花开人不知最新章节目录

“老爷子……哇哦,亚瑟也在,正好!老爷子,你看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惊喜……”

在亚瑟和冷老爷子的怔惊中。

一位穿着浅绿色衣裙的女孩,被约翰森推了进来。

冷老爷子的目光盯到那张脸上,顿时手里的茶杯失手掉落下来。

“哎呀,老爷子,你看起来似乎很震惊呢!这个女孩是不是很特别呢!咳咳,据说这姑娘是亚瑟的性奴呢!哎呀,囚禁了很久了,只是为什么这张脸,这张脸,哎呀呀……”

约翰森故意大惊小敝地叫着,话还没有说完,亚瑟已经是极怒而起,一拳头重重地挥了过来。

“碍…”裴诗雅尖叫往墙壁后贴紧。

此时,亚瑟像一头受伤的猎豹,疯狂地打击着约翰森。

“逆子,逆子,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逆子……”冷老爷子痛彻心扉。花开人不知最新章节目录

“住手,住手,牲畜……”

冷老爷子气得脸孔都扭曲了。

闻言赶来的保镖们很快将亚瑟给拉住了,约翰森躺到地上,鼻青脸肿,嘴角宛延着一丝鲜血,居然还在笑。

亚瑟不停地喘息着,眼中的光芒颠狂而阴暗……

裴诗雅惊得更是无法言语,这个男人,竟然连家人也敢打成这样,是不是人?

冷老爷一脸受伤的走了出去,他的目光停在裴诗雅的脸,深深地叹息着。造孽!这都是他造的孽啊!

“把这个丫头赶出去,以后不允许进入冷公馆的大门……”冷老爷子下了逐客令。

裴诗雅也读懂了冷爷子眼里深深的厌恶,她内心十分难过,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厌恶她,她真的这么讨人弃吗?眼里闪过一丝自卑的泪花,转身踉跄而行。

“站篆…”

亚瑟大步追上来,紧紧地挽住了裴诗雅的手臂。

他漆黑的眼神闪烁着不屈的光芒,讥讽地望着冷老爷子,“你内疚了吗?你以为把她赶走就表示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吗?她是我亚瑟的女人,谁也不能将她赶走。188新闻网

他高大的身躯紧紧地护着纤弱的她,语气坚定而霸道。

“你,你这个逆子,好!既然你要这个女人,那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冷老爷子气得双手按住起伏的胸口。

亚瑟浅浅地勾唇,毫不犹豫地揽着裴诗雅的纤腰,大步地离开。

回来的路上,车内一片寂静,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裴诗雅不敢吭声,亚瑟狂狷的目光让她感到害怕。

身边这个男人完全是没有任何理智的野兽,她双手掐得紧紧的,咬着下唇忑忐不安地等着结果。

阿斯顿马丁one77黑色跑车,在他的掌控下,像一头失去控制的疯马。

裴诗雅尖叫起来,这种刺激让她感觉到眩晕。

“停下来,你这个疯子,快停下来……”裴诗雅尖声惊叫着。

这种速度飙车,简直就是拿生命在开玩笑。

亚瑟似乎陷入了一种颠狂的状态,车速越来越快,窗外的景色都变成了一片幻影,飞速地后退。

他嘴角含着一抹奇异的冷笑。

裴诗雅拍打着车窗,冲着他大喊,“停下来,前面有……”

裴诗雅眼里的恐惧放到了最大,山路前面有一个大拐弯,车子突然失控,从悬崖飞了出去。

“碍…”

这辆价值四千多万的昂贵跑车,在路上翻了几个跟斗,很快沉入了海水之中。

裴诗雅感觉自己肠胃都翻了出来。

从小生活在海 边的她,水性极好,慌乱之中推开车门,憋着一口气游了出来。

亚瑟高大的身躯被千疮百孔的跑车拖拽着,往海水中沉下去。

终于浮出了水面,裴诗雅用手抹掉脸上的水珠,深吸了一口气。

身后,一串串水泡从海底浮上来,那片黑色的阴影慢慢往下沉,越来越模糊……

这个恶魔似的男人,沉入了地狱,她终于获得重生了。

她只需要向警局报个案,到时候警察会自动将她谴返,她可以回到温暖的家了!

可是,心中为什么有一些疼痛的感觉?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从悬崖上拉上来……

他温柔地抱着她,走进浴室……

他一次次将她带入快乐的高潮……

他安全的臂弯,他强势而霸道的维护……

心里好乱!

裴诗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转身潜入了水下。

她用力拉开车门,将已经昏迷的他从扭曲的车座上拉了出来。

在海水之中,他高大的身躯并不显得沉重,她很轻易地将他拉上了岸。

凌乱的碎发遮住了轮廓完美的眼睛,脸色略略有些苍白,这个男人,只有这般闭上了眼睛,才会让人感觉舒服一点。

裴诗雅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糟了,没呼吸了!

该死的,裴诗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又用力压了压胸腔,依旧没有任何反映,四周都是一片荒滩,半个人影都没有,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去吗?

愣了一回,裴诗雅跪在了沙滩上,深吸了一口气,抱住他的头,小嘴慢慢凑了过去。

一口,两口,三口……

裴诗雅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简单的人工呼吸。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他活过来。

“咳……”

他突然咳了一口水出来,喷了裴诗雅一脸,裴诗雅抹掉脸上的水珠,抱起了他的头摇晃着。

“活了,活了,你活过来了……”

一种强烈的快乐由心底涌起。

亚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这个笑得像一团百合花的女孩子,他的眼神微微一怔。

裴诗雅慢慢扶他坐了起来。

“你哪里受伤了?我去喊你,你等等,我叫人送你去医院……”

裴诗雅正准备离开,一条手臂紧紧地拉住了她。

“不要走!”

亚瑟的眼神又恢复往昔的霸道冷酷,虽然看上去十分虚弱,但手上的力道丝毫不减。

“不要报警,我可以走回去……”

“你,真的能行吗?”裴诗雅试探着问道。

亚瑟邪魅地瞟了她一眼,十分暧昧地说道:“要不要现在试一下?”

费了十秒钟,裴诗雅才明白他话里晦涩的含义,小脸立马跟淋了狗血一样,通红!

第8章  反复玩弄

沉睡古堡。

亚瑟的房间内,这是一间十分大气的卧室,非常简洁,黑与白为主色调,靠着里面的墙壁上悬着一把巨大的长剑,剑鞘上刻着复杂的花纹,经过岁月的长河显得特别古旧。

古龙水香味混和着淡淡的百合香味在空气之中流淌着。

亚瑟躺在床上养伤,连睡衣都不穿,就这样精赤着强壮的上半身。凌乱的碎发下面,是一双精锐的黑眸。

“殿下,车子已经打捞起来了,刹车是被人动了手脚……”

亚瑟眼里涌起一阵狂狷。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道浅绿色的身影站在了门口,她手里抱着一束刚刚采过来的百合花。

阿沙连忙阻止,“殿下,裴小姐非要过来……”

亚瑟的眸光落到了裴诗雅的脸上,对阿沙挥了挥手,“下去!”

裴诗雅对亚瑟露出一丝清纯的微笑,扬了扬手里的花,“鲜花有助于恢复健康……”

暗尘立即打断了她的话,“殿下不能……”

亚瑟用眼神阻止了他的话。

裴诗雅莫名地望了暗尘一眼,微笑道:“他不喜欢是吗?没关系,生病的人心情不好,自然是不喜欢,但是,慢慢习惯就好。”

裴诗雅兀自向着窗台走过去,转头冲暗尘莞尔一笑,“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只是插好花就走……”

暗尘用征询的目光看了亚瑟一眼,亚瑟眼中闪过一丝暗沉,低声道:“继续……”

“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二殿下那天过来这边了,似乎没有作案的时间。但是其他几位家族中的人,似乎都有可能,但又不能确定……”

“唔,好香的百合,你什么时候开始……”

史蒂文一袭轻逸的白衣飘了进来,像古典小说里面的仙侠,不食人间烟火。

他的目光淡淡地瞥到裴诗雅的脸上,声音嘎然而止。

“嘿,你这个家伙太黑了,我已经付不出医疗费用了,所以你不用来给我检查身体了……”

亚瑟邪笑道。

史蒂文轻哼了一声,“上次的款打得很及时嘛,这次就算是白送你一次的。反正你这些年给我支付的费用已经足够让我衣食无忧到老了,少收一次又不会死。”

裴诗雅不时回过头,望着史蒂文给亚瑟检查身体。

亚瑟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到是史蒂文十分担忧。

“肋骨又裂了,你想死是不是?再差一点刺穿了心脏,去医院吧,这里环境不好……”

裴诗雅震惊莫名,明明那天他还笑得一脸邪魅,明明他还说可以当场试试,她还以为他真的没事,因为一点血也没有流……

竟然是肋骨断裂了,那么远的距离,他是怎么撑着走过来的。

这个男人,真的不是人。

“不去,我命大,反正死不了!”亚瑟仍旧是无所谓。

“去吧!我陪你……”裴诗雅突然脱口而出。

说出话来,她自己也震惊,这个时候,她在凑什么热闹?

亚瑟幽幽地盯着她看了许久,,“你是不是想趁我昏迷逃走?”

裴诗雅内心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好感,在瞬间崩塌了,他到底把她想象成什么了。

也许是她傻了,她还天真以为,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

她忍住泪水,“当然要逃走,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的!”

裴诗雅转过身,匆匆往门外走去。

“站住!”亚瑟冷冷地喝了一会,裴诗雅的背影陡然站住了。

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给了她可以在房间里自由行走的权利,她竟然学会了跟他顶嘴。

“把你的花拿出去,它们让我觉得讨厌……”

戾气十足的声音,这其实也是亚瑟真实的想法。

他讨厌任何美的东西,他讨厌任何跟美感有关的东西,他的灵魂沉睡在地狱,他生来就是为了报复这个世界,并且毁灭……

裴诗雅忍着泪,在众目睽睽之下,耻辱地顺从他的意思,将百合花抱了出来。

随着身后的门,重重的关上,她委曲的泪大滴大滴地流了下来。

裴诗雅,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咳!”史蒂文回过神来,开始准备给亚瑟动手术。

“有必要跟一个小女孩生气吗?”

史蒂文深深了解,这不像亚瑟的性格,他虽然喜怒无常,但从来不会跟一个小女生较真。

亚瑟闭上了眼睛,任由史蒂文给他消毒。

“要上麻药了,你作好心理准备……”

亚瑟倏地睁开漆黑的眼眸,眼里涌动着一股涙气,“不要麻药,直接上刀子……”

血腥味慢慢弥漫开来,史蒂文早就习以为常,倒是床上的这个大男人,脸色苍白得吓人,但目光依旧犀利,疼痛让他的思维异常清晰……

“亚瑟,你这个血统不纯的狗杂种……”

贵族幼儿园里,一群衣着光鲜的小朋友,对着一道孤怜怜的身影扔石头。

“妓女生的下贱货……”

小小的亚瑟将拳头握得紧紧的,不顾一切地冲进了人群里,那一个个比他高大的孩子们吓得四散乱跳。亚瑟就像一条疯狼,见人就扑,见人就咬,那一次,他深深地体会到了只有用残忍才能赢得世人的尊贵。

“亚瑟,你疯了吗?你血管里流淌的是狼的血液吗?”那个肥大的白影趾气昂冲着他大吼大嚷。

很快,他因为伤害同学而被驱逐出了幼稚园的大门。

做完手术,史蒂文脱下了橡皮手套,收拾东西。

床上亚瑟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映。

“殿下有没有事?”

暗尘试探着问道,史蒂文冷冷垂眸,“是熟睡,不是昏迷。最好不要打扰他……”

“是!”

走廊的尽头,浅绿色的身影显得格外醒目,怀里的百合花显得苍白。

“他好些了吗?”

裴诗雅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有一些淡淡的牵挂。

史蒂文垂眸,表情冷漠。

“你如果真的想离开的话,就不要这么关注他,喜欢他的代价是你付不起的。”

但凡是跟他扯上了任何关系的女人,似乎都没有好下场,史蒂文眼中忧郁一片。

裴诗雅怔了怔,急忙说道:“不,我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他!”

看着史蒂文的身影往楼下走,她急急追上去,“有没有办法能让我离开?”

史蒂文用一种疏离而奇怪的眼神瞟了她一眼,“你要是真的想离开的话,早就离开了!”

裴诗雅微微一呆,是啊,上次就有机会!

这个史蒂文好可怕,竟然一眼就洞穿了。

我会喜欢上亚瑟?

开什么玩笑,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恶魔,谁喜欢上他谁倒霉!

三天后的夜里。

“起来……”

裴诗雅在睡梦中,感觉被子被人掀了起来,露出来的肌肤触到冰冷的空气,好凉……

黑暗中,那高大的身影向她逼来。

下意识地想要逃走。

“你这个恶魔,你想干什么……”

裴诗雅缩到了墙角,玻璃窗外,月光朦胧地照了进来,亚瑟的脸上涌起一团黑暗的光芒。

“走,你不是一直想要逃走吗?现在就给我马上走……”

裴诗雅怀疑自己的耳朵聋了,他这是疯了还病了?

不过,机会还是难得,她慌乱地摸索自己的裙子,匆匆往身上套,然后趿着拖鞋噔噔往外跑。

几乎是一口气跑下了楼梯。

广场上的黑暗中,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约翰森。

“想走吗?”

“嗯,我要离开这里……”

“哈哈,我就知道了,像亚瑟这样的男人,是没有女人会喜欢他的。 被我说中了吧!亚瑟你这个蠢货……”约翰森不怀好意地大笑。

裴诗雅呆了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他跟别人打了赌吗?

让她喜欢上他,开什么玩笑,才不要喜欢这种恶魔!

裴诗雅傻傻地跑到大门口,拼命拍打着大铁门,“放我出去!”

安保人员毫不理会,仿佛没有看到一样。

裴诗雅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被亚瑟给耍了,她十分生气地折回身子,又往房间里冲去。

此时,客厅的灯十分刺眼地亮着。

亚瑟正端坐在客厅里,一手握着马爹利的瓶子,另一支手臂搁在长沙发的扶手。

用一种阴暗的眼神盯着她。

裴诗雅心里有些发毛,鼓起勇气冲了上去,“你说话不算数,明明答应让我走的!”

亚瑟唇角勾唇,“不想做我的女人吗?”

这是什么意思?由女奴升级了吗?

“不要,我不要做你的女人,我要回家,你放了我……”

“这是你的家吗?”

亚瑟手里掏出一叠照片,扔到了桌面上。

裴诗雅带着疑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捡过那些散落的照片。

一间低矮破旧的四合院,一个身着简陋的女人在指手划脚,在她身边,是一个面容苍老的男人。另外一个年幼的女孩正趴在简陋的桌面上写写划划的……

这是一个贫穷而落后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似乎正是她的家。

裴诗雅脸红了,更是震惊了。

“你,你在背后调查我?”

亚瑟邪魅地勾唇,“开个价……”

裴诗雅小脸发烧发烫,“你想干什么?”

亚瑟放下酒瓶,“少给我装了,要不是看你是个雏,你早没有资格坐在我面前了。”

“冷傲天,你太过份了,竟然拿钱来污辱我……”

“对,就是用钱来污辱你。不,这不叫污辱,叫做交易!一个偷渡到爱尔兰来的花店女工,除了肉体还可以卖一些钱,再无半点价值了。噢,对了,之前你已经卖过一次了。不过考虑到那时候因为被骗了,所以不算数。这一次,是我跟你的契约,怎么样?”

裴诗雅咬紧牙关,强忍住流泪的冲动,慢慢后退。

亚瑟潇洒地理了理西装,“十万英磅……”

裴诗雅拼命摇头,她以为,她曾经以为他们之间也许有点别的情愫。

“一百万英磅……”亚瑟悠闲地开价,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她。

第9章  屈辱的沦陷

“我算过了,一百万英磅,可以让你父亲到美国最好的医院,换一个新的肾,从此摆脱肾癌的烦恼,而且呢,还可以让你上高中的妹妹,去巴黎最有名的美术学院进修……唔,这个姐姐是不是太优秀了呢!这笔钱,是你打工十辈子也赚不来的。”

亚瑟恶意地笑着,像魔鬼的诱惑。

“像你这种女人,没有学历也没有特长,连英文都讲不清楚。不出一年,如果没有被移民局谴返的话,也会在这座城市里沦为娼妓。而且我很遗撼的告诉你,以你这种身材,可能十英磅一次也没有人愿意上,所以,你的下场你自己都可以预见得到……”

亚瑟的话非常恶毒刻保

将裴诗雅的自尊完全践踏在了脚下。

裴诗雅气血一直上涌,慢慢从颈脖淹没了整个脸颊。

“那么,我告诉你,我宁可一英磅一次被别人上,也不愿意被你上……”

气愤的裴诗雅第一次为了自己的尊严,与亚瑟对抗。

亚瑟优雅地扬起了手掌,“那好,现在沉睡古堡的自由之门,已经为你打开,裴小姐,你现在是自由的了!不过机会向来只有一次,既然你不知道把握,那么请便……”

亚瑟说完,轻轻拍了一下手掌。

顿时,有十来个美艳性感的女人,从侧面的房间走了出来,向着亚瑟围了上去。

她们或高或矮,无一不野性十足,妖娆无比。

裴诗雅只是随意地瞟了几眼。都是时尚杂志上的熟脸。

好难过,裴诗雅猛然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我的下场真的是那样吗?

可恶,可耻,该死的臭男人,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居然还用这种话来污辱她。

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约翰森回到了客厅,嘲笑着亚瑟,“怎么样,我说对了吧!长得跟她一模一样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不喜欢你!”

约翰森学着裴诗雅的声音说道:“我宁可一英磅一次被别人上,也不愿意被你上……”

一边故意挤眉弄眼,嘲笑亚瑟。

亚瑟眼里涌过一阵黑暗,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十……九……八……”

他慢慢数着数,约翰森不解地望着他,许久,冷笑道:“亚瑟,你数到一千也没有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会真正的喜欢上你……”

突然,他的声音嘎然而止,裴诗雅的身影停在了大门口。

咬了咬牙,上前冷冷道:“成交……不过,有效期只有一年!”

虽然这个决定很艰难,但是她必须要这么做。

亚瑟抬起骄傲的眸子望向约翰森,“滚到老爷子身边去,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来干涉我的私生活……”

约翰森冷冷哼了一声,“亚瑟,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气急败坏地离去。

大厅里总算恢复了宁静。

裴诗雅咬住下唇,“说好了,只是为了钱,你可不要后悔。”

在那厚厚的一叠文件上签完字,裴诗雅有一种想反悔的冲动。

为什么,又一次把自己给卖了?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自己的意愿。握着那张滚烫的支票,她觉得心好疼好疼。

原来自己也是一件货物。

亚瑟心里突然很不爽,难道在她的心中,他抵不过那百万英磅,手里的雪茄碎成了渣渣。

亚瑟阴着脸,眸中闪过残酷。

“那么从现在起,过来取悦我,要像个妓女一样把屁股翘得高高的,把胸脯挺起来,把我弄得高兴为止!”

裴诗雅惊呆了,怎么会这样?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

“过来……要我怎么教你吗?”亚瑟邪魅地笑着,望着她手里的支票。

“这支票还没有兑现,我随时可以收回。要知道,肯出高价买你的人,就只有我了!”

亚瑟眼神是扭曲的兴奋,他伸开长长的手臂,将长腿搁在了茶几上。

女人,你竟然还想着逃走!

这世上的女人都犯贱么?是不是要好好虐待你们,才懂得知足?

裴诗雅颤抖的眼泪不停地滑落,要她用身体去讨好一个男人,她做不到……

“脱掉……”

他的大手不耐烦地扯松了她的裙带,红宝石瞬间弹落到了地板,价值几万英磅的裙子,在他手里不过是块碍事的布片。

裴诗雅双手不停地颤抖,握在裙子的拉链上,一点点慢慢的下滑。

亚瑟似乎十分欣赏这种场景,满足地勾起唇。

看着削瘦白晰的肩膀慢慢滑落出来,他内心的激情又重新被点燃了。

寂静的室内,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被无限放大。

亚瑟的眸子慢慢泛着暧昧的红光,像一头饥饿的狼……

“宝贝,要扭动一下你的屁股……头发松散开来,裙子再往下拉一点……”

裴诗雅觉得自己一点一点在沉沦,手中那巨额的支票仿佛变得无比烫手。

“唔,这样才对嘛!很羞涩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不需要装……其实你也很想的是不是?让我来看看……”

他的大手狂野地扯落了最后一片阻挡。

“这里的肌肤是如此的诱人……啵……很香很香……”

这丫头,身体真的让人无法控制。

明明打算让她挑逗自己的,没有想到,只是脱掉了裙子之后,他便无法控制了。

“过来,坐到我的腿上来……”

“不要,我不要……”

亚瑟抽过她手里的支票,插在自己的腿间,“想要就过来拿走……”

目光邪恶而又充满了残酷,裴诗雅抱着胸慢慢靠过去,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在一点一点地死去。

她慢吞吞地挪了过去,伸手向那张支票。

他故意挪了挪,让她的小手停在了他的裤腰带上面。

“解开它,告诉我,你是喜欢它的……”

裴诗雅颤抖的双手慢慢摸了上去,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羞涩加上耻辱,她不敢看。

“睁开眼睛……看着我!”

亚瑟霸道地命令着,他开始有些性急了,那种肿胀不堪的感觉让他无法承受,仿佛要随时爆炸一样。

裴诗雅的小脸通红一片,红润的樱唇微微张着,大口大口地喘息。

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亚瑟已经恶作剧一般的褪去了身上的束缚,那巨大的狰狞,高昂着头,与她直面相对。

裴诗雅惊呆了,她从来没有想到,它会有这么大,差不多快赶上她的小手臂了。

通红而狰狞,充满了邪恶的yu望……

那撕裂的疼痛还记忆犹新,不要,不要!

“不要……”裴诗雅像见了鬼一样的惊叫着,吓得夺路而逃。

亚瑟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拖了过来,用力将她压在了沙发上面。

裴诗雅十分抗拒地抱紧了身体,不愿意被他侵犯……

毫无前奏地,他狠狠地戳了进去。

“碍…”

好痛!裴诗雅蜷缩着身体,再一次感受了被撕裂的痛苦。

这声音却让亚瑟异常兴奋。他用力地拍打着她结实的翘起。像个得胜归来的骑士一般,狂烈的冲击和咆哮着。

“喊出来!像妓女那样浪叫……这里,翘高一点!”

裴诗雅十指深深地抠入了沙发之中,好痛!

一百万换来的身心撕裂……

暴风雨之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亚瑟扔了一部手机给她,“你可以打电话给家人,也可以离开这座古堡,不过,最好要搞清楚状况,你现在卖身为奴,要知道自己的本份,懂了吗?”

“暗尘……”暗尘的身影及时地出现,不该看的东西他从来不看。

“去安排一下,这一百万英磅按照她的意愿去分配……”

“是!”

薄薄的毯子下面,裴诗雅身体微微颤抖着,她的心里在流血……

浴室里,她将水龙头开到最大,拼命地冲洗着身上的耻辱痕迹。

半个小时之后,她拔通了家里的电话。

“姐姐,你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有给我们打电话?你在爱尔兰那边还好吗?我马上要参加高考了,你知道现在国内这些大学都不好。听说爱尔兰也有不错的美术学院,你有没有打听到?”

电话那端传来妹妹裴诗琪焦急的声音。

裴诗雅心里那堵塞的感觉这才好了一些,听到亲人的声音,心里的伤在慢慢平抚。

“小琪,我很好!爱尔兰这边虽然不错,但是……”

裴诗琪搅起了小嘴,十分不悦地打断了姐姐的话,“姐姐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出国深造?我都告诉同学们了,我姐姐在爱尔兰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同学们都非常羡慕,要是姐姐不答应的话,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电话那端还夹杂着继母喋喋不休的报怨,“让她快寄点钱过来,水电费又涨价了,食品药品都涨价了,你爸上个月看病借的三千块还没有还给人家。再不寄钱回来,高利贷就要上门砍人了!”

裴诗琪不耐烦地嘀咕了一声,“妈妈,你真俗!”

拿起电话跑到了外面,继续刚才的话题,“姐姐,不要听妈妈的,她成天就知道抱怨。”

裴诗雅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她似乎闻到了家的味道,很温馨。

“小琪,姐姐没有说不让你出国。只是不想你来爱尔兰。姐姐想了想,既然你这么喜欢画画,那一定就要上最好的美术学院,我觉得巴黎美院不错,你想不想去?”

电话那端传来了裴诗琪兴奋的尖叫声,“想,想,想的,姐姐,你好棒,我爱死你了,我姐姐是世界上最棒的姐姐!”

听到妹妹满足的声音,裴诗雅心中涌起了深深的甜蜜,原来这一切真的是值得的。

“对了,小琪,爸爸身体怎么样?”

“爸爸……爸爸!”电话那端传来裴诗琪撕心裂肺的呼喊。

“怎么啦,小琪!”

“爸爸晕倒了,姐姐……”

裴诗琪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花开人不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花开人不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