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嫡女谋略:将军你弱爆了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2:58:17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嫡女谋略:将军你弱爆了
《 嫡女谋略:将军你弱爆了 》

他好奇地走上前,看到一个淑贤清秀的佳人儿在那里摆弄琴弦,生的极美,身上还有种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气质。原文1885888.com

她身边围着的一群小丫鬟,七嘴八舌的,大概是说一些心灵手巧之类的赞不绝口的话。

李洛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大概是众人在准备将军大婚的时候,发现东厢房的那个琴坏了。这个佳人儿路过的时候听他们在讨论,就小心翼翼地问她们她能不能帮忙看一下?

结果发现她倒真的是给修好了,试了一段,好听的紧。

邹七在离着人群不远处的地方,指挥底下的仆人搬运着大婚时要用的物件。

看到那一群小丫鬟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走过来看到黎兮被围在中间,以为小丫头们欺负她呢。

“怎么回事?不用做事了呀,你们围在这!”从房间里出来的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看着她们偷懒骂道。网站http://www.1885888.com/

尽管还是丫鬟的打扮,不过看她身上的衣服布料,发髻上的饰品应该是很有身份的。

“丁香姐姐,你看这个姑娘把那把琴给修好了诶。”一个小丫鬟跑过去拉她过来看。

邹七看到丁香有些想躲开,他很不喜欢这个女子。

依仗着从小陪在将军身边长大,地位有些不同,做事情从来都是颐指气使不说,一个丫鬟对将军怀着别样的心思。也只有将军为人迟钝,不知道她的想法,府中上下谁人不知道她付攀龙凤之心。

丁香看了一眼黎兮,比她貌美,比她有才情的女子,她都唯恐将军会看上了别人。版权http://www.1885888.com/

“听说这就是抱着将军哭着不肯离开,将军府的那位姑娘?”丁香讽刺的笑着。

黎兮不敢多事,她在这府中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都会行将就错。

这个被称作丁香姐姐的人,一看就是个管事的,而且言语之间对她很不待见,还是不要得罪他为好。

黎兮微微施了礼,就起身离开。

黎兮离开之后,那群小丫鬟还在讨论,刚才的那个姑娘是怎样的有才情。

“可不是嘛,温温柔柔的长的又好。”

“难道是将军带进府的以后要做将军的二夫人的?”

“都瞎议论什么呢,不用做活了呀!”丁香听到别人把一个其她女子和将军扯到一起,自然不悦。说明1885888.com

“像她这样的女子,一看就是个狐狸精。”丁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意识的想让她听到。

李洛还在看一群女人在一起时的戏码,他常年在军营,也只有来将军府的时候才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出戏。

所以他甚至又换了一个站姿,继续看下去,全然忘了自己来的真实目的,这也就是将军当初为什么不带他进府,要把他留在军营的原因。

邹七听了丁香的话很是气愤。

“你什么意思啊,谁是狐狸精?那种女人怎么了?人家得罪你了吗?”

本来邹七只是想帮黎兮说句公道话,自从他认识黎兮,就觉得这姑娘是真心待将军好的。

只要是真心对待将军呢,无论她什么出身,邹七都不会看不起。188新闻网

情急之下就说出了她是那种女人之事,刚想改口,却被丁香抓个正着。

“哟,我说怎么这般多才多艺呢?人家是依靠这个吃饭的呢。”语气中都是冷嘲热讽。

周围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眼神中风起云涌,互相试探着一丝,这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呀,赶紧找个角落好好聊聊。

纷纷作鸟兽散,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找个没有人的角落在那七嘴八舌添油加醋的,在一起乱说一气。

丁香得知那姑娘不过是个出身卑贱的女子,心中不屑,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不过这种出身的女子一般都想攀个高枝,企图改变自己的出身。说明http://www.1885888.com/自以为缠上将军,自己身价便不相同了。

未来的将军夫人是奉旨嫁入将军府的。她丁香人微言轻也有自知之明,自然不敢同未来的将军夫人争宠。

只是这个烟花巷柳出身的卑贱女子,居然不自量力也试图去想嫁给将军。

丁香心里有了主意,看着黎兮离开的方向,心中暗想,要教训一下她。

邹七看到一边还在傻乐的李洛,“你傻笑什么呢,来后院做什么?”

“哎哎哎,我说偏将军,这将军府的后院都是这么有趣吗?”李洛他是觉得,远远看着是很有趣,只要没他什么事儿。

“你就是看热闹,不嫌弃事大。军中这么闲吗?让你出来四处溜达。”邹七看到这种单纯的在军中长大的汉子,不由得发觉,傻人果然有傻福呀,只希望他以后成家立业都遇到这么有趣的事。

“我是来办正事的,哪里闲了?”说着,李洛便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邹七做事雷厉风行,也不怠慢,连忙去处理了。

再说黎兮,今日本就想出门看看这府里的环境人际,遗憾的是府里的人太过忙了,她孤零零的在那里晃来晃去,显然就是一个局外人。

开始都这样呢,以后的日子也不知道会怎样?一想到这样泄气的话,突然就想到她是有目的的,再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噔~噔~

一阵敲门的声音传来,她在府里并不认识其他人,刚刚还见过邹七,难道是楼君卿?

黎兮紧张的攥着手指,却不敢怠慢连忙去开门。

来人并不是将军,是才不久见到的那个被称作丁香的姑娘。

现在将军府中自然少得罪人为妙,她陪着笑脸请丁香进房间。

丁香根本不推辞,大步的走进了房间,进去之后并不说自己的来意,只是四处打量着房间。不是说是将军带进府的人吗?看来将军待她也不怎么样嘛。

“不知丁香姐姐前来有何指教?”黎兮试探的询问。

“别,您可别叫我丁香姐姐,担待不起。姑娘,您可是将军的贵人。”丁香打量着房间的陈设,一个眼神都不给黎兮,又一边语气很酸的说道。

黎兮心里了然,这是一个听到什么传闻之后,过来作难自己的。

《 嫡女谋略:将军你弱爆了 》

“丁香姐姐说笑了,黎兮并不敢对将军有什么过分的想法。”

“你能这样想最好,自己什么身份自己要注意。以你的出身,将军能把你留在将军府已经是对你的厚待了。”

“不要想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儿。你也配吗?”丁香轻蔑的说道。

黎兮指尖泛白,紧咬着下唇,她害怕自己会说出什么顶撞的话来,又怕自己不争气,还没开口眼泪就掉下来。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不要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将军吃你那套,我可不吃那套。”

丁香说完,径直的走出房间。就在她走出房间很远处的时候,黎兮还可以清晰的听到她满是恶意的嘲笑声。

黎兮看她走远之后,才像是没了力气一般的跌坐在床上。

一个小小的将军府的丫鬟都敢这般嘲讽与她,呵!不是吗?她不就是个教乐坊的风尘女子?但凡正经人家的哪个不是看她不起,语气轻视的骂她狐媚男人?

这所有的屈辱都是楼君卿给的,她要一笔一笔的记在心里。如果不是他,自己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同这京城之中绝大多数的女子一般,花一样的年纪,寻一个自己的夫婿。相夫教子,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从她十二岁那年开始她就知道,这一生她注定了常人最可得最容易的东西,她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得不到了。

她好恨,每一次她受到这样的屈辱,在心中就更恨上他楼君卿几分。

若是他日报的了仇,这样的日子她不想再多活一日。在泥泞中挣扎,却不得不活下去,是怎样的痛苦。

丁香过来羞辱她只是一个开始,一连几日借口府中人手不足,让她过去帮忙准备大婚事宜,黎兮若是稍有怠慢,就免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初次见她时对她颇有好感的那些小丫鬟们,在得知她的身份之后,无不远离她。一来不想得罪了府中掌事的丁香姐姐,二来谁愿意跟那种出身的女子走的太近?

无论黎兮做事情怎样勤奋,任劳任怨,丁香就是横竖看她不顺眼。

一开始丁香还有所顾虑,怕将军对这个黎兮有所不同。这几日下来之后根本就没有人管她,好像将军甚至都忘了将军府有这个人的存在。于是更加的变本加厉,什么脏活重活都推给她做。黎兮不敢说半分怨言,只要能留下来,她必须要留下。

一连几日都是这样,后院的那些小丫鬟都有些看不过眼,想帮她的时候被丁香看到,冷嘲热讽几句,说难道帮她的人也想跟着她去学一些狐媚男人的伎俩吗?

有一日,黎兮得了任务去洗衣房洗一些陈了几年的衣服。原因不过是大婚的事宜快准备完了,基本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丁香有意为难她,就让她去洗衣服,或者去厨房帮忙。总之什么脏活累活都是给她做。

黎兮大半天洗完衣服,准备起身晾衣服的时候。丁香在她旁边,暗中绊了她一脚。

她直接摔倒在洗衣盆的旁边,里面泼出的水将黎兮浑身上下湿了个透,胳膊也被磕得青紫,她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还是咬了咬牙,没敢哭出来。

她知道她这种人不会有人心疼,不能哭,哭也没用,咬了咬牙站起身来,将衣服一一晾好后才回房间换衣服。

尽管如今才是入秋的天气,但浑身湿透之后还是一阵凉意。她自小也没做过什么太重的活,一连几日的劳累再加上那一身的冷水,当夜就发起了高热。

迷迷糊糊的,额头很烫,她强迫自己赶紧睡下,睡着了也许就好了。只是烧的太严重,恍惚之中,却还清醒地感觉到自己全无睡意。

她就这样头脑昏沉,却又怎么都睡不着,就睁着眼睛,一直熬到了天快亮才入睡。

那夜晚漫长的让人害怕,明明头脑昏沉,脑海中的想法却清晰的很。想到往事种种又想到当下的生活,唯一能让她坚持活下去的,就是报仇。

夜真的好漫长。

将军府中,因为婚期渐近了,府中的人不敢怠慢,没事也找着事要做。快到中午的时候,丁香在府中转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黎兮的身影。

她走到西苑的厢房之中,就开门看到黎兮居然还在床上睡着。一把上前掀开她的被褥,“都什么时辰了,你还在偷懒。外面都忙的热火朝天了,就您金贵是不是?”

黎兮头脑迟钝的醒了过来,染了风寒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柔弱了许多。她今日真的是浑身使不上力气,加之一夜失眠,整个人都苍白的像张纸。

“丁香姐姐,我今日身体真的不适,能不能休息一日?”黎兮有些哀求,再这样下去,她会活不下去的。

丁香根本不搭理她这样的请求,“怎么?除了狐媚男人,这点体力活都做不来?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黎兮苦苦支撑着过去做事,外面阳光倒是明媚的很。她一身冷汗,说不出的难受。

楼君卿在书房中坐累啦,看到今日天气不错,想出来散散步。邹七就同他一边散步,一边交代一下军中开销的事。

“将军即将大婚,过几日营中大小事宜是交给李副将吗?”邹七询问。

“不用,我会亲自负责。”

“可是……”邹七还想说什么时,就看到将军的心根本就不在自己这儿,顺着将军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黎兮和几个丫鬟在那里搬重物。

黎兮一脸苍白,好像风一吹就只怕要昏过去一般。

“将军,看起来黎姑娘应该病了,您要不要……”邹七好像看出来将军的心思。

楼君卿看着四下里来来往往的人,“营中的事就按照之前说的办,还有其它事情的话,再向我禀报。”说完转身就走开了。

黎兮远远的也看到了他,本来应该很恨他,或许是因为现在病的有点严重吧,看到他时竟然心中只有一种无力感。

“怎么了?要不你再求求丁香姐让你休息一下吧。”和黎兮一起干活的小丫鬟,实在有些心疼她。

“我没事,我们先把活做完吧。”黎兮摇摇头,她还能坚持。不过今日这出有心让楼君卿看到她这副惨状的戏码,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 嫡女谋略:将军你弱爆了 》

黎兮拖着病中又劳累一天的身子回到房间,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才感觉自己真的活着。

本以为心早就痛的麻木了,沐浴之后躲进被子中发觉,仅有的一丝温暖已经让她感动的想落泪。

她累的很,闭上眼就睡着了。睡梦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黎兮心里嘲笑自己连睡着都这样受惊的如兔子一般没有安全感。

入了秋房间还是有些冷的,只是黎兮不想再麻烦穿衣服,只身着中衣就起身去开门,这漫漫黑夜,门外迎来的不知道是什么。

黎兮也无所谓了,最多是那个丁香心情不错这个点叫她起来做事。她打开门,却看到一脸倦意的楼君卿拿着食盒过来。

“将军,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黎兮有些惊讶。

楼君卿将食盒递到她手上,回身仔细的关上门,又顺势接过食盒。

全程黎兮都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你不冷吗?回床上躺着去。”楼君卿看着呆呆站在那里的黎兮,出声提醒。

黎兮闻言,下意识的回到床上,她头还是晕的很,这是自己的仇人呀,可为什么在这漫长无助的黑夜里看到他,竟觉得有点暖。

不,这是仇人!

楼君卿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后一一拿出一碗汤药、粥和一些糕点、蜜饯。

“来,先把药喝了。”

黎兮看着他的表情,灯火恍惚之中看着,似乎比平日里要柔和许多。她不敢怠慢,接过药碗,很烫,药应该是才熬出来的。

放在小时候她是不会喝这么苦的药的,那时候娘亲总是放着蜜饯哄她喝。

黎兮看着苦涩的药,发呆了片刻,想到现在的处境,咬了咬牙,仰头灌了下去。药还是很苦,装是装不来的,她皱着眉头,强忍着苦意向楼君卿道了谢。

“多谢将军关心,黎兮已经无事了。将军要不要早些回去休息?”楼君卿看着她,面无表情。远远的看着他,你根本无从得知他的想法。

良久,大概久到以为他不会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突然说了一句,“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有什么用?”

黎兮觉得有些委屈,但是他说的对,自己就是没用。不然怎么总是要待在杀父仇人的跟前,还要依靠着他才能活下去。

只是眼下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低着头,故作委屈。

“我真没事的,丁香姐姐说府里好忙,我只想能帮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黎兮半坐在床前,有些言语苍白的解释说。

“明个儿你就在房间里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的话直接找邹七。”楼君卿一边说一边扶她躺好,将被子帮她盖掖好。

“可是……”黎兮好想辩白一点什么,她不想让丁香觉得她一无是处,只会狐媚男人。

“我既然答应你留下来,并不是想让你死在这里。”未等她说完,楼君卿便打断了她,末了,又说了句,“天色不早了,好好休息,军中还有事需要处理,我就先回去了。”

将军府中的丫鬟们住在北院,离黎兮住着的西厢房不是很远,丁香忙完回来,看到这么晚的天了,黎兮的房间还亮着灯。

她暗想这狐媚女人,白日里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大晚上的还不休息,肯定是装的。她也是闲来无事,便过去悄悄的看看黎兮在做什么,好巧不巧的她刚走过回廊,就看到楼君卿拿着食盒从黎兮房间出来。

将军居然拿着食盒这个点从黎兮房间出来不说,还仔细的替她掩好门?丁香连忙躲在一边,这个黎兮果然是个祸水,心里不觉怒火中烧,本来一天的好心情!自己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来看她在做什么?

丁香心里醋意横生,这个黎兮果然有手段。她看到将军走远之后,才带着满心怒火回去.她绝对不会让这个贱人抢走将军的,丁香脑海里思考着无数置她于死地的方式。

黎兮并不知道外面的一切,喝了药之后浑身觉得舒服了许多。她本来要下床送送楼君卿的,却被楼君卿拒绝了,只说让她好好休息。

他走之后,黎兮还是下了床,房门不拴上,她总觉得睡得不安稳。漆黑漫长的夜晚,她不知道会迎来什么,未知的恐惧总是让人心生畏惧。

十二岁那年的黎兮已经经受太多,她就在那样的恐慌和受人轻视中挨过来。

黎兮躺在床上,看了眼桌上的药碗和糕点,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日一早,邹七因为军营中的事情去找楼君卿。像往常一样二人说完事情之后,邹七转身准备出门去把将军交代的事情一一处理了,还没有走,就被将军叫了下来。

“之前交代你暗中照看一下黎兮,你好像没放在心上啊?”

将军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这句话,邹七恍然大悟,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他确以为将军只是一时兴起说说而已,也没有将这件事特别的放在心上。

“这几日忙得有点急,好像这件事确实没有……”邹七恍然承认到,那日看到将军看着黎兮一身病痛的在那干活也没有太过关注,以为将军说了关照一下只是随口一说。

“其他不用说啦,以后你暗中照应一下她。府里近来有些风气不是很好,有些人还是要多多敲打一下。”

邹七连忙称是,看来将军对她还是很用心的,别有不同。

既然将军又一次说到要暗中多多关照他,邹七自然是放在心上了,他将手头的事情连忙处理了,之后就去看一下她现在的处境。

上一次看到她被丁香为难,自己也是出言帮了她的。本以为就是一件随意碰巧的小事,没想到丁香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于她。

邹七过去的时候,黎兮本来还在房间休息,那个丁香又是到了她房间,一阵冷嘲热讽的叫她出去干活。

丁香看到邹七过来的时候,有些不悦,皱着眉头说他那么忙的人,怎么也有空来到这边偏僻的地方。

邹七也不和她直接冲突,只是说自己有事需要黎兮马上过去帮忙,这些日子其他的活就不要安排她了。

嫡女谋略:将军你弱爆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谋略】 或 【将军你弱爆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