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重生之祸国妖妃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2:56:28   来源:网络

小说:重生之祸国妖妃

第一章 赐死

“陛下有旨,皇后叶袅袅无德,祸乱六宫,毒害皇嗣,念其常年辛劳,免其凌迟之刑,废其皇后之位,特赐御酒一杯,钦此。来自1885888.com

长年陪伴在皇帝身边的高公公用冷眼打量了这个依旧是年轻貌美却面色如常的皇后一眼,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别的心绪。

这个叶皇后当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却是终究是难以逃脱皇宫里最残忍之事。

膝下无子,皇恩难得,年华老去,终究是红颜薄命,十年一载,枯骨一瞬。

但是,高公公也有些不明白,为何这么个美人儿,这么多年来,陛下竟然是不假辞色,就是一个眸子都不曾多落在皇后娘娘的身上。

按理来说,陛下不是那种不懂得怜香惜玉,爱江山胜过爱美人儿的官家啊。

就是说那个最近得宠,也是让皇后娘娘得到这道圣旨的徐贵妃,虽说模样生也是好看,玲珑有致,但他左瞧右瞧,还是觉得没有皇后娘娘身上这种大家之气让人看了舒服。

毕竟那个徐贵妃虽说再怎么得宠,但也只是别人送来的一个戏子,除了身段匀称,体格风骚,还有了些小手段,别的,他还真的没觉得能够同皇后娘娘比得上的。188新闻网

但是啊,这世事就是这么无常,这人,前一息还是天子贵人,下一息也有可能是阶下囚了,更何况只是一个于他无关的女子呢,他可管不得那么多。

可惜可悲是一回事,但这事情,即是陛下交代给了自个儿,还是必须给办好了不是?

更何况,处置了她,他也不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的。

想到这儿,高公公又压了压嗓子,目光瞬间阴沉了下来,抬高了手里明黄色的圣旨,“叶氏,接旨罢。”

若是被陛下晓得自个儿办事不利,他可还真的不要活了。

久久的沉默,高公公不由有些不耐烦了,朝身边的两个人使了一个眼神。

在那两人就要走上前去之时,那跪着仍旧是端华贵气的女子突然猛地抬了头颅,冷冷地笑了一声。

“高公公,在本宫还没有接这道圣旨之前,本宫便还是皇后,你又有何资格在本宫面前大呼小叫?”

就算真的下一刻就是死,她叶袅袅又岂是能够让这等阉人来吆五喝六的?!

莫非当真以为她不晓得自个儿落得这般田地,有了这个高公公一半的功劳?

高公公明显被这突然发难的皇后弄得愣了一下,脸色马上变得有些难看,尖细了嗓子道:“哼!你倒是还给你自己长脸,也不看看是什么德行,本公公就是说你又如何?本公公还……”

说着,仿若气不过一般,一撩袍子,顿时一脚踹了过去。原文http://www.1885888.com/

眼见着那来势汹汹的一脚就要轮到叶袅袅的身上,说时迟,那时快,被跪在其身后的一个宫女猛地扑了上去,挡在前头。

“噗——”

顿时一大口鲜血从女子的口里喷出来,点点殷红,如同破碎了的杜鹃啼血。

“瑞珠!”叶袅袅一惊,看着那倒在了自个儿面前的人不由睁大了眼。

方才那一脚,可真是实打实的踹在了心窝子上,现下还能够感到心疼,捂住自己的胸口,瑞珠又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皇后娘娘,瑞珠先走一步了,你,咳咳……”说不上两句话,瑞珠又是猛地一阵咳嗽,胸口里的碎末随着鲜血吐了出来。

凄凄地看了叶袅袅一眼,瑞珠竟是嗤嗤一笑,转头看着那目瞪口呆的人,眼里满是狠意。

高公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个儿的这一脚,竟是踹到了这个宫女的身上。网站1885888.com

这个宫女他可是认得的,就是皇后娘娘身边那掌事的大宫女,也是从叶府跟着皇后一起陪嫁过来的丫头。

倒也真的是个忠心护主的人,但是,还敢用这般眼神看着他,真的死有余辜!

哼了一声,高公公便扭过了头,原本若是这一脚落在皇后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重,横竖是这个丫头自个儿冲过来的不是?

死了自然也怪不得他。

“高公公,你莫非忘了当初是谁打碎了灯盏,又是谁同你求情的?早晓得你是这种白眼狼之流,皇后娘娘当初就不该大发慈悲!”瞪着居高临下看着自个儿的太监,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说完,瑞珠朝身后的叶淼淼看了一眼。

小姐,若是有下辈子,奴婢再来伺候你,若是没有,奴婢在黄泉路上等你……

“高公公,本宫有最后一个请求,不知公公可否答应?若是公公答应,这殿里的任何物什儿,公公看得上的,都可以拿走。”看了倒在地上的瑞珠一眼,叶袅袅绝美的脸上不由多了一丝别的情绪。

心意一动,高公公扫了眼,这凤仪宫里头的东西可真是好,但也要他有命来享用啊。

可不晓得这个皇后娘娘要说什么,横竖她死了,自个儿拿一些也没人晓得不是?

下巴抬了抬,卡着嗓子道:“杂家可不敢耽搁了皇后娘娘您上路的时辰,还是请皇后娘娘快些吧,莫要再耽搁了,不会有人过来救您的。版权http://www.1885888.com/

看着身前的玉杯,没有悲戚,竟是有了一丝笑容,她一辈子在这儿恭恭敬敬,却是到了最后,连一个念想都没有了……

“陛下他,在徐贵妃那儿罢?”虽是疑问,却是笃定异常。

眼里闪过一缕深色,高公公讥讽地笑了笑,“这是自然,皇后娘娘都害得徐贵妃小产了,陛下能够不陪着她吗?”

第二章 真相

“陛下,呜呜,臣妾这儿还好痛啊。”宽大的床上,一个只穿着里衣的女子躺着,伸手覆盖在自己的小腹上。

一双大眼睛红通通的,里头的泪水欲滴不滴,煞是惹人怜爱。

好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看得世间的男子,皆是心里一软。

“怎么了?爱妃,还不舒服吗?”伸手抚上女子的小腹处,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完颜傲满脸的心疼。

这可是他的第一个皇子,就这般没了,怎么能够不让他心疼,不让他震怒!

抽泣了几声,女子想要撑起身子坐起来,却又是一软,倒在了床榻上,看得完颜傲又是一阵皱眉。188新闻网

连忙按住床上的女人,满眼的柔色,声音却不由自主的威严了起来,“还起来作甚,好好躺着才是,以后你可还要给朕生小皇子的,若是留下了什么暗伤,可该如何是好?”

女子看着男人这幅模样,与男人交缠的手指微微一动。

当下心里又是一阵得意,就是皇后又怎么样?就是大家之女又能够如何?最终,还不是她徐如莹得到了陛下的心?

和她争,和她斗,迟早都是一个下场!还有那个温氏,就算你有宁国候府支撑又怎么样?她徐如莹能够斗死一个,自然能够斗死第二个!

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狠厉,表面上却是更加柔弱了起来,“陛下,臣妾不怕疼,臣妾只是,只是感慨咱们的孩子,他才,他才这般小,太医说,看模样,还是个小皇子呢……”

说着说着,又是一阵哀嚎抽泣,面色凄苦。

刚一踏进殿里的高公公听到这句话,不由朝床上看了一眼,当下感慨的摇了摇头。

怪不得那个皇宫娘娘即便是大家之女也会败在这个女人的手里,试问天底下有哪个男子不喜欢温柔可人的女子呢?

更何况,这个女子还能够耍得一手的好手段。

什么皇子哦,若是真的有皇子,这才几个月啊,按太医说的,不到两个月能够看出些什么啊!

呵,再说就她肚子里头的孩子,是真是假,他还能够不清楚?

所以照他高翔来看,那个人输给她啊,还真的算是不冤了,想到这儿,高公公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

若是照这个女人这般耍手段下去,想想他自个儿的处境,心里没来由的怕了起来,毕竟他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回陛下,事情办好了。”弯腰走到床前,高公公给完颜傲行了个礼,恭恭敬敬道,同时还抬起眸子对上那看过来的人,朝她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床上的人接到后,终于是放心的垂了垂眸子,那个人,总算是没了……

松开一边捏着被子的手,徐如莹竟是发觉自个儿的手里都是一片潮湿。

听了这话,完颜傲身子竟是莫名的愣了一下,脑海里滑过那个时刻带着一丝傲气,却总是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女子。

在她的眼里,他看到了一个女人对他的恭顺与倾慕,听到她突然没了,心里却是会有一缕缕的不舒坦。

“她,走得可安详?”闭了闭眼,莫名的问出这么一句,完颜傲又猛地睁开了眼。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她走得安不安祥?

她是谋害了自个儿皇儿的罪魁祸首,他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心思!

想到这儿,完颜傲猛地一拂袖子,站了起来,“朕出去走走,高德顺,好生在这儿照顾着徐贵妃,若是有半分差池,朕唯你是问!”

看着陛下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宫殿,里头的两个人不由互相看了一眼,先是有着片刻的惊愕。

咬了咬惨白的唇,徐贵妃招呼高公公过来,说了些什么,高翔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继而两人都笑了起来。

那个挡了他们路的人,终于是这么没了!

如何能够不让他们大快人心?

完颜傲走在御花园的路上,不知不觉,竟是发觉自个儿走到了那个他从未踏足过的凤仪宫。

抬头看了看,不知不觉竟是走了过去,想推开那扇门,却终究是没有伸出手。

只是脸上却是慢慢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叶袅袅,朕终于让你离开了朕的身边,若非你,或许朕不会在今日还没有一个子嗣。”

看着那禁闭的宫殿,似乎能够想象到里头方才的凄然。

“你是叶将军孙女儿,这是让朕最无法接受的缘故,叶家本就存了谋逆之心,朕怎么会留下他们?原本想着灭九族的,朕终究还是留下了你一命,本以为你会安安分分的,却是做出了这种事儿,你让朕,如何能够不处死你?”捏了捏手里的拳头,男人眼里的冷意直接如同箭矢一般迸发出去。

许久,完颜傲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得意的目光,哪里还有方才半点遗憾的表情?

第三章 惊变,重生

夜里,大雨突然倾盆而下,如同为了冲刷什么洗不干净的东西一般,打落在宫外的大红色灯笼上,竟是有了一丝别样的凄惨迷离。

今日是上元,若是在往年,怕又是满宫墙的火树银花和欢声笑语。

只是在经年的这个上元节,宫里却是格外的有些沉重。

陛下失去了第一个皇子,废皇后娘娘被陛下赐死,这种日子如何能够欢乐得起来?

一阵阵恭敬而急促的脚步声在宫里穿梭不断,交头接耳瞬间也被雨水与大风打散。

一个霹雳下来,落在那原本宫中之人敬仰无数,如今却避之不及的宫殿上方。

在外头的太监宫女顿时冷色一白,好几个人嘴里嘀咕的叫骂了几声便赶忙离开。

不知怎么的,他们竟是从这个里头觉得一丝慎人的气息,让他们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种恐惧。

“你说这白日头还日头高照,喜气洋洋,夜里怎么又突然阴风阵阵,寒气逼人了啊?”一个宫女小声的嘀咕,双手不停地搓啊搓。

“我怎么会晓得?你快别多说了,陛下不是已经禁止说这事情了吗?”另一个宫女一听旁边的人说这个事情,顿时身子一僵,脸色也有些许不自然起来。

早晓得就不和这丫头走一块儿了,怎么这般口没遮拦?

若是惹祸上身了,可别扯到她的身上,更何况,她心里也着实有些怕得紧啊。

摇了摇头,宫女眼里闪过一丝固执,若是在雷光下看,还能够仔细得看出里头的一丝丝干净。

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还能够有这样心,确确实实也是不多的。

“秋莲,你说,皇后娘娘会不会是被那个徐贵妃陷害的啊?”想了许久,宫女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

猛地打断了还想说什么的宫女,名叫秋莲的女子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夏荷,你快别说了,我晓得你是觉得皇后娘娘当初救了我们一命她是好人,但是,你要晓得,这知人知面不知心,真的要是她有心害人,还会让你这种丫头看出来吗?”

说到这儿,秋莲顿了顿,松开了捂在夏荷嘴上的手,心里还是有些不落忍,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傻了些。

“以后这些事可万万不能再提,你方才给她上了一炷香,烧的那个黄纸包,可已经违反了宫里的大忌了,还不是赶紧走,要是让高公公晓得了,你我的性命可还要不要?”脸色沉了一些,秋莲一把拉住夏荷的手,将其往外拖。

眼见着两人就要离开凤仪宫,夏荷再次扯了扯秋莲的衣袖,“秋莲,你说,皇后娘娘一定是个好人吧?”

秋莲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个丫头这般执着于这个问题上哪般。

但她晓得的是,要是再耽搁下去,不说会不会被人发现,但肯定会进不去歇息的。

当下猛地点了点头,“是是是,你说什么都是。”

“真的啊?!”宫女有些婴儿肥的脸顿时一扬,眼里的悲戚也少了,“如果皇后娘娘真的是个好人,那黄符肯定能够保佑娘娘来世投个好人家,我告诉你,那个黄符可灵验了,是我进宫前救下的一个道法高深的老道士送给我的……”

“走啦,走啦,还说!”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凤仪宫中,原本早就该死去的人,此刻还睁着眼睛,隔着被雨打湿,漏了风的窗子静静地望着她们远去的身影。

不,准确来说,不是叶袅袅,而是她的一缕魂魄。

望着那地上躺着女子,叶袅袅眼里终究还是闪过一丝悲哀。

十年了,她把心放在那个人的身上,把身锁在这个原本就不属于她的后宫里,怎么最终还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当初自己的祖父,兄长被谋反罪名而控之,叶家一百二十一人,男女老少,府中下人,皆没有逃过一死,断头台上,洒下的是叶家的血,戳的是她叶袅袅的心。

如果不是方才完颜傲寒说的那些话,她当真会以为是祖父兄长谋逆而为。

毕竟当初她在乾清宫外跪了三日后,给她看到的东西是如此的确之凿凿。

就差最后叶家谋逆的人里头再加上她一个叶袅袅了。

当初的他,说了一句,皇后久在深宫,该不知此事,归去不言。

现在想起来,何等讽刺,她竟是向一个要她叶家一家性命之人跪拜,向他心存感激!

叶袅袅,你就是这个天底下,最看不透完颜傲寒的那个人罢?

本来就没有一丝情意,你为何还会对他有希冀?

完颜傲,既然你早就想要了我的性命去,为何不早早的要了,还等到现下?

这又是耗的哪门子心思?

有些虚无的身子一沉,叶袅袅莫名的笑了起来。

是了,她晓得为何了,是为了那个人家的女儿罢?

当初她的家族可是在列出叶家罪状之时,前赴后继,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如今,废了她,给她将皇后之位让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

只可惜,她一辈子没有看透人心,让她们最终白白钻了空子。

看着突然进来宫殿里的两个太监,叶袅袅身子莫名的瑟缩了一下。

是不是每个死了的人都会这般如同她一样,可是,为何她没有看到瑞珠呢?

“快些把尸体弄走吧,晦气!”一个太监压着嗓子同旁边一人说。

“弄去哪儿啊?”看了地上死状并不凄惨的人,太监眼里闪过一丝讶异,“这女人,咋死了还这般好看呢?”

“废话,这可是皇后啊!”有些鄙夷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叶袅袅的脸上划了一下,“不过,就是皇后又能如何?还不是要去乱葬岗?”

“啊?乱葬岗,不是说让咱们去挖坑吗?”太监明显有些呆愣,不知是被那人的动作所致,还是话语所为。

“什么挖坑,下着雨,挖什么挖,直接丢到乱葬岗去多省事,到了现下,你以为谁还会关注这么一个人不成?”哼了一声,太监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又是一刀,叶袅袅的一只耳朵瞬间被割了下来,接下来便是眼睛……

直到那原本艳美的脸没有一丝完好的肌肤,地上剩着两颗还血淋淋的眼球,两只被暗红色血液染红的耳朵,太监才住了手。

将地上的东西收了起来,目光又落到女子的左胸口上,手起刀落,噗嗤一声,一颗完好鲜红的心脏被另一只手掏了出来。

还没有完全凝固的血,渐渐流了出来。

最终,太监用布将这些东西包好,收了起来,顺手将匕首插进了叶袅袅的喉咙里……

旁边的太监看着他的手,身子都有些颤抖,这个人,怎么这么大胆,他,他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没有理会那人的惊愕,太监喟叹了一句,心满意足的看着布袋里头的东西,只有将这个人毁得彻底,他的功劳才越大啊。

将地上的人用一个大黑色袋子装好,麻袋上的绳子一束,“走啦,帮我搭把手。”

“行,走罢,可怎么觉得有些慎人呢?”到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已经看到了,若还如何,只怕他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你就给我闭嘴吧你!”

看着两人扬长而去的身影,叶袅袅终究是闭上了眼。

乱葬岗?也算的上是罪有应得罢?祖父和兄长,还有祖母不就是都在乱葬岗里头吗?

可是为何,她死了都不愿意放过她?五官尽毁,割耳挖眼,剖心封喉,那人,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歹毒!

很想跟上去看看到底是谁下了这个狠手,却终究力不从心。

没想到,到了最后,可怜她的,竟是两个她曾经无意中救下来的小丫头……

可笑,可悲,又可叹。

身子渐渐变得虚无,眼见着就要消失,突然夜空中再次落下一个雷霆,击在凤仪宫的上空。

叶袅袅身子一僵,神识也渐渐涣散,竟是要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结果吗?

完颜傲,其实有一件事情,终究是你算计错了的。

你以为叶家当年为你除去那个人,你就能够高枕无忧,心安理得的除了叶一族吗?

你不知道,那个人,还活着,还是她叶袅袅给救下的。

心里突然有了异样的情绪,当年她救下他时,只是因为他的一个眼神,竟是鬼使神差了。

又或许,即便自个儿不救他,他也不会死,毕竟,他是那样的人不是?

若是他晓得自个儿竟是死在了这种地方,也不晓得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宫外,在雷光的照射下,那小宫女烧着的黄符在快要熄灭时,突然猛地蹿起一团火焰,颇为诡异……

重生之祸国妖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祸国妖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