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都市之护花狂龙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2:45:19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都市之护花狂龙

第8章 人渣未婚夫

有江雪馨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站在十字路口吸引目光。原文http://www.1885888.com/

  柳芒他们的发传单大业,确实轻松了不少。

  仅仅一个小时不到,俩人便发完了今天的所有传单,而后开开心心的赶回店里。

  “那个……柳芒,行了!我不热了,你松手吧……”

  江雪馨看着还在死死捏着自己小手的柳芒,俏脸微红的娇呼着。

  “咦?不热了?那我松开你不就又热了吗?这还没到家呢,馨姐你急个啥?”

  “放心,我是不会嫌弃你的!只要馨姐喜欢,我可以一直充当你的降温宝!白天晚上都可以哦!”

  柳芒一脸无耻的说着,甚至还抓的更紧了,一副不把便宜占到底不罢休的态势。

  江雪馨听着柳芒的话语,无奈的翻起了白眼。

  “小流氓,还白天晚上都可以……你不嫌弃我,我嫌弃你懂不?”

  江雪馨嘴上说着嫌弃,却并没有丝毫要抽回手的意思。

  俩人欢快的向回走着,突然发现……

  咖啡店门口,聚集了一大堆客人,但他们却没有进去吃个茶点的意思,他们在看热闹?

  店里出事了!

  江雪馨和柳芒对视一眼后,齐齐加快了脚步。188新闻网

  来到店门口,看了一眼店内的情况后,江雪馨俏脸瞬间冰寒,面色变得极度阴沉。

  ……

  小小的咖啡店内,坐了足足十几号人,这些人的穿着都吊儿郎当的,打扮更是五颜六色、非主流至极。

  他们气势汹汹的往那一坐,把位置一占,基本上是每一个正经客人敢进门的。

  而这群人的领头者也很明显,正是那个趴在收银台上翻箱倒柜的花衬衫男人。

  这个男人江雪馨和柳芒都熟悉,柳芒还打过这个垃圾,他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拦路的醉汉。

  醉汉名叫王大力,与江雪馨来源于一个地方。

  曾经,王大力的爷爷,在江家困难的时候,借过江家两万块钱、去给江爷爷治病。都市之护花狂龙最新章节目录

  江雪馨的爷爷,当时为了感谢对方的恩情,定要与对方结成亲家。

  而当时,两家又正好都没有合适的单身男女,所以两个老家伙就把这亲事移到了第三代。

  第三代的江家和王家中,长子和长女要结为夫妻,以巩固两家的友好关系。

  就这样,江雪馨在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被决定了婚姻命运。

  而如果王家的长子,能够像他爷爷那般有骨气、是个正当人,江雪馨为了家族、勉强也就忍了。

  可所有人却万万没想到,这王家第三代的长子,是这么个东西。

  吃喝嫖赌样样都占,打架斗殴进局子,更是家常便饭。188新闻网

  更让人不能忍的恶习是,这家伙酗酒。

  每次喝醉后连自己家人都敢打,更别说江雪馨这么个没过门的外人的待遇了。

  见面接触不到一天,江雪馨就对自己这位满身恶习的未婚夫恶心到了极点。

  但偏偏,江雪馨的爷爷已经去世,江家要想悔婚难上加难。

  尽管这么多年来、随着江家的壮大,王家当年的那部分恩情,他们已经十倍百倍的还了回去!

  为了不让家里作难,江雪馨独自一人离家出走,进入城市打拼。

  却万万没想到,这王大力居然恬不知耻的跟了过来。

  进入城市后,这家伙仍是不思进取、游手好闲。原文http://www.1885888.com/

  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他便来找江雪馨要钱。

  江雪馨念他爷爷的好,一次次把赚的不算太过丰厚的盈余资金给他,却没想到这家伙变本加厉。

  上次喝醉后的狮子大开口,甚至意图对江雪馨不敬是一次。

  这次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地痞流氓,来店里抢钱又是一次,这家伙来过不止一次了。

  江雪馨忍无可忍之时报过警。

  但因为那家伙挂着一个未婚夫的名头,警察也只能当家庭矛盾处理,根本无法有所作为。

  ……

  “王大力,你要不要脸?一而再再而三的来闹事,你一定要把我这店给毁了,才开心是吗?”

  江雪馨气急,抓起手中的包,便狠狠砸向了王大力。188新闻网

  王大力身-体早被酒-色掏空,昏沉的没能躲过去,被砸在脸上、踉跄后退。

  “玛德,臭婊-子!你终于回来了?跟你的小情人鬼混完了?”

  “怎么?准许你有外遇,不准许老子来拿点钱花花吗?我早跟你说过,把这半死不活的破店卖了!”

  “那几十万块钱给我,我就不再纠缠你!你非不愿意!现在看来,你留着这店,是在钓小白脸啊?”

  王大力抹了把脸,用自己那极尽肮脏的思想,刺激着江雪馨的底线。

  王大力一边说着,一边还把收银台旁的那几百块,刚赚到的散钱给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江雪馨我告诉你!老子最近没钱花了,我这帮兄弟们,也都等着混饭吃呢!”

  “所以,今天!这钱你给我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否则,老子就让兄弟们,把你这店砸砸卖喽!”

  王大力一脸的狞笑,那群坐在位置上的小混混们闻言,尽皆起哄。

  江雪馨气的咬牙切齿,掏出手机准备再度报警的时候。

  王大力如疯狗般猛扑了过来:“臭婊-子!我说了,今天你必须给钱!叫谁来都没用!”

  “还叫警察,你以为警察能救你一辈子吗?”

  王大力扑的又猛又狠,以江雪馨那柔弱的体格。

  如果被正面扑中,免不了重重撞在墙上,手机跌飞出去。

  两个打暑假工兼职的学生妹,看到这一幕后,吓得捂住眼睛、尖叫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柳芒也终于忍无可忍的出手了。

  这垃圾实在极-品,而江雪馨对自己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所以即便这是他人的家事,柳芒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江雪馨被欺负。

  除非,江雪馨不让他管,但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横移一步,身躯如铁塔般挡在江雪馨面前,手掌精准如老虎钳般,重重抓住王大力的爪子。

  狠狠用力、捏的他骨骼爆响、哀嚎骤起的同时,柳芒的脚掌也快如闪电般的踢在了王大力的支撑腿上。

  轻轻一松,这家伙如同扑食失败的疯狗般,狠狠的摔了个狗啃泥!

  啪!

  重重趴在地上,王大力哀嚎不止。

  柳芒嘴角勾起冷笑。

  “哟,真是稀奇!老子都还没用劲呢,你怎么就趴下给我拜年了?”

第9章 绿的你发慌

这个社会上,三观端正的人还是占绝大多数的!

  面对着王大力这样的极-品垃圾,绝大多数围观群众,都是极其愤怒且瞧不起的。

  如今,眼看着这家伙被打趴下,群众们立刻沸腾了。

  “哎哟,这王八蛋终于摔倒了!摔得太漂亮了……”

  “男人垃圾到这种地步,也真是够了!可惜这么漂亮的美女了……”

  “可惜什么呀可惜,没看到是那个癞蛤蟆是想吃天鹅肉,这还没吃到呢吗?”

   王大力重重的趴在地上,神情变得狰狞至极,他回头死死盯着柳芒骂道。

  “玛德,小白脸!别以为你能打,就能够对老子的女人为所欲为!”

  “今天,我就要打断你的第三条腿,让你知道染指老子女人的代价!”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柳芒便陡然欺身-上前了,飞起一脚、毫不客气的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砰!

  恐怖的力道爆发开来,那家伙一百好几十斤的废物身躯,被柳芒硬-生生的踢飞了起来。

  “之前你欺负馨姐,我还觉得插手别人的家事不好!现在你活腻歪了敢骂我……”

  “那我就敢打得你满地找牙,我看你不爽很久了、今天估计可以打个够了!”

  柳芒说着,也把自己的手指捏的嘎嘣乱响了。

  被踢的哀嚎不止的王大力,本来是还准备开骂的。

  但看到这一幕、吓得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那群混混的身后,狼狈的样子让人禁不住嘲讽发笑。

  ……

  “黄毛!今天这事咱们可说好了,你们帮我!我拿到钱就请你们吃大餐、玩漂亮妞!”

  “你们特么的来都来了,不能眼看着我被欺负吗?给我打断那小子的狗腿,我一人给你们一千块!”

  王大力狼狈的冲着那群混混呼喝道。

  这家伙根本没钱,却敢拿准备要抢的钱,去做这种垃圾承诺,更由此可见这家伙的人渣程度了。

  黄毛等人都是一群社会混混,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到处混吃混喝。

  如今有着轻松,一人赚个一千块以及一顿大餐的好活,他们自然乐意的不行。

  一群混混都站了起来,拿出了包在怀里的钢管之类的武器,神情不善的盯向了柳芒。

  “小子,我们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要识相点呢,自己滚蛋!我们也省事!”

  “你要一定要英雄救美的逞强呢,就别怪兄弟们拿钢管招呼你了!”

  黄毛一脸狰狞的说着,带领着一帮兄弟缓缓逼近了柳芒。

  看着他们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周围的群众们都惊了。

  “我-靠,这特么一个打不过,改成群殴了吗?”

  “完蛋,这小伙子要惨了!来打个工、遭这份罪,还真是红颜祸水啊!”

  不仅围观群众们惊了,就来江雪馨都满脸担忧了起来。

  她有些不敢看的凑到柳芒身后,扯着柳芒的衣角劝道。

  “小流氓,感谢你愿意帮我!但如你所说,我的家事不能把你牵扯进来!”

  “你走吧,出去后帮我报个警!我能应付这个垃圾的,他来过无数次、我早就习惯了……”

  江雪馨的语气凄然无比,自从离家出走后。

  这个社会她无依无靠,如今好不容易有个能帮自己的人了,自己还不敢依靠。

  而就在江雪馨满目凄然的时候,她陡然感觉到眼前人影一晃,柳芒就消失了。

  等她慌乱无比的抬头看去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因为,那群气势汹汹的混混们全部倒地了,钢管跌落了满地、那群混混在钢管上哀嚎不止。

  只留下了一个黄毛,满目惊悚的站在原地,再不敢乱动分毫。

  他特么的只看到眼前人影一闪,自己的兄弟们就全部倒下了,这特么算是怎么回事?

  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怪物啊?这样的人是自己能招惹的起的?

  “握草!牛-逼,这小伙子好身手啊……”

  “好个鸡毛的身手啊,你看到人家怎么出手的了吗?还在这评价,少装-逼了!”

  “咳咳,那反正也是牛-逼,比咱们牛-逼多了……瞬间解决十来个人,就是牛-逼!”

  群众们也惊了,他们没想到来喝杯茶,还能有这等好戏观看。

  ……

  “你为什么不对我出手?是瞧不起我吗?”

  经过最初的惊悚过后,黄毛心中升起了一股屈辱之感。

  他可是跟兄弟们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如今兄弟们都被揍趴下了,自己在这站着瑟瑟发抖,算是怎么回事?

  谁知,柳芒闻言,却是看着他怜悯的摇头道。

  “唉,我不打可怜人!”

  “我怎么可怜了?”

  黄毛瞪圆了眼睛,握紧了武器、已然准备拼命。

  “你老婆被王大力那人渣给绿了,你还帮他打架,你说你可怜不可怜?”

  柳芒耸肩一脸的哀叹,他能掐会算的本事虽然不强,但算点这种小事、还是木有问题的。

  “少特么来挑拨离间!有本事你就干死我,否则即便打不过,我也会跟你拼命的!”

  黄毛怒意上涌,却还没混了头。

  “啧?不信啊?看来你被瞒的够深的!这样看来你更可怜了!”

  “前天,你跟你老婆办事的时候,是不是被突然找来的小弟吓软了没办完啊?”

  “等你带着你的小弟们,打完架小赚了一笔回来后,心情不错的准备补偿你老婆的时候!”

  “你老婆是不是一脸的不愿意啊?甚至之后的两天时间,她都没再跟你办事?知道为啥不?”

  柳芒点动着寸指,啧啧称奇的说着:“因为王大力去找她了,帮她满-足了!顺便还绿了你!”

  黄毛越听脸色越难看,神情越来越狰狞。

  虽然他不知道柳芒是如何知道的,但柳芒说的都是事实,他现在真的是被绿的直发慌啊!

  “黄毛,你听我说……他、他血口喷人……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是你老婆她勾-引我的……”

  “兄弟们,给我揍他!”

  黄毛狰狞怒吼,那群小弟闻言立刻暴起,抓起王大力就是一顿群殴。

  “唉唉唉,去外面打!毛手毛脚的,别砸坏了店里的东西……”

  “嘿嘿嘿,围观的群众大老爷们,这戏咱看完了!地方也腾出来了,都进来喝杯茶再走呗?保您满意啊!”

  围观群众们闻言立刻笑了,呼呼啦啦的开始往店里进。

  在有柳芒这么个奇人的地方喝茶,他们乐得开心。

  “小伙子可以啊,能打会算?长得还帅!有英雄救美的资格啊……”

  “嘿,真是一场好戏!今天你这的东西,我定要多买点!”

  “玛德,那种人渣、果然不是个东西!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是活该!真是解气!”

第10章 我等你叫人来

咖啡店外,黄毛等人狂殴了王大力一顿后,便急匆匆的走了。

  黄毛说是要回家去跟自己老婆算账,怕那女人再给自己戴更多的帽子。

  即便那女人是要另寻新欢,也要等他黄毛先甩了她再说。

  人走之后,蜷缩成一团的王大力放松下来,他先是怨毒的看了一天咖啡店后,缓缓的爬着准备离开。

  就在他浑身是伤的狼狈爬了几步后,一只脚掌踩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爬不动了,王大力扭头看向来人,准备破口大骂之时,整个人身躯微颤、连忙闭嘴。

  因为来者是柳芒,柳芒冷笑着盯着他,问。

  “怎么?是不是很不服气?看你那眼神,养好伤之后还准备继续报复?”

  王大力闻言,咬了咬牙没敢回话,他现在这幅惨状、再惹怒柳芒被折腾一番,整个人就要散架了。

  “唉,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去欺负一个女人!抢一个女人的钱,也真好意思!”

  柳芒懒洋洋的皱紧眉头,思索着应对之策的时候。

  王大力突然暴怒:“她是老子已定的女人,老子跟她有婚契在身!”

  “我怎么折腾她,那是老子的事!我花她的钱,也是应该!小子,你想要她也可以……”

  “给我拿五十万块钱来!拿到钱后,我可以主动放弃婚约,放她跟你逍遥快活去!”

  王大力这种人渣,到这种地步却仍旧满脑子想的都是钱,让柳芒异常的不爽。

  柳芒皱眉沉默了,气氛压抑的可怕,就在王大力以为自己又要挨打的时候。

  “看你很有底气的样子,想来你还有底牌吧?钱我是不会给的,把你的底牌拿出来吧!”

  “所有的麻烦、所有的怨恨,咱们今天一并解决了!省的你以后再来恶心我们!”

  王大力闻言大喜,立刻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串电话后。

  他给电话那头的人,许诺了出手一次十五万元的高额打手价后,兴奋的哈哈狂笑了起来。

  “小子,老子叫人了!别以为就你能打,这偌大的城市里,你连个渣渣都算不上!”

  “敢管我的事,你会后悔的!”

  柳芒强忍着打死眼前蠢货的冲-动,冷冷低喝道:“我等你叫人来,看看是咱们谁后悔!”

  在王大力打电话的瞬间,柳芒又给自己算了一算。

  他冥冥中发现,这次的来者,貌似还是个老相识?

  ……

  嗡!嗡!

  车子的极速呼啸声中,两辆银白色的套牌面包车,风驰电掣的行驶在路上。

  车内,一群身穿紧身黑衣,体型彪悍壮硕的凶悍打手们,静默等待着。

  坐在首位副驾驶上的恶狼,吊着一条胳膊、眼神凶狠如狼。

  因为他这两天心情都不好,手下的打手们尽皆战战兢兢,噤若寒蝉。

  打劫赵家姐妹失败后,苏家并未如约支付行动费用。

  甚至还威胁他们如果敢把事迹败露出去,就把他们的恶性曝光给警察。

  总之,在苏家这等大家族面前,恶狼吃尽了苦头、这两天的日子过得也不是很潇洒。

  刚才接到电话,听到可以打架、还能拿十五万块的补贴。

  他犹豫了一下后,立刻同意了,虽然平日里这种单子他是不屑接的,但现在特殊时期、没办法了。

  “一会到地方后,都给老子麻利点!十来万的小单子,别墨迹……”

  恶狼冷声开口,手下小弟们立刻大声回应:“是!”

  一行人煞气冲天,已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所以更显得得心应手了。

  ……

  吱!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恶狼一行人呼呼啦啦的下车后,就听到了如同死爹般的呼唤哀嚎。

  “恶狼大哥,我在这呢!在这呢!小弟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就是这个小子,就是他打得我!恶狼大哥,只要你帮我处理掉这家伙,小弟必然重金相送!”

  恶狼闻言,气势汹汹的带着人逼近了过来。

  他与王大力这烂虾,是在一次黑活中认识的。

  这小子对自己够恭敬、容易从他身-上捞钱的原因,恶狼给了他联系方式,不过也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

  “王大力,老子来了!钱呢,立马给我,我还等着用呢……”

  说这些话的同时,他也微微抬头,示意自己的小弟去收拾柳芒。

  因为柳芒背对着他们的原因,恶狼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样子。

  他们这群狠人,处理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如此,一拨人去解决问题、一拨人去立马收钱。

  做事干净利落,很少多生事端。

  王大力哪有钱啊,他瞬间额头冷汗直冒,思索着该如何拖一会,才不至于挨打的时候。

  恶狼的小弟们退了回来,因为他们不敢出手,即便他们身-上有刀、他们极其能打,也完全不敢出手。

  因为他们看到了柳芒的样子。

  “怎么了?这么快就解决了?十五万的对手,这么弱的?”

  恶狼惊奇的挑眉,看向了柳芒的方向,在看到柳芒的脸后,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柳芒似乎对一切早有所料,他一脸淡定、手插在裤兜里都没拿出来,他看着恶狼轻笑。

  “哟,小狼崽子,咱们又见面了?看样子你活的挺潇洒啊……胳膊还疼不疼了?”

  “你旁边请你的那个渣滓,身-上可是一毛钱都没有!他许诺的十五万,是在你们打了我、并抢走了我的店铺之后,他才能给你们兑换的!怎么?几天不见,你恶狼要带人抢劫我了?”

  “胆子挺肥啊!”柳芒一声爆喝,恶狼吓得身躯剧颤,险些跪倒在地。

  王大力见柳芒拆穿自己,整个人都慌了,在恶狼这等狠人面前他可不敢赖账,他慌乱哀嚎起来。

  “大哥,恶狼大哥!他在骗你,那店铺不是他的,是我媳妇的!是我未婚妻的!”

  “只要你们帮我把他打走、打死!那店铺我立刻就能拿到手,警察都不会管的!”

  “到时候,我把店铺一卖,十五万、不二十万,我立马就给你们!我……”

  王大力还在哀嚎,恶狼的脸色却瞬间狰狞。

  他转身一脚踹在王大力的肚子上,将其踹的痛苦蜷缩如虾米后,爆吼道。

  “给我打,把这蠢货打个半死!”

  手下们闻言,立刻开始围殴王大力、打得卖力无比,而恶狼本人则是毕恭毕敬的来到了柳芒面前。

  两拨人同样分工明确,同样节奏紧密,但对象却已然是彻底颠倒了。

  “柳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来跟您对着干!我们没有丝毫要冒犯您的意思!”

  “如果知道是您……我、我、我肯定还来!我来了就打死那个敢招惹您的王八蛋!”

  “柳爷,希望您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听您的,愿意任由您调遣……”

  恶狼的态度恭敬无比,一方面是畏惧于柳芒的手段。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那被柳芒卸下来的手臂,都找了好多家医院了、却仍旧无法治愈。

  柳芒的脱臼手法太变-态了,普通的医生根本无法修复,这也是恶狼最近烦恼的主要原因。

  所以,如今看到柳芒,看到治愈胳膊的希望后,他如何能够不像供爷一样的供着?

都市之护花狂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都市之护花狂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